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博讯2006年12月01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人类从古到今,曾经经历过无数场大大小小的传染病乃至瘟疫,死人动辄以千百万计。但是一个需要惊动联合国来从每年有限的365天中,挤出一天来作为提醒全世界都要注意、并为此采取措施、付诸行动的日子,说明这种病在全世界已经有普遍迅速扩大、蔓延的危险趋势,其对人类社会可能产生的长远负面影响,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博讯 boxun.com)

    
    但是我们在“亡羊补牢”,开始从人权的角度,去关爱艾滋病人的生活、医疗条件,改善他们在社会中的平等处境,并积极研究、开发治疗艾滋病的新方法或新药物的同时。更多尚未直接卷入受害者之列的人们或家庭,是否应该未雨绸缪地,从更高、更深刻的层次,来思考、检讨自己的社会真正存在的问题,从“吃一堑长一智”中,找到一点提示或启发,来尽量避免自以为聪明的人类,不要再犯我们曾经不断重犯的第N次错误!
    
    首先应该指出的是,这种传染病跟过去发生过的任何传染病(如天花、霍乱、鼠疫之类)都不同,不仅历史上从来没有类似的记载,也没有被任何考古学家所找到过,有似乎“从天而降”的诡秘。而且现代病理学家研究后认为,这种病毒居然是专门攻击人体的免疫系统,使其瘫痪,从而利用“借刀杀人”之计,让其他病菌得以通行无阻地进入人体,恣意诱发各种疾病来取人性命,其手段可谓巧妙、狠毒而“防不胜防”。更糟糕的是,我们至今还无法查出这种病毒的来龙去脉,要是再算上前几年发生的SARS以及“禽流感”之类突起的“异军”,让一向以有无所不能的“现代高科技”而且沾沾自喜的人类,在这些用肉眼都看不到的小小病毒面前,竟然变得“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好不狼狈。难道我们不应该从哲学层次上,结合中医和中国文化,来检讨或重新考虑自己的“世界观”吗?
    
    其次,概括一下爱滋病的传染途径,原来只有包括人类自己唾液、血液、精液等内部“体液”,才可以充当传递媒介才能通过的一条“独木桥”。所以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其它的“替罪羊”可以来替自己社会文过饰非。所以我们不仅可以从交通、信息、道德开放程度等方面,找到一部分对为什么“过去没有记录”的理由去解释。
    
    不过,我们应该、也更可以从“吸毒”、“性滥交”、“性解放”、“性经济”以及“卖血经济”等越来越普遍的社会现象中获得灵感,回过头来去找那个支持、鼓励、怂恿我们在这方面也有权“自由”的教父级教唆犯--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去“算总账”并加以彻底抛弃后,再改弦易辙地,设法重回真正属于人类文明的、正确的“阳关大道”。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条件,也是时候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性”问题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让熊猫来给社会学家上一堂“性知识”课
  • 潘一丁:我们怎么成了走迷宫的小白鼠
  • 潘一丁:大众皇帝的悲哀
  • 潘一丁:转基因成果颠覆达尔文进化论
  • 潘一丁:良知的“马后炮”
  • 潘一丁:“替罪狼”拉姆斯菲尔德
  • 潘一丁:美国和台湾社会现状是假冒伪劣“民主”的典型
  • 潘一丁:两岸应该联手给美国人上一堂国际礼貌课
  • 潘一丁:要“禁核”还是“垄(断)核”
  • 潘一丁:用精神战争的千锤百炼来锻造和谐社会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最愚蠢奖”
  • 潘一丁:新版“罗生门”:拉登死了?拉登没死?
  • 潘一丁:是错误理论迫使布什挂免战牌
  • 潘一丁:恐怖的“四两拨千斤”
  • 潘一丁:台湾现状是大陆文革的翻版
  •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也配称“科学”吗?
  • 潘一丁:良知不相信眼泪
  • 潘一丁:恐怖活动是错误社会理论的必然产物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