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要“禁核”还是“垄(断)核”
(博讯2006年10月12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本月九日,北朝鲜不顾联合国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反对和停止的呼吁,悍然进行了自己的第一次“核试爆”,引起国际舆论的一片惊讶和哗然。在美日等国的牵头下,联合国正在酝酿一份谴责甚至要进行制裁的“决议”。 (博讯 boxun.com)

    
    毫无疑问,在自身安全和利益考量下,这在表面上是绝对代表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可以冠冕堂皇、公开口是心非地嚷嚷的意愿。但是私底下确在加紧拨着自己的“小算盘”,策划着如何谋取自己一方的最大利益(比如日本想乘机发展自己的核武器),而并不关心是否损人利己的问题。这才是联合国在解决几乎所有问题时,总是只能得出“顺得哥情失嫂意”似的决议的根本原因,而且往往还总是屈服于大国甚至霸权本身利益的需要,所以不仅不能做到“以理服人”,反而陷入“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的尴尬境地,在一系列连哄带吓的讨价还价式谈判不成后,还是要回到丛林动物惯用的“以力服人”方式,这难道不正是当前在处理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时,所面临的现实吗?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是以“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为由,振振有词地要坚持发展核技术的,跟印度、巴基斯坦、甚至跟中国当初坚持发展核武的理由都是一样的。所以客观表象上看,他人这样的反对,在道理上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嫌。不仅在世人面前显得有些“色厉内荏、底气不足”的感觉,甚至还可能博得一部分弱国、小国私下的支持、喝彩。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联合国作出什么样的决议,都一定会招致一部分国家的反对或指责,使得永远的“不一致”,成为全人类社会的突出代表姓“特征”。相对而言,社会中好像永远存在一部分“跟真理对着干”的人。难道真是如此吗?非也。其实这完全是因为我们根本还没有可以正确认识或解释社会的真理--一种没有死角、经得起任何推敲质疑的、真正正确而可以和自然科学媲美的社会科学理论!
    
    事实上,这种现象不但完全违背自然科学中“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或一组)”的基本常识,却完全符合谚语中“智者的想法都是一样,只有蠢人才会个个不同”的判断。更是“新人类社会学”敢于力排各种别有用心的太监、佞臣们,一味炊捧“(大众)皇上圣明”的众意,毫不盲目地跟着伟大的爱因斯坦,像童话中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那样,指出“多数人愚蠢”的理论和事实依据,并进一步断言,在得到治愈之前,这种“愚蠢病”还将不断复发,由此产生的层出不穷的灾难,继续让全人类和国际社会始终在深受其害、其苦!
    
    不过,根据中医“治本”的理论,认为将感染普遍性“愚蠢病”的责任统统推到“大众皇帝(社会主人)”身上,是既不公平、又无助于加以“根治”的。因为事实上真正的“病根”,完全是由于沿用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导致的结果。因为这种完全可以称之为“愚民教科书”的社会理论,一开始就将人类定位于跟猴子一样的“高等动物”之列,把只有在原始丛林条件下才适用的“丛林法则”,说成是自己应该遵守的规矩,最后形成一个“身在蠢中不知蠢”的社会大环境而不能自拔。否则哪怕只要稍微理性、客观地来看一下人类自己的所作所为,拿来跟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早就描述过的、以和平和合作为主的“理想社会”比较一下,就知道今天世人自己的这种“窝里斗”行为,要想不说蠢都不行!
    
    现在就拿当前吵得最欢的“禁核”问题来说吧。其实这根本不是该不该禁的问题,而是从如何让核大国自己带头去全面销毁核武器做起。一旦成功,到那时要是这两个国家再坚持“无理取闹”的话,那联合国无论对伊朗或朝鲜的核试验实行制裁或动武,都会得到全世界一致的拍手支持。而现在这样说穿了,都只不过是一个“垄断”和“反垄断”的问题,而且不管哪一方胜利,世界的未来都只有一个更不安全的结果,不信就拭目以待好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用精神战争的千锤百炼来锻造和谐社会
  • 潘一丁:谁才应该获得“最愚蠢奖”
  • 潘一丁:新版“罗生门”:拉登死了?拉登没死?
  • 潘一丁:是错误理论迫使布什挂免战牌
  • 潘一丁:恐怖的“四两拨千斤”
  • 潘一丁:台湾现状是大陆文革的翻版
  •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也配称“科学”吗?
  • 潘一丁:良知不相信眼泪
  • 潘一丁:恐怖活动是错误社会理论的必然产物
  • 潘一丁:一评“强国论坛”的弱国思维
  • 潘一丁:我们怎么会没有言论自由的
  • 潘一丁:不讲诚信的理论铸就没有诚信的社会
  •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无知和愚蠢的新证据
  • 潘一丁:维和需要威权-联合国只不过是“泥菩萨”!
  • 潘一丁: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 潘一丁:潘一丁是什麽“东西”?
  • 潘一丁:人不教、理论之过,教不严、社会之惰
  • 潘一丁:最幸福国家的启示
  • 潘一丁:解铃还须系铃人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