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为千万贪官谋
(博讯2006年10月08日)
    
    今日中国之贪官,乃中共之栋梁,暴政之股肱。贪官消,则中共亡;贪官灭,则暴政息。此小儿皆知之事。
     (博讯 boxun.com)

    胡氏锦涛虽出身寒微,曾因此被众贪官侧目,但凭十足之奴性,终得正果,现已成为千万贪官之王。近几日,胡氏锦涛只为固个人专制之王权,图帮派团伙之私利,竟借贪腐之风流罪名,系陈良宇于缧绁。
    
    千万贪官为此齿冷心寒,暗中唏嘘垂泪,即便胡氏帮派之人,内心深处也必惕悚不已,所以如此,盖因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然而,“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北京也不相信。徒有悲情,于事无补于万一;贪官千万,皆惶惶不可终日,却无一策应对凶险之时局。正所谓“肉食者鄙”。
    
    我乃大慈悲之人,深体上天好生之德,怜悯众贪官汹汹之悲苦,故强抑厌恶欲呕之情,救贪官千万于水火,撰此文为之谋。
    
    碌碌世人皆见贪官千姿百态如左:鲜衣华服,宝马奔驰,春风得意;一呼百诺,万众逢迎,颐指气使,千夫奔走;贪鄙不堪,想获金钱,只须眉目表意,干嗽传音,便有奸商恶贾心领神会;附庸风雅,思得学位,即使愚蠢如土猪,浅薄胜手纸,也有博导硕导叩首奉上;皮糙肉横之脸,常涂玉女润肤之脂,上电视频于名模;酒囊饭袋之体,总沐温泉香汤,欲与贵妃比娇嫩;酒气不断之肥唇,可揾娇娃粉面于随时,腰憨臀垂之蠢躯,可揽妖女纤腰于左右。
    
    于是乎,世间滚滚如尘之愚夫蠢妇艳羡贪官者众矣;于是乎,有怅然而叹者曰:“假若能胡天黑地如贪官一日,即便身死于横祸,又何憾焉!”
    
    中国人心腐烂,良知湮灭,以致于跻身贪官之列,竟成庸众之理想,文人之志向。世事如此,亦良足悲矣。然而,天下又有谁知——世间万般苦,最苦贪官心。
    
    千万贪官之苦可令铁石之人长太息以掩泣,以致于号啕痛哭,复之以捶胸顿足,继之以呼天抢地者有三。且听我一一道来。
    
    贪官一苦曰:终生为奴,苦海无边。
    
    中共官员之升迁贬降,甚至生死荣辱,尽操之于上,“领导”一词与阎罗无异,真是“领导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因此之故,任何官员可在百姓前专横跋扈,可呵使下级如走狗,但一见领导,便立即敛眉低视,谀笑盈盈,媚态百端,作奴婢情状,露太监行藏。
    
    不过,即便奴性入骨者,也未必能仕途通达,只因狼多肉少,官多职寡。唯有奴颜婢膝达于化境者,方能胜群贪而独领风骚。于是乎,一闻“领导”之屁,便有众贪官闭目凝神,作沉醉状,争相吟诵曰:“高耸玉臀,洪宣宝气,彷佛有丝竹之音,依稀有兰麝之香,隐隐有仙乐之韵,豁然有醍醐灌顶之功,稍一吸之,便心神俱醉,百脉舒张,欲仙欲死。”——奴性至此无遮无碍之境者,方能于官场之内无往不利。
    
    然而,自尊之心人皆有之。贪官终身为领导之奴,凄凄惶惶如丧家之犬,自轻自贱似有自虐之癖,其心之苦定有胜于黄莲者。
    
    贪官二苦曰:终生假面,扼杀真情。
    
    今日之中国,一入官场便须泯灭天良,溺真情于便盆,如溺女婴;戴百重假面,以烨烨谎言混世,如阳光下之鬼魅。
    
    有真情如水,生命的荒漠才能成为绿洲;有真情如风,生命的原野上才会花海摇荡。凋残了真情,枯萎了真实的心,生命便似朽木腐叶,了无生机。贪官之生命一旦异化为谎言的存在,贪官之心灵便已变成冰冷的顽石。
    
    有诗云:“幸福就在我心中”。心灵化为顽石,幸福便随秋风飘散——真实的幸福只与真实的心同在。千万贪官胸怀间,只跳荡着一颗冰冷的顽石,其苦不问可知。
    
    贪官之三苦曰:蹈凶履险,焦虑终生。
    
    狂涛千里,风雨如磐之大海,其凶险不及宦海之万一;猛兽出没,长蛇盘踞之丛林,其危机不及官场之万一。只为权之一字,千万贪官苦思瞑想,明夺暗斗,你死我活。左右皆有陷阱,进退难避诡计,周遭阴谋环伺;镇日里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如行刀锋,如入雷阵。
    
    权斗中之败者,轻则丢官失爵,魂飞魄落,只剩一副臭皮囊;重则身陷黑牢,暗无天日,只能向隅而泣,甚至还有大不幸者血漫刑场,委尸尘埃。
    
    即便权斗之胜者,虽位高权重,但于鹰伺狼顾之下,亦惶惶不可终日。因焦虑而生之满头白发有黑漆可染,被焦虑焚烧的心,又有何策可医?呜呼,贪官焦虑焚心之苦,又岂足为外人道!
    
    贪官之三苦,惊天地,泣鬼神,闭日月,掩苍天。今却有伪人胡氏锦涛,不悯千万贪官之苦,欲饮同类血泪,以解对权力之饥渴。岂能不令千万贪官怒从心起,须发戟指,愤懑欲绝!
    
    查胡氏锦涛当年,缩首藏颈,循循奔走于权贵之门数十载,方得如高俅发迹;继之又顶盔挂甲,血洗圣城拉萨,露豺狼毒虫之性,故获暴君赏赐,以成储君。
    
    今其能登九五,非有他技,只缘奴性媚骨冠绝千万贪官,心思晦暗似九曲复以十八弯之蛇窟。其人文无安邦之策,只懂卓娅舒拉,及老毛僵尸之遗训;武无定国之能,只敢屠戮藏僧,以表对暴政之忠诚。
    
    当下之中国,无官不贪,无吏不腐,究其根源,实因中共专制乃逼官为贪之体制——贪官千万,亦是中共专制体制之牺牲。今伪人胡氏锦涛,一者强化作为贪官之源的专制体制,一者假反腐之名,大肆行诛杀异己,沽名钓誉,巩固独裁之实。古今之伪君子,实无出其右者;古今伪君子之阴毒者,亦无出其右者。
    
    专制官场规则如铁如炉——逼官贪腐,似逼良为娼,无人能免。伪人胡氏锦涛,天威难测,奸险刻毒,不知何官将成其另一轮刀下之鬼。千万贪官临此进退失据之困境、绝境,将何以解脱?
    
    值此危难之际,我愿出下、中、上三策,供众贪官择而用之。
    
    我之所谓下策,乃三十六计中之“走为上”。贪官者类应于官运亨通之时,未雨绸缪,随时藏假护照数枚于内裤之下,转贪贿之资金于境外亲友之帐。明修栈道——日日虚张声势,誓言为胡记“和谐社会”奉献一切;暗渡陈仓——略有风吹草动,便插翅远飏,穿境越国;然后,改名换姓,或隐形于纽约闹市,或藏身于悉尼远郊,作富家翁,以度残年。
    
    必有人问曰:“三十六计之上计,何故称为下策?”
    
    此策之所以为下,乃因外逃之贪官虽可隐名埋姓,但终有蛛丝马迹可循;中共败亡之后,未来中国民主政府势将对外逃之贪官作十年追寻,四海通缉,万里抓捕。如此一来,贪官余生便如鼠类,须时时奔窜于阴沟,潜逃于暗夜。我不敢称令人变为鼠类之策为上,以误贪官。
    
    下策为贪官中愿作鼠类者谋,中策则为贪官中之枭雄设。所谓中策之精要,在于绝地反击,险中求存。众贪官应呕心沥血,策划于密室,殚精竭虑,运筹于帷幄;歃血为盟,结成死党,设置重金,收买死士;一旦有机可乘,便奋然而起,行雷霆之击,以宫廷政变之方式,擒伪人胡氏锦涛于阶下。随即可向千万贪官发出号召曰:“全中国的贪官们联合起来——你们失去的只是伪君子胡锦涛的铁链,你们获得的将是整个腐败的中国!”
    
    行文至此,或有贪官欲问:“既然可获得整个中国,为何只能屈居中策?”
    
    对此一问,我愿答之。早有聪慧之人断言,中共反腐败是找死,不反腐败是等死。众贪官虽可暂时“获得整个中国”,扬眉吐气于一时,弹冠相庆于片刻,但转瞬之后,便将黄梁梦醒,受天谴地责,于民主大革命中,沦为千古罪人,留百代骂名。因此之故,此策不敢称为上,只敢称为中。
    
    我所出之上策,乃循天道以行,合民心以作之大策。
    
    中共暴政悖天逆地,实为中国苦难之根源;中国人民之公敌;现已人心丧尽,行将就木。民主革命势成必然,只待偶然之机遇触发,便将如狂飙骤起,暴雨临城。
    
    处此中国命运大变革之前夜,良知未泯之贪官,应当机立断,顺应历史大潮,化腐朽为神奇——以贪腐所获之资,以媚上所获之权,结交天下豪杰,行预备民主革命之事。待民主大革命扫荡中共暴政,创建民主宪政之日,遵奉我之上策者,必将得历史之肯定,人民之尊敬,洗贪官之污迹,成一世之英名。
    
    下、中、上三策皆阐明如前。风云变幻,时逝沙漏,惟愿处于困境之千万贪官尽快抉择。
    
    困兽犹斗,狗急上墙,何况人乎?虽今生不幸,身为贪官,辱没祖宗,但又岂可坐以待毙。铤而走险,常能柳暗花明,海阔天空;蹉跎时日,只会噬脐莫及如陈良宇、王守业等辈。
    
    幸运在上,地狱在下,中国千万贪官宜早作决断。
    
    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