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且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之天下/张鹤慈
(博讯2006年10月12日)
答冯崇义先生问

    张鹤慈

     在悉尼遇到冯崇义先生,他向我提出一个棘手的问题:“为什么你的 祖父那一代知识分子,在共产党面前溃不成军?” (博讯 boxun.com)

    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想过,三、四○年代的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应 该算是中国历史上相当出色的群体。为什么他们敢于面对日本人、国 民党,赢得了一次次的掌声,而在共产党面前,就那么迅速地失去了 人格和尊严?用共产党的残暴、斯大林加秦始皇的组织性的控制,都 觉得不能满意地解答。

    今天,我觉得我有所得,可以向冯崇义先生交卷。

    因为在学养、资料、时间等等因素,我这里也仍然是抛砖引玉。希望 有兴趣的人,能够写的更清楚些。

    我的回答是:在我的心中,相信也是在很大部分的人的心中,存在着 一个误解:中国的知识分子的脊梁骨是在1957年反右时被打断的。

    因为这个错误的判断,所以我也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在1957年时,知 识分子会这样的丢盔卸甲,一败涂地。知识分子在57年的自我屈辱、 自相残杀真是惨不忍睹。

    但当我突然明白,1956年的中国知识分子是早被打断了脊梁骨的。57 年的所谓向党进攻,不过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死亡前的回光返照。

    50年代初,中国知识分子经过种种的政治运动,特别是镇反、肃反、 和土地改革,已经是气息奄奄;又经过思想改造运动,已经是全军覆 没了。中国的知识分子在50年代初,已经是敢怒不敢言。不要说敢于 对共产党说“不”的知识分子,就是敢于不对共产党说“是”的知识 分子,都已经是多乎哉?不多也。

    中共对这个压服的成效是相当满意的。但是苏联的反斯大林、东欧的 波思南事件、匈牙利事件等人民对共产党专政的反抗,使毛泽东对这 些心不服、口服的知识分子的存在,仍然感到相当的威胁。于是就有 56年的整风鸣放,引蛇出洞。毛泽东对已经不堪一击的知识分子,来 一个扫二茬,把已经是几经风霜的知识分子,再划出50多万另类。

    明白了57年知识分子的可怜相,就不应该再在57年去找其原因,冯崇 义先生的试卷就基本可以交差了。中国知识分子是在49年建国后,中 共继续使用战争的手段,进行的血腥的镇反、肃反、和土地改革中, 被彻底地征服的。

    毛泽东就得意地说过:

      “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460个儒,我们坑了46,000个儒。我   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辨   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100倍。骂我们   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   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   上的讲话》1958年5月8日)

    说到他比秦始皇镇压知识分子多百倍,他承认在镇压反革命中,杀死 了不少知识分子。除了被杀的,被管、被关的也不在少数。我在劳改 队,发现这里的平均文化程度远高于社会。如果只算政治犯,就更高 于社会的平均水平。在当时被镇压、肃清的反革命中,知识分子的比 例肯定是相当高。这已经不是什么杀鸡给猴看,而是地地道道地杀猴 给猴看。铁和血封住了知识分子的嘴。

    虽然被处死和被关、被管的只占整个知识分子中的一小部分,但如果 从被镇压的人的社会关系看,几乎每一个知识分子都会有反革命的亲 属。再者,经过镇反、肃反,每一个知识分子都被过了筛子。在旧社 会生活过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的出如来佛的手心。每个人的档案中 都被记上一笔。每个人都被戴上了紧箍咒。中国共产党,用对敌人斗 争的专制手段,在1957年以前,已经把知识分子压服了和杀服了。

    土地改革运动,绝对不只是一场经济运动,也绝对不只是一场政治运 动,它同样是一场文化运动。中共的土地改革,斗地主富农,除了政 治、经济的考虑外,在文化专制上的考虑也同样是不可忽视的。虽然 中国从20世纪的西学东进,产生了城市知识分子,但中国以农村为基 础的知识结构,仍然占相当大的比重。所谓的士绅,士就是知识分 子,绅就是地主富农。消灭了农村的绅,就是同时消灭了农村的士。 也就是断绝了知识分子的一个主要的源泉。

    除了这个主要的政治原因,还有一些次要的因素。如中共没有基础的 普及教育,使学校师资水平大幅度地下降,使原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 的小学教师,变成下等职业。知识分子成为臭老九,是伴随着臭来九 成为知识分子同时而来的。

    另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是,中共给自由知识分子拆了台。演讲者没有 了听众,演员没有了舞台。知识分子没有的支撑。中共控制了民众, 也就是控制了知识分子活动的舞台。

    这一点,我在劳改队是深有体会的。那里是观察人心的最佳场合。人 在社会上,除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往往需要各种假面具。如在家里, 是父亲,在学校,是老师,在机关,是干部等等。但在劳改队,大家 什么也不是,都称呼为同学,没有必要再戴假面具。这里。人的本性 赤裸裸地暴露。

    中共对知识分子,也是同样的办法,让你在家里,当不成父亲,在学 校,当不成老师。中共剥夺了一个人的尊严,让你变成一个不需要社 会担当的劳改队的同学。

    中共整人的秘方之一是把人搞臭。人的弱点、隐私都成为中共整人的 得力工具。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中共又惯于捕风捉影、无限上纲。 而中国传统的修身养性、克己复理、和思想改造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这些要谈的就太多了。如思想改造的理论基础,洗脑为什么会成功?

    半个多世纪,中共对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摧残,使今天自由主义元气 大伤。但是,今天中国已经从极权主义,演化成为权威主义。镇反、 肃反的血腥,和文革中的残暴,已经是历史了。当然还存在倒退的可 能。但今天,自由主义的声音已经是压不住了。更可贵的是,今天的 中国,已经不再是万马齐喑。自由主义者,已经有了一展身手的舞 台。

    且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之天下!

    (2006-10-11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 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中)/张鹤慈
  •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后浪推前浪――回复张耀杰先生/张鹤慈
  • 小渔:驳张鹤慈“中国至少在进步”论
  • 张鹤慈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让我们补充民主这一课──与张鹤慈商榷/张三一言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 杨志:读张鹤慈“修补统一阵线?” 有感
  • 让我们一起来补习民主这一课/张鹤慈
  • 就世纪中国被封,给龙应台的一封信/张鹤慈
  • 香港――中国民主化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