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不改初衷,识破骗局,继续援救高智晟/草虾(图)
(博讯2006年12月30日)
    
不改初衷,识破骗局,继续援救高智晟/草虾

    
    中国自由文化的巨匠黄翔先生的诗《野兽1968》:
    “我是一只被追捕的野兽,我是一只刚捕获的野兽。
    我是被野兽践踏的野兽,我是践踏野兽的野兽。
    
    我的年代扑倒我,斜乜着眼睛,把脚踩在我的鼻梁架上,
    撕着、咬着、啃着,直啃到仅仅剩下我的骨头。
    
    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
    我也要哽住一个可憎时代的咽喉。”
    
    现在,高智晟哽住了食人巨兽的咽喉,我们却故意忽视高智晟背负的人道主义十字架,一心揣度高智晟是否就是我们心中的反共英雄。我们喜欢看到一场擂台上的英雄较量,却否认这是共产党动员整个国家机器对他的围捕,这是一群狼在围捕一头试图奋力保护羊群而以自己献祭的山羊。难道我们还要把他推入巨兽的胃袋?
    
    且来捋捋这次所谓“审判”的轨迹:
    11月24日,耿和女士遭国保毒打;11月28日,高智晟律师的当事人陈光诚之妻袁伟静在临沂被公安便衣欺辱;12月1日,发回重审的陈光诚案还是原判的有期徒刑4年3月;
    12月9日,中共通过线人放风说“本月15号开庭,年底前宣判。”
    12月12日,中共透风给莫少平律师说“已于今天上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院为他指定了两名律师在庭审时为高智晟辩护;高智晟在庭审中承认公诉机关对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国际媒体对高智晟案的“炒作”可能对高智晟的定罪量刑不利;已经承诺不披露上述信息的来源。”
    12月16日周六中午,格格被6名每天跟踪押送她的国保秘密警察殴打凌辱。
    12月22日的“新华社消息”=“政法委公告”:“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查明:2005年12月至2006年5月,被告人高智晟撰写并在“大纪元”、“看中国”等互联网站上发表《高智晟三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这个政权从来没有停止过杀人》等9篇文章…10次接受境外媒体“自由亚洲”、“希望之声”等的采访…已构成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到案后,检举、揭发他人多起犯罪行为,并提供了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立功表现,依法对其减轻处罚,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
    12月23日,香港中评社+新加坡星岛网传谣“高智晟曾在法庭庭审时诚恳地表示悔罪,并承诺将以感恩和赎罪”。
    
    疑点诸多:
    1]如果高智晟早就与政法委“合作”了,为何还要殴打耿和袁伟敬?
    2]如果陈光诚案真的发回重审,沂南县法院怎敢破坏“党的纪律违抗临沂中级法院的批驳?
    3]如果政法委真敢公开开庭,为何还要鬼祟遮掩开庭的时间地点?如果是真的庭审,那么一个上午四个小时就能审完么?所谓高智晟在半年之中的9篇文章+10次采访=19件“犯罪”事实,每件的出示、解释、确认、定论,至少需要10分钟,那么庭审时间的三个小时就去掉了;那么还有一个小时用于完成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确认所谓的“检举揭发”多起线索、被告发言、两名辩护人发言、主审官陪审官交换意见…够么?
    4]如果高智晟在12日认罪了,为何还要在16日殴打他的女儿?如果真是公开审理,为何还要威胁莫少平律师和国际媒体?
    5]22日的审判若是真的,为何不敢披露图片或者录像或者录音?
    6]既然新华社只敢向外国通讯社发布消息的英文稿,那么这份充满官腔的字正腔圆煞费苦心的消息中文稿又是从何而来?
    7]如果高智晟真的“悔罪感恩赎罪”了,为何不让家人撤销给莫少平律师的委托?为何不亲自电话给胡佳先生说“请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了”?
    …
    这些疑点,都是政法委无法解释的、且不敢让世人注目的,他们只敢鬼鬼祟祟抛出几行文字,表明了这个庭审宣判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假如共产党办的案子都正确了,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冤民了。假如新华社的消息是真话,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谎言了。
    
    陈光诚、高智晟、郭飞熊三案相连,是维权运动的高峰,又以高智晟为最。政法委为了在17大及2008奥运之前伪定一时,迫切需要解决这三个烫手的芋头。三个案子的结果必定不同,一个拉、一个打、一个揉。对高智晟要表演一个拉,以此摧毁维权英雄的形象,让维权阵营分崩离析;对郭飞熊表演一个打,让人不敢跟随;对陈光诚表演一个揉,蹂躏这个残疾人及其家属,让人放弃中共可能顾及人道主义底线的幻想。
    
    陈光诚案10月31日“发回重审”--12月1日“维持原判”,如此为政法委赢得了1个月的时间,既以恶毒手法欺骗舆论,更让维权阵营产生幻觉;等到公众惊诧,又放风开审高智晟案,直到12月22日“宣判”,疑疑惑惑的余波不息,2006年已经过去了!我们不难看到,高智晟案密审的诡秘是世界司法史上绝无仅有的,可谓政法委的伟大发明。
    
    高智晟案是政法委镇压民权运动的重头戏,吊足了世人的胃口。为了逃避国际压力和国内矛盾,为了减缓自己的心虚,周永康们迫切要在2006圣诞之前搞出一个结果。然而由于高智晟本人的坚贞不屈,政法委只有精心设计了剧本,按照时间来匆忙表演几个过场。种种手法,既要完成一次“交差”,又要不让任何熟识高智晟的人看到高智晟的脸,包括莫少平律师。想想日本电影《追捕》,高仓健也可以变成横路敬二。中共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他们可以用神经药物来控制囚徒高智晟,甚至可以用替身演员来表演一个受审的高智晟、悔罪的高智晟。这其实不难,只要在开庭前夜,在看守所的单身囚室里置换一个替身演员。22日晚上“回家的高智晟”,真是一个神志清醒地高智晟么?为何全家失踪了呢?为何在高家小区里密布岗哨呢?
    
    当然,政法委用不着表演“高智晟上诉、二审维持原判”之类的后场,因为既然“悔罪感恩赎罪”,也就等于“放弃上诉”了。下面呢,可能是陈光诚给个“缓刑5年”,也可能郭飞熊“重判5年”。
    
    2005年12月31日,高智晟问:“还有什么动人的口号可助胡、温再支撑上一年?”胡温政府就拿高智晟的案子支撑了一年,直到2006年12月25日之前才“放他回家”;2006年1月4日,高智晟:“所有的中国人,请设法记住你周围的那些手上留有血痕的人…自由、民主、法治的社会制度必定会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法治中国的到来...它将在不超过6年的时间里…”胡温政府就给他判个缓刑5年。这其实比实刑三年更为恶毒,因为只要控制得当,所谓的“缓刑5年”就是囚禁5年,而且还让高智晟的妻子孩子一起坐牢,然后再来徒刑3年,最后剥权2年,高智晟失去自由的时间可以总共长达10年。高家的户口不在北京,那么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他们抓到户籍所在地新疆乌鲁木齐,让当地公安严加囚禁。如此,高智晟不在举世瞩目的北京,慢慢淡出舆论聚焦,想想被绑去云南的赵昕,想想贵州息烽的杨虎城,多么可怖!
    
    若要戳穿高智晟案密审的骗局,也不难。我们知道,认定犯罪必须有3个要件:[1]犯罪动机;[2]犯罪事实;[3]犯罪后果。“新华社消息”当中,或者可能发布的“判决书”当中,只有所谓的“犯罪事实”,却没有“犯罪动机”,更没有“犯罪后果”。什么叫做“犯罪后果”呢?既然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么就必须列明[1]有哪些人接受了煽动?[2]这些人采取了哪些实际行动以图“颠覆国家政权”?[3]国家政权的哪个角落在哪个程度上被颠覆了?如同“教唆杀人罪”,必须有人接受了教唆而想去杀人。而且按照中共“党指挥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两条铁律,只有军队才能颠覆国家政权,指挥这些军队的又是各级政委。所以,只有向特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或其它持枪队伍的某个政委[含教导员指导员]“煽动”,而且这些政委们指挥所部颠覆未遂,才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高智晟的撰文与接受采访,都是没有特定受众的自说自话,如何称作煽动?军中的政委都是党员,他们都会是听党的话而不会听高智晟的话,何来接受煽动而颠覆?人民军队是钢铁长城,岂是高智晟的口风就能煽动的?这一点,希望所有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朋友加以思考。如果政法委不能说明高智晟煽动颠覆的具体后果,那么就是出于有罪推定的诛心之论。
    
    新华社说八九运动没有杀人我们就信么?新华社说中国的人权状况最好我们就信么?新华社说高智晟悔罪感恩赎罪我们就信么?想想是新华社的消息可信呢,还是高智晟的成长轨迹可信?更为恶毒的是,政法委以以张荣革和郑卫阳这两个打手的嘴巴来说出谎言,以新华社以及香港中评社和新加坡星岛网这两个“伪国际媒体”来播散谎言。如此,既要嫁祸于为高智晟呼吁援救的大纪元,还要在民运志士的心底激发人性丑恶的一面,让某些心理不健全者幸灾乐祸手舞足蹈。
    
    高智晟获得我们的尊敬,因为他是一位杰出的人道主义者--从为医疗事故的残疾儿童讨还公道开始,为暴利拆迁的民众维权,为陕北油田的乡亲讲述真相,直到为受害群体仗义执言;我们支持高智晟的初衷,乃是支持他享有大陆中国现行法律在字面上赋予的言论自由以及神圣不可侵犯的人身自由。当我们孤独时,我们责怪世人是犬儒;当高智晟孤独时,我们又怀疑高智晟想成为英雄。当高智晟被不断的迫害直到以所谓的“审判”,还没有看到有关的录音录像,甚至他妻子的“谢绝婉言”也没有,我们又说高智晟认罪了。这些不也是诛心之论么?
    
    面对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压力,狼狈不堪的中共惟有退却但又不甘承认,于是抛出高智晟认罪立功之说,既是光棍的遮羞布又是乌贼的烟墨弹,通过它那臭名昭著的“腥闻媒体”,我们却如获至宝,当作看清真相的照明弹,当作诋毁高智晟的真材实料。
    
    那些受过共产党迫害的幸存者,为何却又帮着共产党吮痈舔痔摇旗呐喊?他们对共产党忘仇感恩,难道高智晟也该这样?且不说那些围堵跟踪停业断粮,2006年8月高智晟离京前被打、在姐姐家被绑架、姐姐被抄家、姐夫忧愤致死、哥哥和侄子被打骂驱逐恐吓胁迫、耿和被毒打、格格被毒打、高家所有亲友饱受摧残…哪一笔不是应该偿还的血债?一个大律师难道会忘记这些加害于自己老婆孩子的暴行?这一切又如何解释?为何不敢让高智晟曝光?
    
    就在耿和女士和袁伟静女士遭到暴力迫害时,魏京生曾敏锐指出“走投无路的中共政权最新开发的流氓政策,因为表面上的法律条文和以前的迫害手段已经无法吓阻国内民权运动。”我想,在高智晟真身露面之前,莫少平律师得自高智义和耿和的委托是继续有效的,胡佳先生也在继续提示着这组悬案的重重疑难。为了不忘人道主义初衷,为了识破新华社的骗局,我呼吁继续援救高智晟,直到他和他的家人安全地脱离险境。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更需要理性与合作——由高智晟想到的/魏权策
  • 刘逸明: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图)
  • 阿衍:高智晟回家看威權條件不成熟
  • 孙文广:高智晟已凯旋归来
  • 高智晟认罪不等于服法/綦彦臣
  •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 草虾:高智晟案密审的盲区
  • 郭永丰:国家都在手里,还怕一个高智晟?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盘古乐队最新歌曲--天下出了个高智晟
  •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贺伟华
  • 阿衍:谁为高智晟家人的不幸买单?
  • 刘荻:好兵帅克 • 哈维尔 • 高智晟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强烈抗议中共逮捕高智晟和郭飞雄/伍凡
  • 高智晟激进吗? ―― 兼谈精神分析/魏立平
  • 刘自立:也谈高智晟是人不是神—和刘荻先生商榷
  • 刘荻: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
  • 阿衍:高智晟们怕抓吗?
  • 高智晟获释不自由 各界关注黑箱内幕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浙江萧山教会领袖被判刑;高智晟律师一审判决结果(图)
  • 新华社对高智晟判刑的报道全文
  • 快讯:高智晟律师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 一周新闻聚焦:当局秘密庭审人权律师高智晟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RFA:美国国务院对高智晟案的审理表示关注
  •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二)(图)
  • 抗议北京司法当局对高智晟律师秘密审判/维权网
  • 蔡楚: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图)
  • 胡佳:关于高智晟案件中办案机关违法行为通报及看法(图)
  • 胡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正式起诉高智晟律师(图)
  • 一周新闻聚焦:高智晟和陈光诚妻子先后受到警方殴打引发强烈公愤
  • 胡佳:高智晟律师家庭基本信息(图)
  • 强烈抗议中共政权对高智晟律师全家法西斯残酷迫害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八)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