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高智晟认罪不等于服法/綦彦臣
(博讯2006年12月22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綦彦臣
     北京法院秘密审判高智晟引起了国际国内的强烈反响,但是几乎无一例外地是:没有哪一个抗议方清楚,在中国政治案件的博弈中有“认罪不等于服法”的特质。 (博讯 boxun.com)

    何以言之,概由以下原因使之然:
    其一,如“煽动国家政权罪”(刑法105条第2款)这样的罪名,本身就是“象征性惩罚”,意在迫使被控人“闭口”。在被控人的言说量到达到一定程度且产生了广泛影响之后,“再说”与“不说”没本质性差别。甚至说,“不说”更容易产生深远的讨论乃至争议效果。
    从这一点上讲,即便对高智晟有些微词的异议人士也没人否定“高智晟已经改变了中国”这一事实。
    其二,几乎绝大多数被控人都认为刑法105条第2款是个“笑话法条”,弹性大且要件不清。曾有体制内外著名学者百余人一同联名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对该法条释法,结果未得回应。
    若按公民个人可提案的法治新思维来论,全国人大理应对此呼吁做出回应。不回应,足见对方理短。
    其三,对这样一个“笑话法条”认罪,并不影响被控人的人格,相反正突显了控人的政治智慧。更进一步地说,若对此法条下的判决上诉,反而有损于被控人的形象。没有哪一位聪明的重量级政治人物会在此法条上再与控方“纠缠”,对此默然处之,更能积足本身的政治资本。
    简单地打个比方说:刑法105条第2款就相当于幼儿园不允许小孩从家里带糖果的规定(多为校方小店销售之故),一个聪明的孩子带了也吃了;老师训斥他,他会承认违背了校方规定,但糖果已从口中到腹中,何必再计较“规定”合理与否,先“甜了”再说吗!
    不惟认罪不是个不可理喻的事情,就连上诉也成了浪费时间的事情。高律师身为法律中人对此当然有深刻了解,因为此前还没哪一个政治案子能诉到无罪或减低刑罚的程度,大不了是上诉人多在看守所羁押一段时间而相应地晚往监狱里送一段时间。在此考虑下,高律师拒绝家人为其请的律师出庭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案件越是有迅速的判决结果越对他有利,至于有无辩护律师出庭或者是官方指定乃至于自辩都不重要了。再简单一点地说:在不接受家人代请的律师之后他完全可以自辩,至于认可审判一方代请律师无非是让对方出丑而已。
    也可以相信:高智晟案件已经成了中美关系的一张牌,中国何时打出去,尚未明确时间。但可以肯定地说,2008年奥运会以前,北京高层肯定会让高智晟登上去美国的飞机。届时,最有戏剧性的细节可能是:高拒不接受流亡条件,反而坚持服完刑期。那时,高智晟案才有了最大的“看点”!当然,通过高智晟案的日后软处理,中共高层或可会软化对法轮功的态度,毕竟十六届六中全会公报对法轮功只字未提。这以为着高调批判的时代已经悄然结束。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再论国家风险监测:从宗教压抑到环境污染
  • 《自由圣火》品位在提高/綦彦臣
  • “请勿卖谝”论--敬复东海一枭诗作/綦彦臣
  • “爆破作文案”的局外审视/綦彦臣
  • 中国民间宗教进入战国时代/綦彦臣
  • 我没“暗骂”老枭/綦彦臣
  • 綦彦臣先生的胸怀可否宽厚一点?/野火
  • 我为什么不再参加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綦彦臣
  • 郭起真带腿伤羁押 急需各方关注/綦彦臣
  • 我要首先拒绝您这样的“文化暴君”!--回复魏厚仁先生批驳“控诉与诋诬”一文/綦彦臣
  • 10月17日宣判纪事:郭起真,21世纪的“小麦”/綦彦臣
  • 不够经典的孤岛--电影《荒岛惊魂》评论/綦彦臣
  • 对阿拉贝尔的借题发挥/綦彦臣
  • 沪上风云,缘于对金融危机的担心/綦彦臣
  • 歪解、厚诬还是轻信?--关于孔丘杀少卯问题致老枭/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野火先生与我商榷文的附件问题指正
  • 中国监狱:用犯罪改造罪犯/綦彦臣
  • 江泽民与“清官祠事件”/綦彦臣
  • 闲话五代十国(四)/綦彦臣
  • 山东寿光警方搜查一家庭教会/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