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鹤慈: 谈王友琴--附谈造反派
(博讯2006年11月16日)
    在我心中的文革纪念馆,应该有一面刻满了文革受害者姓名的墙.而王友琴已经在一砖一瓦的劳作着.
    
     当我知道,有不少的人,对一个踏踏实实的老实人,会用相对恶毒的语言相加时.我真的是感觉意外. (博讯 boxun.com)

    
    文革是整人的历史,没有挨过整的,可能不多,同样,没有整过人的,恐怕也不多.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对王友琴的工作感到反感,甚至是愤怒的原因.
    
    
    人们的冷漠,是希望用忘却抹煞记忆.而一些人的愤怒,是希望窜改记忆.在今天,几乎所有的人,谈起在文革的经历,全部都是受害者.
    
    文革中,的确有成千上万,或准确的说是几千万人,收到过程度不同的迫害。承认这个事实,也就必须承认,文革中有上千万的人,甚至是上亿的人,参与了对他人的迫害。现在事,所有的回忆录,文章都只能看见受害者,害人的消失了。
    
    
    文革的研究,在国内虽然不是禁区,但中共是不喜欢这个话题.当年,邓小平为了自己政权的合法性,为了获得取代四人帮,华国峰的合法性,利用了人民对文革的厌恶和愤恨.相当程度的否定了文革.但当进一步的否定毛泽东,到否定铸成文革的社会制度时,邓小平必须停下来.因为,这样下去,不会是给他执政提供合法的资源,而是会动摇他的权力的合法性.所以文革毛泽东的否定没有能够彻底进行下去.
    
    到了今天,文革更是中共不愿意提起的话题.今天的执政者,多多少少是文革中成长的一代,如果算细帐,就不可能只用四人帮来开脱了.
    
    今天中共的领导层,正像红楼梦中.除了两头石头狮子是干净的.恐怕没有几个人可以在文革中能做到问心无愧.
    
    同样,在民间,我们这些文革的过来人,不能说是全部,也应该说是绝大部分,或多或少的在文革中,做过让自己脸红的事。更不要说,不少人作过远远的超过了底线的事。
    
    王友琴的文章,有的人说是千篇一律的琐事。但就是这些受害者的豆腐帐,使一些人不能安宁。
    
    没有人指责王友琴的文章有什么不实之处。这些真实的记录,不只是为了纪念受害者,也是控诉了迫害者。
    
    我们看最近的文章:"郭世英在农大的最后岁月"。郭世英的农大的同学就出面反击:【郭世英是自杀的,早有结论。郭世英是他父亲害死的,和农大任何人没有关系!!!】就算郭世英是自杀,他为什么会自杀?和农大任何人没有关系?你说自杀已经有了结论,但你不会说郭世英的尸体上勒进肉的铁丝也是郭自己绑的吧?郭世英的遗体,在他们的家人看到时,已经没有铁丝或绳子。但肉上深深的勒痕清清楚楚。勒痕之深,几乎
    可以看见骨头。
    
    正如我在给文章的作者的信中说的:关于自杀还是他杀,我没有一定的看法,但我对一种自杀是否叫做自杀有我的看法。没有被捆绑的人,不会知道,就一根两米的细绳,稍微专业一点的捆绑,用不了十几分钟,几乎没有人不会自动的从楼上跳下去。那是真是会感到,生不如死。
    
    和上面的文章一样,这也就是王友琴的辛辛苦苦的劳作后的收获。一篇具体的受害者的记录,就是直指迫害者的诉讼状。
    
    我们并不是象犹太人那样,要追查那些罪犯和迫害者。我们只是希望,历史不要重演。在今天,中共对文革采取回避的态度。而海外却有人为文革,甚至为文革中的毛泽东林彪翻案时。我们想把过去的真实再现。
    
    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对历史必须正视。
    
    15、11、06。墨尔本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关于造反派的定义,和宋永毅商榷
  • 杨奎松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读后感二/张鹤慈
  • 张鹤慈: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的读后感
  • 张鹤慈:如何看待胡温的和谐社会 ?
  • 张鹤慈:知识分子是如何被打断脊梁的
  • 且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之天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 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中)/张鹤慈
  •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后浪推前浪――回复张耀杰先生/张鹤慈
  • 小渔:驳张鹤慈“中国至少在进步”论
  • 张鹤慈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