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特版:[陈世美]与[孟姜女]传说/亚笛多星
(博讯2006年12月28日)
    接上文:《星火炉边谈国是》:圣诞华夜 请聆听东方中国的心声
    
     没有超自然的人。 (博讯 boxun.com)

    不论是撤离大陆去台的国军老兵,还是占据大陆的共产党部队官兵。他们大多数年龄均在19岁至50岁。在盛行早婚的民国大陆,没有眷属的几乎很少。
    长年的荒野流窜、游而不乱击、逃亡征战…肌体结棒又彪实的军人们,普遍存在严重“战态压抑”和强烈的“性饥渴”。
    没有一家银庄银库会跟看乱党的刀斧跑!
    没有一个造反王,能为几十万随从按月付饷。
    高标的号嚎和随时更新的许愿是期票式的酬奖
    因此,中国历史上每一次暴民起义的头领,都以这类传统的即时开奖有效的下三滥鼓动之术:
    “弟兄们!城墙里面有成库美酒、满桌大肉、满钵金子、大把美女、无数金绫绸缎…只要打进城去、大帅奖你们烧杀、抢掠、奸淫”(西方历史上也屡有发生)这是一种,比请鬼推磨还要快;比强弓更加凑效的弹射驱动力。
    当中共约一百万原籍在农村,早已有小脚老婆排连级以上军官进城后,他们中大多数的军官,也是肉胎俗骨出身。欲从本能地喜欢上城市风光;也迷上了许许多多曾在民国、日伪时期,受过标准化教育与教会学校教育;风韵卓雅的城市大脚姑娘。
    1950年至1958年这八年,约有100多万曾于1930年至1945年加入中共武装力量的军政干部,抛弃了他们半老不嫩的乡下小脚元配婆娘。
    一蜂窝地办了离婚,匆匆迎娶细皮嫩肉的城市淑女。
    中共第二号刘少奇主席是再婚冲锋队长。霸王式地迎娶了北大名媛王光美女士。
    几乎只有很少高贵“淑女”宁死不从“丑恶的暴政婚姻”。
    延安笔杆子领着泥腿子进城大屠杀的腥风血雨,几乎让所有“高贵”一夜间都变成:闷诡、搞鬼、下跪、媚献新的权贵。
    
    建国初三年里,胜利者昼夜杀人。
    进城的革命军人手上不仅有枪;还有许许多绳子与帽子。稍有不从,就会被他们带上一顶,再也不能让你申张的帽子与绳子…有的不知那一日就无声地在人间蒸发…。
    与时代急转弯的中国千千万万女大学生们,不但急巴巴跟潮,也以嫁一位身后起码有一个警卫的军官为荣。
    政治即命运;就是生命保障;
    兽欲高于爱情;一切以革命的名义…
    
    我们有理由相信:不发生国号异动。
    那几百万国民军政人员不被处决…
    几百万城市政治精英与经济舵手不逃亡海外、香港、美国。
    西方不把中国当斯大林战后利益大餐…
    她们缘中的郎…绝不会是“杀人如麻一身痞气”通体葱蒜味的革命丘八。
    起码是爱与义融合、门当户对的精英才郎。
    如上所述:在毛泽东机关枪准星下的“这类男士”……
    ……早己在1949.10前的人间地狱和自由彼岸的柰何桥上:死的死、关的关、逃的逃…
    90年代的电影《红尘滚滚》主题音乐与民国最后沦陷时,社会文、政、商、艺、工…精英大逃亡的剧尾,形象地刻画了当时无数场景中的一个码头…。
    中共作家们特意夸大《万恶的封建包办婚姻》为进城的笔杆子、小痞子、泥腿子干部抛妻弃子,不良道德,披上了革命铠甲。
    不仅如此,这个大力倡导解放妇女;保护妇女;保护家庭;讲究道德的党中央,为鼓励上百万中高级军官在城市再婚。为平抑农村上百万革命老婆和她们近千万革命眷属的怒潮;向这一革命胜利后,才出现庞大“休弃群”的知情人;也为同情者的全国城乡人民心理“消毒”:
    
    1955年1月5日特以最高法院、内务部、司法部、解放军总政治部名义颁布了《关于处理革命军人两年以上与家庭无通讯关系的离婚问题的通知》
    从司法上为这类革命再婚作了护航。
    
    我老家北部安徽,就有许多当年在家。名媒正娶了小脚媳妇…投奔革命…战后叛乱成功后,进城就弃妻再婚的“革命军人”。
    从人的形象看,城市那些白玉娇嫩的新妻与乡下的“那口子…黄牙黑肤糟糠”比:三十岁左右的原配苦妻的大脸,早已被残忍的无情岁月与漫长的劳累风霜,雕刻成一条条“干枯的河沟。”
    革命就是:一种人得到…另一种人失去…
    共产就是:合法变成非法;不法成了合法。
    赤旗就是:人变成鬼;匪变成王。
    革命就是:丛林的法则,由力量决定生存。
    革命就是:任由持枪说话,无枪的则跪下听话。
    这些分布在湘、豫、鲁、皖、冀…的黑脸大手的务农女人,为夫生下一个、二个、有的是三个孩子…
    兵慌马乱中,有一日,丈夫跟一支四处游窜的队伍走了…
    年轻的农妇象“活寡妇”一样,夜夜空床而眠,长年孤灯寡影…。
    1910年帝国将倾前,《马尔萨斯论》所指人口数量与可耕地存量的矛盾;官民比例;政治、文化、经济矛盾不如1950年以后那么混乱那么严重。
    清时的女人,依夫守家,不干农活。裹足就意味空间的自我禁闭。意味着一个再普通的勤壮农夫,都能养活一位三寸金莲的乡下婆娘和一群孩子。
    好悲惨…这些“刚阳厚实的肩膀”逃了;老公己当了兵的小脚女人们。确成为家中的主要“耕牛”与“磨担”。
    犁田、 种田、收割、辗面、养羊、挑水、淘煤、炊事、纺纱、织布、拾肥、养儿女、侍候四老…饥荒战乱时…甚至携老扶幼逃荒要饭…
    她们为前线的丈夫扛起了沉重的一切一切…
    
    秦时的孟姜女故事传颂千秋。其感动天下成为史故;…其凄惨是因为:寻夫的姜女,顶风沐雨千里跋涉来到长城脚下,发现苦役的夫君,已葬在城下。她万念俱灰…撞石而死……。
    建国初这一个比《孟姜女》还要苦许多倍的庞大苦妻群体,她们中大多数的夫君,没有象姜女的丈夫己离开人间。老公们还鲜龙活跳地纵横在华东大地…
    她们是当代新版本的;活着的《孟姜女》…
    她们日夜含泪对老天爷、土地庙、祖位祈祷:苦念、苦盼…有一日那口子平安归来…。
    
    在陇海铁路淮徐一带。
    我家所在的一个百户大村里。有十几个,从小一起光着腚子嬉淮水、掏鸟窝、上树摘果子…成年了又一起娶了婆娘的男人们。不是政治高标诱导,而是捞一把…走出去闹闹的命运,让他们各奔东西加入了国军和新四军。
    他们中有的去了民国皖将顾祝同部队;
    有的投入中共名将彭雪枫部…
    有的在台儿庄战死;有的成了彭雪枫、邓子恢、吴芝圃、张国华的贴身警卫…
    徐埠会战时,他们都成为国共二方的营团一级军官。
    
    一九四八年冬,淮海百平方公平原震颤起伏;大炮轰鸣;到处是冲天大火…
    由民国任命的县、镇、区、村官,并没有象中共建国后拍摄的《闪闪红星》那样:严惩投共人员眷属。
    他们从未为难11年前投共的军人家属。
    入夜,国共军人的二方眷属们,一起面朝北面火红的不夜天,烧香拜佛…
    
    一个为独孙出走了十一年,把双目哭瞎的白发老奶奶,彻夜长泣…
    整夜整夜呼唤孙的乳名:
    “牛儿呀…牛儿啊…你要回来看奶奶呀…
    让奶奶再给俺孙坑一口馍吃…”
    女人们哭了又哭…
    凭女人独有敏锐的直觉,她们从顺风而来的硝火味中,仿佛嗅到己离别十一个春秋的夫君汗味。
    没错:他们就在直径35公里的北东向…前方。
    在战壕里;在工事里…在尸体遍野的战场上…
    远方每一阵排炮响起…都有许多孩子叽哩咕噜地站在墙头观看一番…。
    没过太多的日子,炮声休止;远夜不再起火;
    村长没有随散乱的国民军政人员向南逃亡。
    一日,老村长撞响麦场老树上的铁钟…他以颤抖的嗓音,对全村男女老少说:民国军队输了!共产党部队赢了!
    战事已过,村中的香火依旧…
    国军的眷属们均陷入深深的沮丧与恐惧之中。
    而共军的亲属们也没有笑开了花。只有极个别的男人,在一排骑着高头洋马的彪悍警卫护卫下,骑马回到村里…
    他就是老奶奶独孙:牛儿……
    村中所有参加了国军的男人均无消息…许多加入共军的男人,并没有回家。。
    回家稍留一个晌午的牛儿,已是邓子恢部的一个团长。大碗酒后的临别前,悄悄告诉村长:
    当年一起离家的九个“革命娃”只有二个失了踪迹,另外六个都在不远的部队里…
    
    下野后的民国元首中正先生带夫人、经国随员…登上千尺飞瀑的雪窦山寺庙不久…
    北边的红星部队象蝗虫一样掠过淮海大地,向长江北岸赶去……
    
    一年后国家易帜。
    
    老村长己被打入牢狱。
    
    二年后邮局陆续将印有军用邮戳的远方挂号邮件,送到革命的乡公所和收件人的“苦妻”手上。
    乡公所的邮件是部队政治处准予离婚证明。
    “苦妻”手上的是她苦盼十几年夫君的休书。
    为革命后的文化进步与革命建设工作需要,他们己有文化“新配偶”了。
    
    家乡又出现一类新版的丧事。
    被抛弃的“苦妻”,有的挂着一卷…多少个日夜在筷子布(一种手织的粗布)机前,用心、用绵延牵肠的思念、用梦、用泪和汗…为丈夫织出的尺尺白布上含恨自尽…
    有的吞了碌毒-砒霜…有的投塘…
    有的老人被活活气死…
    一下子飘在云端的国家军政机关,高举虎皮一刻也没有闲着…
    这一头:顺着停不下来暴力的惯性抓人;打人;审人;关人;杀人…
    那一边:尽着焦渴多年的性子抢美女;抢洋楼;抢车子;抢金子;抢官位…
    并在手续上为革命再婚的新郎们开绿灯;在司法上为革命者抛妻护驾。
    
    性生活与性和谐不分海峡;也不分种群;更不分党派。但分道德的:法、理、情三角链铆架构。缺一则残。
    国民政府也为台湾老兵再婚,开出法律许可通行证。
    台湾的理由比大陆具实。存在着空间的障碍与战时障碍。这些几十万国军老兵不是大陆那类“陈世美”。
    海峡正被美军第七舰队严密封锁。
    他们回不去,也不敢回去。台湾与全球的真实媒体,都在要版上:刊登大陆镇压的图文…
    大陆“苦妻”们的三寸小脚,连百里路也不能跋涉,那能象当年长征寻夫的孟姜女那样,爬千山;涉万水;越过惊涛巨浪的台海,去寻夫。
    这类因战乱离家的老兵,先后都在台湾娶妻。
    
    另一厢:被中共释放的国军中高级战俘命运,就比不上逃亡台湾的同僚。但比那些被处决及仍在大西北矿场、矿井、旷野上…服苦刑的部下又好了许多。
    比59年几十万在劳改的与近百万中国戴帽右派学者(括朱镕基)也好了许多。
    专制摧毁了整个中国社会传统的础柱与基梁,也搅乱了构建社会基干单元的家庭。演绎出几千万个夫难、妻离、子散、风烛老人长号的人间真剧。
    
    1950年至1956年.中国出现:第一波丧夫、失夫、失婚、离婚大潮。
    在约1000万前政府军政人员、大地主、城市非政府组织人员、神职人员、国民党员、三青团员、道会骨干、商人…被处决。
    留下近千万千丧失携子又要扶老的反革命家属的寡妇外。
    中国农村又增加了近百万个失去原革命配偶的活寡妇--活着更苦的孟姜女
    
    1956年至1976年.中国又出现第二个丧夫、失夫、失婚、离婚大潮。
    相当多的被中共非法划成的相当多的右派、异已分子、“黑四类”、新反革命、五一六成员、X.X.X地下党分子、,包括许多一些年前还是“陈世美”后划为万恶的走资派、臭老九、站错了队的刘少奇、林彪线上人员、一打三反中的各届人士…家庭发生破裂……
    古怪黑暗的政治推土机,又以“革命的名义”摧毁无数个家庭。
    中国城乡每年新增许许多多单亲家庭…
    我无法统计有多少个孩子,生活在只有半个亲情太阳下,在人生心理关键发育期;精神主体结构期,无法享受由双亲父母提供的重要移情。
    稍识人性的A.B.C党内红人;稍知政治的甲.乙.丙的各届士商。大历史与良心能允许我们抹去这段历史吗?
    分不出是:国家与集体的罪恶?还是一个人的命运所然?
    
    敬请指正并请连读:
    下篇续文《星火炉边谈国是》:天庭有本帐
    
    ---亚笛多星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星火炉边谈国事》. 有面照妖镜叫:诺贝尔奖/亚笛多星
  • 《星火炉边谈国事》:制度即命运 “ 精英”变“惊鹰”/亚笛多星
  • 元首的诚信是国家政治晴雨表/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威权消失民主空白乃天下大乱之源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 谁与大历史绝缘?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1)晨窗下…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2)官窑民窑.充饥的饼在电视上
  • 致美国的一份鸿书/亚笛多星
  • 解读中共金融秘幕/亚笛多星
  • 钱从哪里来?抽血机!/亚笛多星
  • 被人遗忘的1983年大屠杀是1989年大屠杀的预演/亚笛多星
  • 北京1111事件:民主与狗主分裂/亚笛多星
  • 文革病毒又袭儿科民主---为余郭之争说二句!/亚笛多星
  • 深圳浮雕-----为纪念六四17周年!回忆当年深圳见闻/亚笛多星
  • 北京的金山上?---专制导致黑金滚滚流向北京/亚笛多星
  • 温家宝不是宝葫芦-----评邹涛先生的拒买房行动/亚笛多星
  • 民族英雄林则徐与世纪毒枭毛泽东/亚笛多星
  • 宽恕是基督的心怀-----写于文革爆发四十周年的日子/亚笛多星
  • 由古罗马建筑看中国形象工程/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