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果我被抓,黑手一定是胡锦涛/郭永丰
(博讯2006年12月04日)
    作者:郭永丰
    
     我一向主张温和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眼下,为了充分保全自由与安全,我只能写最温和的文章。并且,我始终以与当地公安国保交朋友并彻底说服他们为己任。 (博讯 boxun.com)

    
    但是,作为眼下为谋生专门靠写作的笔者,最近突然碰到一桩最离奇的事。那就是由著名法学家兼作家的袁红冰教授所主办《自由圣火》所汇到我帐户上的稿费款,被深圳工商银行在没有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毫无理由地退回原地了。
    
    由于是星期六晚上(12月2日)我才得到来自澳大利亚《自由圣火》编辑红线所发来的消息,所以,一时难以前去银行质询。但在此之前,自从接到《自由圣火》通知要汇寄8-11月份的稿酬时,按照以往已收过两次稿费的惯例,我于11月15日就前往银行查询,说还没有到帐。之后,我又于18、21、26日等数次前去银行查询,银行均说还没有到帐。并且,该银行原来给我多次办理托收业务的小池先生还帮我专门打印了清单。每次我询问时,银行工作人员都对我极客气极礼貌。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原来稿酬早于15日那天就到了,却被该银行给退回去了。
    
    听红线说,为汇款,直接损失400元。固然,这笔损失,我肯定是要向银行全部讨还的。但由于又怀疑可能是深圳公安或国保搞的鬼,便特地于当晚给专门监管我的深圳市公安局赖警官打了电话。赖警官说,给境外写文章他们是允许的,如果不让我收稿费,他们可以早早不让我写文章。所以,这退稿费的事,与他们没有丝毫关系,是银行的事,并说这又是辛苦钱,为何就不能收,要我立即去银行查询。赖警官小我4岁,对我极客气极礼貌,我也当他为真诚的朋友。我想赖警官至少不会骗我的。所以,为此事,我准备到星期一时专门去银行质询核对,并要求赔偿全部损失。
    
    但又一想,尤其当我把此事说给很多也是撰稿人的朋友时,大家都说一定是国保从中搞的鬼,尤其对我SKYPE的严重干扰,当我与在佛山的野火先生聊起这件事情时,竟然不能通话,并且SKYPE
    
    上也显示屏蔽并阻止我聊天。我本来是联机上线的,但显示给对方的则是我不在线。由此可知,这如果不是深圳警方直接介入高度监视我,还能有谁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当然,话又说回来,深圳警方也仅仅只是做事的,按照他们的行话,只是执行上级安排的任务而已。否则,由于他们毕竟与我无怨无仇,眼下还相处极融洽,都已经以好朋友相称了,为何他们还要如此故意找我麻烦?尤其是,对我在境外所发表文章,我也曾多次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甚至全部认可和赞同。
    
    所以,我觉得这黑手一定非常高明且极为强大。当然,绝对不是他们这些执行任务的人所左右得了的。因此,我便怀疑这事有可能就出在胡锦涛身上。毕竟,自去年4月21日我因发起联盟被深圳国安监视居住半年多来,由于没有给我判刑,我一直对他有非常的好感。如今,当他权力稳固之后,对异议、维权人士开始残酷打压时,我想,作为眼下仅仅只是自由撰稿人的笔者,也一定由于去年的案底,逃不脱他的铁腕镇压的。因为除了他,还会有谁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和权力来骚扰威胁我?固然就非胡锦涛本人莫属了。
    
    毕竟前不久,赖警官等人也曾找过我,其目的第一不让我往境外写文章,第二不让我发起或答应任何签名活动,并让我赶快去找工作。
    
    我说,由于境外要求文章水平很高,我越来越不适应他们了,我自己也确实正打算去找工作的,不再靠稿酬谋生了。关于发起签名或答应签名的事,由于都是公开的,发起的我可以不再发起,但答应别人的签名,由于之前签名在先,早已形成惯例,所有签名,一般不再征求我的意见了。也就是说,无论我本人答应与否,都一定会有人代我签名,对于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无能为力。
    
    赖警官听了我的回答之后,感到很满意,也很高兴,便与我握手道别。但是,自此之后,很多从来没有见过面或聊过天的人也主动联系我,并找我聊天,且问我很多问题,如同赖警官的口气,我便怀疑他们是否是托儿或探子,故意套我什么话的,或者早就设计好要陷害我的。为此,我还把所谓著名新疆民运人士,网名叫古语真名叫冯建新的一个人从我的SKYPE上彻底删除了。因为此人说到深圳才十多天,并说他还没有工作,眼下正在找工作,要我找人帮他忙。我就让他找赵达功老师和张进军前辈,随后他也找了,听张进军说也给他安排了先解决吃饭的工作。可是,我就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和时间,一天到晚总是呆在网吧紧紧地缠住我,只要我一旦上线,他就主动搭讪我,并极为明显地套我许多问题,比如问我只写文章有什么用,要搞实际行动的,问我准备搞什么行动,都与哪些人一起搞,等等,极为明显地试图想栽赃陷害我。我说你自己行动吧,你说怎样行动就怎样行动,如果有必要,也请你帮我出出注意,他就没话说了。
    
    尤其当我删除他之后,他突然有一天冒出来说我是否怀疑他是特务或着托儿,我理也没理他,就退出了SKYPE。
    
    为此,最近,我日渐感到,高度监控我的人越来越多,且气势愈来愈凶猛。尤其当朋友告诉我,我一定被高度盯死了时,我感到这句话也许是对的。
    
    因此,特撰写此文,如果我没事则罢,一旦出事,就以此文作证。真正诬蔑陷害我者,其幕后黑手,绝非他人,一定就是胡锦涛及其身边所有流氓帮凶不可。其他任何人,是绝对没有这份闲情的。尤其看看眼下中共当局对异议、维权人士如火如荼的残酷迫害,便可见一斑了。
    
    当然,如果他们真正逮捕我,由于我之前受中共腐败官僚伤害很严重,全部身心所受刺激和打击极为巨大,的确也严重伤害了我的身体,眼下还没有彻底痊愈。也许这次,由于我毕竟承受不起,便只好为民主殉道了。
    
    毕竟,作为已活到40岁的我,除了对不起我的孩子、妻子、父母和兄弟姐妹,我至少是对得起这个国家以及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的。而对于如此顽固不化,坚若磐石,流氓到极顶的独裁者,如果人人都很惧怕,不去殉道,那这民主之路,何时才能真正被镗平?我想我的生命、鲜血和肉体,也是值得为此奉献的。当然,笔者一定是豪情万丈,视死如归,绝不退缩的。否则,我郭永丰就绝不是当初联盟的发起人了。
    
    所以,特在此,在写此篇文章时,本人也郑重在此申明,一旦我被捕,我希望境内外凡是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的媒体或个人,能够以大联盟的名义,把我所有文章以大联盟的名义一一全部宣传出去,以便启蒙开导更多后来者走最正确的路,把真正属于中国人的民主伟业切实推进成功。
    
    毕竟在眼下,由于独裁者的愚昧,绝大多数中国人还很无知,所以,让所有在大陆的民主人士首先做好启蒙绝大多数民众首先觉醒过来,或者让极少数人也迅速民主过来,这也许才是眼下大陆民主人士的当务之急。
    2006-12-2
    原载《自由圣火)
    附:从昨日不明不白断我网线,直到今天依然不能上网所为何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二)舒解国内交通的一点想法
  • 胡锦涛扔了1000所希望小学
  • 刘晓竹:胡锦涛纠左趋中病根犹在
  • 致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让张钰现象来得更猛烈些吧
  • 刘晓竹:十七大前的胡锦涛
  • 非洲国家首脑胡锦涛/林保华
  • 胡锦涛身边的黑社会人物-令计划
  • 刘晓竹:胡锦涛的红茶菌
  • 胡锦涛什么时候三鞠躬……
  • 记者节重温被胡锦涛封杀的揭希望工程腐败文章(2)
  • 记者节重温被胡锦涛封杀的揭希望工程腐败文章(1)
  • 赖昌星以惊人之语影射与胡锦涛的关系?/王光明
  • 胡锦涛讨好非洲国家/林保华
  • 刘晓竹:胡锦涛的脱衣舞
  • 刘晓竹:假如胡锦涛去朝鲜
  • 胡锦涛反腐,借助海外媒体?/陈劲松
  • 北海青年:胡锦涛下令的北韩的核实验
  • 刘逸明:胡锦涛再向江系人马开刀
  • 莫非胡锦涛又把王光美当成赵紫阳?!
  • 胡锦涛黄海险遭不测 中共反腐风暴大背景揭密(图)
  • 卢展工帮胡锦涛瓦解“福建帮”
  • 新华社新闻写错胡锦涛名字 编辑记过
  • 仲大军阿谀胡锦涛的文章
  • 胡锦涛访问巴基斯坦 将签多项协议(图)
  • 胡锦涛晤辛格 同意尽快解决中印边界纠纷 (图)
  • 上海帮学者不看好胡锦涛出访印度
  • 边界争端阻碍合作深化 胡锦涛访印度难有大突破(图)
  • 胡锦涛暗示支持曾荫权连任?
  • 被胡锦涛秘书“令计划”迫害的记者高勤荣
  • 着眼十七大:胡锦涛公开肯定越共改革?
  • 人权争议暂息 胡锦涛将如期会晤加拿大总理
  • 胡锦涛今访越南
  • 胡锦涛访印争拗点:归还达赖六世出生地
  • 胡锦涛访印在即 中方淡化边界纠纷(图)
  • 胡锦涛确立“王朝” 军队地方少壮派基本成型
  • 胡锦涛:「国共合作」是孙中山的宝贵遗产
  • 胡锦涛访印度 传中国智库定调索还达旺地区主权(图)
  • 胡锦涛背弃江泽民「台湾问题」立场/朝日新闻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老干部顾稀33年住房不落实,上书胡锦涛(图)
  • 胡锦涛访美,谅民众之苦力,结与国之欢心!
  • 顾健:请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李锐转给胡锦涛主席批示解决
  • 胡锦涛、曾庆红亲属强入深圳地产和娱乐业致千余娱乐场所关闭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