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电影界应团结起来--姜文当年就《鬼子来了》获奖被禁后惟一接受的采访/王童
(博讯2006年10月16日)
    王童
    姜文从法国打来长途电话,电话里伴随着一些嘈杂声,这声音里有女人的法语对话,有孩子的吵闹声。姜文说着说着便放下电话:“对不起,你等一下,别挂!”片刻,他又拿起了话筒。显然,他对自已获得了最佳影片奖感到很兴奋。也许他还全然不知围绕着他影片的送去参赛己引起了轩然大波。对此,姜文有些不可理解的说:这是为中国人争光啊!而且这在全世界人面前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真面目。况且这次日本人自己就送去了两部影片,神气活显的。我们若不煞煞他们的威风,还真不知怎么样了呢?咳,我们的目光怎么就那么放不开呢?话语间他流露出了某种困惑和愤懑的情绪,他就像是被缚的普罗密修斯--一个被困的英雄那般在自巳的精神境界里苦苦地挣扎着并追求着某种东西。我告诉他导演协会巳发出了电影尽快立法的呼吁书,他听罢连说,我也算一个,虽说我本人还未加入导演协会,但我回去后一定审请加入。
     记者(以下简称记):首先祝贺你的影片得了大奖。 (博讯 boxun.com)

    姜文(以下简称姜):谢谢。
    记:但电影局是不是就会有意见了?
    姜: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记:而且还有一种说法说是你这部片子投资过大了,投资方也有些意见,是华艺方面吗?他们怎么说?
    姜:这不是华艺说的,董平这次领奖和我在一起来着。那是另外一家公司,他们早巳经撤出了。
    记:你简单谈谈这次影片放映参赛的过程。
    姜:这一句话很难说清楚。
    记:片子在放映中受欢迎吗?
    姜:那没的说的,受欢迎,欢迎!他们这里的工作主要有三摊:一摊是评论;一摊是记者;再有一摊是评审。每一摊工作都各自独立,记者炒记者,评论炒评论,评审偷摸评自己的。在记者和评论方面我们一直处于领先的地位,属前两位。但也有人说这不代表评委们的意见,只是观众和影评人的看法,后来得了大奖后,大家一致认为两方的眼光都很相近,这也是我们这部片子唯一得到的众望所归的奖赏。
    记:以往评选是不是有过反差很大的结局。
    姜:有时候反差是非常大的,去年我来的时候,评论特别好的片子反而没有得奖,这在戛纳是一个很正常的事,一部分人很喜欢,另一部分人就持相反的意见,这次各方的意见针对这部片子,几乎都趋于一致。
    记:没什么反对的意见。
    姜:也有个别反对的,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记:你得的应该说是评委会大奖吧!
    姜:这可能是我们翻译上的错误,严格地说应该说是“戛纳电影节大奖”,是倒属第二个颁奖,倒属第一个是“金棕榈大奖”。
    记:这个奖意味着什么呢?
    姜;打个比方说吧,“金棕榈”带有一种外交性质,我这个奖就是单纯的影片奖,在欧洲人们都非常认这个奖。
    记:当地的评论是怎么评述这部影片的?
    姜:这就很难知道了,因他们每天有几十种杂志发表各类评述文章。
    记:主要的呢?权威一点的意见。
    姜:他们说是我们气势汹汹地就来了,而且很自信地拿来了这么一部黑白片。以往怎么说呢,对中国片都要解释一番,需要开一个扣,开一个门才能明白,这片子不用,一目了然。主要的评述还是说对人性剖析得比较深刻,情感比较强烈,改变了以往他们脑子里认为中国影片进展比较缓慢、唯美、漂亮的美术,漂亮的服装,还有漂亮的女人脸蛋,而这部片子一反常态,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有“干货”。正好这片子又是顾长卫拍的,人们对他过去摄影的色彩也比较熟悉,这回和姜文却玩了一把黑白片--是什么意思?最后人们就说顾长卫艺高人胆大呗!一般人不敢。说我们很自信、很冲。
    记:除了这个奖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小奖吗?
    姜:“戛纳电影节”总共只有六个奖,除“金棕榈”外就是这个大奖,另外就是最佳男女演员、最佳导演,还有一个授于第一次拍戏人的“金摄影机奖”,还有一些短片奖,奖非常少。
    记:知道自巳得大奖了,你激动吗?
    姜: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我和董平在一起,下午他们就来电话问我们要了多少张入场票,我第一次来,情况也不太了解,就按人头说要了十来张吧!人家就吃惊地说,那你们可能就要出大事儿了,一般的组只给三四张票。结果,我和董平在一旁对前面颁布的奖一个劲地说,千万别给我们,最后只挨到剩两个奖的时候,董平才放心地说:没关系了,这两个得那个都成。
    记:我非常想看一下这个片子,你有带子吗?
    姜:你问一下董平。
    记;我原来看过一些片断,感觉很好。
    姜:(你等一下,等会儿,别挂。)喂?
    记:我没挂,听着呢。是这样,将来你这片子该怎么办呢?电影局肯定会要追究下去的。
    姜:我希望他们最好什能好好看看这部片子,我相信他们若要认真看过后,是会通过的。这是一部对国家非常有责任心的片子。我觉得这片子这回得奖有一个意义就是西方媒体对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的兽行有了深刻的认识,因为他们过去不太清楚日本军队在中国这么残暴。他们有的人甚至问我,这样展现日本人是不是有些夸张啊?我就说,你觉得揭露纳粹夸张吗?他们就问,说他们比纳粹的罪行厉害吗?我说他们比纳粹厉害几十倍。
    记:特别是在今天,日本极右翼势力猖狂挑衅的时候---东史郎蒙冤、钧鱼岛受侵,靖国神社里的表演,这片子就更有意义了。
    姜:说的也是,这片子在西方世界如果引起反响,除了对发行有好处外,同时还会通过这个电影让人们认识了日本军国分子的残暴。西方有一个犹太人组织,每年都资助拍一些揭露纳粹残暴罪行的片子。我们这一点就做得特别差,以致于使许多西方人不知道日本人在中国做过些什么。而且今年戛纳来了两个日本片,如果不把他们比下去,就又成了日本人说话的天下了。
    记:说起日本片,大岛渚的《御法度》不是也去了吗?结果怎么样?
    姜:什么也没得到。
    记:他们看你的片子了吗?
    姜:不知道。
    记:日本人看后的反映怎么样?
    姜:日本人的反映很微妙,他们一直在闪烁其词,我觉得他们看这片子很尬尴,因为他们不能说我拍得这片子不真实,我又不是个宣传片。最有意思的是我这片子里有好几个日本演员,这几个日本演员也来了,这几个演员和日本代表团的那种感觉很有意思,作为艺术家他们还是承认日本人在中国做过一些坏事。但带有一些民族情绪的人就有些不自在了。
    记:会是忏悔吗?
    姜:不知道了。但片中揭露的日军残暴这一点,我认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西方人常常问我:是把一个村的人都杀了吗?我说把整个南京都屠杀了,这又算得了什么?
    记:片子虽说拍得很好,也很成功,但如果电影局硬要用一些条例来说事呢,你怎么办?
    姜:我觉得这不是个意识形态上的问题,而是电影局收到过一些告我们的匿名信,他们就信这些信,这就太成问题了。根据匿名信就给我们找一些茬,这又何必呢?结果有一家法国报纸就针对他们发信并专门派两人来撤片一事发表评论说,这片子怎么会通不过呢?这是一部爱国主义的片子啊!连我自己都纳闷。
    记:现在有好几部片子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包括谢飞拍得那个,本来应是和你一同去戛纳的,结果也未去成。
    姜:真可惜,我觉得中国应多来片,你看今年香港和台湾就来了十几口子人,日本也来了十几口子人;大陆方面我要不来就没位置了。谁给中国人丢睑呀!包括过去的《菊豆》都未给中国人丢脸。丢脸的恰恰是那套封闭的作法,人家不知道还以为我们还是在改革开放之前哪!我还一个劲地跟人家解释,说中国巳经改革开放20多年了,个别现象不能代表全局。结果弄得我们像个非洲酋长国式的。这将来我要向有关领导反映一下,你实在弄不懂这是为什么?
    记: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些影片剧本审查时不都通过了吗?也许在拍摄当中你又有了某些改动?
    姜:你说什么片子在具体拍摄中不根据现场拍摄条件改动过,这也太是一般性常识了。
    记:你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当时上映时票房就不俗,该片如若通过是否也会有很好票房?
    姜:我有这个自信。
    记:导演协会前两天开年会时发出了一个呼吁书,提出了电影尽快立法的问题。
    姜:我虽然还没加入这个协会,也不知道怎么审请,但我从心底里赞成这种呼吁---中国的电影界应该团结起来。
    
    
    姜文:电影界应该团结起来
    
    (原载《戏剧电影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999年就己发表的令广电局大惊失色的文章/王童
  • 中国现已成了被核武器包围的国家/王童
  • 朝鲜进行的核试验让“六方会谈”成笑谈/王童
  • “三国”阴谋文化铸就的历史悲剧/王童
  • “克已复礼”就是中华民族的复兴/王童
  • “三国”阴谋文化铸就的历史悲剧/王童
  • 假如中国男篮输给了文莱队/王童
  • 谁先打第一枪的/王童
  • 用不着阴阳怪气的 中国人得了金牌就是好事/王童
  • 我的人种/王童
  • “文明”的对夬/王童
  • 克林斯曼激活了德国/王童(图)
  • 足球背后的政治/王童
  • 思想是不能统一的--兼答郭知熠先生/王童
  • “足球革命”的落伍者/王童
  • 加纳队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起义”/王童
  • 思想是不能统一的--兼答郭知熠先生/王童
  •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郭知熠
  • 共产主义将在美国的率领下在全球实现/王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