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爆破作文案”的局外审视/綦彦臣
(博讯2006年12月01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这是一个蹊跷的案件。如果一定要研究它的意义,恐怕至少要过上一百年,还得幸好遇上史景迁那样的国外汉学家,一如他对发生在山东的一个民间案件的个人视角那样,那本小书叫《王氏之死》。此外,要有布罗代尔年鉴学派的史学(社会学)功底才行,一如意大利的金斯伯格写的《奶酪与蛆虫》那样。 (博讯 boxun.com)

    为了给这样的未来学问家留下一些分析线索,我写下此文,这里面至少存在反映二十一世纪初社会整体病态的几大问题(经年鉴学派方法研究出来的):
    其一,郑北京先生关于爆破作文的著作早在2001年7月份就出版了,到余杰于2004年4月份写出批判文章之间,有两年九个月的时间。这两年九个月中,社会上对郑著的总体反映是什么?再细一点说,该书的销量如何?
    以上两个细节,法庭并未作任何调查。
    其二,吊诡(paradox)的是,余杰的批判文章写于2004年4月且是在一家较有影响的报纸上发表的,郑先生(原告)做出第一反应的时间应该不晚于2004年年底,何以隔了两年才提起诉讼。
    其三,与第二个问题相关,更加吊诡(deep paradox)的是,这本是一件并不重大的民事案件(一个助理审判员独任审判是为证明),为什么一定要引出一个“十五年来的首例强制措施”即限制被告出境。
    
    这三个问题远超乎了案件本身。如果一定要避免让人家认为是拿学术来蒙人的话,那就不如说一句(我们老家)乡下人的话:“会说的,不如会听的!”所以,限于中国病态社会中的复杂条件,这个问题的学术讨论只有留给后人去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 余杰"爆破作文"案将于2006年11月29日开庭审理
  • 说骗子是骗子,也得小心:“爆破作文”案一审判决:余杰败给郑北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