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興庭:養老金空賬的“黑洞”是怎樣產生的?
(博讯2006年11月27日)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據勞動和社會保障部2000年進行的《延長退休年齡可行性研究》提供的數位顯示,1998年我國有半數省市養老金支不抵收,當年養老保險基金總額開始出現虧損,虧損額高達71.3億元;1999年全國虧損省市增至25個。另據調查顯示,2000年我國養老金“空賬”達到360多億元,到了2005年底,“空賬”已經達到8000億元。(《中國經濟週刊》11月27日) (博讯 boxun.com)

    
    針對這筆“空賬”,勞動保障部郭悅認為,從長遠來看,應逐步、適當地提高退休年齡,延長職工的就業時限。在郭悅眼中,人口的老齡化似乎是養老金“空賬”產生的罪魁禍首。面對高達8000億的養老空賬,一個“延遲退休”就能一勞永逸嗎?歐洲的老齡形勢遠比我們嚴重,但他們積累下來的養老金“空賬”卻不過十幾億、幾十億,最多也就千把億。相比之下,我們這8000億養老金的“空賬”,似乎是一夜之間“憑空”產生的。從1997年的盈餘,到現在的巨額赤字,不到十餘時間,這能用一個簡單的“老齡化”解釋嗎?
    
    有心的人一定會發現,這十年,正是我國國有企業改制加快、新的養老保險制度建立的十年。在國有企業的這一輪改革中,許多企業受經濟利益驅動,把提前退休當作減員脫困的良方,甚至違規給大批在職職工辦理提前退休手續,將負擔轉嫁給社會;此外,某些地方政府為了使一些長期資不抵債、又拖欠職工養老金的困難企業順利改制,或者趕在國家的2008這個時間表之間完成“政策性破產”,在安置和分流職工時,將企業職工沒有到位的養老金無限地延後,從而形成巨額養老金空賬現象。此其一。
    
    其二,養老金空賬“黑洞”,實質上還是制度下的蛋。我國現行的養老保險制是在“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在市場經濟條件下,這一制度就已經不合時宜,從1997年開始,國家開始進行新的養老保險制度改革。中國社科院博士梁麗萍在她的著作中提到,養老保險從現收現付制向統賬結合制轉軌的過程中,政府單方面廢除了計劃經濟體制下的隱性契約,導致“老人”(已退休人員)無資金積累,“中人”(即將退休人員)資金積累嚴重不足,於是,不得不動用“新人”(改革後人員)的帳戶,於是,“新人”的帳戶由此變空。
    
    對於以上種種歷史遺留問題,顯然,不能由“被改者”全部承擔改革成本。養老金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是國家財政投入,因此,在擴大養老金覆蓋面、健全應收盡收體制、把個人帳戶做實的同時,還應該將養老金的收支平衡納入財政支出預算,並從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補充養老保險金,逐步充實養老金個人帳戶,以彌補這種虧空。
    
    第三,更應該值得警惕的是,養老保險金正在成為腐敗的高發地段。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上海社保大案事發不過數月,緊接著,浙江金華再次爆出社保大案。據報道稱,高達上億元的社保基金被挪炒股。包括養老金在內的社保基金何以總是大案頻發?說到底,還是一個體制的問題。在大陸,管理養老金等社保基金的組織,一般都是社保局下屬的機構,他們集保費徵收、基金管理、投資運作等多種職能於一身,以政企合一的方式運營基金。這種缺乏監督、資訊不透明的運營方式,難免會陷入暗箱操作、效率低下以至被挪用、貪污的境地。而這,對養老金“空賬”這個黑洞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人口的老齡化,確實加大了養老金空賬的缺口,但是,老齡化遠不是空賬“黑洞”產生的根源,在我看來,任何忽視主要矛盾、揀芝麻丟西瓜的行為都是不理智,甚至在轉移問題的焦點。對於當下養老金空賬這個“黑洞”,我們應該充分認識到它的體制根源,才能在下一輪的養老保險制度改革中立於不敗之地,並最終實現“老有所養”國家理想。
    
    (新聞鏈http://finance.163.com/06/1127/00/30T62RGM00251HGN.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