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中)/张鹤慈
(博讯2006年10月01日)
    
    孙经武看了文章的上,不以为然,想回贴又记不起自己的密码。他说既然当特务,就应该当特务头子。我的换位分析,就是设想自己是中共安全部门的负责人。我发现就是把自己的地位设想的再高,我也不能畅所欲言。我只能说已经发生过的事,只能是事后的分析,如对自由中国论坛,我就一句话不会说,并不是只因为我珍惜它,也不是我小看了它,【我给方站长的信中,是把论坛和笔会并列的两大奇迹。】而是目前它运行良好,如果我设想如何毁灭它,就不是从挫折中找教训,而真的成了特务的献策献计了。
     我对抓特务没有兴趣,我想说的是,一些人不管他们的调子多高,他们的做法,是非常符合中共当局的利益。 (博讯 boxun.com)

    我们先不分析关羽是否忠诚,勇敢,和他的人品,道德如何。我们先假定关羽是如三国演义里所描述的那么忠义,勇敢。但在大哥江山的倒塌中的贡献,超过了任何一个刘备的敌人。如果我们愿意再深入分析下去,我们会发现,真正的关羽的忠义也是经不起推敲的。他绝对不是刘备的敌人,但他毁了他大哥的江山,也同样绝对不是偶然,不是命运的恶作剧。而是他本身固有的缺陷。
    作为中共的决策者,选中的第二个目标就是维权运动。当知识分子走入民间,和基层人民,弱势群体相结合。就具体和细微的公民权力,运用法律向中共从来没有制约的权力叫板。正因为弱势群体的人多,在弱势中也能相对的产生强势,就是俗话说的人多势众。而持民间道义的律师群体运用法律知识作为维权的后盾,是真正戳痛了中共的软肋。
    我在去年年底见到这些人时,我是把他们视为波兰的知识分子和团结工会的结合,是寄予厚望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肯原谅高智晟的理由之一。
    选中了民间维权作为打压的目标,下一步的做法,是分离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和弱势群体的民间力量。高智晟的绝食给中共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我对高智晟的行为的看法,是相当负面的。我只是在目前,由于高智晟的被关押,所以不想说的太多。在去年我回国时,从我敬重的法律界的老前辈那里听到的情况,已经使我无法正面看待他,即使人是会改变的,但我相信个性就是命运,所以我也不看好他的变化。
     正象希腊神话中的大地之子,需要被举在空中,才能够被制服。因为他已经不能再从他的母亲那里获得力量。同样,高智晟的绝食斗争,把原来这些舍弃个人利益,承担风险的律师群体为弱势群体的牺牲奉献。变成了向弱势群体索取支持的个人造势。所谓的群众运动,变成了运动群众,引用朋友的信:“在前一个时期,高智晟揭竿而起,应者云集;但高被抓,则又急速地星散。为什么不把接力绝食推向新的高潮呢?可见,这些人并没有动员起足够的群众来支持他们,看起来气势汹汹,实际能量有限。太石村是郭、高的根据地,但高、郭被抓后没有见到村民站出来抗议。
    这一切说明,当局收拾高、郭并不难,而要收拾那些依法维权的人士、立足于启蒙并逐步走向民间的自由知识分子、以小胜求大变的宪政主义者就不怎么容易了。”
    
    鹰是靠自己的翅膀飞的和云一样高的,但风筝是依靠它自身之外的力量。自知和自胜能力非常差的高智晟被选为中共这场立旗,砍旗的主角,绝对不是偶然的。如果说中共的策略是杀鸡给猴看,那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是杀鸡给牛看。
    所谓杀鸡给猴看的策略,是先在所有可能成为样板的人中,找最佳的人选,而对中共来说的最佳人选,应该是中共最容易掌握,控制,摧毁的人,一定是在心理缺陷,个人素质最容易找到突破口的那个人。
    作为中共的决策者,第一步,选中目标,然后,加以培养。中共想制造个把个英雄,是轻而易举的事,适度的打压,适度的示弱。战场上的诱敌之计,只许败,不许胜,这是用了上千年的手法。当一个貌似雄鹰的风筝高高飘起后,只要是该出手的时机一到,线一剪断,风筝就一定会落下来。
    中共在培养一个飘飘然的风筝,制造一个名演员的舞台效果的同时,给予相当的心理压力。目的就是让他走错棋。当他的棋真的走非常错以后,在对方已经掌握了真凭实据后,他就是彻底的输了。如果他不想,或不肯现在就推盘认输,中共当然是会等到最佳时间出手。
    中共对赢他一个人,兴趣不大。如果他仍然是个硬汉子,中共可以用镇压的惨烈,达到震撼的效果。当然,中共更希望的是低下头的高智晟。这样才能更有力的打击维权运动。
    我对高智晟的了解到底不多,希望他能够度过这个难关。他如果能够挺过来,不论对个人,还是对维权运动都是幸事。
    所谓的杀鸡给牛看,是希望用血的猩红来刺激牛的疯狂,即作为运动群众的导火索,或是退党的广告招贴。他们是希望中共对高智晟的打压越重越好。他们也需要制造一个高高飘在头上的风筝,他们也知道这个风筝不久就会跌落下来。但他们是想用风筝的跌落,来印证中共的残暴。来打击一切想和他们保持距离的人。
    
    他们希望一个祭坛上的牺牲者,他们是舍得给高智晟各种桂冠的,但要求的回报是高智晟个人人身的奉献。
    所有敢于公开批评高智晟的人,都冒着相当的风险。因为就中共的交通情况,和高智晟自己的精神状态,他出个交通事故是可能的。如果高智晟遇到了交通事故,而且真的是一次偶然的纯交通事故。又有谁相信这只是一个偶然的交通事故?又有谁敢说,这只是一个纯粹的交通事故?如果一个偶然,造就了一个烈士,那些过去的批评者,特别是对暗杀一说的批评者,将会受到何等的压力?我相信中共对高智晟开车时,除了骚扰,也可能是需要保护的。一个成为烈士的高智晟可能会成为不再会被轻易砍倒的旗帜。这符合真心立旗者的利益。而立旗是为了砍旗的中共是不喜欢这个结局的。
    不可否认的,是在今天,中共一党专政的对立面,有着不同的声音和力量。中共和高智晟的一些幕后支持者,是同样的利用高智晟来压制其他的政府反对派。不同的是,高智晟的支持者希望的是,定天下为一尊。而中共是借着这股力量,消弱其他的力量。不客气的说,那些将一切批评者视为伪自由主义和软体动物,自认为是真正和唯一的反对者,这些看来气势汹汹的力量,是中共最容易对付的力量。
    用朋友信中的提法:“那些依法维权的人士、立足于启蒙并逐步走向民间的自由知识分子、以小胜求大变的宪政主义者。”我认为是真正中国的希望。不论是中共,还是法轮功,未来中国论坛,同样是把这些人看作是他们的最危险的敌人。法轮功把凡是不买他们帐的人,甚至是沉默,不表态支持他们的人,一概视为中共的帮凶,理由非常简单,他们是最坚决的反共者,所以,任何对他们说不的人,全部是中共特务。这种把大量民主人士推向敌人的作法,共产党当然没有可能接受,这些人,也不可能由法轮功的定义而就有任何改变。
    但是,在中国民间道义资源非常有限的今天,这种人为的树旗,和人为的树敌的作法,是中共求之不得的际遇。“那些依法维权的人士、立足于启蒙并逐步走向民间的自由知识分子、以小胜求大变的宪政主义者”腹背受敌,并不是什么大事,公平的说,高智晟同样是“腹背受敌”,虽然开始时,对高智晟说不的声音很微弱,就是今天,也同样是对这些批评者,有着各种的压力和顾忌。
    但在中共和民主力量的对峙中,是绝对不能允许败家子来糟蹋民间辛辛苦苦积累的资源,力量。中共当然希望他的对手不断的犯错误,而且在一些人,在对形势的估计到具体的策略搞的一塌糊涂时,在认为今天就是采摘果实,在忙忙碌碌的分配明天的政府职务时,居然不允许如何的反对声音。难道真的是希望让中共一锅端?
    张鹤慈。01、10。06 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后浪推前浪――回复张耀杰先生/张鹤慈
  • 小渔:驳张鹤慈“中国至少在进步”论
  • 张鹤慈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让我们补充民主这一课──与张鹤慈商榷/张三一言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 杨志:读张鹤慈“修补统一阵线?” 有感
  • 让我们一起来补习民主这一课/张鹤慈
  • 就世纪中国被封,给龙应台的一封信/张鹤慈
  • 香港――中国民主化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张鹤慈
  • 同是中国人?同时中国人!/张鹤慈
  • 给马英九再进一言/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