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星火炉边谈国事》:制度即命运 “ 精英”变“惊鹰”/亚笛多星
(博讯2006年12月22日)
    一念之差
    
     1948年春.在国共二方中间左右逢源的美英已骑上了观战的墙头。战后的民主西方美国对自由民国的支持远远逊于苏联对中共的援助。 (博讯 boxun.com)

    入冬.约二百万名曾在八年抗战中与相当现代化;且相当凶残野蛮日本军血拼的中国国民革命军。终于在有苏联老板全面支持及人数、人心、人力、后勤、弹药占绝对优势的共军围攻下,全盘输掉了决乎中国命运的徐埠会战
    战火未到的上海出现剧烈的震荡。
    另一场看不见硝烟弹片的内战,在江南的国统区激烈进行着…
    连接北中国交通:公路、铁道、漕运已由共产党势力控制。民国最重要的经济引擎---东部中国大城市南京、、无锡、苏州、上海、杭州、宁波工商业陷入瘫痪。
    过去一直依赖于北方…从陆基运往东南的工业与民生物质如:煤、油料、各工业原料、粮油供给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战时物质短缺、金融崩溃、奸商乘乱屯积…国统区物价一路飞涨。
    在国统区阴暗角落里,那些无所不在;高效营运的共产党地下势力第一战术就是:乘机煽惑;制造混乱:
    人民依据《中华民国宪法》赋予的责任与公民权利,行使各项基本人权。各界群众上街、学生教师游行、东西方记者前呼后拥、各大报纸呼风唤雨…
    社会危机与苦难均指向当家人,当时的国家政权。
    那些无所不在;高效营运的共产党地下势力第二战术就是:与国殇前夕拟备撤台的民国中央政府,激烈争夺国统区重要人才。
    二方使尽了招数“抢救国家最重要的精英”暨:名校校长、著名的教授、科学家、航空、航海、机械工程师…。
    民国中央的抢救教育精英代表是张道藩先生。他只能以合法正统和蔼的方式:对一个又一个举旗不定的“惊鹰”说。
    “走吧!先生!不一定要为国民党…一定得为自由…为教育…为您为您的家眷,不至于沦陷在斯大林苏维埃另一个红色加盟国…为民国的再起…这也是总统请求!…”
    与民国中央“大施救”行动柔性方法,完全不一样的是中共的贝利亚:周恩来、李克农、潘汉年的恐怖杰作。
    黑社会式的地下党名为“抢救”,实质是真正的“撕票”和“绑架”。
    邪恶的中共深谙:中国名人、文人、精英太眷恋家庭的弱点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太器重士的忠、信、礼、义气节。
    这些“惊鹰”也是革命的猎物。用拿破仑临终前给他儿子的遗言所云:“一个神父后面有万千的教民;一个乡绅代表一个群体”
    一个“惊鹰”如逃去台湾,其今后对共产主义阵营破坏力,比国军一个野战团还厉害。一千个“惊鹰”投敌,胜过百万士兵。
    所以西柏坡大本营早已下令:对民国甲级“惊鹰”,上海的地下别动队要提前撒网。
    
    他们采用了一种行之有效,相当龌龊相当奏效的方式:
    即一哄:“上海就有我们的人马。为自由民主的新中国…您和(加重加长语气)“尤其是您的父母、夫人、孩子们”一定得留下来。”
    二骗:“新中国成立后,新政府保证你们拥有比民国还要多的公民权利包括赴港、出国。”“所以,你们不能跟国民党去台湾。”
    三吓:“看,沈阳、长春、北平、天津有许多名人都被我们留住。你们是知道的。这是光明与黑暗;祸与福;生与死的选择!”
    四控:轻则:用中共的地下行动员直接把名人的眷属监控起来。重则:把反抗对象的眷属们一起运到另一度空间。
    太有名人物的如:胡适这类的大师,被宪兵保护。
    
    一念之差定乾坤。
    沦陷前,民国相当多的甲级教育家、科学家、艺术家名人、非政府功勋人物拿着总统下令填发的通行证与机票与他们的眷属,一起抵步台湾。仍在透气的人间,仍是民国的骄子。
    
    去留贵贱双重天
    相当一部份甲级、乙级教育家、科学家、艺术家名人、非政府功勋人物被滞留大陆。
    
    没过二年,投共与被迫滞留的“惊鹰”们终于顿醒:天堂与地狱只有一线之差。留与去的命运赌博;那一念之差的抉择错误不仅害已;也害了几十个直系亲属…逐抱以终生后恨与后悔…
    因为他们所看到恐怖事实,完全印证了民国抢救大员的当初“忠告”。
    沦陷后,留在红线里的“惊鹰”失去了自由思想、自由遨翔的政治与学术天空。
    从他们精神人格而言,更象京郊动物园内鸟类园区里的老鹰一样。
    由铁笼囚着;由铁链栓着;由党代表与文盲的泥腿子监管着…
    由仇视文化的工、农、兵大众们免费参观着…这算不上太大的不幸。
    也有许多受伤、受骗、受整肃的“惊鹰”们要找回鹰的本性…要对他曾属于他的蓝空大叫…向专制说不…这类田横式的“惊鹰”轻则会被牢役磨难,重则会被窒息而死。成为中共罪恶历史博物馆里的《政治标本》。
    每一个“惊鹰”及每一“惊鹰”家庭的故事,都可以写出一部比《齐瓦格医生》还要悲壮;情节篇幅还要起伏的长小说。
    当今中国作家、记者、科学家、航天、航海、航空、电子、生化、核子…红轮号“精英”已达到250万人。
    比49年国共双方激烈争抢的一万多“惊鹰”增加了250倍。
    今天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已不必如49年那样再与中共争抢在中国大陆的几百万红色“精英”。
    因为:按精英与平民人口比例,中国与欧、美、日相比,寥若晨星的真正“精英之鹰”要么在牢里呆着;要么如唐吉诃德式在线上的电子天空里孤军奋战,袭击最后挣扎中的红魔。要么象石狮般沉默着…
    而本应率领十三亿普通大众走向真正共和;改变一党赖政的几百万正牌“精英群”与八千万受过高等教育的“准精英群”早已被中共收编。
    并改编为不穿军装不持枪的《攻心军》《宣传兵种》。
    他们的阵地与作战部集中在:互联网、资讯领域、宗教界、科学界、教育界、文艺文化界、各媒体。
    在有奶是娘;有钱是爹、有酒是朋友的中国,许多“惊鹰”是一个“活引擎”。只要注满油,打上火他就会哒哒动起来。
    “惊鹰”们是屈原、陶渊明吗?屁…!
    他们比布衣百姓更钟情(犹大),只要加上中共的红油,一样哒…哒.哒…。中共一揽子干部职称、等级、盒饭、一袋钱“赎买”与无数伤筋断骨的“政治样版”恐吓下,所谓的“精英”们,在邓小平时代,就己群体异变成另一类型奴才加犬式的“惊鹰”。
    古今中外,男女尤其是男人就是:说话且是说真话政治动物。
    失去这个标签,即便是拥有再多的官阶、香车、洋楼、美女、金子…他充其量只能一个:会讲话的;政治社会里的“残疾动物”。
    中国这类自以为是人上人,且自诩担当国家历史重担的“惊鹰”。如不更新政治CPU的话。其实在台湾、日本、欧洲民主社会不过就是:一堆及有人格灵魂的政治废品。前苏联崩溃后事实已证明此论。
    难道不是吗?早在十年前中国的大陆物质、物化、硬件已在巨大的空间环境负代价下“突飞猛进”。
    但与国际标准化政制相比中国政治软件上,依旧停留在封建帝制年代。由史料记载与中共拍摄的《康熙大帝》.《天下粮仓》.《红岩》.《走向共和》电影看:资讯普及的中国其社会政治自由软件环境,远不如:互联网电子资讯完全空白的民国、帝国时期。。
    与欧洲、日本比起码相差八十年以上;与今日台湾比相距在三十年。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七年历史,不仅是一部祸国殃民的血泪史也是;一部由千百万“精英”为主配角,先由被迫顺从邪恶;直至坠落到向中共出卖…、下跪…、巴结…、献计…、靠拢…、钻营…、求爱…后全面转变成制度主力帮凶的“惊鹰”的世界纪录大片。
    
    ---亚笛多星
    
    请阅《星火炉边谈国事》续文:
    《有一面照妖镜叫:诺贝尔奖》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元首的诚信是国家政治晴雨表/亚笛多星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威权消失民主空白乃天下大乱之源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 谁与大历史绝缘?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1)晨窗下…
  • 亚笛多星:《星火炉边谈国事》.(2)官窑民窑.充饥的饼在电视上
  • 致美国的一份鸿书/亚笛多星
  • 解读中共金融秘幕/亚笛多星
  • 钱从哪里来?抽血机!/亚笛多星
  • 被人遗忘的1983年大屠杀是1989年大屠杀的预演/亚笛多星
  • 北京1111事件:民主与狗主分裂/亚笛多星
  • 文革病毒又袭儿科民主---为余郭之争说二句!/亚笛多星
  • 深圳浮雕-----为纪念六四17周年!回忆当年深圳见闻/亚笛多星
  • 北京的金山上?---专制导致黑金滚滚流向北京/亚笛多星
  • 温家宝不是宝葫芦-----评邹涛先生的拒买房行动/亚笛多星
  • 民族英雄林则徐与世纪毒枭毛泽东/亚笛多星
  • 宽恕是基督的心怀-----写于文革爆发四十周年的日子/亚笛多星
  • 由古罗马建筑看中国形象工程/亚笛多星
  • 万岁 自由空中的天使!/亚笛多星
  • 怀念被处决的校长-----刘步繁/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