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没“暗骂”老枭/綦彦臣
(博讯2006年11月27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今天看完东海一枭《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贴在《国学论坛》,bbs.gwoxue.com见附件),一定要说指称“厚道仁义之人”,是暗指了他。 (博讯 boxun.com)

    凭良心而论,我真没把老枭列入不能共享一片蓝天的人。而且,我还是比较佩服他敢说敢干的劲头。所以,今年早些时候,我也在《博讯》上夸奖了老枭一番,说他有竹林七贤之风。
    这个赞赏观点,至今不改!
    老枭的厚道之处就在于他不是处心积虑地骂人,他也不过份曲解别人--这次算个特例了。坦率地说,老枭要骂你,那叫以生道杀人,虽死无冤。相反,那些什么“厚道仁义”则全然不是,表面批评实为诋毁,也就是说以死道活人,虽活犹恨。
    老枭也不能说“学无所长”,而是学之不精。说到他对儒学研究的热切,连我这一项自诩对中国古典哲学有所研究的人,也十分佩服。老枭素以骂马克思为能事,我呢,也把马克思的经济学与社会理论视为“胡扑”,但老马的学术精神还是值得佩服的。这也不是我瞎说,曾有人介绍过:每年还有不少人到老马墓前献花的。在我看来,老枭就是一个中式(学问上的)老马,虽措之不精但涉猎极广。至于他对有些儒家文献的信手拈来,也说明他的记忆力非常之好。
    老枭短文中所罗列的一套孟子批判杨朱墨翟,以及理学批佛,心学排理学之类,我算稍有研究。最近我正在写一本这方面的书,孟子一章已经写完,我对孟子的评价是“缺乏修养的哲学家”。他痛骂人家“无君无父”,属禽兽一类,确实超乎了一个学者的修养。但愿醉心儒理之学的高手如老枭,少学孟轲的文风。我有一个私人标准(本不该公开)--“我不喜欢那些喜欢鲁迅的人”,但老周还是有句话(大概吧)“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
    我接受过辱骂,比如“小文人”之类;也接受过恐吓,有人说“民主到来”时要实行学术审判--大概像法国大革命时短命的正义吧!
    如果说我敬重老枭的敢说敢干,甚至把他称为“中国的学术老马(克思)”,这些有敬有讽的表达不太为老枭接受的话,那么在我看来:老枭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多半是为多得些稿费,或者争取个出国的机会。所以,他突然把我的小文拾到身上,多少有些儿童向老师打小报告换表扬的意味。
    其童心之未改如此!
    能得老枭一骂,也算拿着马尿当酒喝——碰了个乐子。
    至于说到是否也退出笔会,尚无此打算,但是:一,我不会为争个什么理事,把别人贬得一文不值;二,我不会为争个出国名额,瞪破了眼珠子。这些,我跟刘路当面讲过:虽然我一趟没出去过,会点三脚猫式英语也总比到了外国就“睁眼瞎”的同道强一些,但我要等到笔会没人原出国了,我才去。现在呢,有些人为了能出趟国,已经到了“饥不择食,贫不择妻,慌不泽路”的地步了!!
    骂人、骂人,为出国而骂人;出国、出国,“冷了兄弟们的心呐!”——李逵先这么说的:“招安,招安,冷了兄弟们的心呐!”——有人为出国就让流亡的毛泽东给招了按,实在可叹!!
    挨老枭一次骂,颇有“如听仙乐耳暂明”的感觉。老枭骂人,果然与“厚道仁义”之属而不同。我想:武则天读骆宾王骂她“秽乱春宫”的文章时,就是这么个心态。
    当然,我对老武不太感冒。这个女人很坏,告密之风、醋吏肆虐成了政治病毒。那个时代,还出了诬人重罪的《罗织径》。难道老枭不觉得“厚道仁义”们也经爱了《罗织经》的熏陶吗!
    流亡的毛泽东与变性的武则天,正在翩翩起舞,孰之不谓也乎?!
    既然老枭深爱古文,那么我就抄一段白居易《与元九书》来结束本文吧:“引笔铺纸,悄然灯前,有念则书,言无次第,勿以繁杂为倦,且代一夕之话也。微之,微之,知我心哉!”
    2006年11月21日于绵逸书房
    __________________
    
    附老枭《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今天,有个叫綦彦臣的写了篇《我为什么不再参加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公开退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原因是不愿“与野火先生这类学无所长且以骂代写的人共享一片蓝天”,还有,害怕“让什么‘厚道仁义’之类”的瞄上!
    
    我曾写过一文《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的短文,是批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的。估计我在他眼里与野火一样属于“学无所长且以骂代写的人”,而且很可能就是他所斥的“厚道仁义之类”。因为老枭在江湖上倒确素有厚道仁义之誉。
    
    仁义固然,“厚道”则是朋友们抬爱,因为用世俗标准衡量,老枭皮不厚而嘴尖,腹不空而舌辣,是不怎么厚道的----尽管我自以为、不少老前辈也认为我是真正的厚道人。
    
    而在此君眼里,谁对他的观点进行批驳就是“学无所长且以骂代写”,就是不厚道不仁义。那么,古今中外所有的文化批判,包括孟子辟杨拒墨、理学批佛、心学排理学,岂非都成了有违厚道仁义的行为了?我以为,思想争鸣,正是“自由文化”应有之义,只要没有利用什么特权折人之笔封人之嘴,就无碍于自由,更与是否仁义厚道什么的无关。
    
    綦曰“要让什么‘厚道仁义’之类的瞄上,那你就自认倒霉吧!”这是自我批评么。在厚道仁义面前倒掉的,必是“不仁不义的薄道”。象那样因为同道略有异议或受到一点批评就斥对方“学无所长且以骂代写”,并立即退出刚刚加盟的“自由文化运动”,确是不“厚”也不义(宜)的,如野火君所言,一副“小文人”的小嘴脸。
    
    而且綦言似乎也不诚实。如果确是因挨了骂而退,因不愿“与野火先生这类学无所长且以骂代写的人共享一片蓝天”而退,小綦应该同时也退出独立笔会才是。因为笔会里与他意见不同思想有异者不少。我这个“骂”过他的“厚道仁义之类”就在其中呢。
    2006-11-25东海一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先生的胸怀可否宽厚一点?/野火
  • 我为什么不再参加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綦彦臣
  • 郭起真带腿伤羁押 急需各方关注/綦彦臣
  • 我要首先拒绝您这样的“文化暴君”!--回复魏厚仁先生批驳“控诉与诋诬”一文/綦彦臣
  • 10月17日宣判纪事:郭起真,21世纪的“小麦”/綦彦臣
  • 不够经典的孤岛--电影《荒岛惊魂》评论/綦彦臣
  • 对阿拉贝尔的借题发挥/綦彦臣
  • 沪上风云,缘于对金融危机的担心/綦彦臣
  • 歪解、厚诬还是轻信?--关于孔丘杀少卯问题致老枭/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野火先生与我商榷文的附件问题指正
  • 中国监狱:用犯罪改造罪犯/綦彦臣
  • 江泽民与“清官祠事件”/綦彦臣
  • 闲话五代十国(四)/綦彦臣
  • 机会总会胜过义愤———回复野火先生之商榷/綦彦臣
  • 闲话五代(三)/綦彦臣
  • “拒郭门”无限扩大化的后果堪忧/綦彦臣
  • 美中战略博弈背景下的中国自由运动/綦彦臣
  • 五代的“孬人政治”/綦彦臣
  • 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与俄罗斯/綦彦臣
  • 山东寿光警方搜查一家庭教会/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