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再看建臺灣國的充分理由
(博讯2007年1月01日)
     如今,陳大總統似乎一心想搞個臺灣國出來,並弄出一系列的名目,還要羞羞答答,不敢明目張膽地真的宣佈臺灣獨立建國,因為就今天的中國政治勢力、軍事勢力、以及大陸綜合國力看,若是臺北真的宣佈獨立,就意味著戰爭迭起,這不是小孩過家家地好玩,而是拿著自己的政治生命以及臺灣民眾的生命財產做賭注,結果的成敗,暫且不說。
     而好多臺灣人又夜郎自大地誇誇其談,就象李登輝先生還很樂觀地認為:臺灣只要有六百枚導彈,足以解除大陸的的武力進攻——其實即使現在的大陸政治狀況,大陸民眾不支持胡幫辦,僅胡幫辦這個邪惡勢力對臺灣的進攻是否能突破臺灣的封鎖,我看也沒有必要研究就能知道,這是一;二,胡幫辦光用導彈一枚一枚的襲擾,臺灣也是耗費不起的事。
     可以說,即使僅僅能遏制住胡幫辦的武力進攻、這樣樂觀的臺灣人真的是沒有多少遠見,還令我這樣的愚昧的腦袋也感到不是個最好的思路。當然,在臺灣,如果群體大多是這樣的訴求,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因為,人人都有自己的思維來決定國家的走向反而說明瞭這個民族的高度文明確真不假,但作為一個政府的指導體系,若不能針對現實去思考實際客觀存在的問題,乃又憑著自己的意氣去誤導整個群體,那才說明瞭枉費了民眾的一番重托。 (博讯 boxun.com)

    現實中,我們不難看到的是:臺北政府誘惑許多的臺灣年輕人摩拳擦掌地欲走獨立建國道路,至於怎麼走?能否可行?面對邪惡的胡幫辦,自己首先就沒有底,可又昧著心思感覺仿佛昨天就該如此、或過去的總統要麼是中華情節太重、要麼是膽子太小、要麼就是智略不足,所以才把這個難題留給了陳政府。而今天的陳總統們並不是沒有遠見,不能創出一些奇跡來,關鍵就是他們缺少的就是先天性的東西。而這個先天性的東西也只有我們在他們的操作下方能獲得。在這裏,我們也就不去做無益的否定了,應能根據實際情況,幫助臺北解決一些問題。不過,直到現在,到是陳政府內在的心思,能不能示人,天最知道。
    其實,作為一個思想者,他應該想到從不考慮非與誰共局,或臣服於誰?就是臺北也應有這個權力地如此思考,甚至能不受胡幫辦流氓勢力的恐嚇做得也很正確。是的,首先我們也已看到,臺北在大方向上,確實做的非常地好。但是,細節上,或者說具體的方法上,上流社會幾乎是仍然處在不能作為的狀態,這就很值得我們反省?當然更值得臺北政府做些反省。
    是說,大家一旦都需要思考,思考的也就該是真正的實際利益究竟是些什麼?而不再拘泥在一層不變的原始的狀態之中,才能顯出計高一籌來。還可以說,臺灣中青年大多都想有點成就,就象我認識的戴平山似的中年人也有點顯露頭角的味道,很想在大陸把國民黨隊伍發展壯大起來。這原本並不是件壞事。而作為民進黨,其本身就是臺灣民眾的党,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民主理念傳播到大陸上去,使大陸民眾也能溫馨在民進黨的陽光之下,走好我們共同的人生道路。若是能這樣,這該多好啊?因為民進黨的綱領除了獨立建國在大陸不能通外,其他的哪個不是大陸民眾也會熱心接受的呢?但以我們的窺見,我們認為,臺北政府首腦最不敢觸摸的不是建臺灣國的紅線,而且是,壓根也沒有這樣的企圖,或者最多的是:陳政府的用心是把建造臺灣國的艱巨任務留給下任政府去做,他不過給他們鋪設一些路段,僅僅的而已。
    確實,我們也知道,想建國的心態是有,但對陳政府來講,卻只是一個希望,或是一個看不到終點的理想。當然,如果沒有胡幫辦的流氓軍事威脅,臺灣早就可以獨立出去,還要今天讓陳大總統扭扭捏捏地做秀幹什麼啊?並且,陳總統自己也知道,臺灣獨立暫時也不過是以卵擊石的事,憑著陳老先生的老謀深算,這樣虧本的買賣定不會做。但做了總統這麼多年,沒有點花樣或沒有點大成也是沒有面子的事,所以,或多或少的就應該能做出點成就來,說起來,這也沒有錯,也是很好的出發點。關鍵是,他們所擁有的智囊群體,的確已不是最優秀的智囊群體,這也不是我們小看誰,或者是想說,臺北政府既然處在了劣勢地位,就應該光招天下士,及時成就臺北興起的、新的智囊群體。而且,我們不少人已經看到,胡幫辦的衰敗已經是上天註定的事,再就是由於他們的邪惡姿態已不能自我改變。而在我們的政治圈裏,也就自然誕生出必要的新的人才幫助弱勢群體來做好興盛的工作。說到這,認為,這已是毫無疑義的事情。想到這些,又聯想到,難道陳總統剛就任時的“行仁政遠則來”的宣言在今天已經沒有了底氣了嗎?我們還記得這個話是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有共同的利益使鄧家幫倒掉,即使到了胡幫辦接缽,我們也一樣的有著共同的利益使其在我們的土地上變成被控制的種群。當然,這就需要我們產生出具體有效的做法來做好這件事!
    同時,我依然認為,陳總統從出仕的開初能被臺灣民眾信任當了國家的總統,本來就是件好事,是臺灣從新崛起的起點,也是最後剷除共產黨獨裁統治的潛在勢力,可今天怎麼就成了自我低調地臺灣總統了呢?這是在客觀上由於大陸的大片土地尚在邪惡勢力的手裏,自己也沒有能力去覬覦,才想著:“我們自己的事,我們自己來辦”,這叫各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還很切合臺灣人共同的心思。而這種心思,作為小市民來講,的確是這樣,也沒有什麼錯不錯的;而作為一個雖是從農民走上來的國家總統,仍是這種思想,我們覺得是有點太掉架的事了。因為一個政治家,或思想者,他的視野應該看得更遠,定能使自己群體獲取更多的實際的利益。
    我們也知道,臺灣為了爭取國際空間,金錢外交的事也不得不去做,也沒有少做了,但是,真正的邦交國,比起大陸邪惡的政權來,真的是太差了個檔次,可儘管如此,這決不是臺北政府不會做,而是自己首先還不具備條件地做好這樣的事。在這裏,我們雖然思考這樣的問題,但一點也沒有嘲笑臺北的意思,更不是認為臺灣的外交如此不景氣已不能改變,關鍵是如何改變?然而,作為臺北政府,就不能只再自己的小圈子裏醞釀,還要有能耐把胡幫辦推出來的不同俗的智者拉攏過來,與他們共謀天下,而不是共謀臺灣這個小島的政治利益就能心滿意足。
    目前,我們就是為了將來更好地經營大陸欲與臺北政府共局才不願意要什麼名份,並有決心地幫助臺北和我們的民運組織走好剷除邪惡統治的道路。所以,我們總是低調地論事,雖然有好多的同仁願意與我們交流,也有些同仁與我門聯繫,但我們都告訴他們多想想如何切合現實,不要光做拼腦袋的事,要用大腦做事,而不是只會用手,再就是我們確實沒有經濟實力容納更多的人為我們的信仰並肩作戰。當然嘍,臺灣想有個合法的國際空間,走出尷尬來,我們認為也是早晚的事,只不過,必須的幫助大陸壯士走好剷除獨裁統治然後再剷除邪惡的路以後才更有把握。
    更況,我們不認為我們走不出來,雖然我們也知道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真正的謀事還是在於人並不在於天,關鍵就是如何謀劃才能獲取實際的利益。在美國,我們與臺灣一些學生交流對兩岸未來格局的看法時,聽到的就是:“大陸如何如何,管我們什麼事?臺灣的如何如何,又管大陸的什麼事”?說穿了,就是你玩你的,我做我的,大家最多是個鄰居,相互友好一下,也可以,至於內務的事,我們自己會做,不用“鄰居”來操心。
    其實,大陸民眾在胡幫辦的鐵蹄下,也想掙脫被欺淩,被強姦的被害局面,並且也想說:我們自己的事,累胡幫辦何干?幹麼老是欺負我們?可是這樣想都不行了,何況是做?因為胡幫辦至今手裏握著殺人的兇器,誰不臣服,他就乾脆殺掉,或關進大牢,又絲毫不受約束。因為信仰,大陸民眾被他們殺掉的關起來的已經不少了,民眾也還想說:不該殺我們,不該關我們啊?因為我們的事與胡幫辦的利益並沒有什麼直接的衝突,我們選擇自己的長官時,或想自己做自己的長官,與胡幫辦不合作,也不違反中國憲法等等,但是,受害者還是大陸民眾,行兇者一刻也沒有停止殺戮與踐踏,為什麼?
    也有不少喜歡看動物世界節目的人,就說那些食草動物吧,與獅子獵豹豺狼們也沒有什麼利害衝突,食草動物只不過就是在自由的空間裏吃點青草,或咀嚼點樹葉,並沒有對鄰居發出什麼不滿,可是,食肉動物的腸胃咕轆轆的實在太餓了,沒有肉,真的就不能生存,他們不得不打破“我們做我們的與你何干”的草食動物的思想法則,全力的向食草動物發動攻擊,而作為弱勢的動物也只有迅速地逃跑,因為它們也早就知道沒有必要再與行兇者理論,實在逃脫不掉了,才想到動用犄角。
    現在的胡幫辦就是這樣的,他們的腸胃需要我們的一切犧牲,我們很想對他們講道理,講人類的法則,由於他們不是用大腦而是用牙齒,用利爪,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與他們溝通或和諧。當我們無法逃跑時,也就只有抖摟起精神來,把上帝賜給我們的“犄角”用好,也只有這樣,還有生的希望。於是,我對臺灣的學生說到了這,他們雖然朦朧地不知道所以然,還是啞口無言了。
    是的,現在的臺灣大多數還在“你玩你的我做我的管你何事”的狀態中很不服氣,甚至是不屑與大陸人講話,好象大陸人的窮氣,愚昧的味道也能傳染到臺灣來。我卻覺得臺灣人是有點需要在智慧上及時的充電了,因為胡幫辦已經在準備著向臺灣撲過去,到那時,臺灣沒有地方周旋,自己又只有逃跑的份的話,還能到美國去?日本去?我說,別看美日對臺灣暗地鼓動,其骨子裏的毛膩還不是讓臺灣不與大陸一個勢力範圍地還能牽著胡幫辦對他們的利益範圍少來點影響?
    但是,作為一個思想者,處在什麼環境時,特別是生在什麼土地上,當然就得耐心地考慮自己的利益嘍?特別是在自己首先要生存下來,然後在思考發展也沒有什麼可疑惑的。畢竟,人的根本就是人的本體。任何人,倘若沒有了土地滋養本體還談什麼生命的意義、未免是對太多了的未知的奢侈,這也是不切合實際的奢求。
    但是,由於胡幫辦蹂躪我們大陸民眾,把大陸民眾當成了他們嘴上的肉,我們不能再任意他們血腥的今天,就應該想到,逃跑沒有了機會,美國日本只是容納對他們有利的人,我們這麼多的人,也就被斷了逃跑的路,只剩下的兩條路可走,要麼被吃掉沒有生的機會,要麼就用好上帝賜給我們的犄角——反抗,還有一線生機。在大陸,我們選擇的是用犄角而不是膽怯地任意胡幫辦的咀嚼。特別是:他們不僅僅是吃掉我們,還要把我們當成玩物玩弄時,這樣的恥辱,我們不知道什麼人能真的願意承受?
    所以我們在想:臺灣人之所以願意選擇獨立出去不是沒有自己的理由,最起碼的理由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誰管誰啊”地讓許多人認為真的是這麼回事。其實,在弱肉強食的森林法則面前,對於弱者來說,又是多麼的蒼白無力啊!所剩下的就是怎麼辦?下一步應該怎麼從新定位?否則的話,到了不准你幹你的,必須的當成胡幫辦的餐飲的主食時,再擰著脖子不服氣又有什麼用呢?還不是最多的是壯烈地被犧牲掉?
    我認為,過去我們民運人士反對臺灣獨立好象是有我們的理由,儘管好象是有點道理,但大多數都還缺少相應的智慧來具體思考這個問題,才出現了民運組織不能興旺發達與臺灣聯手的政治局面,因為我們的事業雖然不能使自己的國家四分五裂。可是,胡幫辦連我們的生存權都給剝奪了,我們還有什麼義務去為維護國家統一而不能展開我們對胡幫辦的攻略以後、求得生存的空間呢?因為我們已經沒有了自由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然地生存啊?
    所以,我們是該想到,我們一向看不上的毛澤東當年設想的要在中國建立起許多個共和國的思考不是沒有點道理!因為我們現在,為了邪惡勢力的儘快被剷除,中國分出幾個國家來那是我們的問題嗎?我看不是,就如同臺灣宣佈獨立,這是我們該管的事嗎?也不是,最起碼,我們不能促使臺灣再變相地助紂為虐,才能符合我們廣大民眾的實際利益。退一步說,臺灣獨立了,也比被胡幫辦統過去好,因為臺灣不助紂為虐就是我們的阿彌陀佛,甚至我們連生存權都沒有了,還在幫助胡幫辦這群不讓我們正常生存的流氓邪惡製造聲勢,未免顯得我們太幼稚了吧?就今天我們自己的狀況,能幫助我們的,實際上就是臺灣人民,那麼,作為我們,還有什麼獨立問題值得我們去擔憂的呢?
    事實上,一個國家勢力之所以將要敗落,它不是弱勢群體的過錯,應該說是邪惡政權無知的過錯。如果這個國家公正民主了,大家都能群策群力,即使外人想讓這個國家敗落它能敗落嗎?就如同美國、日本、德國、英國、法國等等文明國家,他們的國度為什麼民眾就幸福,就不受蹂躪和無人性的虐待?又沒有敗落之虞呢?而我們中國,號稱有幾千年文明的古國,到了現在還是野蠻當道,並崇尚著森林法則,而不是我們人類的基本人權法則,能說不是王權制度再繼續做祟嗎?那麼對走上了文明的臺灣、我們除了慶賀它的進步以外,難道沒有義務地使它發揚壯大起來嗎?我看,它的發揚壯大起來,已經完全符合中華民族的切身利益。
    是說,臺灣獨立只要是符合中華民族的切身利益,我們大陸的壯士,就應該從新調整一下我們的思想狀態,以及我們的基本政策,使我們完全從陳舊的統一理念中及時的走出來才是。否則,我們與臺北的距離確實無法拉近,因為臺北政府的政治思想至今還是“大陸的事”我們不管的這樣決策著,雖然對大陸胡幫辦的認識還很不足,那也與我們這些生長在大陸的人們尚沒有高瞻遠矚的著力點有著直接的關係。而且,現在到了我們開始用“犄角”的時候了,由於我們是有文化的人而不是沒有文化的動物,我們不僅僅的要會用犄角,還要學會利用所具有的智慧並且還要知道如何選擇自己的進攻角度,形成我們強大的勢力,迫使胡幫辦加快衰敗的速度,這才是我們必須做好的事情。
    前段時間,我們去臺北,想遊說臺北政府,但是,作為我們民運組織的人,在臺灣真的不受重視,我們的被冷遇就是明顯的例證,使我們感到了我們的尷尬地位在臺灣真的一時不能改變。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認為他們不屑與我們談乃是大錯而特錯,因為我們是代表著大陸新生的勢力與雙方利益欲與臺北政府談判,不僅是代表我們個人的利益。儘管如此,我還是認為這也不只是臺北政府具體人還很高傲的錯,因為我們要與之交流的是我們對大陸開展工作具體新的辦法,說白了,就是讓臺北把用在外在的錢與精力用在對大陸胡幫辦的攻擊上,有我們來充當攻擊手,臺北不過給我們提供一些必要的盔甲。事實上,我們沒有看好臺灣這個地域並不是不愛這個地方,而是我們知道我們在臺灣即使能停留對大陸民運工作起不到什麼大的作用,我們的崗位就在大陸,所不同的,我們自身的安全雖然重要,更重要的還是我們能使我們的民運工作完全動起來,才能與事有補,才能雙方受益。
    同時,我們改變了臺灣不能獨立的看法,認為為了我們中華的宏偉事業,應該支持他們獨立的運作,使臺灣不至於落在胡幫辦的鐵蹄之下,使我們的民運工作在臺灣受到廣泛的支援,這才是我們最主要的政治目標。而且,再也沒有比這更需要我們忍耐和思考的問題了。只不過,以我們所見,臺灣獨立不是走形式,而是能確實能獨立得起來,這種獨立就是要使胡幫辦被我們摔倒以後。當然,一旦大陸實現了民主制度,臺灣獨立的呼籲也就將停止,因為大陸的成果他們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形式來競爭,來攫取,自己的意志還能得到更多同盟的認同。
    記得有位先生在《臺灣的出路阻止中共冒充中國》文中,我看到了這樣的智者不知道臺北是否能看到或者聽到?如果能知道的話,會有什麼反應?能否在實際的運籌中應時出臺些相宜的政略,來實現自己的宏偉的目標?這是我們應該都能思考的實際問題,特別是,既然走到了上層社會,就應該有上層社會的運籌,形成一流的指導思想。也可以說,陳水扁總統的行政政略也是處在一流的狀態裏,但是,前邊我也說過了,在具體的行使中的確存在著許多的弊病。或也許他認為這個政府很快要更換人選,自己的任期也將結束,沒有什麼值得再有什麼花樣來顯赫自己了,也就放鬆了上進心。如果真是這樣,我覺得這樣的總統所給自己的民進党不能增添有益的條件爭取將來的利益發展,以及自己的勢力的發展,這才是很悲哀的事,也是值得警惕的事。因為,一個屬於臺灣民眾的民進黨若是逐漸的敗落,那才是臺灣民眾的悲哀呢!何況任何人都想做得更好?更況,大陸的經濟利益還在向臺灣民眾招手?
    說這,就是根據大陸的實際,我們已經看到,胡幫辦之所以在大陸如此的倡狂,不可一世,就是因為沒有勢力均衡的政黨約束。況且,臺灣的國民黨若是在下屆得手,不能被勢力相當的黨派約束,那麼,臺灣是否走回獨裁專制也未免難說,就象大陸的共產黨——其實就是胡幫辦那幾個人,動用國家和民眾的經濟利益收買邪惡的流氓人強霸公共利益,至於民眾的利益,國家的利益,都撇在一旁,置之不理,使絕大多數民眾深受其害。若到了這樣的境地,試想,我們的中華民族不就更進入了野蠻時代了嗎?
    所以,我看好的陳總統政策應該是怎樣的使自己的黨派興旺發達,怎樣的能使大陸邪惡勢力衰敗下去?怎樣的動用相同的信仰獲取我們共同的利益?拋棄今天還沒有張開血盆大口明天對他們就不能張開的錯誤理念,才能真正的崛起。而不剷除邪惡勢力的代表——胡幫辦,就不能終止他們繼續吃人!
    
    2006年12月27日星期三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我們需智商高些不是急需有什麼身份
  • 阿衍:在性行為中在強勢位置中的男人真的是受害者嗎
  • 阿衍:信譽和互愛也是我們民運制勝的法寶
  • 阿衍:高智晟回家看威權條件不成熟
  • 阿衍:也说无耻对无耻——看赵忠祥黄键中
  • 阿衍:胡錦濤想解體中共時他能解體得了嗎?
  • 阿衍:饶颖真的有這麼好的心境嗎?
  • 阿衍:心正足以战胜胡帮办
  • 阿衍:胡帮办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中共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胡帮办欲温水煮青蛙台北为什么不呢
  • 阿衍:陈马的大气论何样是更好的大气
  • 阿衍:中国内乱何时休才能结束
  • 阿衍:我们为什么是没有身份的群体
  • 阿衍:杨振宁是个无羞耻的人
  • 阿衍:在胡幫辦眼裏,孙中山真的很重要嗎
  • 阿衍:大陆广为流传的网络信息——绝对真实的这年头
  • 阿衍:民運所面臨的災難與如何補救
  • 阿衍:韓信應該幫助誰和怎樣創立基業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