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台湾大陆都在乱,台北权要怎么办?
(博讯2006年9月22日)
     现在台湾的乱是民众寻求民主自由兑现的乱,大陆是威权与寻求自由的乱。虽然是寻求民主自由兑现的乱,陈水扁对自己民众的造反逼他下台也一样地无可奈何,只能采取并不光彩的手法也用自己的人来参加捣乱,使台北被搞得乌烟瘴气政治氛围一团糟。而大陆由于是不得民心的党天下,尽管邪恶的流氓侮辱与欺凌广大民众十分地严重,但除了被镇压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站起来逼胡等首恶下台,因为大陆对公民的反贪官反腐败是用机枪坦克,不是什么法制和道德,更没有什么羞耻心了。然作为台湾的陈总统不是不想动用坦克机枪来对付逼他下台的人,关键是他没有这个权利,人家胡锦涛就有,原因是陈总统是处在台湾的民天下而不是胡锦涛的党天下里。
     但同样是乱,表面上好象是台湾总统无能地压下去,要是换成胡主席,早就飞机坦克都用上了,还有什么可以呛声的呢?只不过,台湾再乱,也不会有推翻政府的忧虑,大陆即使再不乱,胡锦涛时刻都沉浸在被推翻的忧虑恐惧之中,因为他可不想做齐尔塞思库那样地被枪毙。所以,台湾并不需要推翻现政府这样的政治动议,而大陆也就只有推翻邪恶的政府以及独裁的共产党成了广大民众的最基本的动议。
     在今天,我们别看台北很乱,我看那是兄弟内部闹家包的乱,谁让陈总统拿了不该拿的利益来?所以,民众有了政治诉求采取了倒扁的斗争策略。假如在大陆,胡主席也拿了这一点点的利益,不仅不会有什么倒胡,反而是合情合理合法,因为党天下与民天下有截然不同的拿来标准。在大陆,合法的侵吞一会没有停止过的胡帮匪徒因为吃拿得太多,早就脑满肠肥,可他们还是没有满足的时候。直到今天,他们无不采用着亵渎宪法践踏着法律地巧取豪夺,民众略有反抗,不是被关押就是被打杀,这已是公开的血腥了,大家都看得很明了。 (博讯 boxun.com)

     所以,只要台湾的倒扁风潮过去,只要阿扁学会加紧尾巴做官,也有希望使台湾的政治前景明朗而又前卫,这是北京小撮不愿意看到的景象,所以他们在这混乱中,也很难不采用着被他们收买的各种势力和舆论,给台湾直接制造乱像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说起来,台湾再乱,也乱不到俯首投降的地步去?我说实在的,对阿扁倒下与否并不十分有兴趣,最大的兴趣就是使大陆上的党天下尽快地转变成民天下,至于如何转变,还要中国的精英共同磋商与努力。可现在的台北,虽然陈总统有些事情做得太不像话,但与胡北京的邪恶分子所做的好像合情合理有质的区别。因为陈总统再贪污——假设贪污了,也没有邓帮分子贪污的金额巨大而又无人管束,只有他们自己的邪恶匪徒在台上跳来跳去做做样子,欺骗民众,欺骗域外视听,实际他们自己纯粹是掩耳盗铃,就是腐败分子,谁又不知道啊?
     余下的,我认为,阿扁若想大陆也正统地乱个好,就应该从台独的理念转化过来,专心经营对大陆的民运工作,虽然对于国人来说,十分地艰难,但都在跃跃欲试,也就自然到了给胡帮匪徒敲响丧钟的时刻了。
     好多人对我们的民主事业前途即渺茫又悲观,我作为一个研究中国实际政治的人,认为:就当前,民主运动要想成局,对于智者来讲,就得有使信息更利于自己的能度,把握住信息的特质,不断地调整自己的信息策略,让对手对自己的信息掌握跟不上自己的变化。只有这样,才能一方面掌握对手的信息,另一方面隐藏起自己的信息和真实意图。这可是对事情处理是十分有效的信息博弈。
     可我们的民运工作,还没有做,我们的对手邓家帮的人就知道了,甚至是比我们还了如指掌,因此稍动便被抓,试想,这样的前提,还有什么成功的道理?斯普鲁恩斯说过这样的话:“指挥一旦决策失策,那么他就是给自己的士兵开了进入地狱的通行证”。虽然他是指对战场上的决断,但我认为我们的民运工作,也有这样的因素,甚至是还要“元帅”亲自出马充当士兵,又亲自被捉,岂不是奇耻大辱?我可以这样说,能做好元帅工作的不一定就能做好士兵才能做好的工作。因为具体的工作者都有自己的应时思维和自然的条件,而不是人人都可以取代,甚至有些工作根本就不是谁就能取代。例如我们的民运组织建立起来了许多年,为什么在大陆没有多少进展和成绩?纠起原因,还不是没有人把大陆想动欲动的人团结在自己的领袖周围的缘故?而且,最关键的细节就是在大陆没有稳妥的第二领导层来直接用合法公开的身份去做好他们原本能做好的事情,而是刻意追求自己并驾驭不了的实际效果,甚至是赤裸裸地与共产党的邪恶匪徒对着干,一点伪装也没有,还有什么秘密的信息可言?
     西方有位哲人说:帮助别人往上爬的人,自己会爬得更高。确确实实,帮助他人获得他们需要的事物,我们也能得到想要的事物,而且是帮助得越多,得到的也越多。这也是我们的领袖人物应该通晓和采用的理念了啊?
    我也认为:高明的领导之所以高明,主要的一条就是考虑问题一般能想在别人的前面,并且被实践证明是十分地正确,这就是所谓的预见性。我在拜读《毛泽东大智慧》一书时看到的,该作者还有一句话我感到十分正确:“为政之要。首在得人,得人者得天下。得人要法,莫不选贤任能。”
     是的,政治事业的成功条件就是有一群天才引导具有野心的人和有胆识的人共同朝着一个可行的目标前进,然后带动整个民族朝着合理的目标发展。这里面的技巧,好多已经是权力者学不会也感悟不出、根本具备不了的了。只有那种身临其境,倍受煎熬、怀才不遇者,在努力拼搏中,感悟出自己的正确思维而又能为群体服务方可取得。
     是说,我们是很需要从新打造基础,才能更好地引导国人在大陆成功地驰骋,因为只要路数对了,已没有不成功的道理,也不过是暂时时势未到,我们很需要自我调节罢了。
     在今天,我对台北的政治策略的干枯的确遗憾,我们看到的是:他们所采用的政治策略是下作的,不值得世人高看,又是台独为主线,真有点大杀风景。
     似乎,只有台独才是台湾民众的唯一选项,事实上,台独是走不通的路,他们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不外是有些狂妄分子不知道如何铲除共产党和大陆人民一道共进退的实际意义,只是自私地认为自己能保住自己的眼前利益也已足够。
     我感觉,台独的出路只有两条:一是北京的邪恶者人为地放弃台湾,二是北京的邪恶势力迅速衰败、无暇顾及台湾独立。倘若不具备这两条的任何一条,台湾独立也就是天方夜谭。若是强为,必受其害!更不是台北明智的选择。而最明智的选择对台北来说应是:与大陆民众一道,使共产党的势力逐渐衰败,权威逐渐地丧失,才能克服大陆的威胁,以及使其无暇顾及台湾的如何做。
     我认为,台湾独立不外是害怕台湾被共产党统了去的最下策,其实,就今天的大陆的政治发展状况来看,台独已经没有了实际意义,也已经不是台湾政治发展的正确方向,因为即使形成一个小国,就只能听命于大国,或看大国的颜色才能立足。而这样所遭受的屈辱在我们的世界里,大家看得都十分地清楚。更何况,现在上天给了台湾竞争大陆权利的时机,那么,中原逐鹿又有什么不不好的呢?再说,承担风险的是大陆民众,又不是台湾民众,这样的买卖都不知道做,也未免太没有眼光了吧?我觉得,将相皇王没有什么不可以逾越的槛,既然大陆的行政规则已经不适应人类发展事业的形势,中国人民的利益,这样的邪恶政府,我看轮流坐桩该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况且,只要中国的现实利用者,若继续与民众为敌,它就具备了被灭亡的自然条件。
     作为台湾的领导者,到了这样的程度,还不专心有弱变强,却自甘堕落,甘做小兄弟,不争老大的位置,能说不是鼠目寸光吗?当然,竞争中国权力,不是一句话就可以的了,关键是在具体的角逐中,要有自己的一套成熟可用的韬略,才能运用自如地消化那些利用合法外衣的中共政要,使他们早日自毁于人民,或是屈从于人民,那么未来的社会,谁说没有机会驰骋中原呢?
     我看台北的台独分子们,不是什么为了台湾利益,而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或是为了美日的利益在做不合时宜的蠢事。那么到头来,乱也好,不乱也好,从原则上,都没有找对自己的路数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从台湾大陆都在乱看下去
  • 阿衍:《攻战计》
  • 阿衍:施明德先生需要自焚吗?
  • 阿衍:陈水扁下台与否的利弊
  • 阿衍: 《敵戰計》
  • 阿衍:中国共产党存在着五大灭亡的基因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浅论中国新时期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阿衍:毛泽东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的性功能?
  • 阿衍:高智晟们怕抓吗?
  • 阿衍:台湾越乱北京越开心
  • 阿衍:我看倒扁运动以及民运出路
  • 阿衍:陆台和平统一的路就走不通了吗?
  • 阿衍:最優秀的指導者才能具有最優越的方略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续)
  • 阿衍《三十六计》对中共的攻略
  • 阿衍:也看官屠刀钝与累死刽子手的惩腐倡廉
  • 阿衍:台北对北京的反击力度太很不够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