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向王光美提问/王童
(博讯2006年10月23日)
    王童
    
     那年我还在《戏剧电影报》供职,中央新闻纪录片厂的青年导演傅红星刚拍了一部文献纪录片《刘少奇光辉的一生》,首映式并记者观摩结束后,王光美应邀同傅红星一同参加了记者见面会,我亦参加了。这样的见面会,自然不同于故事片那些明星大腕云集的场面,面对这样一位真正历史“悲剧”里的人物你会有许多说不出的感慨。斯时,年过花甲之年的王光美风采依旧,白衬衣领如年轻时一般照旧翻在外,衬着灰白头发梳理整齐瘦俏的脸。老实说,对这样一部影片,在那个年代的出现,尽管早已拨乱反正了,但已被这名字习惯性弄怕了的人们依然心有余悸。多年来这个背着“叛徒、内奸、工贼”的中国人民的“头号敌人”,已成了人们心灵中抹不去的一个符号。这样,当记者们提问时也都小心亦亦地提些不疼不痒的有关拍摄手法的常识问题,也许谁也都不愿意触动那根敏感的神经。 (博讯 boxun.com)

    
     老实说,对刘少奇主席,我一直存有陌生而又复杂的感情,早年,家中父亲曾有一本他的《论共产党员修养》,而这也成了父亲“文革”中被打成资反分子的证据之一。但所谓“苦大仇深”出身的“工农干部”的父母,对娶了资本家阔小姐王光美的刘少奇又有多少好感呢?加之,从“文革”始,长年累犊的宣传,认为刘少奇和王光美就是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代表是深信不疑的。刘少奇比之毛泽东想搞经济建设,大跃进过去的“七千人大会”后,在电影纪录片中,他顶替作了自我“检讨”的毛泽东穿着黑色呢子大衣走在了前面,这个历史镜头,让我下意识地感到这恰是刘少奇悲剧的开始。不管当时刘少奇是如何的正确,,名望怎样的受人拥护,如同蒋介石容忍不了李宗仁那般,功高盖主是无论如何不会被当家人待见的,虽然在大的环境逼迫下,君主也不得不屈就一下,做做样子,但由于监督制度的缺陷,这终究不过是一件“黑色幽默”中的“皇帝的外衣”。但刘少奇却天真地把这外衣穿上了。
    
    刘少奇提出了“毛泽东思想”;刘少奇参加过“反右”,主导过“四清运动”,最终他被自已推崇歌颂的体制给谋杀了。怪谁呢?“文革”初期有一张他穿着军装同一脸堆笑的江青在天安门城楼上握手的照片,这照片的笑后来真正成了笑里藏刀。江青批刘少奇进而又整王光美,或许是对美貌、气质高雅的王光美存有一股嫉妒心理作怪。但说到家,王光美同刘少奇成了他们无力回天的苦难思想的殉葬品。王光美在“文革”之后,并未担任什么重要职务,是不是她也难以脱掉那件外衣,人们不得而知。这样,我当时就提了一个相对深刻点的问题:那么,怎样才能阻止再发生“文革”与刘主席这样的悲剧呢?实际上,这不过是一个再实事求是的提问,但那一刻,众人还是心存惊悸地看了我一眼—怪这小子多事。王光美也注意地看着我说:那还是要依靠人民吧,人民终究是公正的,历史毕竟是由人民来写的……。随之她就边看我边扭过头同傅红星交头接耳一番。
    
    说实话,我对王光美的这几句论述并不赞同,因历史有时就是靠阴谋者移花接木的,人民究竟能起多大作用呢?人们通常总挂在嘴边的人民又在哪儿呐?
    
    王光美现在仙逝了,她有否留下不为人知的历史遗迹?这也常使我回想起她在我提问时,她注意看着我的那种含有多重意义的目光。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莫非胡锦涛又把王光美当成赵紫阳?!
  • 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柳萌:66岁的毛泽东如何色诱38岁的王光美
  • 朱小华:王光美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 郁申树: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 建议杨振宁迎娶王光美/牛乐吼
  • 给王女士的一封公开信:王光美女士,您被人利用了
  • 魏京生:读王光美曾为大赦国际成员报道有感
  • 朱学渊:王光美宴请毛泽东家人的政治信息
  • 胡锦涛温家宝出席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告别仪式(图)
  • 王光美灵堂:毛邓后人均来吊唁(图)
  • 胡锦涛将出席王光美遗体告别仪式
  • 王光美荣获“中国消除贫困奖”成就奖
  • 邓小平两女吊唁王光美
  • 王光美级别不够 未发讣闻
  • 王光美细说往事
  • 刘少奇遗孀王光美肺炎病逝
  • 戏评:王光美宴请毛泽东家人的后果是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