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星火炉边谈国事》. 有面照妖镜叫:诺贝尔奖/亚笛多星
(博讯2006年12月24日)
    
    这一日崔琦象往常一样工作…
     电话铃声响起… (博讯 boxun.com)

    他放下手上的东西,提起电话…
    一个熟悉又亢奋的声音:
    “先生!您知道吗?您…已被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金评选委员会,评选为:今年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者…恭贺您!”
    他在忙着…没有心情惊异;也没有时间狂喜…
    这消息,仿如窗外一只欢叫的云雀一掠而过…
    他很平静…一头又扎进他刚才搁下的课题…
    
    不久,当一家卫星电视台工作人员,登门采访崔琦…气氛一直自然平静…
    也许是这一位著名女主持人,在采访前不知道他的生平背景。
    当她问到:“崔先生!请谈谈,当你的父母得知您获奖的消息时他们的感受?”
    大师突然失态地哭叫起来:“…他们早己饿死了…我对不起他们…当年我不走…我一定不会让他们饿死的……”
    
    大师在盈眶的热泪中与蒙胧的镜片前,仿佛又回到几十年前生死离别那一刻:
    尖叫的风,抽打着泥窗的破纸…
    昏暗油灯,将崔家三口身影投射在残旧的北墙上…
    粮罐已空…卧于床上的崔琦父亲不时地咳嗽着…
    小崔琦和她姐姐齐齐跪在父亲床前痛哭流涕着…
    “俺们死也不离开爸爸…要死也要一起…”
    “闺女带着你弟弟赶紧跑…!跑吧…
    向铁道线跑…
    再不跑,我就撞墙……。”
    
    这不是虚构的历史:
    五十年代大屠杀与饥荒二样人祸灾难,同时袭击极权重灾区的河南…
    就快饿死冻死的幼小崔琦和她姐姐,为活命被迫离开一身病、弱、饿、冻的单亲父亲…,顶着飞砂走石的西北烈风…避开重重关卡…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时刻,来到了双向停驶的货卡专列面前。
    他们又饿又冷又累晕昏了,无星的夜空辩不出南北…该往那去…?
    普嗤普嗤的老式燃煤机车喷着长长的雾气正在加煤注水…
    由远及近的鞋钉声处,有手持枪与电筒的路警与民兵不时地巡查而来…
    扒上北去越跑越冷;越跑越白的畅蓬专列,必定冻死。
    如攀上南行越走越暖;越走越绿的货卡,至少不会冻死和饿死…
    也许死神也被感动了…没有把姐弟俩引上向寒带北去输俄的火车…侥幸而放他们爬上朝热带南去输港物质专列…
    
    才得以侥幸逃离铁幕存活了下来。
    
    上帝没有忽略当年这位非基督徒的河南之子。
    从恐怖的逃荒之路…到几十年如一日艰辛的苦读与实验…他终于走向全球敬慕的诺贝尔奖台。
    
    七十年代初,我去过中部河南。村村无电灯,户户为草屋,看不到一条水泥路。据九旬老人私下讲:村落布局同满清时一样。生活根本比不上民国和满清。
    偶见三二个一层瓦房,那也是民国时乡绅及土地主的私产,土改时分给懒惰流浪的乞丐与痞子。
    那里的教育几乎等于零。
    九十年代未,当我从海外第一时间获悉崔先生获奖且知他本应金色温馨的童年,竞来自于:一个没有电灯、没有学校…的豫中贫地逃荒人家…。
    相比之下,再反省我们自已富足的童年与自来水一样舒畅的历程,对中国社会毫无辉煌建树,真是万分羞愧。
    看来命运、知识、制度甚至连精神空气、水、氧…也分国界。
    制度是路牌;是轨道;是政治起点站的车票;是生命终点的墓志铭。
    
    幼时,听导师讲:
    “知识、科学、音乐不分国界。只有无知的人,才在无星无烛的黑暗里匍匐爬行…每一个章节知识都是的盏灯;都是一个路标。知识人就是上帝门前的一盏灯。其终生的责任,就是照明。”
    没有人相信:诺贝尔奖是瑞典王国的专利。他也是无国界的。
    是什么原因,中国大陆的知识科学界一直无缘,也一直不愿意去触摸这个诺贝尔神圣的话题。
    即然都是无国界的。中共“圈养”的中国知识分子在政治人格及道德操守和民主世界的知识分子有什么不同?
    他们一生的事业时针如何行走…?
    不仅出于好奇。过几十年里,我曾去过各名牌院校、央属院所、驰名报社、地方机关暨“惊鹰”打堆的地方。接识过许多鼎器般重要的人物和一般人士。并一直潜心扫描、研究这些“惊鹰”们自从进入党圈子…工作…直到退休时。
    他们主力时间都在忙什么?
    为什么年年拿不到诺贝尔?
    难道诺贝尔国际评委会也象中共文化宣传部“集体腐败”了吗?
    幽默地讲:即使国际评委特邀中纪委派一个又红又专的监察组进驻瑞典皇家科学院。我们有缘吗?
    一叶乃知秋。只要你用五十七年历史镜头看一看“惊鹰”们的一羽片毛,他们自恋、圆滑、世故的眼神…你就会有属于你自己而非是官方的清楚答案。
    按百分比抽查、问调的结论是惊人的…
    是这个让所有精英异化窒息的可怕制度,逼迫千百万“惊鹰”将其一生的智慧与精力,每时每刻都用在:
    揣测政治朝向;研究四周人际;
    深思厚黑哲学;细悟领导眼色;
    盘点权力老本;企划钢丝悬走;
    移花接本充才;垂涎经费奖金;
    惶惶匍匐薄冰;夜夜惊魂丧魄…
    这是人还是鬼?靠这群“惊鹰”能圆“诺贝尔奖章”的南柯梦吗?
    .
    没有毛泽东,也许他们就是诺贝尔奖“候选者”
    
    北京.清华.一九七五年.
    十二月一个寒风刺骨的傍晚。我与已入清华电子系的同学黄XX来到校内一个小餐厅进餐。不时地看见好几位穿着青黑棉袍和破旧中山装的白发老人,掀开油乎乎棉门帘。颤颤地挤进来…
    他们行走、立定、说话的神情、语调、低于水平线向下的视线…几乎一致。
    厚厚雾花花的镜片后那双眼神瞳深处,一闪一烁着一丝让一般人们难以直察的洞穴磷火…
    他们提着铝盒只打一、二角钱沾点肉沫子的蔬菜。
    再细打量,老者们的棉袍前摆、前襟、袖口、上布满油汤污渍…如没有一支别在袋口线上的老式粗大黑管派克钢笔;和乱发不的那副黑框眼镜,人们很容易把他们当作:北京站前的流浪乞丐。
    老者们一离开…
    相邻饭桌的同学就窃窃私语:“那个高的…才厉害呢,牛津的…还有XXX…剑桥的…XXX…。早期留美的…”
    “后面那个是XXX…孙中山革命时,在法国留学…解放前是XX大学的系主任…现在XX楼园扫地洗厕所……”
    不奇怪,我所在的内蒙古驻军地从大青山下,到巴盟…几个前后旗…乌梁素海就有一大批由北京迁来的“尖端学科的学者”包括56年至61年在苏联专攻核子,中苏交恶回国,1969年后离奇死亡的刘少奇大儿子刘X。
    专攻航空流体力的;在牧羊。
    学火箭的;在赶毛驴车。
    教无机化学的;在拾牛屎。
    学戏剧导演的;在当挤奶工………
    与厚德载物水木清华那些身冠不洁的“国宝老夫子”比:他们似乎没有那么拘谨、郁闷。
    由森严、紧张的院、校、实验室…转换到一个人烟稀少北部荒原辽阔的大空间…大有一身无奈便无愁的自嘲感觉。
    他们年龄在30岁左右。正是搞科学;做学问建功树业的黄金时期。
    我们应该承认:许多输尽学术“颜面”的超级知识分子会找些理据为国家开释责任。又会拿出阶级斗争的贫富论来诠解拿不到“诺贝尔奖章”原故。
    他们强调: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均来自于农村和普通百姓人家。
    “诺贝尔奖章”是富人教育社会的产品。
    以杨振宁为首的一批为美国争得“诺贝尔奖章”的美籍华人,几乎全都来自于自由中国的台湾的富贵精英家庭。
    处在资讯封闭社会中的超级知识分子们,似乎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另一个事实。
    有一个来自于共产党中国且是中原最贫困教育最落后;比中国千百万超级知识分子家庭出身更穷更悲惨;河南草根阶层的逃荒人家之子--崔琦先生,就为中华十二亿普通百姓获为了“诺贝尔奖章”
    竞获诺贝尔奖一直是人类人文科学家与自然科学家梦想。
    在我看来:诺贝尔奖评选活动,其实就是一个人类顶级智慧、顶级贡献、顶级影响;顶级品格的文化奥林匹克竞赛会。
    诺贝尔奖,早己被全球各国人民,一致确认为当今人类荣誉最高贵的奖项。近七十亿人口的世界,每年只那么几个人才能步入诺贝尔奖坛。
    
    与奥运会数百枚奖章比,诺贝尔奖是星中之星,奖中之冠。是一个智慧民族千年引以为豪的文化碑铭。
    在德国、法国、英国、丹麦、瑞士、瑞典、美国、以色列…
    甚至是俄罗斯国、日本、韩国、印度、南亚第一贫困的孟加拉…诺贝尔奖获奖者,在所有人民心中;在所有敌对党派;所有不同教派不同阶层者的眼中,简直比:凯辙还要凯辙。
    诺贝尔奖是抒予个人的。其奖金和名誉产权是排他的;非君莫属的。
    从社会共振意义讲:
    诺贝尔奖又不完全属于获奖者个人的。
    绝对不象中国:一切的一:体育、文化、电影、音乐、艺术、教育之名誉;一的一切奖章…统统属于共产党的英明领导。
    诺贝尔奖绝不属于某一个政党社会的。
    他象罗马大教堂顶上的金顶十字架,是全民的财富。
    他与马克思主义亳不相干。与共产党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历史雄辩证明:共产党盐酸式的统制格式是稀有精英步向诺贝尔奖的万叠岩障。
    
    荣获诺贝尔奖的中原河南人,崔琦。对中华民族而言:其功勋意义与色彩,完全不亚于1984年洛杉基奥运会上,为中国拿到第一块金牌暨为中国人实现零的突破的汽步枪射手许海峰。
    当英国B.B.C/…日本N.H.K/…美国A.V.O/N.N.C第一时间,将震撼全世界本年度化学诺贝尔奖奖落崔琦和另一位美国科学家的消息公布时…!
    同时知讯的中国国家基干媒体:国家通讯社、人民日报社、中新社、央视、央电、和数千家报刊;几百个地方电视台、电台…
    都举起头;把眼望北京…
    盼望主管中国十三亿精神早餐的中共宣传部,能以民族大义、农工代表。象当年举国欢庆;大书特书奥运会获奖者一样,报道崔琦奇迹般生平与他荣获诺贝尔奖的喜事。
    以激励全球华人括大陆同胞的向上进步的精神。
    这是一枚同载人星箭一样有轰动效应的精神火箭。
    中共应同历史上所有获奖者的祖国政府一样,抓住这个桂冠,刷新时代气氛。
    可惜…悲哀…费解…
    中国所有媒体只字不提…一片死寂…
    可惜…悲哀…费解…因为:在中共组织部、中宣部、科学院、国安、情治、驻美使领馆卷宗与名册里,根本没有“崔琦 的任何政治资料”
    “崔琦”不是党培育的本土品种。他是当年不满共产主义“逃离国境线的非法出口货”。
    报道他:岂不是大扬假洋鬼子们的威风,重灭共产党名册上一大批“惊鹰”的威风。
    报道他:岂不是凸现出岁岁靠折腾、年年忙洗脑、象幽灵般日日游荡在中国所有科学院所、大学院校里;上百万专吃共产党务饭的政工家们的失败与无能。
    报道他:中国科学、教育、文化领域的深层肿瘤与陈腐的意识形态僵尸又拖出来被世人透视。
    有心人会想会问:一个学生从小学到大学要苦读十六年书。
    中国的学生与海外学生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从7岁一年级开始…到老…每天都要被强制服用共产党研发生产的中枢“洗脑丸”思维“染色剂”。
    全世界除中国、北韩外,所有国家地区的国家大脑--上层科学文化建筑根本没有党委。唯中国国家大脑---上层建筑各院、校、所…设置一个权力可以覆盖一切的“脑外科”式党委。
    诺贝尔奖是靠“洗脑丸”洗出来的吗?
    如果美、日、俄、德借鉴引入中共在上层科学文化建筑里的党委“洗脑”机制。让“精英”试服“洗脑丸”
    …在这样霉臭、缺氧、邪恶、自耗的环境里,他们的科学文化一流学者,能拿到诺贝尔奖吗?
    他们会象中国“惊鹰”那样:为一片面包、一个职称就会放下一切真理和尊严跟“党”瞎混吗?
    这是不可能的。
    这是学术的笑话,学者的耻辱。
    这个人类可怕的专制毒瘤,早在三百年前文艺复兴时,就被满天星斗般的欧洲思想巨匠们批的恶魂出窍;体无完肤。,并设一个个《路径指南》《理论标签》由薪火相传的大师们带领人民,用科学与真理的手术刀,对社会肌理上每一处毒瘤进行根深的切除。
    常识告诉人民:只有害怕真理阳光、害怕阳光人民阳光历史的黑党,才会用暴力制造一个抵御恐惧的铁幕。才会在人民最先进的“脑库”上设置重重枷锁。
    终其所行,报道他:有损中国真正的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主管的威望。
    这是党对国内知识分子领导权威信与能否继续有效监管中国“大脑”的原则问题。
    党高于一切,元首又高于党、国家、人民。
    任何再有益中华民族的好事、喜事、资讯、机会,只要有损中共一根毫毛,一律格删勿论…禁播!只能禁播!
    禁…就是空中垒墙、画饼充饥。禁的了吗?
    中共在步斯大林前苏联屡战又屡败的疯狂足迹…总喜欢不计国家实力成本与全世界阳光人民真理思想,与三大神圣宗教;文明大历史打一场又一场永远也赢不了的资讯大战。
    很快,“与崔琦相关的资讯由空中的亚太卫星、美国之音、港台报纸…入境回乡者嘴巴…在东南口岸大城市尤其是资讯发达的首都小范围传播开来…
    获悉者们,并不在意中国庞大媒体机器群,在喜讯下为啥会统一梗塞;全部消声。
    这倒引起西方著名媒体注意与评论。
    中国汉人瞧不起中国汉人是这个空间的历史通病。
    这可是中国100年来,第一位自幼生活饥荒本土上;在一度比中世纪最坏岁月还要贫困的空间下…在没有双亲抚养…忍尽人间苦难…靠自己勤奋与学术业绩捧到诺贝尔奖章的获奖者。中国汉人再也不能瞧不起,这位拳拳心脏里泵着同族汉人血的世界级明星。
    继续装傻,有损国家新华通讯社记者们在国外招摇的信誉资本。
    不久,国家新华通讯社采用了一个:相当小市民气的艺术链接小把戏。在《参考消息》最边缘下版上,转载香港一家报纸对崔琦获奖的一小篇报道。算是不交“白卷”。
    雷声不用大;珠露显玉宇。
    中国一流的记者在新华社。新华社即是中共辗压真理与人权的王牌军,也是“惊鹰”人格被羞辱的重灾区。
    虽然没有即时出腔,失去新闻时效。但是他们至少比其他媒体多了些许勇气。以曲了又曲的迂回路线,避开了中宣部禁播的高压雷区。算以不交“白卷”之心。实现了一线点滴的“传播”。
    几千万城市市民依旧熙熙攘攘地晨出晚归。绝大当数市民不知“崔琦. 诺贝尔奖”十一亿农村乡镇百姓,包括崔琦故乡的河南省府与家乡县镇各界人士,毫不知:“诺贝尔奖跟俺有啥熊关系…”
    那日,西方、日本、台港的各报头版是崔琦.诺贝尔奖。
    当日,中国各报头版:除了由四项基本原则酒药发酵的“客、里、空”小事迹外,皆登些哗众取宠的社会杂碎讯息与各式营利的“牛皮癣”广告。
    中共明知这块诺字号破零金牌历史含金量,他确不敢把他写进自己的光荣榜上。
    十年来,能为腐败中国消毒;为中共罪恶漂白;为反动社会染色的红色英模:许海峰、任长霞、孔繁森、…事迹铺天盖地讲了又讲…
    十年来,凡能为中共挤毒;为人民照明指路的事迹…崔琦故事…中国几十万个记者装聋作哑…
    他们应该公开告诉全国人民:当年这一个身无分文,衣衫褴褛穷孩子…是如何超越一切…登上科学圣坛。
    诺贝尔奖有史以来,在众多的获奖者中,崔琦先生是唯一从中国共产大饥荒里历尽千辛,万死一生逃港后,住在贫民区里。靠苦命的姐姐为富人们洗衣…供他上学的“五毛钱”。
    他才是让世人感动一百年,也让中国几亿文化人;千百万“惊鹰”汗颜千年的“传奇”人物。
    (注释:“五毛钱”是崔琦小时在港读书的绰号。因班上同学皆为富裕人家子弟,他们每日零花钱较为阔绰。只有崔琦一个人每日只有五毛零用钱。常有时他连五毛钱都节省不用。几十年后,崔琦获奖,受港府与母校双邀。回母校后。已分散在四海的五、六十年代校友们都抵母校团聚…感人、勾魂的掌声、童谣、校歌不断响起…他们老泪纵横不胜稀嘘…
    因为他们没忘记当年的“五毛钱”来港前后的悲惨经历:
    因为这个必会轰动民间故事一经公开,就如同一面《磁共振透视镜》照出中国“惊鹰”的人格暗影;象一把手术刀切开“惊鹰”身上的腥臭纱布,让无脊的瘸疮直面阳光。
    可以想象。如果崔琦没有这留与逃的一念之差,当初这个衣衫褴褛的“穷小子”不逃命,未来传奇式的科学大师肯定与千百万中原饥民一起饿死。
    即使幸存,命运让他考上大学,当上教授。在中共窒息精英的锋利锁链下,诺贝尔奖对他而言,能梦想成真吗?
    
    中共害怕“故事”刺痛他的要害,同时要顾及千百万“惊鹰”自尊与中宣部与文化部的虚饰的颜面,牢牢捂住诺贝尔奖这个敏感话题。
    从民国时写《大地》出名而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珍妮女士;
    到获诺贝尔文学奖法藉华人高行健先生;
    包括与另外一名科学家并例荣获诺贝尔化学奖的美籍华人崔琦先生的故事。他们在故意装疯卖,还要冰封几尺。
    一个拥有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席位的大国;一个在几十年的教科书上不厌其烦向学生灌输拥有五千年文化;今天又代表一切的谎话中国。为什么连自己的同胞获奖的故事,也不敢向人民陈述。
    喔…?他们没有象国内的“惊鹰”们那样向北京“跪安”。
    没有向党乞求“职称”“饭碗”“粮票”“本本”
    总之,他们是真正自由的“精英之鹰”。在中共金罗咒之外。
    一句话:不在工具箱的编内。即便是再获十个诺贝尔奖,再出名,在中共把持的信息中国,诺贝尔奖“精英之鹰”。还不如一个批发改良西瓜的模范农民和温州鞋贩出名。
    这群一律向左转的“惊鹰”如何向全球解释:这个由只效忠一个党元首的主力红色“惊鹰”统治的世界大国,五十七年间,为什么连一个科目的诺贝尔奖都拿不到的具实原因。
    且不数欧洲与美洲有多少。以亚洲邻居而言:
    这群一律向小钱转的“惊鹰”如何向十三亿国人解释:
    为什么?在最近三十年里,台湾、日本、印度、俄罗斯、缅甸、孟加拉…获得了那么多金光四射的诺贝尔奖章?
    你中共拥有世界上最宠大的由国家税钱哺乳的“精英群体”。为什么?这个无所不能的;高压一流统治着全球五分之一人口大国的中共,至今连一个诺贝尔奖章也捧不到?
    从某个角度讲:五千年中华文化可浓缩二个字:“颜面”。那面“精英”的颜面在那里?民族颜面又在那里?
    只要50年代突击占据大学院校;科学殿堂里的中共党卫军系统一日不撤;只要“惊鹰”仍在专制的笼子和口径下与党磋砣漫长的太极…
    诺贝尔金奖很难走向中国。
    19世纪,诺贝尔字码等同黄色炸药。表现出一种巨大的工程力量。
    21世纪的今天,诺贝尔奖等同一面全视专制政治的照妖镜。
    照出“光头”的始因;
    照出中国科学与教育的脉络;
    也照鉴出人与鬼的分界线;
    中国“惊鹰”们何时才能正视缺陷;不逃避使命…
    面对国际诺贝尔奖的“空白”,在担当责任中,听奶娘--党的话,天天开始新的长征…天天呼唤高标口号,能实现“零的突破”?
    也许,诺贝尔.崔琦故事,能给中国大陆的“惊鹰”们,带来一些启悟……
    
    
    ----亚笛多星
    
    敬请指正并请连读:下篇续文《星火炉边谈国事》:同为黄种人;贵贱二重天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星火炉边谈国事》:制度即命运 “ 精英”变“惊鹰”/亚笛多星
  • 元首的诚信是国家政治晴雨表/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威权消失民主空白乃天下大乱之源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 谁与大历史绝缘?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1)晨窗下…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2)官窑民窑.充饥的饼在电视上
  • 致美国的一份鸿书/亚笛多星
  • 解读中共金融秘幕/亚笛多星
  • 钱从哪里来?抽血机!/亚笛多星
  • 被人遗忘的1983年大屠杀是1989年大屠杀的预演/亚笛多星
  • 北京1111事件:民主与狗主分裂/亚笛多星
  • 文革病毒又袭儿科民主---为余郭之争说二句!/亚笛多星
  • 深圳浮雕-----为纪念六四17周年!回忆当年深圳见闻/亚笛多星
  • 北京的金山上?---专制导致黑金滚滚流向北京/亚笛多星
  • 温家宝不是宝葫芦-----评邹涛先生的拒买房行动/亚笛多星
  • 民族英雄林则徐与世纪毒枭毛泽东/亚笛多星
  • 宽恕是基督的心怀-----写于文革爆发四十周年的日子/亚笛多星
  • 由古罗马建筑看中国形象工程/亚笛多星
  • 万岁 自由空中的天使!/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