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陈良宇被抓捕真的值得庆贺吗?
请看博讯热点:上海人事风暴

(博讯2006年9月29日)
    曾经挟持共产党的江帮办的一个著名恶徒——陈良宇,已被抓捕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也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还给了中国信仰自由的人们一点比较舒心的安慰,有些并认为大陆及时没有我们的有效努力也会步入更美好的时代,还对仍继续挟持共产党的胡帮办增加了不少的希望与好感。显然,江时期基本上就要结束,对大陆来讲并不是件坏事,但因为这而让我们这些信仰者松口气或就此等待就不合适了。特别是能使一些法轮功的信仰者,悄然地奔走相告,似乎有了出头之日、不用再这样地做地下工作地宣传与修炼了,我感到未免太高看了胡家匪徒。
     尽管他们抓捕了陈良宇,我却没有感到胡帮办的流氓作风能有什么好转?也可以说,江胡恶斗,也不外是狗咬狗的使然,不是什么政治转机又很值得我们这些弱势群体来额手称庆,因为他们从本质上还没有改变邪恶的行径,并沿用着共产党的下流手法依然残害着我们的民众,和仍用牺牲群体的利益去填充他们的糜糜欲坑。由此类推,陈良宇被抓,并不会是胡时期能够自动改变他们的邪恶统治的演化方式,而是现实社会到了不从根本上改变或铲除流氓统治仍不可能使我们的广大民众以及爱好自由的人就可得到翻身解放。但对江胡的更替我之所以不愿看好,是因为事实已经告诉我们,胡时期的行为比江时期依然还好不了多少,甚至比江时期更流氓更无耻!在这里,我们不妨再按照胡时期的流氓行径的演化程式来分析后,所得到的结果必然会是胡时期还是在不停地与民为敌而不是良心发现,更不会对以往的流氓行为能够悔改。因为他们的私利并没有被公益取代,甚至还在同时期抓捕着我们的威权人士,牺牲着国家利益。事实上,他们仍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为之还在继续做着垂死的挣扎——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既然是狗咬狗一嘴毛的现象,这还能值得我们高兴或信任或对其思考在原则上妥协吗?在大陆,独裁统治里,难道太阳真的能从西边出来吗?我看不会。独裁的共产党的发展史已很明确地告诉了我们,邪恶者不可能会处处良心发现,顶多是在某个事件上做了些能遂我们的一点意、让我们少有了件憋闷的事而已,决不会从根本上能彻底解除掉我们的所有的憋闷。 (博讯 boxun.com)

     眼下,陈良宇之所以被抓,我看真的并不足怪,因为他愿意做江时期的邪恶大将,又曾经是江时期的中流柱石,又经常为了江主子的开心而敢对抗胡帮办,就象当年的陈希同对抗江泽民所犯的大忌一样,又不知道个眉眼高低,岂能不是致命的呢?当他选择这条路走的时候,已经注定了只要胡帮办得势、就必须为江时期殉葬的悲剧。也因为江时期的重要官吏,不这样选择,就根本爬不到那个岗位上来,还因为江时期没有一个官吏不是他们自己制定的宪法与法律内的犯罪分子,才为胡帮办创造了打杀江帮办匪徒的自然条件(胡时期的帮凶也一样给了他们的下个帮办打杀的条件,也给了我们这个条件),这也是江时期的无奈,即使个人很狡诈也逃脱不了这个坏人所拥有的怪圈,别看有些比陈良宇更坏更腐败更有权威,但如果能与胡帮办妥协,也就不会被抓捕。我敢说,今后还会有比陈良宇官衔更大的江帮办的匪徒被抓捕,这是迟早的事,也是胡帮办流氓政府的一种放血疗法的需要,这都是江泽民愚蠢所一手造成的后果,因为江泽民这个恶徒自己邪恶,手下若不邪恶,他就不会选择其做他的流氓隶属。而到了今天,既然胡时期为了取代江时期,我认为,有个把江时期的帮凶被出卖,被送进监狱,并不奇怪。而且,这年月,坐牢的不一定就是坏人,因为中国大陆的宪法与法律其本身就不权威,加上我们许多壮士都坐过牢甚至还在坐牢,以及崇善求正的法轮功的信仰者,好多也是如此,甚至有些还被迫害致死呢!
     但这些受害者不同于陈良宇的地方却往往是我们的民族精英;或具有最起码的道德操守之追求却要蒙受着这样的法律的耻辱和痛苦,岂能不让我们对这样的法律鄙睨呢?我看,监狱里多几个陈良宇、王良宇、李良宇只要是江胡帮办的匪徒没有什么不可以。这些流氓成性的家伙,以往耀武扬威又脑满肠肥的样子,确实令我们可恼可恨,在今天,能受点苦已很不为过,我看他们自己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因为他们已经在这方面对国人做了很多昧心事,使许多的无辜者已经被这样地残害了。
     我们看到,陈良宇确实被抓,尽管如此,我对他虽然不看好却对其敢与胡帮办说不的姿态并没有多少坏感,因为我们也需要这样,需要更多的说不的人,才能使胡帮办挟持的共产党的祸根被连根拔起。而且,我们还要清楚,胡时期的官吏,虽然好多没有被立案侦察,或者是我们还不能促使他们到他们该去的地方去。但我忽然想起,在我们的未来较量中,也该想到:如何能与这些腐败分子也能妥协一些,促使他们也能最底线地不反对我们的变革,也很值得考虑。理由是:这样的腐败分子被邓家帮繁育得太多,我们没有必要都一一抓捕归案。原因是这种坏人虽做了不少的恶事丑事,但我认为应归罪于邓家帮挟持的共产党所拥有的独裁的、邪恶的统治制度,而不只是帮凶的问题。我们也只有面对现实,进行必要的宽容,才能减少不必要的杀戮与牺牲,悲剧也就会少之更少。也可以说,如果没有挟持共产党的邓家帮的政策允许、怂恿,他们的人会这样卑鄙流氓与无耻吗?邪恶的人会如此之多么?所以我们应该把眼光再放远一点,使这些人在我们将决定国家权力时不是受害,而是可以做他们的寓公,只要他们今后已经没有条件继续贪污与害人就可以了。
     也可以说,我们的中心任务不是铲除哪几个人,或与什么人有仇才有了这种思想——虽说不否认起初也有这样的因素,我们要做的是把邪恶的根源、能够干净彻底地清理掉,决不会因为多几个邪恶分子能被揪出来,就将转移我们的视线,或加大我们的难度,更使我们的目标渺茫。当然,同时我们对胡时期的官吏根本就没有多好的希望与看法。我们知道,他们的本质决定了他们的邪恶会仍然地继续,我们只有找好我们的进攻角度,采取必要的手段,才能达到我们的最终目的。
     并且我还认为:对于胡帮办、开初不使其付出沉重的代价就能让他们认输或能使他们主动与我们妥协也已不可能。我们必须思考如何让他们付出沉重代价好让他们把我们的民主运动当着一回事,才能使他们不得不考虑我们的诉求是多么地重要。当然,若是让他们能付出代价,他们也会凶残地反扑。另外,也只有使他们中的最邪恶的恶徒付出他们该付出的代价,才能震慑更多的邪恶者在对我们做恶或大耍流氓时能够懂得投鼠忌器,才能使我们的路数更能正确,更易收获。
     是的,只要让胡帮办付出代价,那么他们的报复也不会不到来,甚至是更残酷,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还要再多设局,使大陆的斗争模式更复杂立体化,然后再发展与壮大我们的先进队伍、壮大我们的声势,也不迟,才更切合实际。
     我有这样一个想法:就是把所有的与胡帮办敌对的力量都使其有条件地自我动作起来,开初我们不要分什么帮派,只要是欲取代胡帮办和欲铲除胡帮办的,我们都应该暗地协助,使他们因为我们的支持发挥得潜能达到最佳状态,方能使我们的计划得到更快的进展。而且,我们确实有许多的工作根本做不了,那么,让别人去做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比如现在胡时期抓捕江时期的官吏,使被抓捕者失去残害我们的条件又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又有什么不好呢?当然,我是说是从我们的总体利益看是很不错,而不是说完全依靠他们的自残所给我们带来什么好条件后我们才去做好我们的工作;是说,别管它是狗咬狗也好,人踢人也好,只要是对我们的总体事业有益,我们就能接受,就该促发,才能更好地制造出我们才是真正赢家的自然条件。至于谁具体地做,我们不要刻意追求,或者分清。只要是有人做,就是好事。在这方面,不要怕别人抢夺什么果实。
     当然,我们也知道,胡时期不会把所有的犯罪官吏都抓起来,因为这是他们保命必须杜绝的做法。我们不是,我们需要的就是最好都抓起来,或者是使他们的人都退出政坛,哪怕他们是拿着我们的财富去做寓公,在今天,只要使他们不再能继续残害广大民众而且不再拥有现有的权力我们就能灵活地与之妥协,因为这样地发展,方更容易掌握主动权。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并战计》(25——30)
  • 阿衍: 《混战计》 (22——24)
  • 阿衍:我看共产党左派的社会意义
  • 阿衍:《混战计》 (19-21)
  • 阿衍:台湾大陆都在乱,台北权要怎么办?
  • 阿衍:从台湾大陆都在乱看下去
  • 阿衍:《攻战计》
  • 阿衍:施明德先生需要自焚吗?
  • 阿衍:陈水扁下台与否的利弊
  • 阿衍: 《敵戰計》
  • 阿衍:中国共产党存在着五大灭亡的基因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浅论中国新时期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阿衍:毛泽东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的性功能?
  • 阿衍:高智晟们怕抓吗?
  • 阿衍:台湾越乱北京越开心
  • 阿衍:我看倒扁运动以及民运出路
  • 阿衍:陆台和平统一的路就走不通了吗?
  • 阿衍:最優秀的指導者才能具有最優越的方略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