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知道紅軍北上的秘訣是什麼嗎
(博讯2006年10月30日)
    在對現實計謀的運用中,大凡有點小聰明的人,都覺得自己的點子很是可行,並極力推動自己的計謀在實際中運用,或在眾多的策略裏獨佔鰲頭。但我們卻都知道,在極限智慧較量中,心地不坦蕩,或是僅為了自己的名位得失的人,他不可能是一流的運籌高手或能擁有一流的大智慧。所以在印證真章時,被無情地犧牲掉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當年在南下與北上的問題上,在紅軍的內部,以張國濤為首的一撥人,掌握了紅軍的大部勢力,並對中共首腦的決定採取了堅決抵制的態度,使紅軍不得不分裂開來,張國濤也只得帶領八萬人馬往南一路砍殺去,結果碰了一頭疙瘩地不得不返回陝西,接受中共首腦的批評與處理。再到後來,張國濤又沒羞的背叛了共產黨走到了國民黨的隊伍中去。這說明,張國濤的確不是胸懷若谷的高人,所以他的運籌帷幄也就只能是二三流的水準,還企圖做什麼領袖,這未免太不知“羞恥”二字。因為,這位沒有遠見的投機政客,即使有點狠勁,弄出點動靜,就他投降反水來看,他不配做主導大局的舵手。因為他與普通的政客不同,他的目標可是舵手,並也具體地“舵手”了一個時期,雖然失敗,但完全有理由保持貞潔,夾住尾巴,面對死亡,不做沒有品位的強勢附庸,可他連這最起碼的水準都不具備,還有什麼條件做指導者?他的水準,就連方志敏都不如,還有什麼高調值得與強勢較量?
     對於弱者來講,要想戰勝強大的敵人,首先能帶動起廣大民眾一道做才行,因為民眾中有許多的能成大局暫時還不得志的人很需要在新的條件下獲取實際利益,甚至是為了雪恥而來的人由於他能潛心積慮,更能利於事業的蓬勃發展。這種人,一不為名二不為利,就是要在現實社會裏證實自己的或正確或偉大或高尚或與眾不同,並能為了一個宏大的事業竭盡全力地投入他的能量,並不會被敵對勢力所能收買。這種人,更不是張國濤類的能懂得,也是我們在未來競爭中必然容納的先鋒力量。 (博讯 boxun.com)

     作為當時的共產黨紅軍,雖然勢力非常弱小,但他們所擁有的一流的人才當時的蔣中正先生的國民黨已沒有能力擁有,因為蔣氏規則中已不屑常人取代有點名位的人,哪怕他的屬員是一頭頭豬,也不該被取代,那就只好把大多英才拱手送給共產黨,讓共產黨有了個基礎好打敗他。事實上,一個事業的成敗,無非就是人才的多寡與能量大小決定著,蜂擁而至者遍地皆是,儘管還需要,但他們所給任何事業的影響實在有限,不可能在開創的初期就能使他們及時地進入圈子裏來造成龐大的聲勢。
     說起來,紅軍北上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有個安全的根據地,好施展他們的抱負,還能招賢納士,再就是師出有名——打侵略者。南去是國民黨的包圍圈,即使再英勇善戰,一虎難敵群狼的道理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智者利用最佳的方略是最明智的選擇。所以當時的毛澤東很自信地對跟張國濤走的人們說“你們會回來的,我們還是歡迎你們回來”。
     如果現在我們在大陸上也有個合法的根據地,又師出有名,那麼,國內的英才就自然地來到我們的陣營裏一展宏圖。這也是我們應該冷靜思考的最關鍵所在,更是我們最後打敗共產黨的玄機之處。這也是我們的民主運動以往沒有多少進展的關鍵所在。
     而當時共產黨跑到陝北去,就是為了有立足之地和生存的名目,結果他們達到了目的,也就能生存繁衍下來。而蔣總統的國民黨真不想他們存在,可人家還是壯大到把國民黨掃出大陸,能不是國民黨的奇恥大辱嗎?孫中山的在天之靈,能安息嗎?蔣大總統在天國裏,能不耿耿於懷嗎?在這個問題上,很值得我們深思與借鑒。
     當然,如果蔣總統也真的按照孫中山先生的政治綱領解決中國的政治問題,就像今天的共產黨真的像他們自己承諾的給人民以民主權利那樣,中國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殺戮,中國的現在就會更美好。
     而我們,為了我們弱勢群體應該得到的美好,還是需要重複一下他們的做法,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地作為,因為他們不讓我們擁有他們的憲法已經給了我們的合法權利,但儘管我們雖然具備了打敗共產黨這個先天條件,可我們誰也不想這樣做,這是沒有辦法的選擇。
     政治上的正確決策,是理性人都應能弄明白的道理,也是說,它必須符合社會的發展規律,並能按照已經有了的遊戲規則行事,同時還要符合潛規則裏的運籌。可有些人,就是不知道什麼是政治,如何適應環境?例如在與共產黨較量時,不知道分化瓦解,只知道全部清理,卻看不到,僅靠現有的條件,全部清理胃口未免過大些,並不符合我們的現實利益。這充分說明還沒有弄明白我們的這點斤兩還需要演化,需要綜合,需要繁衍,需要妥協,需要與所有的與胡幫辦為敵的人和勢力結盟。就象有位文友說得好:“先把鳥打下來,再說清蒸還是油炸還是燒烤,”否則,等到猴年馬月也沒有什麼值得我們驕傲的結果。
     總之,開創基業沒有準確的定位真的不行。不接受更正確才是目光短淺。要想獲取先手,首先自己要具備大度的胸懷,以及更深層次的研究。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民運是否有民眾這個基礎
  • 阿衍:民运事业是个大工程
  • 阿衍:王洛宾还给《共产党宣言》谱曲
  • 阿衍:民主总统为什么要被多数人罢免
  • 阿衍:国营企业的职工就象被任意宰割的羔羊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2)
  • 阿衍:看我们的民运首领
  • 阿衍:陈良宇被抓捕真的值得庆贺吗?
  • 阿衍:《并战计》(25——30)
  • 阿衍: 《混战计》 (22——24)
  • 阿衍:我看共产党左派的社会意义
  • 阿衍:《混战计》 (19-21)
  • 阿衍:台湾大陆都在乱,台北权要怎么办?
  • 阿衍:从台湾大陆都在乱看下去
  • 阿衍:《攻战计》
  • 阿衍:施明德先生需要自焚吗?
  • 阿衍:陈水扁下台与否的利弊
  • 阿衍: 《敵戰計》
  • 阿衍:中国共产党存在着五大灭亡的基因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