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思之之后,我们还能纪念谁?/赵国君
(博讯2006年12月07日)
    
       今天(11月26日)是他们举办的张思之律师执业50周年纪念会,场面上的人来了不少,场面上的话也说了不少,听得出,大家心理满是尊敬。
     (博讯 boxun.com)

    
       李锐老来了,还有江平、蒋彦永、茅于轼,张老的同学、故旧,都是耄耋之年的老者,年轻辈有的卢跃刚、吴思、章立凡等。
    
    
       权力部门的有最高院的一个副庭长,最高检的一个什么庭长,司法部的一个杂志社长、全国律协的一个副秘书长,一个比一个级别低,尽管在场的人少有拿权力做标准来评判的,但源于不能回避的深入骨髓里的官本位意识和中国人的"传统",他们对待这样一位老人还是轻慢了。最可悲的是,还算是张老母校的人民大学来了个院长助理,冯军教授,他讲得很令人痛心,他说他不能代表人大法学院,只能代表他自己,因为人大方面说张思之一贯为敏感异议人士辩护,不便祝贺,好一个人民的大学,好样的!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的纪念会,我们的纪念会早就准备好了,在心里,这种分一杯羹式的荣耀不属于我,但谁纪念张老都是应该的.我和这个老人太熟悉了,太熟悉以至于“无话可说”,要说的话应该是:各位,纪念张老,从今天起,做一个讲真话的人如何?
    
    
       我认为,说出真话总有意义,如今,最该说的一句话、最有力量的话、最负责任的话就应该是:真话!你看,台下的李锐老、江平老、蒋彦永老、茅于轼老、卢跃刚、吴思、章立凡、哪一个不是讲了真话,为了讲些真话而活着的?!
    
    
       江平老师做了即席发言,他说,纪念张老,就要在律师界提倡一种“思之精神”!很是精辟.他讲的内容我没太记住,但我想,所谓思之精神就是一种认真负责的精神,一种敢于碰硬、善于碰硬的精神,一种关心公平正义感同身受的精神。也就是律师们应该具备的精神吧.
    
    
       而我们太缺少、太需要这种精神了,我们的天问是:张思之之后,我们还能纪念谁?为律师者,要三思啊。
    
    
       接下来是张老的致辞,照例是不断的反思自己的不足、缺陷,以我对他的了解,没有丝毫的故做谦卑,全是沉痛至极的遗憾!这是一个老人的遗憾,也是中国法治的莫大遗憾!
    
    
       他的嗓子坏了,但声音那样大,以至于声嘶力竭,他要对天长吁,对所有人发出近乎哀号的求饶!求求你们,我们的朋友,努力些再努力些,求求你们,那些大人先生,放手再放手.他在为国家求饶:求求你们,放了它吧!这分明感到一种近乎绝望的控诉、一种声泪泣下的沉痛!我的心犹如铅重,眼角含泪。
    
    
       还有台下的李锐老那一班人,哪一个不是年轻时以民主自由的追求始,到老来依然是暴政专制终,他们的一生尽付沧桑,依然没有希望。包括我们自己,我们这一代人,如果有幸,或可有些结果,毕竟大家在努力中,如果不幸,一生的命运不过依然在争取之中,奋斗之中。
    
    
       会下,有幸得贺海仁、方流芳、张祖桦老师的教诲,也第一次见到了江西的刘锡秋律师。方老师要我多为律师着想,做些实际的、真实的、科学的、有用的工作,比如律所的管理模式、税收筹划等。祖桦老师带来了张老在我们论坛上的报告,作为礼物送给了张老,我一看是香港《开放》杂志报导的,我与张老、贺老师三人的合影作为压题照片赫然在目。要不怎么有人提醒,有人关照,原来如此!
    
    
       其实,我反复向所有人申明,要公开说话做事,要对社会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什么叫风险?只要没有一个法治的环境,谁的命运都是不可预期的,包括最高决策者,任务执行者,因为,法治就是要排除人治的专断和不可预期.孰不知,今日砍头者,明日被砍头,这历史上的事啊,鬼着呢!刘少奇不就是个例子吗?正确、错误;好人、坏人,朋友、敌人,今日敌我双方,明日兄弟把杯,大宴宾客,都没准得很呢,只要社会进步,有这一天,这是我的乐观.无论如何,都得活,都要活,没有活路,不给别人活路,自己也是死路一条,由它去吧!
    
    
       切蛋糕、倒香槟,大家喝酒,拥抱、照相,很热烈,也很感人,掉眼泪的人很多,人群之后,我与李锐、江平老师并坐聊,江老师指我对李锐老说,这个小年轻,也是为民主法治奋斗的,嚯,我哪有那么大造化,能够做这么大的事。我对李老说,你的书转变了我的观念,开拓了我的眼界,并彻底使我有了真正的思考,他说,看来我那些书还有些用处。
    
    
       纪念仿佛结束了,我们的路远没有结束,应该说还在路上.
    
    
       在这里,我们不仅为一个人祝福,也应该对我们的社会有个期许和祝福,我们希望那些能够对历史负责的人赶紧负起责任来,尽管你们可以显的无所不能,称霸一时,但我们只有一个家园,一个中国,大家应该亲如兄弟,不能像癌症细胞一样,只为自己而吞噬一切健康细胞。当然,每一个都要反思自己,要既为自己着想的同时,尽量为他人着想,不要以为宝马香车、暂时坐稳了就忘乎所以,自以为文明了,现代了,脑子里没有尊敬、信任、平等、真诚、仁爱的观念,打扮得再现代也是一具僵尸,猪而已。
      
       中国律师尤其要培育自己的理性精神,为自己的负责,也为他人负责。讲真话,做实事,行必有方,取必有道,以奉献帮助他人为乐。
       历史证明,中国绝不是一个对外侵略的国家,但遗憾而可悲的是中国是一个对自己同胞侵略最多、最重的国家,大人先生,兄弟姊妹,我们都该放放手了吧。
       "百千人类,终成弟兄",何况你我?
    
    
       (转自中国律师观察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张思之: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 张思之:受理阿安扎西活佛
  • 傅国涌:张思之──中国律师界的良心
  • 不畏权势的中国大律师张思之/RFA申铧
  • 张思之和吴以钢律师在曹天予诉周国平侵权案的代理词
  • 做一个律师该做的事情:专访张思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