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工亡矿工家属困难职工泣血的求救
(博讯2006年10月18日)
    
    
     求救 求救 (博讯 boxun.com)

    求救 求救
    我是湖北省黄石市大冶有色金属公司铜录山矿坑采车间职工,我没有无故缺勤!也没有违反劳动纪律!采一工段长期2000年1月至2003年4月(其中实习一年、试用半年)采取做假工资表、假考勤、瞒报、恶意克扣、截留工资欺负我。内部排休人家都上十五天班,说我半个人,要我上二十二个班,还只能拿半个人的工资,上班还不给我打考勤。人家都有加班、夜班费、存休;我加班、夜班费、存休也没有;下井的工资还没有地面工资高。工段井下收废铁都有废铁费,我收废铁废铁费也没有。另实习期间吴珍良骗我加班三个月,只给了我两个月,每个月只给我一百元钱(低于当地井下最低工资标准,低于当地最低生活费标准),一百圆钱还讨要了一年。每天从事井下繁重的体力劳动,一身泥巴,一身水,半年领一次两个月的工资,还经常不给我打考勤,经常考勤走样。经常加点延长工作时间,没有一分钱报酬,(采一工段,二三十个换岗实习人员只有我一个人在准备班从事体力劳动,加我一个人整个工段也只有二个人在实习,其与人都以通过关系调走,还有人不上班拿工资!)有困难人家都可以向车间借钱,工段借互助金。只要不是无故缺勤,一般工资奖金都给。甚至很多长期不上班的职工工资奖金都少不了一分,在我被本单位经警队打断两根肋骨法医鉴定轻伤,无法从事现有工作,生活极度困难的时候,工段将我的工资、奖金扣得一分钱不剩,生活费也不给我,并将我的互助金强行退还给我,以至我没钱吃饭借高利贷。放高利贷的职工也是向工段借互助金放高利贷。月工资645元,缺勤每天35元的标准扣除,年终奖缺勤天数扣除,二次分配不明不白,甚至连过节费、所发物质他们都不放过,有时甚至干脆一分钱都不给,工资表连字都不让我签,(有法医证明、考勤走样证明、误工证明、工段欺负我全工段的人都知道)。
    
    我身体体质差,肋骨又被打断两根,不适应井下上班,工段(也就是我父亲生前所在工段)嫌我身体体质差,干不了重活,坚决不要,从实习、试用、到正式上岗车间多次重新调整工作岗位,车间原劳资主任奏荧坚决不放,多次暗示向我索要钱财,家庭困难得不到帮助。铜录山矿的一些好工种、困难补助、调动、临时工、返聘工、住院借款、救助、捐款、工资…涉及职工利益方方面面;还有共产党员身份、大专文凭、副科级干部身份很多都是钱权交易,官场送人情。2002年7月9日我在铜录山矿三村路口夜市摊喝酒,酒后说错话,被以刘凯(铜录山矿经警队队长)为首的流氓恶势力团伙打断两根肋骨,法医鉴定轻伤。金湖乡派出所管辖地段,金湖乡派出所不管(政府派出所),石花派出所也不管。(企业派出所),后来我播打了大冶市长热线12345,金湖乡派出所调解只给我三千圆钱,没治疗,说我没证据,个人行为,要就要不要一分钱都没有。
    
    当我再次拨打12345时,既以经警队属于石花派出所,属于黄石市公安局,不属于大冶公安局管。3000圆钱还不够我还高利贷,多次索要才付清。为此我经常找工段、车间索要血汗钱未果,并经常遭到车间保卫干事、工段领导欧打。我不段向矿领导、矿工会、公司信访、公司工会反映情况,始终都没有引起重视;公司领导叫我找矿领导、矿领导叫我找车间领导、行政叫我找工会、工会叫我找行政(他们只管基层领导汇报,对个人上访不理、不问、不调查、官官相互);甚至有的领导还打电话叫武保科经警队轰我走。过年发奖金,工段办事员卢韦君、副工长秦国斌说我出勤也没有出力,一分钱奖金都没有!被逼无奈,我于2003年1月28日春节过不去了,一时想不开拧了一瓶气油到车间会议室自焚被制止。我有肺结咳,在黄石行政拘留所三次不收的情况下,石花派出所(铜录山矿保卫科,拿企业工资)给拘留所写下保证书,承担伙食费、治疗费的前提下,关我十五天;没有治疗、没有给我裁决书、不仅工资没有、拘留期间的伙食费工段还要强行从我的工资中扣除(伙食费可以不交,自愿交纳!有发票、病历);另派出所关我一天,东方山公安分局(有色保卫处拿企业工资)关我一天,不给我吃不给我喝,戴两副手铐不让我睡觉。为此我一次上北京(鲁朝峰打我),多次上武汉、黄石准备上访都被车间保卫干事、石花派出所、东方山公安分局一位副局长同志,他们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拨打我的电话,给我发短信,用(车间主任冷复生、车间书记冯和平、公安副矿长李友强、矿纪委)以及他们自己的人格担保骗回,并接回。
    
    回来以后,车间不断说话不算数、不承认错误、不解决问题、为限制我上访,将我手机上储存的一些报警、威胁骚扰我、以及对他们不利的短信删除(两次扣押手机,一次在火车上当我面借用)并以劳动教养、扣押工资相威胁、拿我家人要胁我、还说要叫黑社会的人搞我、并安排人欧着我;经常收到一些奇怪的交友电话,电话也被监控。石花派出所、单位保卫干事经常给我打骚扰电话,浪费我的电话费(不到两年时间前后我已更换了12张电话卡,13995989794此号码停机后已给喻晓使用,有话费详单、部分骚扰短信摘录),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他们无孔不入,对我家人、周围的人进行调查了解,不准周围任何人和我接触,三翻两次威协我家里人,要我家人做我的思想工作。找黄石劳动局,黄石劳动局以已过时效为由不管。1月20日拨打了黄石110求助电话,黄石110不作为。后来单位派出所说我给黄石110打骚扰电话。我忍无可忍,于2005年1月21日又一次上武汉,22日中午喝了六瓶啤酒到省政府门前旁边吞吃了安眠药。安眼药没有起作用,(安眠药系武昌火车站斜对面一家药店购买,收据已被单位派出所没收),后来武汉110送我到了省信访局。派出所把我接回去了,关我一天不给我吃不给我喝,车间保卫干事在派出所打我,说我调戏他,纯属捏造事实。另车间限制我人身自由四天,强迫我签协议只给我1400圆钱,我不签就送我去劳动教养。1400圆钱还要以困难补助的形式补给我,还不能给我现金,说怕我有钱继续上访。苏忠斌要我去买台彩电,车间还要安排人带我一起去买,没办法只有买了一部手机,纯属被逼没办法。当我第二次,也就是3月4日准备进京上访时,在汉口火车站进站口被抓回(污蔑我敲诈)。 在旅馆多次被副所长钟旺清,车间保卫干事苏忠斌暴打,强迫我下跪,并让我在汉口火车站游街。餐馆他们喝酒让我在旁边当着服务员的面脸朝墙壁戴着手铐蹬在地上,连火车票他们都不放过,于以收缴。火车票可以退也不让我退。在车上说:“公安局的人已经说了,我死了充其量就是交通事故!把我从车上推下来摔死也是交通事故!在派出所里,甚至在公众场合,钟旺清经常要我举起双手照投降照片。回来以后又关我十六天,其中派出所一天不给我吃不给我喝,没有给我裁决书,并要我跟拘留所干部说:“病好了身体健康不然用钱买也要把我买进去关十五天,要我吃大便;还说铜录山这么多职工每个人拉一泼尿淹也要淹死我”。我是弱势群体,法律维权意识谈薄,也没有那个经济能力,虽然后来我也采取了一些过激行为,给他们也发了一些骚扰短信,纯属被逼没办法!面对权力,面对那一颗颗良知被抿灭了的心灵,我无法用法律武器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他们想怎么打我就怎么打我,他们要陷害我,(喝多酒翻石花派出所铁门,将顾所长办公室门踢破了;还说我杨言要绑架车间主任冷复生、车间书记冯和平小孩,纯属捏造事实,强迫我写认识;说我是偏执狂,有精神病,冯和平说搞张医院证明,法医鉴定还不容易,没有精神病也要把我当精神病,到哪里上访都没有人接待我;甚至还污蔑我嫖*,污蔑我敲诈;污蔑我要制造惊天大案…;冒充我打电话辱骂黄石市公安局信访科的同志;他们将我的相片储存在手机里面,到处乱发给人看,侵犯我的肖像权,恶意践踏我的人格);苏忠斌说:“打我就像打一条狗,门都可以不关,说我没有证据也没有人会为我作证;还说经警队打断我两根肋骨也只陪我参仟圆钱,要把我二十四根肋骨全部都买断;还叫我从天安门城楼上跳下来;还说希望我下次安眠药买的是真的;”以车间主任谢正焕(现铜录山矿副矿长正处级)车间书记冯和平(石花派出所警纪监督员正科级)为首的流氓恶势力团伙,石花派出所、东方山公安分局、公司领导成了他们侵害职工合法权益的保护伞,带有黑社会性质。我该怎样讨回公道?我该怎样唯护我的合法权益?我父亲本单位工伤死亡,死的时候我只有8岁、我姐11岁、我大弟5岁、我小弟2岁;我母亲身体有病、我大弟肝癌、我有肺结咳拘留期间又感染了乙肝、我小弟没有工作。为了那一点微薄伤心的工资、为了车间不再欺负我、为了有一份适合我的工作、我已忙碌了14年,上访以经花了不少钱,摩托车卖了、煤气坛子也卖了、在北京餐馆喝酒的时候他们给我打骚扰电话,手机也浸了啤酒坏了、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没有一双好皮鞋、连睡觉的床铺也要跨了。通报、笔录、回访材料、协议书、甚至连保证书…很多都是歪曲了事实,被迫签的字。2005年4月1日车间安排我到山上看水池子,并安排了两个人监控我。4月6日我正在上班,喻晓其中的一个人早上将我带到车间保卫组,被保卫干事苏忠斌暴打近半个小时。当天已向钟所长面对面报警,没有做笔录,没有受理。并短信向顾所长、钟所长、东方山公安分局副局长报警,没有回复,没有受理。4月7日我第三次又一次到了省信访局二楼,省公安厅信访室接见了我,叫我找黄石市公安局信访科。4月8日我找了黄石市委市政府信访办,叫我找公司信访办,公司信访办又把我推向了车间。5月18 日拨打了黄石市公安局信访科电话,6月14日我第四次到了省信访局二楼,省公安厅信访室给我开了一张内容为“依法查处公安民警”的介绍信,叫我交给黄石市公安局信访科。
    
    6月15日我将信材料交给了黄石市公安局信访科的个同志,接下来我又找了市委市政府信访办,莫名其秒的被工作人员当作精神病。当天是市长接见日,未让我见市长,我也没有喝酒,没有采取过激行为。至如今,他们也没有带我到医院看病、也没有给我开法医鉴定介绍信、也没有给我解决问题。我没有酒瘾,白酒滴酒不沾。恶意克扣我工资、困难得不到帮助、还要受欺负讨打、侵犯我的肖像权、打击报复非法拘禁、污辱我的人格甚至还莫名其妙的被当作精神病、拘留期间又感染了乙肝、甚至污蔑陷害我;领导不管、派出所也不管、公安分局也不管、只是郁闷压抑的时候喝一些啤酒,我现在经常喝酒。我的要求不高,因单位殴打致伤给我治疗给我补偿、拘留期间感染了乙肝给我治疗给我补偿、车间关我两次无任何手续属非法拘禁给我补偿、单位派出所拘留我两次给一个说法、无故被当作精神病(有证据)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补齐恶意克扣我的工资,补十四年上访损失,享受特困职工应有的福利待遇。铜录山矿不再欺负我及我家人!我希望给我一个说法!这点要求车间都不答应,我希望有关部门能调查、督办!我性格内向,我这一生不偷、不抢、不杀人、不放火、不做坏事、没有犯罪前科,也没有打架斗欧,寻搏滋事,故意伤人,强*妇女的不良纪录,我不知道我何时才能从流氓恶势力的阴影中挣脱出来?我还要花多少钱才能讨回公道?我的结局会是怎样?有谁能帮帮我?迫切得到帮助! 附:2005年7月3日我在大冶有色公司总医院拍片,第四、第五根肋骨骨折,第三根可疑。7月7日在黄石三医院拍片第四根肋骨骨折。我要求石花派出所给我开法医鉴定介绍信,被拒绝。直到7月14日他们才给我开法医鉴定介绍信,而且还要亲自带我一起去做鉴定。我要求我自己去做鉴定被拒绝。他们带我到大冶人民医院拍片,没有骨折。后来又带我到大冶刑事侦察大队做鉴定,法医没有做。 直到第二天7月15日在法医的配同下在大冶中医院拍片第三、第四根肋骨骨折。说我是陈旧骨折。下午他们又带我到黄石三医院做医疗鉴定,鉴定我陈旧骨折。没有任何补偿,(不仅医疗卡个人帐户上应急的钱花没有了,我有肺结咳、拘留期间又感染了乙肝没钱住院。他们不断不同情我,还要我还他们垫付的鉴定费和X光检查费)他们要我在结案书上签字!我对此存在异议!三年也是旧伤,早就应该好了。三个月也是旧伤,第三根肋骨应该是新鲜骨折,第五根以经好了,第四根肋骨又被打断了。我要求全身检查,我要求复查!我已多次被公安民警(石花派出所、单位内保)、车间保卫干事及采一工段领导欧打,并限制人身自由。不管是公安民警打断的也好,还是保卫干事、经警队打断的也好,都是铜录山矿单位行为。拘留期间又感染了乙肝,我已上访这么多年,花了不少钱!中央企业侵犯职工合法权益该谁管?7月31日我又一次成功的到了北京,8月2日国家信访局和全国总工会信访接待中心接见了我。国家信访局给了一封内容为请按《信访条例》规定接待处理的介绍信叫我交给湖北省信访局,全国总工会说将我的材料转给湖北省信访局。8月3日我回到了湖北省信访局,将信转交给了他们。他们也给了我一封信叫我交给了黄石信访局,黄石信访局说要跟领导汇报。当我再次到黄石信访局等答复时,没有给我解决,也没有给我书面答复!说我的事情已解决,叫我找单位信访办。8月9日到黄石市公安局申请复查( 2005年7月15 日东方山公安分局答复意见书),信访科的一个女警官给东方山公安分局打了一个电话叫签协议给我解决!东方山公安分局、单位不断至如今也没有给我解决问题,还变本加厉的无理克扣工资对我施加压力。11月2日到省信访局他们又给了一封信我要黄石信访局给我解决,黄石信访局没有给我解决。12月1日到省信访局、老公安厅、(公安部11月28日回信)、省总工会要求他们督促黄石有关部门给我解决问题、之前之后并多次拨打省总工会、黄石工会、黄石信访局、黄石劳动保障局电话求救!以及上门上访!并在省长、市长电子信箱留言、市政府给我回电话称市长已批示,2月15日市长接待日被单位抓回,黄石有关部门没有给我解决,没有书面答复…!5月15日赴老省公安厅上访,没有黄石市公安局信访答复意见书,工作人员没有给我登记,厅长接待日未让我见厅长。省公安厅省政府接待中心给黄石市公安局打了一个电话,要求书面答复!省信访局领导说给黄石打个电话,我希望给我一个说法!还我一个公道! 简要总结: 1:我没有无故缺勤,也没有违反劳动纪律,采一工段恶意克扣、虚报、截留、冒领我的工资严重违反财务制度、考勤制度没有查处、没有整改、没有给我解决,直到我在省政府门前旁边吞吃了安眠药还没有全部给我补齐(车间限制我人身自由,非法拘禁我四天,以劳动教养相威胁,强迫我签协议。协议无效)! 2:经警队打断我两根肋骨法医鉴定轻伤,未追究刑事责任,只赔我三千元钱我不服。(经警队和采一工段串通好了,为限制我上访,乘我之危,将我工资扣得一分钱不剩,生活费也不给我。并将我互助金强行退还给我,以至我没钱吃饭借高利贷。放高利贷的人也就是本工段职工,借互助金放高利贷,强迫我到金湖乡派出所签协议。据目击者事后所说殴打我的是两个人 并不是他们所说的一个人,协议未显示公平 协议也无效)!
    
     3:车间保卫干事、采一工段领导欧打我及限制我人身自由两次半天和四天没有查处,没有给我解决。我对东方山公安分局(本单位内保)!处理结果我不服。结案书系威胁、哄骗我签字,没给我任何补偿!不仅医疗卡个人帐户应急的钱花没有了,我有肺结咳、留期间又感染了乙肝没钱住院。他们不断不同情我,还要我还他们垫付的鉴定费和X光检查费。 4:公安民警(也就是本单位内保)欧打我,拘留我两次拘留期间并感染了乙肝及侵犯我的肖像权和人格尊严、非法扣押财物,拒不归还,诬告陷害我没有查处,没解决。我不服!强迫我唯背自己的意愿签字。 5:我是特困职工,有特困证,困难得不到帮助。上访十四年,花了不少钱!补我上访损失!并享受特困职工应有的福利待遇! 6:调离坑采车间!给我一个说法,讨一个公道! 7:铜录山矿一些好工种、特困困难补助、调动、临时工、返聘工、住院借款、救助、捐款、工资…涉及职工利益方方面面还有共产党员身份、大专文凭、副科级干部身份很多都是钱权交易,官场送人情。从1992年初中毕业至2001年12月1日参加工作从未有一个领导主动为我及我家人解决一个临时工,从1982年我父亲工亡去世以后,除了应得的抚恤金,( 400圆钱安葬费解决两个户口,买两个户口,两个读书平价,两个读书高价我母亲顶职一岗工资,有色公司最低岗位,同样的家庭,同样的遭遇,不同一样的命运)从未有一个领导主动为我家人解决一些实际困难!经常找公司领导,矿领导并经常遭到矿武保科、经警科殴打经常到黄石市信访局,黄石市总工会,黄石市民政局,黄石市劳动就业局上访无果!8:无故被当作精神病(有证据)赔礼道歉,恢复名誉,赔偿因此造成的精神损失,9:黄石有关部门推诿、敷衍、拖延信访事项、未按规定的办理期限办结信访事项、未按规定程序办理信访事项!单位弄虚作假、打击报复、不执行信访处理意见!殴打我的人员名单:采一工长:鲁朝峰、刘合武(鲁朝峰恶意克扣我的工资、奖金,让我借高利贷欺负我,打我在先,跟他说好话无动于衷!被逼没办法才给他发了一些骚扰短信。说我挡他们路,不准他们下井、扯他们衣服不存在,纯属捏造事实)!
    
    采一书记:吴珍良、刘杰(吴珍良实习期间我上班不给我打考勤,骗我加班,多次打我,跟他说好话无动于衷才给他发了一些骚扰短信。说我扯他们衣服、挡他们路不准下井不存在,纯属捏造)! 车间保卫干事:苏忠斌(经常打电话发短信骚扰我浪费我的电话费、打我,污辱我的人格在先、而且还要我每天最低给他发一条短信汇报当天最近的思想动态,他打电话发短信要我必须要回,否则就拳脚相加)! 石花派出所副所长钟旺清(打电话发短信浪费我的电话费、打我、要我照投降照片侵犯我的肖像权污辱我的人格、污告陷害我在先,而且还要我经常到派出所并每天最低给他发一条短信汇报当天最近的思想动态。而且他打电话发短信要我必须要回,否则就拳脚相加,给他买早点并经常给他托地打扫卫生说好话也无动于衷!)汉口被抓回来之前并未给他打过任何电话也未给他发过任何短信 也并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
    
    420221197305140438
    以上内容如有不实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