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虾:倒扁挺扁,路在何方?
(博讯2006年9月23日)
    
    [1 小康社会的贪污必然]
     倒扁运动,起因是阿扁家人贪财。贪污相对于廉洁。贪与廉,是说财;污与洁,是说色。野蛮时代与文明时代,专政国家与民主国家,东方与西方,都有贪污问题。比如田中角荣受贿,克林顿的拉链门,可见贪污是人性使然,民主也不能根治贪污。那么,民主对贪污,有什么作用呢?诊断与切除。有了贪污的瘤子,公众通过新闻尽早诊断出来,而不是养痈遗患。然后,采取何种手术,再由民意决定。 (博讯 boxun.com)

    台湾虽然富裕,毕竟还是小康阶段,不能比同发达国家。发达国家往往形成了资本贵族,捞钱也要通过游说、咨询等等复杂的手段。小康社会,特别是一些政治暴发户,肚皮还是空的,家人也还没吃饱,并且主要通过亲友圈子来扒灰。看看韩国的贪污问题,可见阿扁的问题不足为奇。
    
    [2 初段民主的示威过猛]
    那么,倒扁运动是否过火?看看发达国家似乎都是温文尔雅通过国会议员来施行手术。但我们不要忘记,发达国家目前处于民主的成熟阶段,积累了太多的惯例,政治制度的缺陷几乎没有了。回顾发达国家民主化的早期,其实也就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时代,民众运动何等激烈?
    说台湾之“初段民主”,其一是刚刚经过蒋经国李登辉之手,艰难的启动了民主化;其二是台湾尚处于“统独问题、外地本省问题”的大争论环境,尚未达到纯粹的民主化。政治环境单纯得多的韩国尚且如此,何况台湾?其三,中华民国的现行法律制度还是1947年为蒋家父子定做的,不适用今日台湾。篱笆不严密,比如需要立法院“1/2提案、2/3通过”,是否门槛太高?“1/2提案”= 一半国民的不信任,是否就足以罢免?这都是需要完善的。
    
    但无论“倒扁”多么猛烈,正义性都是毋庸置疑的,民众都是无辜的。我们看看华夏历史开端的“国人暴动”、法国大革命的“攻占巴士底狱”,可见民众运动的天然的正义性。对于倒扁问题,有些人可以深入思考--民众运动是否过猛以至摧毁已有的制度性成果?但这不是否定民众运动的正义性的理由,因为民众没有过虑的义务。集会示威乃是言论表达的自由权利,神圣不可侵犯。
    
    [3 倒扁自由,挺扁自由]
    所以,目前倒扁的冲突,既不是民众的错误,也不是阿扁的罪过—目前公认的“阿扁的过失”是否等于必须下台的“罪过”?如果没有制度上的确认,那么阿扁有权“挺而不倒”,尽管道德上说不过去。同样,反对倒扁的民众,当然也有“挺扁的自由”。比如孤岛上三个人,草虾、伯夷、张三爷各自打猎摘果捕鱼,为了节省柴薪必须合伙做饭,于是委托草虾第一次掌厨。草虾在厨房偷吃了一点,大家都看看到了。
    张三爷有权“质疑、提出另选厨师,否则宁可不吃这顿饭”;
    伯夷也有权说“厨师可以尝菜嘛,那是损耗。如果损耗部分硬要算作偷吃,也只能损耗的1/3是你的算作偷吃;我的那1/3,我认为是合理损耗,我愿意不追究,我要求让他做完了这顿饭,下一顿再换厨师。否则做到一半换厨师,这顿饭全砸了。
    在此,钦佩张三爷的大智大勇,当我们都充当智叟,都在说“要尊重立法院的决定,要警惕倒扁的红祸!”,张三爷独自充当愚公,捍卫“可倒”的神圣权力。我以为,张三爷捍卫台湾民众的示威权利,实质上也在捍卫香港民众的示威权利。
    
    [4 台湾的今天,大陆的未来]
    别忘了,现在台湾的民众运动,还应该与香港的民众运动相比较。香港为何动不动爆发几十万人的大游行?同样是出于两个原因:[a]中共影响的大环境,[b]本地民主化尚处于初段。 因为高段民主的社会,同样是富于懒惰的社会,民众不需要轻易上街冒风淋雨,可以很方便的把意愿表达给各自的议员们。议员们形成了成熟的政治家阶层,他们不会有很多人都直接卷入某桩丑闻,可以参照很多的惯例共商如何是好。没有先例的案子,也可以坐下来慢慢研究,一条条路一步步走,总会找出合理的方案。
    比如尼克松的耳朵和克林顿的拉链,为什么尼克松立即下台,克林顿可以干完?其实很简单,虽然两个人都是王八蛋,但是性质不一样。尼克松虽然只偷听了一回,但他侵犯了竞选对手的政治机密,这是民主制度的膏肓之患,决不留情。克林顿虽然偷吃了好多回,但这属于愿打愿挨,色情乃是皮毛之疾。
    台湾香港大陆,三个地方的民主化进程是不可分割的。现在看来,台湾如老鼠,小步快跑;香港如企鹅,转身踱步;大陆如野猪,赶着不走,打了倒退。
    [5 期待台湾政治家的整体成熟]
    所以说,倒扁是正义的;挺扁也是有理的。阿扁肯定是王八蛋,但王八蛋不等于立刻滚蛋。
    最终呢,倒扁的民众,挺扁的民众,都可以各自示威。但双方的以及中立的政治家们,如何坐下来商量,以政治家之间的妥协来达成民众的和解,那才是民主的成果。只要不出动坦克机枪,都是可喜的。
    最后表白,民众永远是感性的不成熟的;政治家阶层的成熟才是民主的成熟。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扑”与“挺扁”的歪曲/林保华
  • 横眉:倒扁集会为反贪,挺扁集会为哪般?
  • 福建省长黄小晶接见挺扁台商蔡明忠(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