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祖貴:美國在伊拉克去留兩難
(博讯2006年12月12日)
    高祖貴(歐洲導報社轉自瞭望新聞週刊來稿首發)
    
     (博讯 boxun.com)

     近來伊拉克問題急劇升溫,美國的伊拉克政策走向備受高度關注。
    
     這是因為,一是共和黨輸掉了中期選舉,表明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政策“公決”失敗。拉姆斯菲爾德和博爾頓兩個“鷹派”頭面人物隨後被解職,代表兩党的“伊拉克研究小組”12月6日提交政策建議報告,布什表示“將認真對待每條建議並及時採取行動”,多種跡象暗示美國伊拉克政策很可能出現調整。二是伊拉克局勢在美國犧牲了2900名士兵和花費4000億美元之後,仍然持續惡化,教派衝突不斷加劇,以至於聯合國調研報告和秘書長安南認定伊拉克已陷入內戰,安全形勢嚴峻。同時,伊拉克政府的一系列外交動作也引人側目,從一定角度印證著國際社會有關美國政策調整方向的猜測。
    
     首先需要厘清的是,儘管布什在公開講話中表示美國可能調整在伊拉克的“戰略”,但他將進行的調整仍將主要局限於策略而非戰略方面。或者說美國在伊拉克的政策目標並未改變,仍是要把伊重建成為一個“能夠自我管理、自我延續、自我保衛的國家”,所要調整的只是實現這個目標的手段。
    
     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略是其“911”後全球反恐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更是其“民主改造大中東”戰略的核心部分。調整對伊戰略意味著動搖其更大也更為根本的地區乃至整個國家安全戰略。從戰略層面調整對伊政策的時機尚未成熟,即使要調整,也不是現在,而更可能是贏得2008年大選的新政府上臺之後。
    
     美國對伊拉克政策可能出現的調整焦點是美軍是否撤出。美軍終將撤出伊拉克,但美國不會迅速撤軍。布什本人從伊拉克戰後重建一開始就反復表示,美軍只有等到使命完成之後才撤出伊拉克;美國內最主張儘快從伊撤軍的民主黨人在中期選舉落幕之後,也降低了調門;美國內外非常關注的貝克和漢密爾頓領導的“伊拉克小組”也不主張迅速撤軍,認為迅速撤軍會導致局勢嚴重惡化;伊拉克國民在9月進行的民調中,91%的遜尼派穆斯林和74%的什葉派穆斯林希望美軍撤離,但也不是越快越好,而是在1年之內。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有關各方都明白,美軍盡速撤離將留下巨大的安全真空,各種力量尤其是極端主義勢力將迅速壯大填補,伊拉克乃至整個地區在相當長的時期內將陷入深度混亂,美國的“大中東”戰略和全球反恐戰略將很快坍塌。
    
     最新出爐的“伊拉克研究小組”報告同樣認為美國不應該無限承諾在伊拉克保有大規模軍隊,不主張駐伊美軍超過10萬人,建議在2008年第一季度前全部結束包括培訓伊軍在內的所有軍事使命。與此同時,駐伊美軍司令部已經宣佈將在2007年7月前後大幅削減美軍,而聯合國通過的決議也授權國際部隊可以在伊拉克駐留到2007年12月31日。也就是說,美軍分階段逐步撤出伊拉克是包括伊拉克馬利基政府在內的各方的共識。但伊拉克方面無法確定這樣的時間表,因為馬利基政府不能預見伊安全局勢的發展;在伊安全力量具備保衛安全的能力之前,馬利基政府仍需要美軍留駐。美國方面不願意制定這樣的時間表,因為時間表很可能鼓勵極端主義勢力的反美行動,刺激伊各派加緊爭權奪利。
    
     需要進一步指出的是,美軍從伊拉克撤出並不意味著美國不在那裏繼續保有力量存在。事實上,美軍在伊拉克早已開始秘密規劃和建設軍事基地,以便大規模撤軍後仍然保持軍事存在。拉姆斯菲爾德在卸任前的備忘錄中曾建議,駐伊美軍在大幅削減到7萬人左右的時候,應該重新部署到伊拉克遠離城市的比較安全的地方,或者轉移到科威特等周邊國家,以便必要時發揮快速反應部隊的作用,幫助維護伊局勢穩定和保持美對伊影響力。
    
     駐伊美軍要大幅削減或撤退的前提條件,是伊拉克的安全力量有能力履行職責。“伊拉克研究小組”報告等非常明確地建議,駐伊美軍未來的工作重點是提供更多裝備和增加培訓人員,加強對伊軍隊和員警的培訓,讓他們更多地參與美軍的軍事行動,以提高實戰能力。同時,美方採取措施促使伊政府更加緊迫地做好這項工作。美軍撤離之後,可將大批裝備和物資留給伊安全力量。國務卿賴斯此前已經宣佈,美將向伊提供大批精良的武器裝備。
    
     美國調整對伊政策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外交方面。“伊拉克研究小組”報告中,就建議布希政府與對伊拉克局勢發展具有特殊影響的伊朗、敘利亞兩國直接對話,尋求它們的幫助。
    
     然而,如此大幅度的外交轉變,將觸及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和中東戰略中的一些根本問題。首先是防擴散與伊拉克問題孰重孰輕。其次是中東什葉派與遜尼派力量對比的變化。如果美國讓伊朗和敘利亞在伊拉克問題上發揮更大作用,那將進一步提升什葉派的影響力,使黎以衝突後中東地區出現的什葉派上升、遜尼派受抑的態勢進一步加劇。而這正是美國在中東的傳統盟友埃及、約旦、沙特等國所極力反對的。這些國家恰恰又是美國推動中東和平進程以及實現其在中東的種種利益所必須借重的力量。如果美國一意孤行,那遜尼派占人口多數的國家必將採取行動,以制衡什葉派地位上升造成的問題,中東地區格局可能由此發生更多的難以預料的變化。正由於此,美國對伊拉克政策的調整仍面臨不少變數。□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