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良知的“马后炮”
(博讯2006年11月13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老文评新闻(89) (博讯 boxun.com)

    
    在2000年台湾“总统选举”中,力挺民进党陈水扁上台的前台湾中研院长李远哲,终于在巴黎发出一封公开信,呼吁已被家族贪渎丑闻闹得沸沸扬扬的陈水扁,要审时度势、知所进退,不要拉着民进党一起“沉沦”。在社会上引起一片不大不小的震动!
    
    据报道说,“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对那次选举中导致陈水扁上台,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因为当时很多人都是冲着他才决定投陈水扁一票的。而这种“名人效应”也是无可非议的,一般来说,科学家、尤其是像李远哲这样有国际名望的大科学家,往往意味着“代表良知”,所以在“挑比较不烂的苹果”般的政治选举中,让本来就在一筐都差不多的“烂平果”中,看不出门道、拿不定主意的普通民众,愿意听信他的推荐也是合乎情理的。但是正因为如此,那个作为“良知”的代表,就更要本着对社会和民众负责的态度,认真担起为选民把关的责任,并要因为选择错误,以次充好地、把从心眼里向外烂的“烂苹果”推荐给选民,而加以检讨和尽力纠正。
    
    现在李远哲的公开信发出了,虽然没有“自我检讨”,却似乎有一点想“纠正”的意思,也被那里社会认可是一种“良知”。可惜来得太迟,因为在此之前,民进党的中常会已经定下了“全党全力支持陈水扁”的调子,完全起不到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作用。从客观效果来看,绝对是一只典型的“马后炮”,更不知道背后是否还有双方预谋“温情妥协”的隐情?
    
    其实,李远哲跟民进党政府的关系,早就超出了代表社会良知的范围,他不仅拥有“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行政职务,更担任了“国策顾问”。那么,对这个政府起码在陈水扁靠“两颗子弹”(可能还有李远哲又一次的支持)当选连任起,就已经开始严重的“沉沦”的事实。理论上他就应该担起“顾而不问”的不作为责任,所以李敖对他“不知检讨”的批评是有道理的。只是对一个长期搞自然科学研究出身,再想从政、去趟台湾政治这滩“污泥浊水”的读书人而言,就像要“用擀面杖吹火”一样,的确有点“勉为其难”了。只能期望他可以“亡羊补牢”地,把后面的“路”走好!
     
    
    
    请看六年前为此发表的老文:
    
    
    
    “擀面杖”和“吹火管”
     
    当前世界上有两种人一定是有高智商的聪明人。一种是科学家,他们需要拥有丰富的学识和高超的能力,去发现和掌握大自然的各种现象和规律,以便用来为人类造福。另一种就是政客,他们必须练就“生花之笔”和“如簧之舌”以及收放自如的“良心”,才能随心所欲地“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让雇佣他们的主子(民众)“心甘情愿”地任凭摆布,以实现个人或某个集团的私利。
    
    但是,上述两种聪明人之间却又有根本的区别,是不能“互换”的。就象“五香牛肉”和“臭豆腐干”一样,虽然都是美味,但完全不能混为一谈。科学家要具备精深的专业知识、能力,以及客观、求实的探讨精神;而政客需要广泛敏锐的嗅觉和随机应变的能力,以及死缠烂打、百折不挠的精神。长期下来的结果,科学家往往养成客观实事求是的习惯,用到社会问题上,就形成比较符合公众利益的“良知”,只是受专业习惯的影响,不能了解社会问远较其它任何学科复杂而牵涉面广,容易产生片面、不现实的毛病。所以即使杰出如爱因斯坦那样的天才,可以写得出“相对论”巨著,甚至对人类和社会也作出过许多精辟论断,但还是错误地作出一个以为“社会主义能救世界”的结论,不过因为他始终没有直接进入政治圈去趟“浑水”,所以也无损于他的光辉形象,永远是人类的“良知”代表!而历史上无数政客,则总是变得越来越“老奸巨滑”“无所不用其极”,最後大多要留下一些受指责的“垢病”。
    
    现在,据说东方有一位深获众望的科技界名人,要公开站出来支持某一总统候选人,允诺参加政府的班子,不能不令人感到吃惊!因为他的名望完全来自他在科学方面取得的成就,以及他站在代表普遍良知的非官方地位上,敢于对社会存在的弊病和不公,提出 批评和建言。不是因为他已经提出过什麽治国的真知灼见,或在现有的工作岗位上表现出什麽杰出的领导才能。而且这些弊病和不公都不仅是客观早已存在、并被普遍认知的事实,即不是什麽个人的发现,更没有由于他的努力而得到克服。其实这些东西和政府的本身一样,都是社会文化面貌和精神价值观影响下的产物,通过名人之口提出来,可以引起社会较大的重视,争取一起来“反求诸己”地检讨,而根本不可能通过政府的行为来改变,就象最近在法国揭出来的“回扣丑闻”一样,说明只要社会存在“向钱看”的普遍意识,就不能指望杜绝贪渎的发生,和换政府反而没有必然的关系。作为政客,提出“换人(党)做做看”的口号是很正常的,否则岂不是永远没有上台的机会?但是作为有影响力的社会公众良知形象的代表,直接参加到一场明显并不高尚的“选举混 战”之中,等于主动放弃了原来那种“客观超然”的有利地位。无论他所支持的候选人当选与否,他都不可能恢复原先的荣誉和影响力。而就中国的政治生态而言,学者直接参政成功的例子,好象还想不起来,不是当“花瓶”,就是当“枪”使,恐怕“诺贝尔 奖”也改变不了这方面的问题。
    
    “擀面杖”就是擀面杖,可以用来擀出漂亮的“饺子皮”,但如果因此以为可以充当“吹火管”去吹火,结果可想而知。也许人们到头来发现,损失了一个科技精英,确多 出了一个政治“饭桶”!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clx/clx89.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替罪狼”拉姆斯菲尔德
  • 潘一丁:美国和台湾社会现状是假冒伪劣“民主”的典型
  • 潘一丁:两岸应该联手给美国人上一堂国际礼貌课
  • 潘一丁:要“禁核”还是“垄(断)核”
  • 潘一丁:用精神战争的千锤百炼来锻造和谐社会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最愚蠢奖”
  • 潘一丁:新版“罗生门”:拉登死了?拉登没死?
  • 潘一丁:是错误理论迫使布什挂免战牌
  • 潘一丁:恐怖的“四两拨千斤”
  • 潘一丁:台湾现状是大陆文革的翻版
  •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也配称“科学”吗?
  • 潘一丁:良知不相信眼泪
  • 潘一丁:恐怖活动是错误社会理论的必然产物
  • 潘一丁:一评“强国论坛”的弱国思维
  • 潘一丁:我们怎么会没有言论自由的
  • 潘一丁:不讲诚信的理论铸就没有诚信的社会
  •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无知和愚蠢的新证据
  • 潘一丁:维和需要威权-联合国只不过是“泥菩萨”!
  • 潘一丁: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