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沉痛悼念林牧先生/楚天舒
(博讯2006年10月16日)
    晚上开完中国政情探讨会回来,已经快1点了,在准备睡觉前,打开电脑,突然一条消息让我眼前一黑:林牧先生去世。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是真的,因为以前一点预兆和心理准备都没有的。看完新闻,我感觉应该是真的,马上给西安的朋友打电话,也许夜已深的缘故,许多电话都没有人接,一位朋友接电话后也是大吃一惊,说:“我晚上刚从新疆回来,回来,还不知道,明天过去看看。”放下电话,我也不再继续打了,关于先生的点点滴滴,一下子浮现出来。
    初识先生,是在89年,先生在学运的高潮时期,率先旗帜鲜明地支持学生,当时对西安学生运动的影响,犹如一面旗帜,在这5000年的关中大地猎猎飘扬。由于先生特有的背景和地位,直接影响了他所在的西北大学,那时候,西北或者毫不夸张地说在西部,都是民主运动最为活跃和激进的单位,包括当时为民主运动贡献的人才,也是最多的,教师里面就有历史学家胡戟(后面出狱转到陕西师范大学),考古学家王建新,哲学老师郝若燕等等,还有一大批同西北大学有渊源的人士,如郑宝和等等,学生有当时的连党敏,薛延,作家班的周秦,以及张明,梁怡,许健雄诸君。西北大学俨然一个北京大学的翻版。当时,全西安都流传着先生的一些传奇,当时参与的学生和老师,或多或少都从先生处得到鼓励和帮助。6.4以后,先生一度避难于耀邦先生家中,也不忘对迷惘而悲愤的学生们进行帮助,实为我辈精神的依靠和慰籍。
     当和先生见面的时候,才发现先生是一个极平易近人,并且非常能够同我辈沟通的人,有时候就觉得他就象我们一样的在思考,但比我们思考的更全面,更深刻,更能看到问题的本质。但又不缺我们年轻人的激情和理想主义。交谈中才发现,先生不仅是校友,而且解放前,就开始追求民主自由,先生追求民主自由,也是从学生运动开始的,所以他对学生和学生运动,有着天然的亲切感和认同感。他们那时候从事学生运动的人,到了先生当时的年利和阅历,大多数都同情学生运动和学生,但是,能够像先生这样,抛弃世故和圆滑,站出来并且一直站下去,旗帜不倒,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先生是唯一的一个。这更彰显出先生的理想主义和心灵的纯洁。 (博讯 boxun.com)

    先生为民主和中国,奋斗了将近60年,一直没有动摇过,特别是这最后的16年来,先生的晚年由于受影响,先生在经济上也不宽裕,但还常常周济后来留在西安的许多朋友。常常召集朋友们到他的家里探讨和吃饭。先生成了国内这17年来,唯一保留下来的一块民主阵地,团结了一大批民主人士,也为民主运动在中国,积累了思想和理论。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老当益壮宁折白首之心,先生之谓也。
    而今先生粹然而逝,中国的民主运动失去了一面旗帜,西安的朋友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哀莫大焉。
    先生逝矣,作为先生的学生和晚辈,我们将秉承先生一如既往对中国人民的热爱和对民主在中国的乐观,来推动中国民主事业的进步。
    林牧先生,安息吧。
    
     楚天舒
     于悉尼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国涛:沉痛悼念民主先驱林牧
  • 胡平代表《北京之春》致电林牧家属表达哀悼
  •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林牧
  • 教训中宣部/林牧
  • 林牧: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 林牧:紫阳的像章
  • 林牧:不是“多余的话”
  • 林牧:中西人性论之比较
  • 林牧:一个百姓的读史笔记:导游小姐讲了一个笑话
  • 聘律师团支持林牧起诉西安公安局
  • 田晓明:好人受难——评张林和林牧近期的遭遇
  • 林牧:严正的申诉
  • 林牧: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谈中共抓人
  • 林牧: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
  • 林牧:人民万岁! ——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 林牧:人权!人权!人权!
  • 林牧: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 快讯:林牧先生去世(图)
  •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林牧、高智晟、吴震、孙文广
  • 林牧、高智晟等发起签名,呼吁取缔特务机关
  • 林牧:紫阳的像章
  •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声援纽约大游行
  •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状告公安遭压顶
  • 赵丧事后被释 林牧怒骂中共
  • 林牧女儿谈林牧被绑架经过
  • 林牧被当局带走 刘晓波被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