[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不要強求我們的群體具體怎麼做
(博讯2007年1月01日)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主意思,又在主導著自己怎樣地對待自己的人生,這是客觀存在的自然也很實際的問題,它所蘊藏著的內涵就是獨一無二地、更好地存在自我。
     在中國大陸,絕大數群體由於須承受著邪惡勢力人為的阻擾正常思維與發展的道路,才產生出許多的副作用,導致了許多的萎靡變異,以及沉渣泛起,雖然是正常的思維能主導著自己的群體走得更好,可一旦這個群體被邪惡的主體掌控了後,自然要人為地扭曲這種變異,最後也能滅絕我們人類。
     我看《轉法輪》時,儘管沒有五體投地的看,但每當從新看一次,就能得到不同的感受。今早起來,簡單地洗簌了一下,捧起此書,只看了“歡喜心”一段,雖說沒有一字不漏地看,而是一目十行地拜讀,但大腦裏又及時產生了《轉法輪》從頭至尾的告訴我們也可以用幾個字概括:進入無為境界。這與在大陸現實中恰恰的不能走正必須邪惡真的格格不入了。 (博讯 boxun.com)

     說起來,一個思想者,他能成為一個大哲學家被世人頂禮膜拜的根本所在就是他首先能進入無為的狀態,最起碼,他決不人為的割裂現實存在的事物,而能夠順其自然的發展,最多也是在後邊扶效一下,使群體的走向不太走偏。
     也是說,不管是什麼人,只要他願意怎麼做,若是在不影響大家利益的前提下,就應該不去干涉他,甚至是能推動他,或能幫助他的事業加速。但對邪惡的人,因為他是損害群體利益的壞類,我們就應該制止他,才能維護大自然自然迴環的基本法則。地球上的史前文明,說是大自然滅絕的他們,到不如說是他們自己的不走正路而自己滅絕了自己。就如我們已經具備了核武器,完全可以自己毀滅自己一樣,一旦不有所忌,又掌握在邪惡人的手裏,那麼,滅絕我們人類已經不是天方夜譚。
     我們的民運工作,在大家的心目中,由於各色各樣的人都有,所冀望的事態也就很難不各色各樣了。但是,心胸狹隘的人,是不管他人利益的,總是企圖讓人家也武靈般地為他做犧牲品,自己獲取利益,或者說讓別人為了自己的信仰去做馬前卒,自己做大將軍,或總統什麼的,好使他更能高高在上地旁若無人,感官舒適。至於自己吃幾碗乾飯,姓什麼,叫什麼都忘記了,更不要說有什麼值得大家接受的智略能給大家帶來更好或更多的運氣。
     而且,因為我對這樣的先生,只是諷刺一下,就對我有蔑視的行為,甚至是封殺我的一些壇台發言,大家來想,這樣的人,能做我們的首領嗎?雖然他自己認為很是夠檔次,可萬一他有了決定我們的生殺大權後,他會因為我們的不處處合作處處服從對我們做什麼呢?還不是更愚蠢的讓我們群體受害?是說,一個人,連別人說個不都不能接受,如果做了首領或總統什麼的,還不象毛鄧江胡那樣地進行什麼專政嗎?這種自己本來就在挑戰的野蠻行為又變相地繼承,不是掩耳盜鈴地又禍害我們群體又算什麼呢?
     每一個人,什麼並沒有什麼不可以,膚淺一點,做了些蠢事,也沒有什麼,畢竟人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我們不可能是全知全能的上帝,在對我們沒有經歷過,做過的事情,也不可能絕對的保證在運行當中不出現絲毫的錯誤。但是,一味的我行我素,鶴立雞群,這樣的人,自己的大腦就已經缺少了一根筋,還指望大家對他頂禮膜拜,這未免太一相情願了吧?我認為,就是這樣,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可悲的就是,明明知道自己不行,知道自己有錯,而不能採取正確的態度面對。這就不叫愚昧,而叫可惡了。這樣的人,如果不把他趕到一邊去,還要對他恭恭敬敬,未免是對我們的群體智慧的玷污,或太不負責任,或者說給我們自己設立障礙,讓我們只能灰頭灰臉的這樣的無所作為,永遠上不去個檔次!
     可以說,在大陸的撕殺,我們將要正式開始,真正的指導者,我們必須選擇心胸寬廣的人,這樣才能使高層指導官高瞻遠矚地做好正經事,又能為我們群體負全責,使我們的群體頗受裨益。這樣的人,也能有時間用在如何讓胡幫辦倒掉的廣招天下士,不會嫉賢妒能,聽不順不同的意見,更不會因為自己的感官受到損害而遷怒于世人,當然,更不會做那些無病呻吟的臭文章浪費我們讀者的時間,或誤導我們的群體,又認為自己是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太自己地掉架。
     只有心胸寬廣的人,才能隨著時代的發展,運籌帷幄,志在千里而有成,並且,之前,他肯定能進入無為的境界使我們受益無窮。
    
    2006年12月29日星期五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邪正並有的人才能進入謀略的較高境界
  • 阿衍:再看建臺灣國的充分理由
  • 阿衍:我們需智商高些不是急需有什麼身份
  • 阿衍:在性行為中在強勢位置中的男人真的是受害者嗎
  • 阿衍:信譽和互愛也是我們民運制勝的法寶
  • 阿衍:高智晟回家看威權條件不成熟
  • 阿衍:也说无耻对无耻——看赵忠祥黄键中
  • 阿衍:胡錦濤想解體中共時他能解體得了嗎?
  • 阿衍:饶颖真的有這麼好的心境嗎?
  • 阿衍:心正足以战胜胡帮办
  • 阿衍:胡帮办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中共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胡帮办欲温水煮青蛙台北为什么不呢
  • 阿衍:陈马的大气论何样是更好的大气
  • 阿衍:中国内乱何时休才能结束
  • 阿衍:我们为什么是没有身份的群体
  • 阿衍:杨振宁是个无羞耻的人
  • 阿衍:在胡幫辦眼裏,孙中山真的很重要嗎
  • 阿衍:大陆广为流传的网络信息——绝对真实的这年头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