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
(博讯2006年12月11日)
    拙文《“共特”柏林大会现行记》和《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上网后,德国民阵的笔杆子彭小明抛出《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下简称“说明”,见附件)。
    
    彭小明憨得颇有几分可爱,没治了,彭兄真是脑子进水了!能够在被别人当枪使的同时,获得几分虚荣心的满足,何乐而不为呢?
    
    (一)李震何许人也?
    
    李震究竟何许人也?看官只要在Google输入“匈牙利李震”就一目了然,其名头繁多且响当当,且看李震在他的新浪博客上的自我简介:
    
    李震,生于1969年1月,1992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东欧语系匈牙利语专业。1992年至1996年在北京从事东欧问题研究工作。1996年下海并移居匈牙利。1997年在布达佩斯创办《欧洲中华时报》,任社长兼总编。(绝非彭小明在“说明”中谎称的“只是报社的编辑”而已)为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理事,匈牙利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匈牙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陕西海外联谊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匈牙利新闻摄影协会会员;国际记者协会会员。就差没拿普利策新闻大奖了!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

    核心提示:众所周知,北外、国际关系学院、解放军洛阳外语学院等院校,是国安部和总参二部培养间谍的基地和摇篮。如1999年5月8日死于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的《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就是毕业于北外东欧语系塞尔维亚语专业,算得上特务李震同校同系的学长。另一个投奔自由世界的前国安特工丁柯先生,也出自北外,也曾是《光明日报》的驻外“记者”。
    
    对于“记者”如何在海外搜集情报,丁柯先生如是说,“除在利用交往中探听感兴趣的内容外,主要是广交朋友,从中挑选和培养有价值的对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适时施以援手,长期经营,长期培养,一旦对象条件成熟,情报便源源不断。”--详情参阅博讯网丁柯的《特工、民运、法轮功:一个真实的故事》。
    
    从柏林大会短短几天时间,“民运精英”就死保李震,“将他视为民主运动内的朋友” 的事实看,李震那厮的确达到预期目的,只不过是平头的“5.19” 当众给他曝光,在网上撰文并张贴“共特”李震、陈焰的照片、名片,才打乱了李震的长远规划。
    
    当然,不能因此武断地断言,凡是北外毕业的,或是驻外记者都是特务!李震是特务的直接证据,就是在柏林大会偷窃平头本人的文革稿件《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
    
    (二)彭小明“说明”中的几处硬伤
    
    彭在“说明”中为了撇清李震主动表示向《新中国》赞助经费的干系,公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李震只是他那个报社的编辑而已,而不是老板或经理”。
    
    试问彭小明“《欧洲中华时报》社长兼总编”算不算“老板或经理”?在李震的报社总编名片之照片,至今还在网上张贴的前提下,彭竟敢视而不见的说谎,只能是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再则,《欧洲中华时报》绝非一般风花雪月的华文小报。该报发行除匈牙利外,还在意大利、德国、南斯拉夫、捷克、罗马尼亚、奥地利等国发行。实力可谓“傲视群雄”、“鹤立鸡群”!
    
    看官注意这里有四个看点:
    
    其一:轻而易举办报
    李震1992年至1996年“在北京从事东欧问题的研究工作”。一介书生,又在清水衙门,可1996年“下海并移居匈牙利”。一年以后,1997年就“创办《欧洲中华时报》任社长兼总编”。 试问,他的经费从何而来?如果李震不是鲸吞并转移国有资产的“太子党”,只能是国安部的专款经费设立的情报站。再说布达佩斯是欧洲著名的间谍之都,东西方间谍云集该城收集情报,国安又岂会甘于人后?
    
    其二:“民主斗士”出入国门如履平地
    平头注意到,彭小明在“说明”的末尾,有这么一段耐人寻味的话,“至于李震先生,我仍将他视为民主运动内的朋友……我希望他拿出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精神继续为中国的民主做事情。真金不怕火炼”。
    
    --这又是一个悖论!且不说彭在“说明”中所说的“我跟李震过去不认识,只是因为开会才通了点信息,面都没有见过”。从何得知李震“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精神”?我们暂且假定李震就是如他自我标榜的八九“六·四”“天安门广场民主斗士”,(从上述李震的履历看,李当时是北外大学二年级学生。)问题是这么一个“民主斗士”,“六·四”后能顺利通过中共秋后算帐的审查关,并且九二年一毕业,能顺利留京并“从事东欧问题研究工作”,1996年又能顺利“下海并移居匈牙利”,并且一年之后能轻而易举地创办报纸,从事民运宣传工作,又能顺利回国摄影旅行--这是新浪李震博客上的一则通知:
    
    西藏之行摄影个人展将于2006年12月8日起在布达佩斯展出。
    开幕式时间:12月8日15时
    地址:布达佩斯四区Rev u.多瑙河蓝色游船
    联系电话:(0036)30-9216879
    
     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领袖,如柴玲、封从德、吾尔开希,乃至参加柏林大会的张健等等,“六·四”镇压后,如惊弓之鸟逃出国门后,没能再踏上故国一步!何故于唯独李震出国回国能如履平地,来去自由?!
    
    不是我不明白,这个世界变化真他妈的快!
    
    其三:“抓贼抓脏,抓奸抓双”
    彭在“说明”中,一推二六五地一再为特务李震洗脱罪名:民间的俗语说得好,“抓贼抓脏,抓奸抓双”。没有人赃俱获,无法判定盗窃罪和作案人。
    
    彭小明摆出一副“没现场抓脏就不是贼,你奈我何”之架式。平头好笑,兵法有云“能而试之以不能”。彭博士反弹琵琶,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授人以柄。这不是明摆着揭“共特” 李震、陈焰和“民阵精英”的伤疤吗?平头不禁要问,李震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惊动国(安)民(阵)双方有头有脸的人物出面相助。且遵彭的旨意写命题作文。事实的真相是——
    
    “共特”有“贵人”相助
    先说“抓贼抓脏 ”。“5·19”柏林“特务门”事件,陈焰从会场外回到座位,故作姿态地高声对李谎称说“我已报警”。意思让众人知道他们有理不怕。
    
    没料到李震信以为真。心中有鬼,真以为德国警察马上就到,慌忙将手中的尼康D100数码相机删除敏感照片,企图销毁罪证。说时迟,那时快,被坐在后面一直监视李震的民运人士S一把缴获,证据确凿、人赃俱获地抓现场逮个正着。 正当李震那厮“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当然是准备束手就擒之时,但见会场闪过一道红光,一"贵人"身着一袭鲜艳的红装从会场外飞骑救驾,上演了一出“同舟共济”的好戏。以"民运人士不能代替警察执法"为由,当场将缴获的相机从民运人士的手中还给李震,扮演了"救火员"的角色。使其得以咸鱼翻身,逃过被抓现场绳之以法一劫。
    
    我等业余"反特"小组的大老爷们坐失良机,只好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居然拍翅飞走,莫不气煞人也么哥!
    
    “贵人”此举犹如烈火烹油,无异于在一群愤怒的公牛面前挥舞红布头!
    
    红衣女郎在会场昂首挺胸,鹤立鸡群,尽显飒爽英姿状,为“共特” 李震、陈焰“保驾护航”,就差手中一杆“五尺枪”了!
    
    唉,没治了,民运!它软化了男人,雄壮了女人,甚至天性。
    这个“贵人”不是别人,正是“不爱武装爱红妆”的民阵副掌门盛雪!
    
    事后李震,陈焰丟盔御甲,狼狈不堪逃回布达佩斯,回想起“5.19”柏林“特务门”事件得“贵人”相助一幕, 想必仍心有余悸,额首相庆,大难不死,祖坟冒烟。
    
    平头就纳了闷了,据“贵人”所述,她在写作<<远华案黑幕>>一书时,曾遭国安特务的恐吓电话,利诱威逼,何至于“好了伤疤忘了疼”,身体力行死保特务李震呢?
    平头只陈述事实,不在作结论,其中的猫腻,看官驰骋自己的想象吧?
    
    “抓奸抓双”
    至于“抓奸抓双”,更是吹糠见米般显而易见的事实。
    平头在网上撰文并张贴“共特”李震、陈焰的照片、名片,揭露这对国安情侣档,在
    柏林共处一室、大被同眠,不仅“双规”(在规定的时间、地点搜集民运情报),还玩“三陪”(陪吃、陪玩、陪睡)。对于有妇之夫的李震来说,这可是“人赃俱获,捉奸拿双”的证据呀!李震的老婆看了,醋海生波、河东狮吼几可预期。
    
    “共特”深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个中三昧,自红色经典《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地下党李侠以降,谍报人员濳伏敌后都是以夫妻档为掩护,但人家李侠可是恪守一夫一妻制的“模范丈夫”,没闹“二奶”,也无“情人”,更没玩“三陪”。我党“秘密战线”的情报人员,向来恪守管住“三巴”的铁律: 任何时候要管住自己的嘴巴; 有了成绩不能翘尾巴; 见了美女要管住自己的鸡巴! ——这是延安时期社会调查部的一个“土八路”首长的经验之谈。话虽粗俗,但却放诸四海皆准。
    
    遥想当年,情报界的大腕“王牌特务”金山(孙维世的丈夫),倜傥风流,样样优秀,唯独“见了美女没能管住自己的鸡巴! ”结果阴沟翻船——以赴朝慰问团副团长的身份,色胆包天,在朝鲜将金日成的爱妃勾引上床,被打入秦城大狱,从此一蹶不振。
    
    金山悲剧殷鉴不远。李侠堪称管住“三巴”的典范! (这只不过是电影虚构的典型,实际上连邓小平的第一任夫人金维映,在敌后也被同志李维汉横刀夺爱,)
    
    那象李震那厮,管不住自己的“鸡巴”, “捧着碗里的还瞅着锅里的” ——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腐化堕落忘本哟. 傻大黑粗的李震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尚有此雅兴“磨刀不误砍柴工”, 的确让平头大跌眼镜——带着自称“虔诚基督徒”的情妇陈焰,到柏林大刺刺收集民运情报与淫乱两不误!
    
    尽管李震智商低下,情商还是蛮高的. 作为有妇之夫的李震,工作需要也好,生理需要也罢,不管借口如何冠冕堂皇,单凭没管好自己“鸡巴”一条, 就与党魁“胡和谐” 所倡导的“八荣八耻”所不符,往轻里说,是“生活作风”问题,往重里说是“鲜廉寡耻耍流氓”。婚姻是什么?按照哲人康德的格言“婚姻就是男女性交的法律契约”。 诚哉斯言。难道李震等“国产克格勃”就有超越婚姻法而淫乱的特权? 就算组织上以“工作需要”睁只眼闭只眼首肯,恐怕李震的老婆也不会答应,凭什么你李震躲在情妇的温柔乡吃香的喝辣的,李震的老婆就该孤守青灯守活寡,情何以堪?
    
    平头在网上这么一嚷嚷,此事穿帮, 李震老婆一哭二闹三上吊,那边厢情妇陈焰也不是省油的灯,闹着要扶正争名份,李震那厮焦头烂额,落得个“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满腔的怒火又不敢公开跳出来发泄,只能化名”易怒为红眼”在<<独立评论>>坛上平头的文章跟帖,极尽下三滥的跳脚辱骂之能事。这不,平头又来乐子了。 “易怒为红眼”者, “一怒为红颜”也,李震那厮效仿“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也在意料之中。
    
    再说国安动辄以“莫须有”的“嫖娼罪”、“流氓淫乱罪”构陷国内的异议人士,平头只是陈述“共特”李震,陈焰在柏林的淫乱事实,人家作为当事人不急,你彭小明干着那门子急?
    
    其四:特务为何不敢讨个说法
     彭小明在“说明”中将平头指证“共特”李震、陈焰,与中共的“富田事件、延安抢救运动、三反五反、肃反、镇反、文革”等等冤假错案相提并论。并强调“重证据,讲法制”!
    
     --这话说到点子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特务也有人权嘛,本人乐意看到当事人李震、陈焰拿起法律的武器“海外维权”,或在媒体公开反驳平头对他们的指控。本来作为“社长兼总编”的李震,无论从财力和能力应是对上述问题作出回应的不二人选。
    
    诚如彭小明“说明”中透露的“我跟李震交换意见时,他认为特务其实可能就在丹麦民运内部”。即是如此,那李震更应挺身而出公开指证“丹麦民运内部的特务”,这即可洗脱自己“特务”的罪名,又对民运清理门户,功莫大焉!
    
    再说同时也是为民阵“精英”洗刷“5·19”柏林“特务门”事件是非的绝佳机会。既然事前彭小明可以和李震“交换意见”,那么事后他们之间“互通款曲”也是顺理成章,民阵和李震完全可以并肩携手实施“绝地反击”,讨个说法。
    
    但是,很遗憾,至今李震、陈焰没敢公开露面,也没见李震“拿出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精神”来维护自己的隐私权、肖像权和名誉权。
    
    究其根本原因,无它,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特务最怕什么?最怕曝光!最怕媒体!手下败将,吴下阿蒙,何足言勇?平头借他十个胆也不敢公开露头反击把事闹大。得罪平头事小,暴露我党秘密情报点事大。故特务李震、陈焰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连个痛快的响屁也不敢放,只能憋着做忍者龟。唯一的一招只有用几个网名,(如“丹麦神踪”、“阳光海滩”、“易怒为红眼”等等)在《独立评论》论坛上,围着平头的文章跟贴发泄,极尽下三滥的跳脚谩骂之能事。看官如有兴趣,可到《新海川》(www.haichuan.net/xhc/XHCMain.asp)“民主与专制”、“文革探索”栏目,看小平头文章的跟贴,以察其奇,奇文共赏。
    
    惜此招陈旧而下流,好比小人暗施“飞去来”,在高人面前使之最易伤了自己。在平头以《网坛魅影》揭穿特务李震之阴暗龌龊的小人面目后,李震那厮在论坛上玩了一招“金蝉脱壳”,被网友穷追猛打,抱头鼠窜,逃之夭夭,上演了一出“共特”网上逃窜记。表面上他逃回北京,实际他虚晃一枪,仍旧潜伏布达佩斯,低调猫冬,静观其变,再作打算。毕竟国安苦心经营将近十年的情报站(欧洲中华时报),怎么舍得轻言放弃呢。
    
    从10月31日到11月6日,《独立论坛》出现上述几个新马甲,围着平头文章跟贴谩骂,被揭穿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此泥牛入海无消息。诚如彭小明在“说明”哀叹的,“如果李震忽然销声匿迹,不为民主中国奔走呼号了,那么疑虑就永远也无法消弭了”。彭兄无可奈何之态可鞠。
    
    综上所述,李震、陈焰是不是“共特”的试金石,就看他们敢不敢站在阳光下讨个说法!
    
    舍此,少拿“六·四”来说事,辱没了那些饮弹北京街头的民主先烈!说什么“我希望他拿出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精神,继续为中国的民主做事情”云云,都是“裤裆里拉胡琴
    ——胡鸡拔乱扯”!
    
    (三)民阵“精英”为何前倨后恭
    
    彭小明在“说明”中给平头免费赠予几顶高帽,诸如“党政当局越觉得痛,越说明他干得好!他的文笔不错,而且很有血性,也很执着”云云。
    
    但万变不离其宗,还是死保“共特”李震。其“说明”只不过是费良勇“5.19”
    柏林“特务门”打压平头,死保李震的延续而已。某些民运"精英"针对"5.19"公开指证"共特"对我扣帽子、打棍子的言行让人不可思议,我就不知道他们跟李震之间有何不可告人的猫腻。
    
    当时费良勇如是说:“中国人的古话说得好,‘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当然这个‘是非人’也未必就是共产党特务,往往就是私心太重,搅扰是非,争名夺利而已。如果对此过分疑心,反而伤害了民运队伍。我们决不胡乱怀疑队伍中的朋友。”一言以蔽之,费总舵主将平头“5·19”柏林大会公开指证“共特”李震,定位于“搅局”、“做秀”!(详见彭小明“如何对待中共国安方面得派遣人员?”博讯5月22日“警察、官员恶行”)。
    
    费主席“决断有力,正气豪情”之发言,尽是黄钟大吕、铜琶铁板之音,平头当下被震晕了。我在台下惊讶得矫舌不下,掐一下大腿,疼!我没犯迷糊,听真着了。可大腿掐紫了一大片,还是难以相信,如此没水准的话竟出自贵为民阵主席费总舵主之口!以致令平头有时光倒流,恍若置身水泊梁山聚义厅,听“白衣秀士”王伦发话的错觉。
    
    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乖乖,前有国安的明枪阻击,后有来自民运内部的索命追魂箭夹击,平头我这个"是非人"腹背受敌,穷于招架,防不胜防,灰头土脸。
    
    费氏言论不分青红皂白,充斥着党同伐异、排斥异己、良莠不分,敌友不辨。但见帽子与棍子齐飞,长天共污水一色,煞是壮观!我很钦佩这位民阵舵主不经调查了解,就匆匆武断下此结论的勇气。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尽管费氏辩才滔滔,出口成章,但颠倒黑白,效果却是南辕北辙。
    
    对我的公开指证李震是"共特",费氏好像闻到花粉就过敏似的,除了断定我是"是非人"外,还用了三个排比句来形容,当头一记棒喝,可见他的内心的焦虑和保李心切了。
    
    只不过这回彭的“说明”口气客套多了,不象上次赤裸裸地对平头打棍子、扣帽子。
    
    “虚君共和之中华合众国”闹剧
     为何民阵“精英”前倨而后恭?无它,所谓攻守之势易也。
    柏林大会后,“精英”们仍在“不久将来回国组阁”的黄粱一梦中不愿醒来——柏林大会上演了一出所谓“虚君共和之中华合众国”的闹剧!并把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党魁罗致其中,国旗(青天白阳“水升火降”旗)、国歌(青天白日升旗歌)、建国纲领以及该“国”九人(费良勇、袁红冰、黄翔、郭国汀、盛雪、潘永忠、彭小明、郭军、陈泱潮)资格审查委员会名单已在柏林大会上公布,摆足了一副随时回大陆接管政权之架势,让人笑掉大牙!
    
    始作俑者就是自称“上帝第三个儿子所罗门”(该神棍的电子邮箱名称就是“所罗门”)、“弥勒佛转世”、“邓小平的亲戚”,以及在柏林大会“老夫聊发少年狂”公然宣称“我就是今日中国的姜子牙、诸葛亮、刘伯温!”江湖人称“白发魔男”(为了尽显“德高望众”,该神棍将头发全染白)出自云南宣威火腿产地的陈泱潮!
    
    在接受《德国之声》主持人提问对这次大会作何评价时,该神棍马屁拍得露骨且肉麻,“可以说是一次具有转折性质的大会,是中国民主运动结束混世魔王程咬金山大王瓦岗寨时代,向李世民建立大唐新国家时代的转变!”
    
    难怪“精英”把他奉为“国师”,供着捧着,一顶顶桂冠,“民运先驱”、“民主墙老战士”、“民运理论家”,这次澳洲自由文化运动大会更策封该神棍为“著名宗教学家”!——陈泱潮在柏林大会口出狂言,抛出三大目标:一、建立中华合众国;二、促成世界政府的建立;三、以自己独创之“圣灵福音”,建立“合一世界宗教”!(今天先爆一点料,祥情另文专述)
    
    而某些民阵"精英",从对形势的估计到具体的策略搞的一塌糊涂时,在认为今天就是采摘果实,在忙忙碌碌的分配明天的政府职务时,(平头在会场外就听潘永忠许诺说,某某,辛苦了,将来中国民主化后,我们会给你记一功的。)居然不允许如何的反对声音。难道真的是希望让中共一锅端?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6/12/1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平头:网坛魅影
  •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论邓小平的功过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邓小平头像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和邓小平头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