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博讯2006年9月30日)
    可是在因为从日本远道而来的经武夫妇,使我每天的睡眠只有四,五个小时,居然还会有失眠。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了特务这个话题,说我是特务的人,可能已经超过十个人,我一直没有把它当一回事。上面的题目就是我失眠时的产物。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我应该如何想?如何作?这种换位思考,我觉得使很多问题变得很清晰。不喜欢我的看法的人,当然更不喜欢我今天的这种表述,对他们的反应,我仍然是不很在意,我真正在意的是想改变那些我视为朋友的人。
     (博讯 boxun.com)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我想定位为决策层的一员。这时我应该如何作?特务的工作,是为了压倒一切的稳定,既维护统治的继续。我的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寻找不稳定因素,寻找打击的对象。
    
    我找的第一个对象,就是独立中文笔会。与63年抓我们一样,笔会也是触犯了共产党的大忌:舆论和组织。
    
    舆论:笔会集中了中国的独立知识分子,在今天民间自由主义发出的自己的声音,相对官方舆论的苍白无力。笔会对二杆子共产党的笔杆子,形成了实在的威胁。在特务穷于应对的反叛声音中,今天的笔会发出了撞击专制制度的最强音。
    组织,共产党不允许任何他所不能控制的组织存在,今天时代的变化,他不得不有所退让。但作为专制政权的本质,和他对下面的特务机关的要求,是封杀一切不同声音,而笔会不但是一个集中了独立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组织,更是一个中共忌讳的跨地区的组织,不但是中共不允许的全国性的组织,还是一个在世界各地有会员的国际组织。而且是在世界各地有相联系的姊妹组织。是有联合国为后盾的组织。
    
    找到对象后的对策:1削弱,分裂,丑化,矮化,使之对中共的威胁消减,废其武功2。用逼,诱等手段,使笔会行为严重失误,取缔笔会,取其性命。
    具体做法,我一定支持高寒等笔会内的造反。为了削弱,分裂笔会,就要寻找矛盾,支持弱小的一方,只有使矛盾双方越势均力敌,才能达到更大的破坏,才可能真正分裂。想在鹤蚌相争收利,在于双方的相持。当然,今天的笔会,不可能出现强大的造反派,这就需要寻找外部力量。有关高智晟,F等问题,下面专门讨论。
    
    除了策略上必然支持弱小的一方外,在实质内容同样是支持高寒,笔会在高智晟的接力绝食上的反映是沉默。这个沉默本身就是清晰的表态,不论朝野,笔会和高等人,都不会不了解这个信息的含意。作为中共特务的策略,就是支持高寒等人,逼迫笔会打破沉默。如果笔会公开对高智晟说不,这些占据所谓道德制高点的人,就可以肆意丑化,矮化笔会笔会被边缘化。如果笔会被绑架,公开支持高智晟,下一步就是F,苏家屯,退党,甚至是军事政变,如果笔会被绑架,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笔会将被取缔。
    
    为了削弱笔会,需要另立中心。具体的做法是:先立棋,后砍棋。既然今天立棋的目的就是为了明天砍棋,今天立的旗杆就应该是绣花枕头,一定要挑内部有裂纹,有虫蛀的材料,能够在需要时稍加外力,就能够自然倒塌。心理缺陷,自我膨胀,思维,逻辑混乱等等,就是人的裂纹和虫蛀。
    
    我讨厌救世主的提法,但我承认杰出人物的贡献,好的统帅和好的经理都同样不可缺少。如果我在特务的决策层内,我的重点就是让对方选错统帅。制造流言蜚语使赵括取代廉颇,剑不出鞘,胜负已定。
    
    攻击矛头直指刘晓波,就是希望能够有现代赵括来取代。我不一定需要派特务混进笔会管理层【当然,任何大一点的中共不喜欢的组织,绝对少不了特务】我只需要扶植几个成事不足,坏事有余的人,就可以了。作为一个特务机关,适度打压,有意示弱,制造几个民间英雄是有如探囊取物。曹操经过多年的观察,放了关羽,最后断送刘备江山的,就是这个关云长。
    
    
    【附:一,我说的是,如果我真的是特务,我会怎么做,并没有说,这么做的就一定是特务,我之所以要说这几句废话,是因为在我的每篇文章发表后,总有人忿忿不平的一再申明他不是我说的那种人,我有没有指名道姓,也没有含沙射影,你既然不是,又何必一定要对号入座?
    
    二,我说的,大部分是当局已经这样做的,即使不是开始这样周密计划,事后也是按照这个导向。但有些当局并没有这样做,我既不认为是我的分析不对,也不认为是当局不够聪明。事实是,今天的中共已经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咄咄逼人的进攻姿态,蜕化为稳定压倒一切的保命退守,中共的官吏同样是没有了进取精神,不作为,不出错的而可以不丧失已经到手的利益的心态,没有人肯冒风险,如下面谈到的苏家屯事件。中共完全可以耐心等待,让事态闹大,然后请联合国,美国等国际组织来实地考察。但是今天的中共官员没有谁愿意承担风险。】
    张鹤慈28。9。6 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毛泽东的狂妄和自卑
  • 后浪推前浪――回复张耀杰先生/张鹤慈
  • 小渔:驳张鹤慈“中国至少在进步”论
  • 张鹤慈 给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的年轻人信
  • 张鹤慈:曹天予是不是专业告密者的四大疑点,并寻找知情人
  • 今天,曹天予再一次告发反革命/张鹤慈
  •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的一些看法/张鹤慈
  • 让我们补充民主这一课──与张鹤慈商榷/张三一言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 杨志:读张鹤慈“修补统一阵线?” 有感
  • 让我们一起来补习民主这一课/张鹤慈
  • 就世纪中国被封,给龙应台的一封信/张鹤慈
  • 香港――中国民主化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张鹤慈
  • 同是中国人?同时中国人!/张鹤慈
  • 给马英九再进一言/张鹤慈
  • 对“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 —— 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仲维光”的文章的选评(下)/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