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陳一舟:“炒股無禁令”背後有什麼“弦外音”?
(博讯2006年11月29日)
    陳一舟(山東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教育部日前向各高校發出通知,要求高校對本單位資金使用和管理情況開展一次清查,發現問題及時整改,對查出違反財經紀律的問題堅決予以查處。開展高校資金清查的原因起于天津大學原校長單平事件。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王旭明表示,“國家允許高校進行正常投資,雖然‘天大’的資金被挪用炒股了,但國家對高校資金能否用來炒股並沒有明確規定,而且‘天大’也不是用國家投入的經費進行投資的。”(《第一財經日報》11月29日) (博讯 boxun.com)

    
    天津大學分管財務副校長杭建民挪用資金炒股票,造成天津大學的損失3750萬元以上。這一事件引起公共社會的普遍關注。如今,教育部在要求各地高校對“資金管理”進行清理整頓同時宣稱“高校炒股無禁令”,表示允許高校進行正常投資、“謹慎進入股市”,這種態度令人感到教育部試圖在“說明”什麼——那麼,“炒股無禁令”背後到底有什麼“弦外音”?
    
    從報道可以看出,在教育部看來,天津大學炒股之舉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問題在於,其校長單平在委託資金管理的考察論證、協議審核、資金監管等一系列環節中失職,把本應由集體決定的重大事項變為個人決斷,這才造成了國資損失。如此,我們似乎可以這樣理解:如果單平不“違規失職”,一切由集體決策,天津大學的炒股即便是出現虧損就是教育部所可以“寬容”的事情。
    
    由此就涉及到一個高校是否能“炒股”的問題。高校的資金來源主要有二:一是國家財政或者地方財政的撥款,二是學生的繳費以及社會捐助。這些資金,都可以歸屬為“公共資金”,用之進行炒股豈不是將風險轉嫁給“公共”?應該說,教育部允許高校在充分論證和科學決策的前提下按照規定開展一些“經濟活動”,也無不可,但“正常投資”與炒股之類的“風險投資”截然不同,前者可以理性引導、適時監管,後者則跟隨市場變化、風險性強,監管起來非常困難,極易造成公共資金的流失,教育部對此理應有一個明確的態度:可以投資但不能“風險投資”。在我看來,教育部要對高校“炒股”亮起紅燈,還在於,“風險投資”不僅產生巨大的高校資金流失隱患,還因為資金的“走向市場”而帶來教育投入減少、教育品質降低,讓高校的公益屬性漸行漸遠。
    
    顯然,教育部拋出“炒股無禁令”,一再強調“天大”炒股的資金不是國家投入的經費,表面上是為“天大”開脫,實際上是為自己“辯解”──在這起重大的高校國資流失事件中,教育部是“清白”的,沒有監管不力的責任。
    
    值得品味的是,教育部還同時指出──我國高校現仍屬政府辦學為主、社會辦學為輔的辦學體制,由於目前高校介入資本投資在我國還不成熟,相關政策規範還沒有真正形成,再加上股市的巨大風險,因而高校一定要謹慎進入股市。而既然是明知“高校介入資本投資風險甚大”、“體制環境還不成熟”,又為什麼不未雨綢繆、對高校“炒股”進行約束和規範呢?但願“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
    
    (新聞鏈結:http://news.sohu.com/20061129/n246676248.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