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
(博讯2006年9月24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在“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一文中,我曾经说: (博讯 boxun.com)

    
    《后汉书•西羌传》说:“及昭王立,义渠王朝秦,遂与昭王母宣太后通,生二子。至[东周]王赧四十三年(昭王三十五年),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因起兵灭之,始置陇西、北地、上郡焉。”这说的是秦宣后主持并吞邻族,顺便扯出了她年轻放浪的轶事。原来是“武王”在位四年故世,其异母幼弟“昭王立”;相邻的义渠部落酋长“朝秦”,竟与昭王的寡母宣后连生二子。昭王是秦始皇的曾祖父,在位五十三年,他即位时母亲宣后还很年轻。三十几年后她所杀的义渠王,当不会是过去的情人。
    
    说来,中原文化是绝容不得这种“生活作风”的;然而游牧部落性俗宽松,这位“快乐的寡妇”还握有的大权。商鞅在秦国推行“男女之别”时说:“始秦戎狄之教,父子无别,同室而居。今我更制其教,而为其男女之别。”(《商君列传》)这是明说秦国百姓是戎狄之人,而“父子同室”又是乱伦之别谓。商鞅强制推行的“男女之别”,是用中原农业社会进步的性伦理,来教化民众。
    
    最近读到一篇文章,说的是秦宣后言辞淫荡,文字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却有人文研究的必要,秦宣后的谈吐和作风,是言如其人。这游牧民族的特征,虽然粗鄙,但比“三从四德”还要人道些了。
    
    西戎部落的淫乱之风,一直流传至今,数年前美国《世界日报》有一读者写他在“四清运动”时期,在河西走廊汉族地区蹲点,说当地男女经常不在自己家睡觉,夫妻互相也不妒忌;有一个少妇颇有姿色,丈夫去了新疆,她就与全村男子乱搞,后来婆婆看不下去,就让小叔子去照应她,她日有需索,小叔子精枯力尽。作者是一个医务工作者,很不理解,汉族农区为什么有这种淫风?其实,河西走廊的汉族一部分是中原移民,还有一部分是西戎、西夏的裔民,他们或许都承继了秦宣后的生活作风。
    
    ••••••••••••••••
    
    刘金光:秦宣后拿做爱比政治,《战国策》唯一一则黄色故事
    
    夜读《战国策》,至“韩策二”时突然读到黄色笑话。
    
    事情时这样的。
    
    有一年楚国攻打韩国,围攻一个地方将近五个月的时间。韩国有点吃不消了,于是就不断派使者到秦国去求助。求助使者所乘坐车辆的盖 子都快把道路给覆盖了(所谓“冠盖相望”也),可是秦国一直都不愿意出兵。后来有一个叫尚靳的使者出使,就对秦王说:“韩国以前和秦国关系很好,我听说嘴唇张开牙齿都会感到寒冷(即唇亡齿寒),希望大王好好想想吧。”
    
    宣太后听了这番话说“韩国来了那么多的使者,就这个姓尚的小子说的还有点意思”,于是就召见尚靳。(早在春秋战果时期就有后宫扰乱朝政了)这一召见不得了,竟说出了震惊中国古今二千多年的旷世奇言。怎么说的呢?
    
    宣太后说:“以前我伺候先王的时候啊,当他把一个腿放在我身上时,我就感觉快被压死了。可是后来把整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却觉得一点都不重,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舒服呀!”“现在你让我们秦国救韩国,一点好处都没有谁干啊?”(秦太后的潜台词是,“哼,费力去救韩国,还不如老娘我做爱被压来的爽呢!”)
    
    哈哈,人家小尚拿唇亡齿寒的道理来比喻,她却拿做爱说事,真是历史上的强人啊。战果出了那么多好色的昏君和相国,可是没有一个说床事的,只有此太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过奇怪,按理说凭古人的民间智慧,可以留下“唇亡齿寒”而为什么就没有留下“腿压身重”的典故呢?
    
    唉,幸亏战国时期我们的先人还不够封建。不然我们哪里还有机会知道这么好玩的事呢。因为觉得好玩,后来查了下,原来古今很多人都已经留意这件事情了。在南宋鲍彪新注本里说:“宣太后之言污鄙甚矣!以爱魏丑夫欲使为殉观之,则此言不以为耻,可知秦母后之恶,有自来矣!”在清朝王士桢《池北偶谈》里说:“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
    
    李敖是这么解释这段的“秦国宣太后在外国大臣面前公开描写性交姿式,说自己丈夫一屁股坐上来,因为体重太集中一点,就吃不消;可 是全身压上来,因为体重平均分担,所以就无所谓了。”对于古人的怀疑,李敖也说他们全都大惊小怪了,中国古代文明中,在性的看法上,确曾有过开通的一面。大多的性禁忌其实是以后的事。
    
    原文: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秦师不下。韩又令尚靳使秦,谓王曰:“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臣闻之,唇揭者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曰:“使者来者众矣,独尚子之言是。”召尚子入。宣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尚靳归书报韩王,韩王遣张翠。张翠称病,日行一县。张翠至,甘茂曰:“韩急矣,先生病而来。”张翠曰:“韩未急也,且急矣。”甘茂曰:“秦重国知王也,韩之急缓莫不知。今先生言不急,可乎?”张翠曰:“韩急则折而入与楚矣,臣安敢来?”甘茂曰:“先生毋复言也。”
    
    甘茂人言秦王曰:“公仲柄得秦师,故敢捍楚。今雍氏围,而秦师不下,是无韩也。公仲抑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于楚。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是楚以三国谋秦也。如此,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果下师于崤以救韩。
    
    原载《新世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评:杞人忧天——胡平等对台湾民主的期待
  • 朱学渊:浅说“儒”即“奴”
  •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 朱学渊:评《中朝友谊虽不牢但不可破》
  •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 朱学渊、宾服合评: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
  • 朱学渊评:“政治评论家”的眼力不及格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不去北戴河
  • 朱学渊:评《从瑞典笔会的一次内部风波谈起》
  • 朱学渊:评《大学毕业生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 朱学渊评《胡锦涛政改思路浮出水面》
  • 朱学渊:评《海军副司令王守业的腐败业绩》
  • 朱学渊:读《康正果:一些老家伙没被打死的后果》有感
  • 朱学渊评《中国危机或现端倪》
  • 朱学渊:评预警机事件
  •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
  • 朱学渊:看万润南的政治智慧
  • 朱学渊:评卫子游反对“人民文革”
  • 朱学渊:兰绿两营共同奋斗,台湾走向独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