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良宇,欢呼胡锦涛万岁吧!/安田
请看博讯热点:上海人事风暴

(博讯2006年9月28日)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作者来稿

     作者:安田 《天安门情人》作者 (博讯 boxun.com)

    
    陈良宇是个贪官,无疑。而且是个大贪官。因此,在贪污腐化猖獗的中国,陈良宇下台引起一片叫好声,也就不奇怪了。显然,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已经对贪官恨之入骨。但是,我们有理由认真思索一下:陈良宇是否中国最大的贪官?类似陈良宇式的人物,在中共高层中还有多少?
    
    答案不言自明。那么,为什么只有一个陈良宇倒下了呢?很显然,并非因为其贪,而是没有喊万岁罢了。
    
    类似陈良宇式的案件,在中国历史上不乏先例。明朝的严嵩、清朝的和珅,想当初都是先皇帝的肱骨之臣。这些大臣的贪污腐化,当然是在老皇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但是,换了皇帝,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想当初,那些到处欢叫“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顺民们,也一定大大地痛快了一回。而处理严嵩、和珅大案的官员们,一定也如同今天的中纪委一样,自以为是地畅想一番。但是历史已经证明,这种“严打”既不能吓阻官员们的贪欲,也不能挽救帝国的覆灭。何以?家天下也!
    
    在中国历史上所发生的这一类的案子,都有共同的特性:宫廷政治的牺牲品。俨然以现代文明的先进因素自居的中共,也一样脱离不了这种把戏。如果可爱的中国人民们,在欢庆陈良宇的倒台之际,还能够有点记性,应该不会忘记10余年前北京市长陈希同的案子。先帝泽民同志,也是发扬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在邓老爷子垂危之际,以贪污60万的借口,拔除了九门提督陈希同政治局委员。与我同辈的中国人民,应该还记得当时兴高采烈的景象吧?而短短10年时间,又出来了一个涉嫌32亿之巨的陈良宇。如此看来,至少陈希同那一次的举国欢庆是付之东流了。如果有心人,翻看当时的《人民日报》,应该还能够找到一大堆得冠冕堂皇的社论,与今天法办陈良宇社论相比,应该是大同小异。
    
    10余年间,克隆出了生物羊、中国申办成功了奥运会、美国打垮了伊拉克,甚至杨政宁老先生都返老还童娶了一个28岁的大姑娘。而我们整个社会的贪污腐化却越演越烈。原因何在?无他,就是因为当政者把反贪当作了宫廷斗争的工具。想想看,当初陈希同因为60万而被判16年徒刑。而同时,作为中国头号走私犯赖昌星的父母官的贾庆林却能一路扶摇直上,跻身国家领导人行列。不要说欲盖弥彰了,这简直是明确无误地提示那些大小官员:贪污不要紧,只要跟对人。抓个陈希同,补缺贾庆林。
    
    鲁迅早在80年前,就哀叹中国人的不争。而直到今天,看看网上铺天盖地的欢庆,安田不由感慨万千:难道我们真的就是一个不会吃一堑长一智的民族吗?
    
    我在这里,当然不是反对抓捕陈良宇。这样的贪官,不抓何以平民愤?但是,我们必须认真地思考:作为普通的中国人,有必要为这种宫廷斗争鼓与呼吗?红楼梦中有句台词:贾府上下,只有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如果把这句话用在中共政坛,应该也差不了多少。那么,陈良宇的下台,能煞住中共官场的贪腐之风吗?陈希同的案子,已经摆在那里。而胡锦涛,选择在17七大之前动手,其本意也是项庄舞剑,不在反贪也。显然,陈良宇的案子将起到杀鸡敬猴的效果,向地方诸侯昭示胡核心不可动摇的地位。事实上,对比当初的陈希同案件,陈良宇案件更有点辣手摧花的味道,毫不留情。由此可见,大内幕后们所要显示的正是他们的决心和力量!从此以后,中国会不会出现比江泽民时代更独裁的领导核心呢?从去年四川、广东发生的暴力屠杀维权村民的事件上,其实我们已经可见一斑。而中共对于互联网络的封锁以及对于维权运动的镇压力度的加强,也可以管见一二。安田觉得,在2008年奥运会前,中共的独裁统治必然是变本加厉。
    
    陈良宇事件以后,中共地方诸侯的权力必将大大萎缩。这从韩正接任上海市委书记的讲话的用词上,已经可以发现端倪:他用了要“老领导”放心这样的说法!可怜的堂堂中央委员,竟然在心惊胆战之余把中共家天下的秘密泄露得一干二净:原来,胡核心所要的就是“老领导”这三个字。这不由让安田想起中共已故领导陈云的话:还是自己的子女放心。
    
    所以说,这次陈良宇事件,对于我等小民,根本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大事。该回家打麻将的,回家打麻将;该回家搞破鞋的,回家搞破鞋。在这样一个没有独立的反腐败机制的国家,哪里会有不贪的官员呢?倒了一个陈良宇,自然会有千万的李良宇站起来。他们所需要的只不过是呼喊三声:吾皇胡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罢了!
    
    Spe 27 200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田:今夜,让世界看到历史的伤口
  • “六四”:理想主义的墓志铭/安田
  • 安田:天使的自由—悼紫阳
  • 安田:今天的名字——悼紫阳
  • 安田:雷妹-我也曾经红火过!
  • 信仰的幸福/安田
  • 安田:“后天劣等性”——庸俗“存在主义”的必然 (2)
  • 安田:“后天劣等性”——庸俗“存在主义”的必然
  • 诗:我只是垃圾/安田
  • 盗版的自由/安田
  • 安田:喻东岳,我必须向你道歉
  • 安田:让我们以谦卑的心聆听“六四”的钟声
  • 仁不寐:十五年来家国,三千里地河山 ——从安田小说《天安门情人》谈起
  • 安田:戴晴,请不要在六四的旗帜上涂抹……
  • 安田:被砍断的“胡温新政”图腾柱——简评程益中案
  • 安田:悲情两岸,孰重孰轻?
  • 安田:再驳“六四”镇压有理论
  • 安田:台湾大选对于中国民主化的贡献
  • 安田:台湾大选,不要选掉了中选会的独立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