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评:邓朴方呼吁普及人道主义
(博讯2006年12月05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学渊评:邓朴方先生当然是一个很有资格批判共产党、毛泽东的人,但他批判的只是一个“文革”而已;他说“中国社会普遍的对人道主义的接受程度低……”,我想,指责一个愚昧的社会,还不如去批评自己残暴的父亲。大家都知道,邓小平先生很爱自己众多的儿孙,但是老迈的他,却在长安街上杀死了丁子霖女士的独子。 (博讯 boxun.com)

    
    共产党有一句非常功利的名言:“对敌人的宽恕,就是对人民的残忍。”这就是当年邓朴方先生没有及时地得到治疗,乃至残疾终身的原因。“文革”不仅折断了邓朴方的脊梁,还被剥夺了千万个林昭和遇罗克的生命。而在万恶的“文革”以后,继续力行这种“残暴主义”的,正是邓朴方先生的父亲,邓小平不惜将与儿子同龄的青年魏京生、徐文立、王希哲投入牢狱,他折断的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邓朴方批文革呼吁普及人道主义
    
    美国之音张光华:在国际残疾人日的前夕,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表示,文化大革命给他个人和中华民族带来灾难,他呼吁把人道主义作为中国的一个基础思想。
    
    十二月三号是国际残疾人日,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指出,中国各类残疾人数为8296万人,残疾人占全国人口的比例是6.34%,在一九八七年的调查中,残疾人数为5100多万,近二十年来,由于人口的增长和人口的老龄化造成了残疾人数的增加。
    
    •文革血泪
    
    邓朴方是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儿子。路透社说,他现年六十二岁,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八年,邓朴方从北京大学一座大楼上神秘地摔了下来,导致下半身瘫痪,到现在还靠轮椅行动。
    
    据中国官方的解放日报报道,在文革开始期间,邓小平挨批,邓朴方和他的姐姐以及妹妹都在各自的学校受到批判和管制,造反派试图从他们身上拿到邓小平的罪证。由于邓朴方是邓小平的长子,造反派就把重点放在他身上,对他进行残酷迫害。报道还指出,一九六八年八月,邓朴方不堪忍受虐待和凌辱,选择了跳楼自杀。
    
    •中国社会缺乏人道主义
    
    十二月一日,国务院残疾人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邓朴方在中国国务院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文化大革命不只是他个人的灾难,还给中华民族全体带来了灾难。他认为,中国社会普遍的对人道主义的接受程度低是造成这种现像的原因之一。他指出,他一直在呼吁中国一定要宣传人道主义、普及人道主义,把人道主义作为中国的基础思想之一。
    
    
    ••••••••••••••••••
    
    “邓朴方从北京大学一座大楼上神秘地摔了下来”这“神秘”二字众说纷纭。此文说“自杀”,有人说“被红卫兵推下楼”云云。
    
    很巧,我可算一个见证人。一九六八年北大被血腥的武斗撕裂的不成样子,工人宣传队被派进来了。邓朴方当时被监改在校园里,因在技术物理系积怨颇深,正被同学们虐待。工宣队将其从技术物理系救出,交由物理系看管。就此被移到校园外的物理大楼。物理大楼在校园围墙之外,本身无围墙,只要能从窗户爬下就可远走高飞了。不幸的是,沿着排水管从六楼爬下时,年久失修的水管断了,他摔下来了。我想事情是发生在深夜,当我在寒冷的清早上大楼时,已有一群同学在围观呻吟中的邓朴方了。他被急速送往医院,据说有医院不敢收, 最后送到积水潭医院。开始院方也不敢收,几经协商,医院一定要北大代表在承担一切政治后果的协议书上签字后才肯收留。世故的工宣队员不肯签,为救人,我系一位叫潘得军的同学签了字。想不到十年之后,这一签字成了迫害邓朴方的罪证!四川省委书记厉声说:“潘得军不是三种人,谁是三种人!”于是,另一场旷日持久的迫害又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
    
    社会是极容易被撕裂的,要使其和谐就不容易了。胡温任重而道远噢!
    
    ••••••••••••••••••••••••
    
    『关天茶舍』捞月:中国社会左转预警
    
    日前,各大网站纷纷转载了一则新闻:邓朴方称文革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拥护以人为本。这是一条看似普通的新闻,却引来网友评论如潮,显示出一个强烈的信号:中国社会已经开始左转。
    
    以新浪和搜狐两大门户网站为例,网友评论几乎倒向肯定文革的一方(见附录),持否定态度的评论成了少数,甚至还会招来大量的反对。在当局高调支持改革开放,似乎改革已经毋庸置疑的今天,为什么还会产生此种局面,其中原因令人深思。
    
    直接的诱因是当今中国两级分化日益突出,腐败已经导致严重的社会不公,加上法治的缺失,政治体制改革迟迟未动,造成一方面是权钱交易将一部分人推上暴富的阶层,一方面是广大人民的生活水平仍然停滞不前,而且朝不保夕。在此情况下,怀念文革的思潮毫不奇怪,既然民主法制建设令人失望,那么人们只好盼望以那种疾风骤雨式的群众运动来洗涤社会的弊端了。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宪法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迟迟不能兑现,人们无法理性公开地表达自己的不满,整个社会只能像是一口高压锅似地积怨日深。文革虽有定论,但是反思不足,不仅如此,近年来“文革”被人为地设为禁区,报刊杂志等公共媒体被迫停止对文革的理性反思,导致一面是当局希望人们忘记文革,一面是文革在民间以另一种形式复活。对文革危害没有切身体会的年轻一代心里,文革带有一种理想化浪漫化的色彩,被认为是“衣、食、住、行、医、教、就业无忧”、“让特权阶层闻风丧胆”的民主时代,无法意识到那是一个没有法制,可以任意进行人身迫害的混乱年代。越是禁止讨论文革文革幽灵就越会卷土重来。
    
    人民对于公平的渴望是合理的,如果无视这一正当请求,继续压制言论,继续陶醉在太平盛世的幻境当中,那么矛盾终有一天会爆发,使现有的改革成果化为乌有,这决不是危言耸听。现在的形势已经相当严峻,左转的危险已经到来。中国摆脱不了一乱一治,一治一乱的循环怪圈,原因就在专制。专制没有自我造血的功能,腐败只能是越反越多,而且专制的社会造就极端的人群。开放的社会反而是一个稳定的社会,因为人民有合理表达不满的渠道,而且对政府的监督批评本就是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只有逐步地开放言论,加强民主和法制的建设,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让人民能够实际参与到对政府的监督中来,改革开放的成果才能巩固,中国才能走向一个更加民主的未来。
    
    “邓朴方称文革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拥护以人为本”新闻的部分网友评论: •衷心感激朴方的老爷子为我们少数人暴富开创了新时代。•毛泽东时代,百姓衣、食、住、行、医、教、就业无优。 •要说灾难,人们为钱变得没有良心和没有道德,才是真正无可挽回的灾难。 •毛主席的话。现在都验证了。真是英明伟大! •无论什么时代,当一个社会远离“公正,公开,公平”时,就是这个民族的最大灾难。 •文化革命倒是让当权者收敛。 •文革给中国的腐败成员带来严重灾难。•说文革是灾难的人他根本就没有研究过文革,或者没有真正投身文革,现在的种种现象说明文革是正确的,不搞是不行的。文革的正确与否让后人去评价,现在胡说八道为时过早! •文革是灾难,只能算失误别没完没了,过分了有让人有看法,看看自己做的怎么样?有没有资格说这些?有些人正在制造更大的灾难—腐败 •毛泽东带来得是老百姓的幸福,制造腐败得人带来的是灾难。全国老百姓深恶痛绝! 而那些先富起来了的和在享受特权的腐败分子必然恨毛泽东。 •属于先富起来的一部分,肯定要否定文革的了!毛泽东带来得是老百姓的幸福,制造腐败得人带来的是灾难全国老百姓深恶痛觉,文革给邓朴方带来伤害.改革给邓质方带来亿万家财,毛主席:底层人民永远怀念您! •毛主席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越是有少数人批他,否定他,就越说明他的伟大与正确。
    
    ••••••••••••••••••••••••
    
    从政治学角度来看,当人们社会历史生活中某种思潮产生了、形成一种政治力量,你要叫它彻底退出政治舞台是很难的,哪怕是竭尽全力地镇压和无孔不入的思想禁锢,晚清时的革命党人的思潮就是个明显例证。中国由上而下大面积的贪污腐败和社会分配不公就是文革思想回潮的温床,中国十三亿人口政情国情错综复杂,共产党历史上沿革下来的阶级斗争理论和好斗怨隙深沉不易化解的民族性格使执政者面临的雪上加霜,可以说,无论把什么主义、制度搬到中国来,或是寓居海外的政治反对派精英,台湾国民党精英去治理中国,他们都比中国现在当权者高明不到哪里去,或者是更糟糕。
    
    当初邓小平设立改革开放时可能没想到有今天由于开放所带来的负面后果,应该说邓的开放思想是非常积极的,七十年代中期法国总统篷皮杜就预见到中国如果向西方开放国门进来精华的同时也会带来糟粕。他的观点是应该像华人国家新加坡一样勇敢面对开放,不惧怕糟粕。但是邓江胡他们缺乏一套行之有放的拒腐防两级分化的办法机制。特别是在让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下,形成特权既得利益集团,社会弱势群体在毛泽东时代的民生权益荡然无存,所以不可避免地将神坛上走下来的毛又当神似的怀念敬仰起来,文革思潮回流。
    
    当代表各种社会利益力量的政治矛盾尖锐起来不可调和时,只要有某个导火线的燃点不能及时掐灭的话就会形成新的社会动乱和政治动荡,甚至到不可收拾地步。所以胡锦涛提出社会和谐缓和矛盾是聪明之举,这和谐缓和的楔点在哪里?本人认为应该加大惩治贪腐的力度,不惜用重典、施以严刑峻法,威慑贪腐者、收拾民心,而后建立健全机制、逐步地、谨慎地进入政改程序。
    
    •••••••••••••••••••
    
    说得不错。但是现在反腐败动作不是不大,效果有限。政治改革势在必行。
    
    ••••••••••(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火戈:直率、友好的论争真好——回应朱学渊先生
  • 朱学渊:毛泽东坏,还是共产党更坏?
  • 朱学渊评:原汁原味的共产党人任仲夷
  • 朱学渊:评《闲话:评胡平“文革”长文》
  • 向朱学渊先生进言——政治就是不讲卫生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朱学渊评:曾庆红是“鸿鹄”还是“燕雀”?
  • 朱学渊评:陈良宇“蓄养情妇、非法生子”
  • 朱学渊三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评:胡锦涛破陈良宇
  • 朱学渊: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
  • 朱学渊评:杞人忧天——胡平等对台湾民主的期待
  • 朱学渊:浅说“儒”即“奴”
  •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 朱学渊:评《中朝友谊虽不牢但不可破》
  •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 朱学渊、宾服合评: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
  • 朱学渊评:“政治评论家”的眼力不及格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不去北戴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