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性”问题的表象和本质
(博讯2006年11月29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随着网路高科技技术的日益发展、进步。已经为全人类的社会,提供了一个“无远弗届”的资讯传播和互动交流的平台,为未来真正文明社会的创建(现在连“门”都还没有摸到(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论文明》http://www.newmilestone.org/clcb/clcb20.html),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是一个不可否认、更值得鼓舞的事实。因为靠小米加步枪式的“穷过度”,虽然能够满足对某种政治信仰的追求,但是却永远到达不了人类理想中真正目标“天堂”的彼岸! (博讯 boxun.com)

    
    只是我们在欢呼这个“信息爆炸时代”来临,庆幸人人都有按照自己喜好选择接受的“自由”同时,忘忽所以地忽略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一句“祸福相倚”警示的精辟哲理。甚至反而将其当成一顿“免费白吃的午餐”而尽情享受,完全忘记这种物质成就,可能给社会带来的负面颠覆性冲击!最典型的,莫过于“性”问题对社会造成的影响了。这只要对所有网站、博客、论坛,以其“点击率”作一分类统计,就知道其“冠军”一定非“性(内容)”或各种出位的性绯闻“明星”莫属,而且和其它内容之间,往往保持数量级以上的差距。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各种正反面的“性”内容,早已取代了“爱情”,成为网路上“永恒”的主题,而且在与时俱进!这只要看看那上面的东西,不仅许多有关两性新闻的图片和文字内容报道,有日益露骨、直接的趋势。更从公开自述性史的“木子美”,揭名人强暴自己的“饶颖日记”,直到最近张钰跳出来现身说法,用有自己参与其中的性行为录像带,来揭露演艺界的性交易丑闻,以及所谓的“性学专家、教授”,居然公开跳出来支持婚外恋、换妻、卖淫嫖娼、直至各种变态性行为,成了最受人关注、讨论的热点新闻话题就知道了。总而言之。“性”内容成了各种媒体为满足大众皇帝需要的“伟哥”。而不断吃了“伟哥”的社会,有理由令人担心有朝一日,人类会不会“二次进化”,带着高科技的物质文明嫁妆,重新回到“动物世界”的娘家去?因为这在表象上乃是“有想做什么做什么的自由”的最高诉求!
    
    遗憾的是,在一片“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哀叹、指责声中,有的中国人除了再次“向后看”,回忆起毛泽东的新中国初建时代,雷厉风行地扫除了卖淫业,让“由人变成鬼”的妓女、重新“变成人”的好时光,却完全忘记那个时代,也曾同时给我们留下更多更深的肉体折磨和心灵创伤记忆。更不知道真正科学地检讨一下『问题出在哪里?』,从而像自然科学实践那样,总能发现失败的原因,进而找到解决的办法。而不是又像“小白鼠”般,由无数所谓的“专家、学者、权威”们,自以为是却莫衷一是地,发表着似是而非、经不起推敲的高论,让全社会跟着重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循环,乐此不疲地屡败屡试,一而再、再而三地、犯只有“蠢人”才会犯的第N次“同样的错误”!那真正导致失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这个“罪魁祸首”,除了有绝对原则性、方向性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影响外,这次跟中国文化的误导也脱不了干系。因为它们都不能在科学《认识论》的“知其所以然”层次上,理性而明确地提出“天性”和“人性”这两个用来区别人和动物之间最重要的逻辑区别概念,认识到包括自私、贪婪、食欲和性欲在内的“天性”,是大自然(或造物主)赋予所有生物物种,在地球上的这个生态环境系统中,有能够维持生存、繁衍的本能,这个本能是不可改变,也不会消除的(否则就要被淘汰)。而唯一的例外,就是给一种叫做“人”的生物以特殊的人性--一种用来控制、约束天性的能力,才得以通过集体分工合作,建立了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在自己相对于动物世界的“紫禁城”中,一方面享受着越来越丰富的物质文明的同时,担负着“替天行道”的责任,成为在“天之下、万物之上“的、统治地球上其它一切生物的主人,保证它们能够按照“丛林法则”的规律,和谐有序的生生不息。这难道不正是和任何宗教、神学、哲学、乃至未来的科学都没有原则冲突的观点和认识吗?可见是人类自己“误入歧途”了!
    
    首先,以达尔文进化论为基础建立起来的西方社会理论,认为人是从猴子进化而来,而且为了西方自己的既得利益利益,有意无意地、忽略“由量变到质变”这一重要的科学或哲学的逻辑分类原则,和基因遗传科学理论可能对进化论提出的挑战。仍然把人归入跟猴子在一类的“高等动物”之中,以便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在明明已经是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中,推行在大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才适用的“丛林法则”,从而可以以提倡“自由”的名义来为所欲为地、公然欺负其它相对弱势的国家或民族,把他们当成“弱肉”来予取予求,满足自己的贪婪天性。同时也让另外一种叫“性欲”的天性,在争取“自由、解放”的口号下膨胀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地成为令所有社会头痛和束手无策的大问题。如果说天性中的“贪欲”可以靠法制来强行限制,“食欲”可以由健康来自我约束的话,“性欲”就是连上帝、真主或菩萨都无能为力的本能需求。这只要看看无数报道中揭露的,有些牧师、神父或和尚,以及马克思、、爱因斯坦、历代中国帝王、还有美国克林顿总统的曾经发生过的越轨行为就知道了。那么,这些连伟人或领袖都做不到的事,怎么可能通过法制来让所有人“自律”呢?可以肯定,只要找不到有效控制其泛滥成灾的对策之前,这个问题将成为颠覆人类社会的主要威胁!
    
    在这个问题上,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虽然意识到“性”这个问题,对保持社会和谐、稳定,避免遗传学上近亲繁殖问题的重要性。那些以代表“少数精英统治集团”利益的圣贤读书人,一方面替皇帝制定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特殊化制度,为他们的领袖创造了可以合法满足性欲的条件,也给自己创造了可以“三妻四妾”的社会风气。在默认可以嫖妓(美其名曰“凤花雪曰”)的同时,却给女子制定了三从四德”“贞节”等严苛的要求,从理论上就违背了平等的“人权”原则。
    
    当然,他们也采取了一些巧妙的“治表”措施:如宣扬“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来避免或尽量减少因异性相吸的生理需要而“一见钟情”的发生几率;提倡重视婚前保持处女膜完好的“贞节观”,利用人性特有的“羞耻心”来有效约束社会行为;建立“续家谱” 的习惯来避免近亲婚姻产生的遗传学问题;甚至为男性读书人自己设计了“长衫”之类的服饰,可以避免他们在女子面前,由于无法控制的“生理天性冲动”,而表现出让“斯文扫地”、却对异性有挑逗性的不雅的尴尬和难堪;凡此种种,无不体现出这种文化的思维缜密,和超前的“文明意识”。相对于其它文化,可以当之无愧地享有“礼仪(其实是文明)之邦”的美誉。但是毫无疑问,这种在物质条件有限的封闭社会中有效的方式,对有高科技资讯交流和传播条件,又强调自由、开放的现代国际大环境中,就显得有点“螳臂挡车”般的力不从心了。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同样具有和其他人种、甚至猴子般“高等动物”同样的本能天性。只是由于博大精深的文化的加工关系,比其他民族略早一点掌握了人性的运用的结果,才会有“鲁(国)男子拒绝送上门来的寡妇免费性服务”这样的“人性战胜天性”的经典传说。更体现在“刘胡兰宁死不屈”、“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黄继光为胜利用身体堵枪眼”、“邱少云为保护战友不惧烈火焚身”、“著名科学家放弃优厚待遇毅然回国效力”之类,在高等动物看来是“不可思议”的真实故事中,无不凸现出人性的力量。现在,有人说这些中国人是因为受“落后愚昧”的文化教育而变“傻”了。真是如此吗?非也。
    
    其实中国人一点也不“傻”,他们当初完全是因为通过人性的理性思考决策,来对天性加以控制和约束,为集体的利益做出自己必要的牺牲的。所以一旦中国人开始要和国际“接轨”,接受自己是“高等动物”,可以按“丛林法则”来便宜行事时。由于自然天性的共鸣,马上就冲破原来道德上的压抑,无所顾忌地为所欲为起来。所以他们从负面显现出来的社会破坏能量,当然也一定会让世人瞠目结舌而自愧不如的。当前那个社会在“性”问题上,产生的让全世界都“望尘莫及”的泛滥表象,就是证明。如果以为靠现在连对“高等动物”都越来越无能为力的什么“法律、制度”等行政手段来解决,就等于在人性和天性之间“拉偏架”,任由天性无限膨胀,其后果可想而知,一定会“后悔莫及”的。不信就等着瞧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让熊猫来给社会学家上一堂“性知识”课
  • 潘一丁:我们怎么成了走迷宫的小白鼠
  • 潘一丁:大众皇帝的悲哀
  • 潘一丁:转基因成果颠覆达尔文进化论
  • 潘一丁:良知的“马后炮”
  • 潘一丁:“替罪狼”拉姆斯菲尔德
  • 潘一丁:美国和台湾社会现状是假冒伪劣“民主”的典型
  • 潘一丁:两岸应该联手给美国人上一堂国际礼貌课
  • 潘一丁:要“禁核”还是“垄(断)核”
  • 潘一丁:用精神战争的千锤百炼来锻造和谐社会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最愚蠢奖”
  • 潘一丁:新版“罗生门”:拉登死了?拉登没死?
  • 潘一丁:是错误理论迫使布什挂免战牌
  • 潘一丁:恐怖的“四两拨千斤”
  • 潘一丁:台湾现状是大陆文革的翻版
  •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也配称“科学”吗?
  • 潘一丁:良知不相信眼泪
  • 潘一丁:恐怖活动是错误社会理论的必然产物
  • 潘一丁:一评“强国论坛”的弱国思维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