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混战计》 (19-21)
(博讯2006年9月23日)
    
    (19)阿衍:对胡帮办《釜底抽薪》才能展开分离政略
     (博讯 boxun.com)

     现在的台湾政府,总是思想怎样独立建国,似乎只有如此发展才是台湾人民的最佳选项,或才能更令台湾民众欢欣鼓舞,和最后摆脱大陆的流氓打压,又能削弱中共的顽固势力,再加上大陆的穷困潦倒一相被台湾民众瞧不起,再有台北的一些并不全面的引导,也就更加使台湾民众对大陆帮吏恐惧和对大陆民众采取不屑为伍的态度。
     也可以说,大陆就今天的形势看,如果把政权交给台北政府,就不可能象胡帮办统治这样、不利于维护大陆合法公民的实际利益和基本的政治权益,因为台北政府不会、也已经没有条件采用流氓手段残害自己的合法公民,并能对共产党制造的所有的冤假错案自然也就会平反昭雪。所以,大陆的绝大多数公民还是盼望台北政府能够早日采取适时的政略,凭着自己的势力,早日地返回大陆,并能领导大陆民众清除独裁统治,建设我国的美好家园。
     不过,由于台北的独立兴趣仍然十分地浓厚,我在这里也就只好根据国情谈一些我的台湾独立如何的拙见,以飨政略的采用者。
     我认为:台湾人民想走自己的道路,在主意思上其本身的选择并没有什么错,错就错在胡帮办的独裁统治不能被及时地消除,和到了今天胡帮匪徒依然没有放弃采用流氓的手段残害大陆的反抗者和盘剥蹂躏大陆合法公民与继续独裁、继续弹压台湾的独立自主具有很大的关系。再说,台湾人民也应该有自己的民主权力,更应该具有经营中国的基本条件,并且我还认为:就凭胡帮办恁多的猫腻,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剥夺台湾政府的这一诉求,更没有权力对已经实现全面民主的台北政府指手画脚。国人都已知道:北京邪恶的帮府,不仅导使大陆民众到了今天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还欲让台湾民众也深受其害,试想,这样的统一怎能唤醒那些很想独立的人?若是大陆和台湾一样实现了全面民主,台湾民众还会这样反对和平统一吗?我认为:如果大陆一日不铲除流氓执局,或一日不铲除独裁腐败,台湾人民拒绝大陆的袭扰与统一、不仅很正确,而且是独立出去也未尚不可,这比起与大陆民众一道蒙受耻辱与压迫要理性得多。
     所以,我虽然不赞成台湾独立,但看胡帮办至今死不悔改自己的恶行时,觉得台湾公民有权力选择独立,不仅如此,其它的自治区也有权力选择独立出去的形式。是的,这也是中华民族各自为战、寻求进步和安定又不受邪恶残害的最下下策,换句话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想当年,共产党的开国鼻祖毛泽东,在民国时期,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
     过去,我们一直嘲笑台北民进党寻盼独立的诉求,现在看来,它们的选择很有道理。只不过,这个道理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未免代价太高了些。
     可我一直反过来在想:即使陈大总统想搞台独,也应该看看胡帮办到底有哪些斤两或有多少底牌,才能与之赌起来时在这之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胜算,自己有多少把握?可不能像李登辉先生想的只用几百枚导弹就足以震慑胡帮办的侵略,更不能以为自己将要交棒,好坏自己的责任已经不大,就缺少智慧地行使政权。相反,陈水扁应能以大局为重,拿出更好的法则来使胡帮匪徒早日被一一报销。若是不顾现实形势的发展,一旦搞败,不仅是国民的黑名单上有了胡帮匪徒的名字,而且之前胡帮办的黑名单里,你们的大名一样也会先有。最起码,真的宣布独立能否成功?你们的责任十分地重大,已不能凭一时之勇把台湾的光明前途弄暗。再说,我感觉,这里面有个阴谋,因为胡帮办并不害怕台湾独立,因为它们急需利用这个条件摆脱自己的尴尬处境,到是更加害怕台湾的开放文化与民主政治制度对大陆的有效渗透。例如香港、澳门为什么到现在邓家帮的代理胡帮办都不允许大陆民众接受它们的文化与思想?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说,用现在的国内环境对台湾发展壮大已很有利而不去努力,却要搞法统独立,我认为是不划算也不理性与很不适时,最起码,对自己的势力有点不负责任。只有能够使胡帮办力量大大地被削弱,台湾的政治前景才能更加明朗,方能考虑做大的实益性。
     是的,台湾大多数热血青年过高地估计自己的能度,并认为台湾经得起任何打击,还能够破解的了胡帮办的任何压力。我认为,这是政府的不准确指导在起不好的作用。倘若不是大陆民众已经与胡帮办离心离德,我认为,胡帮办消除台湾的独立运动易如反掌。而现在,大陆内部的混乱已经使胡帮办捉襟见肘,所以,真的台湾宣布独立,虽然也是给胡帮办一个最严峻的考验,使它们自己证明自己究竟是什么人,有多点能耐?但作为台北却拿着台湾的前途做赌注,未免忒不划算。
     对于胡帮办来讲,想解决台湾问题对于高瞻远瞩的人来论,不是多么艰难,还不是花费一些沉重的代价的问题吗?而能使台北从思想上能够真正屈服不是胡帮办能够做到的了。我可以这样断言:如果胡帮办不采用拼脑袋的战术对付台北,而是利用台湾内部的各派势力进行分离瓦解,没有个解决不好民进党闹独的问题。也是说,民进党的胜算不是在与胡帮办万一能恶斗的份子上,而是在台湾内部究竟有多少胜数自己比外人很清楚。
     可以说,北京的《釜底抽薪》就是让台湾的国民党继续占上风,使亲民党、新党等也具备各大势力地互为掣肘,然后再采用一些“斩首”行动暂时先打击民进党,一旦民进党触摸红线的话。而在这方面,不用过海就能进行。并且,这种《釜底抽薪》的政略没有个不成事,也是民进党党魁抗拒不了的常规计策。再加上大陆的不少导弹可以打击台湾任何裸露目标,陈大总统的要员无处可避,这已不是耸人听闻。记得车臣的一个争取车臣独立的头目就是被俄罗斯的导弹命中,而且不过的几分钟就已实现。所以,台北政府一旦声明独立,那么大陆的导弹就要寻找主帅的目标,而寻找这种目标又非常地简单,天上的卫星、飞机,配合地面上的特工,内部欲致其死地的“政敌”都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帮助胡帮办找准目标,而且,也就是在很短的时间里,足以施行斩首行动。
     是说,只要台北宣布独立,大陆的打击目标就必然形成,各个管道的侦察也会悄悄地进行。别忘了,胡帮办对国民即凶残又流氓,对独立的追求者也决不会文质彬彬,现代的侦察技术又足以用更短的时间寻找准目标,到那时的台湾总统,就是被斩首的主要目标之一,台湾还有宁日否?人民的生命财产还有安全乎?
     是的,我也知道,即使这样,胡帮办并不值得害怕,最可怕的是它们选择帮助台湾对立党来搞窝里斗,或者说是用台湾的反对党来使台湾内乱。
    我的意见是:倘若能从中国的全局定势,对于台湾人民来说,胡帮办其实就是一只纸老虎,不值得恐惧,所以我才认为台湾政府所使用的政略应该进化一些,广招天下士,利用大陆的内部矛盾,使胡帮办没有宁日,这个法则就能跳出北京的打压,应时发展自己的势力。何况,台湾的国民党又已做大,即使台湾宣布了独立,一旦国民党从新掌握政权,为了自己的信仰,一样会放弃台湾独立。试想,现在即使能独立,到头来,还有多少用处?说到底,台湾独立最后不过是一场出力不讨好的热身运动。
     说回来,作为大陆士子,早就不容忍胡帮办的独裁执局,因为胡帮办仍在无时不刻的损害着中国利益,广大民众的利益,并对合法公民的不配合采取着血腥镇压的政策,所以,就今天中国政局来看:台北政府从新调整自己的不仅是战略部署势,还有最基本的政略势在必行。也是说:只要台北当局能与大陆众民同心同德,消除胡帮办的岁月就不会遥远。
     再反过来想:大陆民众也希望外在势力能给予胡帮办以沉重的打击,好使胡帮办受到严重的创伤。可谁又能呢?我认为:只要台北的政略调整的适宜,那么未来的台海战争正是胡帮办自寻死路的开始,因为这个胡帮办已经不具备吃掉台湾民主政策的先天条件。胡北京现在是以为自己的兵多弹多,足以铲除台北的民主政体,继续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帮办势力不是什么乌合之众,只要肯对国人花钱,以为国人还会支持它们,忘记了失去民心的代价就必须买单的是被打杀,加上它们无暇顾及台湾的壮大态势,也就很难挡住台湾的民主之风,而台湾的民主之风是扑灭邓家帮独裁统治的一大力量的根源。
    有人说,邓家帮在台湾闹独立以后,必然会思考再三,权衡利弊后,最后选择对台湾势力统统地剿灭,结果是使台湾同仇敌忾,进行有效的反击,再加上美日的暗地支持,威逼,北京用武力犯台的胜算毕竟不多。所以才有了台北政府不怕大陆胡帮办的恐吓与什么鸟反分裂法。不过,我还是认为:即使这样,作为执掌台湾政府权力的人来说,也不能过于乐观。事情总是有的是变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胡帮办不是不懂得这个道理,而且,我还认为:它们并不害怕民进党一个党派独立,因为它们知道台湾光靠民进党独立并没有多少胜算。所以,嘴上威胁心里也明白台北弄不成什么新鲜事,只要它们略用《釜底抽薪》的法则就足以挫败台北的独立图本。 同时,我感觉:陈总统也应该对胡帮办也能来个《釜底抽薪》的政治决策,给接棒人一个更好的攻击环境。而对胡帮办攻击的《釜底抽薪》的至上政略就是扶植大陆壮士展开他们的全面攻势。这比起口水之争与实现台湾独立目标要有益得多。
     我在网络上,常常看到这样的言论:只要引导人民三退,中共就能被退垮。是的,我不否认三退对胡帮办的打击非常致命,但我却感觉仅仅依靠退出共产党这个办法对于理性的人来说,还可以,但对邪恶的人或惟利是图的人来说,就自然起不到什么作用。我说:不可能的事。因为历朝历代都有邪恶的人不论什么结果,都能继续为虎作伥——只不过没有现在的邪恶分子多而已。我们也都知道,胡帮办的将来也不是败在没有人合作,而是败在恶贯满盈被对立者扫除上。于是,我们不能不考虑到:在对胡帮办的销毁上,大家都有自己的具体方法完全正确。大家想想,都在运用自己的手段来铲共,不更好吗?所以说,台北的政治谋略就是要使胡帮办的势力更加薄弱,和给大陆的勇士创造出良好的条件上。因此我一贯认为:能使胡帮办被削弱没有比台北与扶植民运组织兴盛起来然后结合起来更有效的了,当然这个民运组织已经不是单纯的现有的这些人,这就需要加速民运人员的立体扩展。也是说,所有的反邓大军一旦结合起来,那么,推倒胡帮办又有什么难的呢?这也是对胡帮办的《釜底抽薪》演绎《釜底抽薪》比起仅仅的直接对阵要英明得多。
     是的,民运组织自己的确就十分复杂,太乱,不能组合起来,加上一知半解的人总会起哄,再加上胡特在里面挑拨离间,和没有诞生更有智慧的人来辅佐首领,至今民运依然是一盘散沙。而理性的民运人士一直都努力整合民运。大家都希望整合。不过结果是整合一次内斗一次,分裂一次,被搞臭一次。到现在大家听到整合就害怕,以为又有人借整合之名挑动大内斗了,所以现在剩下可疑的分子成为高喊整合以便挑动内斗的主力。而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见解是:大家不忙组合,应该是各自为战,在大陆及时发展自己的一线队伍,互相策应,到了有了一些规模以后,再想到统一行动也不迟。若能到那时,谁该做什么,不用别人去说,他自己就知道了他该怎么做,该在什么位置上应能起到什么作用?这比起还没有什么成绩来就争什么官位争什么利益、要高明得太多。
     而在今天,之所以造成这种不利于绞杀胡帮办的分裂局面,根源虽是不能统一步骤,但强求统一再没有特殊贡献又没有超人的谋略时,谁会服气和接受对方的领导呢?为之就需要一个大家怎样印证真章的问题。我认为,开初台北应该给予他们具体的印证标准,使他们是什么料就得到什么样的待遇,得到什么样的支持,就足以扭转民运没有新建树的颓局。也是给胡帮办运用《釜底抽薪》进攻策略的基本条件。
    
    
    (20)阿衍:《混水摸鱼》的新的理解
    
     在读《三十六计智谋大全》时,我拜读了《混水摸鱼》这一章后,就又萌发了一些新的想法。大家都很清楚,当今大陆已经是一潭浑水,胡帮办再努力,想要自己的邓家帮再从新大兴或大治已不可能。因为,它们早已走上了与人民对立的不归路上,又快乐无穷,这样的执迷不悟,还有什么稳定发展与和谐或者得到安逸的机会呢?我们也知道,中国的全面民主开放道路已经被我们的英雄们铺就开端,任何敌对势力已经无法抗拒。哪怕是再有几个江泽民、胡锦涛来表演螳臂挡车的滑稽剧,也抗拒不了这滚滚车轮的自然行驶。
     因为,就中国发展的政治规律看,中国的官员也是要不得不更换,即使到了现在还是用些不成新局的老榆木疙瘩,那么自然淘汰的法则就是我们也抵制不了,何况胡帮匪徒乎?再说,他们那老态龙钟的身体再有先进的医疗保障,也改变不了苍老与病患到最终结束的规则。所以,新人频繁更换旧人也是十分自然的事。
     我在《混水摸鱼》中,看到有这么一段解释:“趁敌人混乱之机,利用其力量虚弱而无主见的条件,迫使敌人随从我方的意志,就象人到了夜晚一定要上床休息一样。”
     如今,大陆的纷乱已是不争的事实,民众想造反获取自己的实际利益、不甘承受压迫已是获取实益的唯一选项。可是,大多数民众也恐惧没有成效的造反,害怕被迫害,更害怕被无谓的牺牲。所以,他们需要一个能保护他们的外在环境,或则有强大的势力与其撑腰。而我们,只能是在网络上杀伐却不能在现实生活里进行颇见成效的斗争,或只能依靠几个民族英雄被邪恶的人跟踪着或被抓捕住地无所作为地力顶局面,竟连法轮功练习者的手段也没有,到不如我们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如何给国人创建有保障的外在环境上实际些,然后利用民众的总体力量给予胡帮办以毁灭性的打击才更有实益。
     我们知道,法轮功成员大多人都能自发地为讲清真相做他们有益于大法的事,甚至不惜耗尽家产地搞普民宣传。鄙人在大陆,每当看到这一点,无不为之震动。因为该我们做的,我们却什么也没有做,而让这些善良的人填上了我们的位置,去承担风险,实在是我们的尴尬与耻辱。凡是生活在大陆的人,也常看到有关于法轮功的宣传资料,虽然也看到了一些为了信仰而被教养被逮捕的人要蒙受苦难,甚至被无辜杀害,变成商品,但我们还是感受到这些人比我们的伟大,不是我们一时能效法的了的,更不是一般人都能理解。
     也可以说,新的党派在大陆崛起只是时间的问题,最有希望的还是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等,当然其它的党派随着自己的进步也能在大陆得到一席之地。而随着共产党的败亡,没有合适的党派来领导中国人民,真的不行。因为我们不想自己的国家再四分五裂,再被其它的别有用心的侵略者方便于蚕食,毁坏我们的民族,失去我们的民族利益和尊严。但是,我们也不希望邓家帮这个邪恶的黑帮派继续它们的邪恶统治与肆虐。因为它们的存在并不比侵略者的危害差多少。使我们的国家实益退化了多少。
     现在,大陆人民的渴望足以使大陆进入更加不利于邓家帮生存的领域,之所以还没有如火如荼,那是因为邓家帮自己也不甘心失败,还要做垂死的挣扎,还要不断地掠夺和压制民众,使人民成为它们的牺牲品,砧板上的肉。于是,驰骋中原的谋略就应该被反对党派加以高度地重视,接受更有成效的对胡帮办进行更沉重的打击的应时谋略。
     鄙人不是不提倡网络上的杀伐,但这只能是杀伐中的一小部分。并认为:我们不应该完全依赖网络的空间来阐述自己的高见和对邓家帮的厌恨。再说,没有与实际结合的具体的方式方法怎能从外部给予邓家帮以有力的打击呢?怎能帮助中共内部改革派拥有改革的理由而从上至下地变革呢?同时,我们知道:能得到民众的普遍响应,就能做好与实际结合和帮助不同领域的改革者做好具备先决条件的工作,那就需要我们做好与国民联络的初始工作,使大家都有自己的可行的、新的奋斗目标,得到具体地分工,对中共形成立体有效地绞杀,完成从上至下的层层包围,使胡帮办不得不妥协,缴械投降,或则是落个不妥协不投降就彻底灭亡的命运。否则,我们的如此呐喊,能得到多少胜算呢?最起码,在发展的速度上,确实不利于我们的进程。
     过去,共产党为打败国民党而沾沾自喜,到了今天,由于共产党被邓家帮挟持了,搞得中国大陆更乌烟瘴气,于是,上苍就给了台北当局复兴的时机,看就看台北如何把握这个时机,使邓家帮知道自己不得民心的失败不会因为它们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就能避免。同样,我们也应该知道,只有鼓动起民众来继续他们的不怕流血牺牲,才能从根本上得到他们自己的实际利益,我们也才能从民众的彻底觉悟和奋斗中得到我们的实际利益,而台湾政府等其它的在野党派也能得到它们的实际利益,只不过需要一些应局的智能而已。
     这就是鄙人对《混水摸鱼》的一点理解和感悟啊。
    
    (21)阿衍:我观《金蝉脱壳》后的启迪
    
    为民主发展运动献身的行动者与具体操作者,在胡帮办继续邪恶的邓家黑帮独裁统治的非常时期,我们是否需要改变一下我们的政治手法以适应当前形势还是继续我们今天般地没有新的进展?这个问题应该拿到我们的桌面上认真地思考,因为,铲除邓家帮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在今天,由于不能具有迅速地逼死胡帮办的具体政略,才使我们的国民被残害得更多,确实是:我们不能因为没有新的举措而误了国家的发展行程,应该拿出新的政治策略导致邓帮匪徒不再有恶路可走。
     是的,要想使胡帮办没有了以往的敏锐,使它们早日缴械投降,我们就很需要一些有效可行的政治谋略来完善我们的具体步骤,使我们的行动者有具体的办法能可依照,不是今天地不能斩%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台湾大陆都在乱,台北权要怎么办?
  • 阿衍:从台湾大陆都在乱看下去
  • 阿衍:《攻战计》
  • 阿衍:施明德先生需要自焚吗?
  • 阿衍:陈水扁下台与否的利弊
  • 阿衍: 《敵戰計》
  • 阿衍:中国共产党存在着五大灭亡的基因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浅论中国新时期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阿衍:毛泽东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的性功能?
  • 阿衍:高智晟们怕抓吗?
  • 阿衍:台湾越乱北京越开心
  • 阿衍:我看倒扁运动以及民运出路
  • 阿衍:陆台和平统一的路就走不通了吗?
  • 阿衍:最優秀的指導者才能具有最優越的方略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续)
  • 阿衍《三十六计》对中共的攻略
  • 阿衍:也看官屠刀钝与累死刽子手的惩腐倡廉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