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金芳 :寬容不是民企“不贖罪”的理由
(博讯2006年12月19日)
     林金芳(南昌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原創稿首發)
    
     目前國內民營企業的不規範被外界視作民企的“原罪”,一些內地富豪被指多年前有不法操作而被監管及司法機構關注。對此,近日,重慶市委書記汪洋在“第六屆重慶民營企業家年會”上表示,民營企業創業初期的“不規範”既是與生俱來的“胎記”,也是其生機勃勃的活力所在,各級黨委、政府要給予寬容。(《第一財經日報》12月19日) (博讯 boxun.com)

    
    不久前,長城戰略研究所所長王德祿曾撰文指出,認為民企“原罪”說是一些理論家不負責任、輕率地扣給民營企業(家)的一頂大帽子。王德祿還舉了希望集團劉永好、聯想集團柳傳志的例子,認為絕大部分民營企業是靠企業家的辛苦勞動和聰明才智,靠中國市場的成長帶動發展壯大起來的。事實上,在第一波關於民企原罪討論中,劉永好就曾承認賺過昧心錢,而柳傳志也自曝賴過賬、走過私,重慶力帆集團的董事長尹明善更是坦言,自己對普通工作抱有深深的負罪感,整日如芒刺在背。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早就有過這樣的論述,原始積累在政治經濟學中所起的作用,同原罪在神學中所起的作用幾乎是一樣的。民企原始積累過程中的“原罪”,絕不是人們主觀臆想出來的“假命題”,正如吉林大學教授潘石所言,回避和否認原罪的存在,只會加劇社會分裂和民眾的仇富心理,絲毫不利於私營經濟健康發展。
    
    除了“否認原罪說”,目前在理論界,還存在諸如特赦說、淡化折衷說、清算說等觀點。很顯然,對民企的原罪實施“特赦”沒有法理依據,“淡化折衷”則諱疾忌醫,而“清算”之舉更是民企無法承受之重。就像胡德平所說,“清算”是在否定改革的巨大成績,“我們還要反躬自問的是,就像孩子一樣,我們給予民營企業早期的奶水夠不夠?”確實,對於民企,我們要拿出最大的寬容。劉少奇同志在建國初期,為了安排就業,發展經濟,就曾主張“剝削有理,剝削有功”。很不幸的是,這後來成了蓋在他頭上的一頂大帽子,直到現在,仍有不少“保守主義者”脫離時代背景、不懷好意地曲解、支解劉少奇的原意。
    
    我們主張不再糾纏“歷史舊賬”,但是,這種寬容不是民企“不贖罪”的理由。對於民企的原罪,是應該要尋求一種明智的妥協,可這種妥協不是“不追訴”,否則,民企原罪未除,新罪恐怕又在醞釀之中。對於已過訴訟時效的民企原罪,法律自然沒有可追訴的依據,可之於未過訴訟時效之原罪,政府切不可輕易出臺豁免政策,毫無原則的“寬容”和“既往不咎”,是對社會公平正義的踐踏,也是一種法律權威的淪喪。事實上,對於已過訴訟時效的民企原罪,道義上的贖罪也不該被遺忘和輕易地豁免。
    
    劉永好、柳傳志、尹明善之所以沒有因為早年的原罪而受損,除了法律上已過訴訟時效以外,更在於他們在以實際行動贖罪。對於民企的“贖罪之道”,我很贊成《商務週刊》主編高昱的觀點,他說,民營經濟領軍的“二次工業化”,就在於它不僅具有產業經濟上的作用,更在於它為社會各階層實現和諧和涼解提供了很好的途徑:民營企業家將累積的財富轉化為實業投資,像他們幾百年前的歐洲同行那樣,為洗清原罪,一方面厲行節儉,投身於生產,另一方面可以通過認購“贖罪券”方式,進行各種救濟窮人的籌款。□
    
    (新聞鏈結:http://news.sohu.com/20061219/n247121098.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