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我們需智商高些不是急需有什麼身份
(博讯2006年12月27日)
     對於弱勢群體而言,利於自然生存的並不是很有身份的人多與寡,而是智商須高些的問題。面對遭受邪惡勢力自然威脅的被動局面,執迷不悟者,早早晚晚,就將被強勢戕害或吞併,這個道理大家都懂,關鍵是能否真正得懂,我看對多少人來說,就得打點折扣。所以說,真正能面對現實地出臺些應時的政略,戰勝邪惡的強勢,也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了。
     眼下,由於胡幫辦的流氓勢力並沒有得到削弱,反而更換了愈加流氓的人取代了邪惡的人,導致了正義者繼續受害,邪惡者依然當道的無恥的局面無法根除,這也是不爭的事實。特別是,我們的弱勢群體所缺少的就是不能影響邪惡者改變他們的流氓和不道德的行為,才在無形之中,慫恿了他們形勢無忌的流氓狀態,以我拙見,這主要是我們自己也在不爭氣地仿效著常規而不能及時產生新的觀念所故。說白了,就是不能把自己的位置擺正,不能夠看淡自己的利益,使自己做著對手放心放對的惡劣事。也就自然地仍在影響了我們有弱轉強的路數。
     現在到了新的世紀了,在我們中國大陸,依然科層著身份高低,雖然也知道智慧不只在有身份的人的大腦裏繁衍生息,而且在普通的大腦中一樣的也能駐足。特別是,越有身份的人,越易被平和的快樂影響了新的突破,丟失得到大智慧的自然條件,就更不能擁有一流的政略了,可由於是這些白癡當道的時代,平庸的人在遭受無恥的迫害後,就難免形成反叛思想形成大智慧。但是,由於敵我皆有的身份問題的局限,才造成了即使擁有一流的政略、只因不能施展才導致了我們的弱勢地位至今沒有改變。 (博讯 boxun.com)

     前些年,我給臺灣的總統寫信,說明瞭臺灣需要大陸壯士的業績,鄧家幫的落勢,才能有前提去思考建立獨立的國度,這裏面的政治技巧不是今天這樣的不適時,又被胡幫辦完全制約,只有能跳出胡幫辦的政治攻勢,才能有望這樣決策,而大陸壯士也很需要臺灣做他們的後臺老闆,並且,雖然提倡建國,但這個國家絕對不可以脫離中華民族這個體系,只是為了完全脫離胡幫辦的體系範疇,除非胡幫辦放棄獨裁!
     這些年,我也與我們的民運所謂的首領也交流過我的思想,以及政治主張,但是,由於我的身份好象比他們差一點——又不崇尚前臺上去,沒有他們有名氣,他們也就依然不以為然,並仍在自己的良好狀態中走不出來。最近,我再次向陳水扁總統和呂秀蓮副總統寫信,說明瞭我們當前的政治主張,以及未來我們共同的利益所在,提醒他們不要搞窩裏鬥,把精力轉移到剷除邪惡勢力上。可過去,我還能收到個回函,說是能慎重考慮我的建議,雖然是俗套的回復,可現在就不是了,因為他們也許認為我的主張不值得借鑒,或者是與他們的臺灣獨立有什麼衝突。因為我認為,即使臺灣想獨立出去,也得有個胡幫辦衰敗的前提,他們也許自以為,憑著臺灣現在的勢力,足以獨立出去,或者說,他們自己都不相信,我們已經有了政治主張足以使胡幫辦倒掉,因為這些只能依靠情受家業的人們,讓他們自己也能來點大創新,他們自己也就認為不可取,還有什麼成敗的思維呢?
    
     其實,我對臺灣獨立與否也有過我的看法,這就是,如果是進入胡幫辦範圍的統一,不僅僅是對臺灣民眾的人格褻瀆,也是對中華民族的侮辱,因為胡幫辦直到現在,依然強姦著大陸民眾的意志蹂躪著民眾的肉體而不終止,所以,臺灣不是獨出去若是被統過來,也是我們大陸弱勢群體的巨大損失,雖然我們也不願意看著臺灣獨立出去,甚至我們也幫助他們這樣做。直到現在,臺北政府在陳總統的帶領下,很想走好這步棋,但由於不切合中國大局面的實際,註定會流產。
     可是,我們的民運人士,就在當前大家還停頓在常規的爭取而不是主動地、迅速的建立起自己的地下隊伍,還在盲頭瞎馬地做那中共自然垮臺的春夢,不能主動地影響臺北為中華民族的民主運動出一把力,未免顯得我們的智慧的確是低了個檔次。其實,胡幫辦的人品素質由於低劣,他們所擁有的狡詐,根本就不具備獲取一流智慧的條件,我們怎麼就不能戰敗他們呢?別看表面上什麼總統什麼首領的,真正與胡幫辦印證真章來,還是我們這種理念才行,當然,能得到權勢者——臺北的廣泛支援也很重要。可是,我們的上面的人,頭上的光環早就黯然失色了,至今還不知道如何充電,還在沾沾自喜呢?而到了這步田地,難到我們本身的思維就沒有問題了?我看,問題相當地嚴重!
     因為,我們還和胡幫辦愚昧國人般地論資排輩,這是強勢地位人的庸俗與短見,也是王權下的野蠻道理,或者是現代科層制下的彈壓邏輯。而這樣的制度,只有利於鞏固已有的權威,而我們啥也沒有時,還要象胡幫辦那樣地這樣的不切合實際,未免是我們自己太不爭氣了。臺灣的權家之所以也這樣,他們畢竟還在鏊子上飄飄然呢!因為底火還沒有完全燒上來,他們的“後腰”又有點“老寒氣”,正好的“溫度”何不利用一下呢?如果到了胡幫辦王幫辦地再給他們繼續加溫,上手段了,恐怕到那時,他們才知道如何地跳下“鏊子”來,接受我們的建議了。而今天,確實在陳總統的領導下的臺灣政府,還沒有適時的看法,更沒有適時的行動,更不認為他們可以借助我們的能度可以具備足夠的能力馳騁中原,顯赫自己的成就,而且是,他們自己的內部紛爭還沒有結束呢!也就自然沒有心思考慮飲鴆止渴的後果,並忘記了背後還有個隨時都想吃掉他們的邪惡勢力正在不停地壯大。到頭來,大陸由於不是正人君子掌控的國家政權,也就自然地戕害所有的被他們鐵蹄下的民眾了,臺灣也無法倖免。
     也是說,不論是誰,如果知道自己是處在弱勢地位,就應該不怕被自己人取代,只要是為了打敗胡幫辦的邪惡勢力,就應該不同于胡幫辦那樣論什麼資格,排什麼輩分,有了時間,及時地招賢納士,使真正能改變社會發展的人,早日團結在弱勢統帥的旗下,應時形成從大陸內部攻破胡幫辦堡壘的先鋒隊伍,那麼,在還未等他們胡幫辦動手之前,就自己首先倒掉了,由人民來當家作主了,對於弱方的統帥來說,又何樂而不為呢?
     至於什麼狗屁身份,一旦被浪費掉了,也同樣猶如糞土。當然,它比起切合實際的智慧來,要遜色得太多。更值得清醒的是:胡幫辦就是利用這樣的手段殘害我們的,我們再繼續走他們的老路,未免是五十步嘲笑百步耳。那麼在具體的運作中,誰願意接受這樣的條件呢?
     因此,我一直再想,我們將在大陸上拓展出民主運動的新天地,再不化蛹為蝶的確是不行了,況且,臺灣勢力也是要走好自己的未來,我們何不與之共進退呢?因為我們的利益是相同的啊!當然嘍,我也知道,臺北的決策者門,直到今天,也不願意與我們對等的交流,更不想聽取我們的建言。但歲是這樣,我認為,還是我們自己不爭氣,未在大陸做出成就的緣故。有一天,我們在大陸有聲有色的活動起來了,你看臺北的權家理睬我們否?
    
    
     2006年12月25日星期一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在性行為中在強勢位置中的男人真的是受害者嗎
  • 阿衍:信譽和互愛也是我們民運制勝的法寶
  • 阿衍:高智晟回家看威權條件不成熟
  • 阿衍:也说无耻对无耻——看赵忠祥黄键中
  • 阿衍:胡錦濤想解體中共時他能解體得了嗎?
  • 阿衍:饶颖真的有這麼好的心境嗎?
  • 阿衍:心正足以战胜胡帮办
  • 阿衍:胡帮办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中共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胡帮办欲温水煮青蛙台北为什么不呢
  • 阿衍:陈马的大气论何样是更好的大气
  • 阿衍:中国内乱何时休才能结束
  • 阿衍:我们为什么是没有身份的群体
  • 阿衍:杨振宁是个无羞耻的人
  • 阿衍:在胡幫辦眼裏,孙中山真的很重要嗎
  • 阿衍:大陆广为流传的网络信息——绝对真实的这年头
  • 阿衍:民運所面臨的災難與如何補救
  • 阿衍:韓信應該幫助誰和怎樣創立基業
  • 阿衍:政治色盲高行鍵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