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12月19日)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博讯 boxun.com)

    上海著名剧作家沙叶新先生在介绍《永不服罪》的徐洪慈敢于对中共说不的精神气质时写道:“全无自由的社会,监狱内外几无区别,只是一为有形之监,一为无形之狱;控制的程度有些微之别,但监狱的性质无实质之异。很多跨出监狱大门的人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自由了!很多偷渡到异邦的人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我自由了!可见他们都曾没有自由,都曾生活在有形和无形的监狱中;即便不在铁窗之内,他们也是狱外之囚。”沙先生的话只是针对处在专制统治下的普通中国人而言,如果你是一位大胆敢言的异议人士或者是曾经参加过“六四”运动的民主人士,即使有幸生活在相对自由的中国社会,也大有置身监狱之感。
    
    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迪报道,著名民主人士和人权活动家任畹町先生自今年8月17日开始,就遭到北京当局的软禁,至今未能解除。任先生在几天前曾准备外出,不料,却遭到警察的谩骂和跟踪。任先生1944年出生于江苏一个经济学者家庭,自幼性格坚毅、特立独行,而且具有中国知识分子少有的正义感和勇气。任先生曾积极参加当年的学生民主运动,并因此而获罪,先后两度入狱。任先生在中国的民运圈子里被人尊称为“民运老人”,曾获罗伯特。甘迺迪人权奖,可谓德高望重。虽然屡遭挫折,任先生依然不改追求民主与自由的初衷,因为过度劳累,他患上了严重的骨结核病,生活起居都十分艰难。
    
    很多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任先生的名字,但和他真正接触还不到一个月时间。任先生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和蔼可亲,虽然他的资历、学问和年龄远在我之上,但从他的言语中却感觉不到一丝傲慢和不屑,与其说他是民运阵营中的同道,倒不如说他是一个慈祥的老师或者父亲。正因为有了任先生这样的民运前辈的关怀和鼓励,作为晚辈的我们才更加坚定了以温和的方式争取言论自由和实现中国民主的信心。任先生早在“六四”之前的西单墙民主运动中就已成为著名的人权活动人士,而且他还是最早重申“人权”概念的倡言者之一。凭借任先生渊博的学识和高山仰止的人格,如果他不走上寻求民主的道路,他完全不会遭受长达十几年之久的刑期,更不可能患上严重的身体疾病。他为中国的民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虽然他一直都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促进社会的民主化进程,但在中共当局的眼中,他早就被贴上了“反党”的标签。此次任先生在身体状况稍有好转的情况下,只是想出去看一看美术展,顺便探亲访友,但却遭到北京警察的粗暴对待,北京警察的执法犯法和我行我素由此可见一斑。
    
    从参加民主运动开始,任先生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虽然在“六四”后被判重刑,但他却始终没有为自己当初的行为而后悔,面对不计其数的“六四”冤魂,他觉得自己的使命更重,需要做的事情更多。在国内媒体拒绝发表任先生作品的情况下,他只得突破网络封锁,将自己的作品发到海外媒体,让海外人士感受他的理念,让国内民众接受他的启蒙。中共当局对当年参加过“六四”运动的人一般都监控得比较严,对于任先生这样的资深民主人士更是毫不放松。如果任先生不是身患重症,对他的软禁也许早就开始了,之所以今年才对他进行这种非法的限制,是因为北京警方知道他现在勉强可以走出户外活动。
    
    任先生能够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走得如此坚决,和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夫人张凤颖女士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只要看一看师涛在入狱后妻子和他离婚的悲惨事实,看一看郭国汀被逼出国后他妻子对他的态度,我们不难看出张凤颖女士对任先生伟大的爱和高度的理解,这种支持也许是任先生不屈不挠地抗争的另一种精神支柱。中国要走向民主,必须有人付出代价,同样,也必须有家庭要付出代价,任先生自己以及他的家庭堪称民运阵营中的楷模。
    
    高智晟律师的被捕是中共当局向维权群体释放出的一个明显信号,继高律师入狱之后,锒铛入狱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便接二连三,中国的维权运动因此遭遇空前危机,一些原本活跃于网络世界的异议作家纷纷三缄其口。高智晟在维权人士中的巨大影响力使得北京警方时刻担心会有人发动新的运动向中共当局施压,任畹町先生的崇高威望自然会引起中共当局的注意,为了防止任先生发动或者参与营救高律师的活动,他们无视国家法律法规,毫无顾忌地将任先生软禁在家,不让他自由活动,连不带政治色彩的走亲访友都不允许,北京警方的这种非法行为理当受到舆论的强烈谴责。
    
    在中国国内的民主人士当中,有三位年纪较大的民主人士最令人敬佩,分别是鲍彤、林牧、任畹町。鲍彤先生虽然在“六四”前贵为中共的高层智囊,但人格的力量促使他和学生们站在了同一立场,他因此而失去自由。虽然他的行动也受到有关部门的密切监视,但他仍然抓住一切机会发出自己肺腑的声音,包括对如今的当权者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批判。林牧先生曾被誉为“民运老将”,他也曾有过在中共官场的辉煌历史,但正义感终究会将他由体制内推向体制外,他将民主活动进行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虽然无法看到中国实现民主的那一天,但他的精神却如同不灭的火炬,照耀着后来者前行。任畹町先生在出狱之后依然需要忍受着中共当局对他的骚扰,忍受着没有铁网高墙环绕的另类牢笼,这是中国社会所独有的风景,也是中华民族的莫大悲哀。北京的人权展刚刚落幕不久,据参官过展览的人透露,那里的展出内容几乎全都是为中共当局涂脂抹粉的。任先生在遭遇北京警察的谩骂之后,愤然向海外媒体表达了他的抗议,他的遭遇也许是对中国人权状况和“和谐社会”的最好诠释。遭遇软禁的民主人士应该还有很多,他们虽然无法走出专制社会的大监狱,却可以像任先生这样让精神走向自由。
    
    2006年12月16日
    
    --------------------------
    原载《议报》第28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和学:读“任畹町就余杰王怡……声明书”有感
  • 任畹町:台湾政治力量逐鹿中原必将多方共赢
  • 民主元老任畹町/老戚
  • 任畹町:解放军263医院和秘密机关对我的误诊暗害
  • 何山:民运“老人”任畹町
  • 赵昕:关于朋友为任畹町捐助八万元救命钱的紧急说明
  • 杨天水:帮助任畹町 关注邓永亮
  • 任畹町:民运没有“正统”“非正统”之别 谈清明“四五”
  • 晨海:论任畹町和方觉之争
  • 方觉:回应(任畹町)诽谤
  • 张林和任畹町关于联名信的误会
  • 徐水良: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 周育田:与任畹町交心的话----容大舍小与罪名!
  • 任畹町:回《博讯》编辑的忠告
  • 任畹町:贺“黑手”陈子明光复研究所
  • 北京民运人士疾呼救助任畹町先生(图)
  • 任畹町病情恶化亟待救助
  • 张林不知道任畹町的[张林和任畹町关于联名信的误会]
  • 杨天水直接否认参与任畹町攻击中国人权的联名信,以及否认撰写关于王炳章的文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