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正德:從溫總理二次談話說起
(博讯2006年12月24日)
    林正德(福州 著名作家、評論家、國際名醫、世衛專家 歐洲導報社供原創來稿首發)
    
     我很喜歡聽溫家寶總理的講話,2006年8月6日,溫家寶總理到解放軍總醫院病房探望季羨林先生,並向他老人家祝壽。在談話中,溫總理說:“中國要受到世界的尊重,第一要靠經濟發展,老百姓生活幸福;第二要靠國民素質、民主與法制、精神文明、道德力量。科學、文化、藝術的發展,最重要的是要貫徹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提倡學術民主。” (博讯 boxun.com)

    
    那次談話,溫總理對於文學藝術的發展問題只是片言隻語,畢竟是探望病人,而這次則不同,2006年11月13日,溫家寶總理在中國文聯中國作協全國代表大會上作了一場經濟形勢報告,新華社次日即以《同文學藝術家談心》為題、作者溫家寶的署名文章形式,發表了其中關於文學藝術工作的部分講話,這是一篇長篇的又充滿親情的談話。總理首先談自己同一些老一輩文學藝術家交往的往事,然後說,“第一,文學藝術要追求和弘揚真善美。”“在文藝界要提倡講真話,反映真實的社會情況,鼓勵人們去追求真理。”“第二,繁榮文學藝術要解放思想,貫徹‘雙百’方針。”他一口氣連續說了五個關於實行“雙百”方針的問題,“就是要在憲法規定的範圍內,保障學術自由和創作自由,鼓勵解放思想,提倡兼收並蓄,尊重客觀規律,為文學藝術家探索真理、勇於創新,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和學術土壤。”“第三,文學藝術家要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他強調,“作為一個人民的文學藝術家,要關心人民疾苦,反映人民生活,並為社會公平正義而奔走呼號。”“第四,希望我們的文學藝術界多出精品、多出人才。”他特別談到了歐洲的文藝復興,高度評價“文藝復興時代是一個百花競放、碩果累累、群星燦爛、人才輩出的光輝時代。”他最後說,“我們已經具備了繁榮社會主義文藝的良好基礎。廣大文學藝術工作者要珍惜這樣的好時代,理解這樣的好時代,充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創造無愧於時代、無愧於人民的優秀作品。只要我們始終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加強先進文化建設,努力為繁榮創作提供良好的條件,一個繁榮昌盛、欣欣向榮的文化藝術局面就一定會出現。”
    
     很久沒聽到這些令人歡欣鼓舞的話了,根據溫總理的這次講話,2006年12月7日《南方週末》特刊發文化部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文化研究所劉軍寧的特稿《中國,你需要一場文藝復興!——寫在即將到來的新人文運動前夜》,此稿斷言中國需要文藝復興,現在正處於新人文運動到來的前夜,我也基本贊同劉先生此文的觀點,從溫總理的講話中,我仿佛聽到了中國文藝復興運動春天的腳步聲正輕輕地走來,現在的確是處於新人文運動即將到來的前夜。
    
    我不油然地想起了蘇軾《惠崇春江晚景》一詩:“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我想蘇軾詩中所描繪的情景,不正是當前中國所處的情景嗎?在《南方週末》1192期頭版置頂是一組人物頭像,標題是:《2007年新年特刊邀請您共同記錄與創造•南方週末年度人物評選標準:推動中國進步及對我們生活產生重大影響的人》,在十二幀人物頭像的最後二幀是胡戈和韓寒。胡戈何許人也,就是把當今影壇最紅的也不知是不是代表先進文化的玄幻大片《無極》惡搞一番的小人物,而韓寒則是前一陣子韓白大戰的一方,他用異常激烈甚至不太文明的用詞猛烈抨擊當今文壇,這些新生代異類人物若按過去會列入候選人嗎?恐怕不會吧。想當年那幾個美女作家以及木子美等人不也是名噪一時麼?可她們就沒有胡寒幸運了,只有挨駡的份,這是時代的進步和寬容,畢竟現在是多元的時代,一個和諧社會應該是和而不同,一部交響樂要有不同聲部,才能奏出雄壯而和諧的音樂。
    
     然而,現在又是春寒料峭,還有許多不盡如人意的事情時常發生,如被雪藏5年的大型歷史劇《秦始皇》原本從2006年起被安排在央視八套播出,可是還沒播幾天就又停播了,須知,這還是央視自己投資的親生兒竟如此命運多舛,原因可能是外界質疑《秦始皇》情愛戲太多,夠不上“歷史正劇”的標準,這使我不油然地想起了前幾年央視曾熱播的電視劇《走向共和》,就是因為外界有人質疑而匆匆停播了,其實,這又何必呢,這是多元的社會,我們可以允許張藝謀版的影片《英雄》播出,也可以允許譚盾、張藝謀版的歌劇《秦始皇》演出,也應該允許閻建剛版的電視劇《秦始皇》播出。現在,根本不可能要求輿論一律,究竟秦始皇是不是呂不韋的私生兒,對秦始皇“焚書坑儒”、修長城的評價問題,究竟秦始皇是英雄還是暴君,等等,這些問題還會一直爭論下去,怎麼可能會輿論一律呢?如果實在怕,也可以像央視最近播出大型紀錄片《大國崛起》一樣貼上“沒有任何特殊政治背景”的標籤得了,可以文責自負,用不著什麼機構負責。
    
    中國的歷史是複雜的,從古代史到近代史,再到現代史,許多事情根本就沒有定論,而且,還存在著嚴重的分歧和激烈的爭論,如,對中國封建社會的劃分至少就有四家不同的說法:1.西周封建說∶主張此說的主要有範文瀾、呂振羽、翦伯贊、楊向奎、徐中舒、王玉哲、王亞南、趙光賢、李埏等。2.戰國封建說:主張此說的主要有郭沫若、白壽彝、吳大琨、楊寬、田昌五等。
    
    3.兩漢封建說:主張此說的在五十年代有侯外廬,近年有趙錫元。4.魏晉封建說:主張此說的主要有何茲全、王仲犖、王思治、 日知、趙儷生等。其中以範文瀾與郭沫若之間的爭論最為激烈,簡直就是你死我活之爭。對於近代史的各種爭論也很多,如庚子年間,慈禧發佈“宣戰詔書”,對十一國開戰,她為什麼敢這樣做,至少有三種不同的解釋:第一種解釋是:慈禧收到一份“假照會”,其中一條內容是勒令她“歸政”,慈禧一怒之下決定對外宣戰,此說以範文瀾為代表。第二種解釋是:清政府受到義和團強大壓力,被迫對外宣戰,此說以胡繩為代表。第三種解釋是:慈禧聽信了裕祿關於天津大沽口戰鬥的假捷報而受到鼓舞,因而宣戰,此說以孔祥吉(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研究員)為代表。此外,民間有根據野史認為慈禧是相信了義和團刀槍不入的神話,故而宣戰的說法,包括孔祥吉教授也有這種看法。對於近代史的諸多人物如李鴻章、袁世凱、康有為等,甚至包括孫中山在內,史學界都存在不同的爭論。至於現代史,分歧與爭論就更多了,對於文革史的研究,在中國基本上還是盲區,有人說文革發生在中國,文革學則在國外,不過,如果國內沒有文革學,這個文革學還算是完整的文革學嗎?
    
    綜上所述,無論文學、戲劇、影視怎麼寫、怎麼演,都只是一家之說,不可能輿論一律,為什麼非要輿論一律不可呢?世界上本來就不是只有一個聲音,所以,中國的文藝復興運動要到來,就必須切實地實行“雙百”方針,而解禁是必不可少的條件。閻建剛版的電視劇《秦始皇》要解禁,《走向共和》要解禁,所有沒有違憲的被禁文藝作品、影視劇都應該解禁,如那十幾部禁播電影《十七歲的單車》、《鬼子來了》、《蘇州河》、《趙先生》、《小武》、《東宮、西宮》、《郵差》、《活著》、《藍風箏》、《過年回家》、《天浴》、《盲井》、《陽光燦爛的日子》等都應該解禁,由此追溯而上,建國以來的所有沒有違憲被禁文藝作品、影視劇都應該解禁,如《楓》、《女賊》等影片。誠然,這些作品的觀點也許不一定正確,解禁後人們可以對它們展開評論,甚至尖銳的批評,畢竟都是一家之說,不要強求一律。此外,包括文革題材在內的八大題材必須報批中央的規定也應該要取消。前蘇聯史達林時代若沒有解凍,何來解凍文學?同樣的,我們若也沒有解放思想文學,何來中國的文藝復興運動?這幾期《南方週末》刊登了幾篇關於中國的文藝復興運動問題的討論文章,我看了十分費勁,總覺得這幾篇文章是在咬文嚼字,總纏在枝節問題上爭來爭去,照我理解所謂中國的文藝復興運動或者稱之謂新人文運動,就是出現一種真正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藝空前繁榮的大好局面,沒有中國的文藝復興運動的預演,就難以實現真正的和諧社會的偉大構想和宏圖,中國兩岸的統一也有待於和諧社會實現的一天。
    
    最後,還是引用溫總理的幾段話:“文藝復興時代是一個百花競放、碩果累累、群星燦爛、人才輩出的光輝時代。文學藝術的成就是文藝復興最重要的內容。”“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一書中高度評價文藝復興所說:‘這是一次人類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最偉大的、進步的變革,是一個需要巨人而且產生了巨人的時代。’”誠然,今天的中國在呼喚著文學大師、科學大師、思想大師的產生,中國需要一場文藝復興運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正德:為何要“宣導遠離電腦”?
  • 林正德:非常十年(新寫實小說三部曲連載之三)
  • 林正德:拆字說“和諧”
  • 林正德:將肩挑日月,天地等塵埃
  • 林正德:六十年後的懺悔——讀君特•格拉斯《剝洋蔥》片斷後感
  • 林正德:教授就沒有硬傷嗎?
  • 林正德:何人懺悔——《我的人生感悟》讀後感(一)
  • 林正德:怨怨相報何時了——讀《蔣家門外的孩子》有感
  • 林正德:從京劇伶人楊寶忠被凍餓死說起
  • 林正德:“陶蕭之爭”是“白韓之爭”的繼續
  • 張英:林正德《再論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 張英:林正德《未來寄託於Y一代》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等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與《代析》等四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