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怀念——写于杨春光猝然辞世一年之际
(博讯2006年9月22日)
    杨春光更多文章请看杨春光专栏
    同许多人甫一接触,你便会毫无疑义地感觉到他只是一块或者神气活现,,或者卑微猥琐的物质。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裸露心灵的勇气,也许是由于他们根本没有灵魂。
     (博讯 boxun.com)

    但也有人,即便命运使你和他们的相遇如璀璨的流星转瞬即逝,你也定然会于片刻之内发现,他的灵魂像大漠戈壁上的岩石一样裸露在天地之间;他的生命是一片高于物质的灵魂的意境。杨春光正是这样的灵魂的存在,而他的灵魂属于诗。
    
    我同杨春光的交往只在2005年8月至9月间;交往的方式是电子邮件和两次或许三次长途电话——他向刚刚创办的《自由圣火》网站投稿,而我是网站的总编辑。
    
    虽然同杨春光从未谋面,我的意识里却涌现出如同烧红的铁锥刺入双眼般真切的感觉:我与一个悲愤如狂、痛苦欲绝、虑灼如焚的灵魂相遇了。
    
    杨春光的悲愤是属于诗的。
    
    他的生命乃是自由如旷野之风的诗魂,但却被关入精神专制的铁棺,并将被活葬入永恒的黑暗。杨春光因此而悲愤。从那达于疯狂的悲愤中,我能听到被活葬的雄魂厉鬼破碎的牙齿和断裂手指试图撕裂铁棺的炫目的摩擦声,我也能听到浴血的诗魂在永恒的黑暗深处暴怒地咆哮。
    
    当代中国,对于百万奴性入骨的御用文人,乃是用谄媚的文字换取狗官赏赐的天堂;对于伪自由主义者和伪独立写作者,则是有“自由空间”的盛世。唯独杨春光却觉得自己被精神专制的铁手扼住了渴望吟颂史诗的喉咙——这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杨春光是一个像诗一样自由的人,像烧红的铁块一样真实的人。
    
    自由人的悲愤与奴性天成者的欢欣,以及伪善者的潇洒,都同时在向历史解释着当代中国。但在这个意义上,欢欣是罪恶,潇洒是背叛,而悲愤则诉说着关于自由人性的真理。
    
    杨春光的痛苦也源于诗。
    
    杨春光呼唤“现代文化革命运动”,渴望创造同自由人性一致的诗的时代。然而,对于杨春光的呼喊,一个十五亿人蚁居的国度,一个物欲的喧嚣令上苍都厌倦了的巨大空间,竟突然之间渺无人烟如荒漠草原,沉寂阴郁似万里墓地。杨春光为此痛苦欲绝。如果说这种同一个民族的重大悲剧联系在一起的痛苦还有浩荡的情怀,那么,由伪独立写作者们引发的另一种痛苦,却长久地把杨春光的心囚禁在狭窄阴暗的沉默之中。杨春光告诉我,他只把这种痛苦讲给少数几个能理解他的诗的人听。
    
    据说,几个自命“独立”的二、三流网络写手,结成小团伙,假某笔会之名,以一个什么专门委员会的“权威”,通过“民主投票”,否定杨春光之诗的艺术水平。这些网络写手们还不断通过“私人谈话”,传播这种否定。初听此事,我尚未深信。以为人总有羞耻之心,网络写手们还不致于敢自结团伙,自命权威,否定视诗为生命之使命者的艺术追求。
    命运的偶然性有时如美少女眼睛里的朝霞一样迷人,有时又像脏猪的笑一样令人讨厌。正是一次令人讨厌的命运的偶然性,使我见到其中的一位网络写手。当从他嘴唇的蠕动间听到这些不知诗为何物的伪类,以某笔会专门委员会的“权威”,贬斥杨春光的诗“粗糙”,“缺乏艺术性”时,我不禁冷冷看着他那张女人屁股一样白嫩的脸,厌倦地想:“是什么给了他肮脏的勇气,使他敢以他的那种不属于男人的细腻,否定属于岩石的粗糙?”
    
    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完全不理解鼠辈们的心理。但是,我为杨春光不得不承受鼠辈引发的痛苦而心神黯然。因为,杨春光那颗雄性勃勃的心,即便痛苦,也应当有暴风骤雨和惊雷骇电的神韵,而鼠辈们给人造成的痛苦都丑陋且猥琐。
    
    杨春光烈焰焚心般的焦灼,也是为了诗。
    
    这是一位用自己的血在专制铁幕的阴影下书写自由诗篇的人。他的血定然像荒野之狼的血一样猩红。可是,铁幕黑色的阴影却吞噬了那属于自由人性的猩红。杨春光有数百万字的诗稿,然而,寻遍中国,却没有一家出版社敢出版他的诗集。悲剧并没有就此为止,精神专制更要把杨春光,这缕狂放的诗魂,窒息于铁幕下的无尽暗夜——警特们经常进行的骚扰与恐吓,使杨春光感到他的诗稿时时都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虽远隔万里,我仍然能听到他的神经如地震中的岩层般断裂的声响。为避免诗稿落入警特的魔爪,他竭尽全力整理他的诗稿,并发给我,要求我为他保存;委托我为他寻找出版的机会。
    
    当时,不祥的预感突然击中我的心:杨春光的生命就象被焦灼的野火烧裂的悬崖,将在雷电的震荡中颓然崩塌。
    
    我的预感很快便以一种冷酷狰狞的方式变成现实。杨春光给我的最后一封电邮中说,他又一次受到警察的威胁,他现在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尽快把诗稿全部整理完毕。大约两天以后,我得到了杨春光的死讯。
    
    我没有探询杨春光的死因,因为,我极其清楚地知道他为何而死——他必定死于心的骤然破碎。是因对诗如醉如痴的热恋而引发的极度悲愤、痛苦和焦灼,撕碎了他如顽石般坚硬,又如刀锋般敏感的心。他为诗而生,又为诗而死。
    
    一阵狂风破碎了,一次暴风雪消逝了,一个自由的心灵湮灭于虚无。狂风破碎之后,暴风雪消逝之后,会留下荒野的无边的宁静;自由的心灵湮灭之后,留下的是诗的丰饶。但同时也留下了穷困潦倒的宿命——杨春光的遗孀竟无力支付丈夫的丧葬费。
    
    当得知我从一位友人处筹措到的丧葬费已经辗转交给杨春光遗孀之后,我感到的不是轻松,而是漫天飞雪般无声飘落的悲哀——一个民族堕落到何等程度,才会让自己的诗人成为苦难的象征。
    
    杨春光属于中国的苦难,这不仅是因为他的个人命运,更是因为他的诗。那从悲愤、痛苦和焦灼所撕裂的心灵间迸溅而出的诗魂,就是中国苦难的一声响彻苍穹的痛哭。
    
    自由人性的苦难,是深邃哲理和伟大史诗的摇篮,同时,也只有在智慧和诗意的炽烈爱恋中升华为自由的哲理和人性的史诗,苦难才能涌现出流传千古的精神价值。
    
    风华绝代的文学艺术之美,乃是自由人性苦难的忠贞不渝的情人;背叛了人性的苦难,就是背叛了文学艺术之魂。在精神专制如水银泻地深入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的时代;在人性的悲剧和心灵的苦难象漫天野火焚烧中国命运的时代,用故作超然的语调,谈论所谓“纯粹的艺术”,宣扬“为艺术而艺术”,乃是对文学艺术的亵渎——自由人性的苦难,是文学艺术的源泉;拒绝注视人性的苦难,就是拒绝文学艺术的生命根据。
    
    中国遮天蔽日的苦难可以使大西北万里戈壁上干裂的岩石都为之失声痛哭,千年不息。怎样冷漠苍白的心才能够面对中国的苦难而无动于衷!冷漠苍白的心属于蛇和蜥蜴一类冷血动物,而文学艺术的灵感只属于炽烈燃烧的心——为自由人性的苦难而燃烧;文学艺术的诗意之美,只属于敏感如春雪的心灵——对自由人性的苦难敏感。
    
    杨春光猝然辞世已一年。中国的苦难依然滔滔向前,不肯如黄河断流;民族人格依然在物欲中腐烂,中华文化之魂痛哭穷途。但是,绝望中依然有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即将开始创造历史的进程了——毕竟还有高贵的心灵,愿为“自由地思想,自由地创造,自由地表达”,即愿为作自由人而承受艰难的命运。中国的文化之魂会因此而不灭;中国的苦难将在《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创造历史的进程中,熔铸成辉煌的精神价值。
    
    不久之后,当《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踏入历史之际,苍天和大地将会听到杨春光的雄魂厉魄的脚步声在震荡——成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是他生前的愿望。
    
    对于杨春光,比死都沉重的遗憾或许在于,他没有机会能象长风缠绕高崖一样,把自己刚出版的诗集紧搂在胸前。不过可以告慰于杨春光的是,他的第一本诗集《猛犸时代诗选》,将作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系列丛书》的著作之一,在今年年底左右正式出版发行。
    
    那一刻来临时,我会在澳大利亚的荒野上,点燃《猛犸时代诗选》。相信,从我心灵间涌起的浩荡长风,定会狂啸万里,直达祖国,把诗选雪白的灰烬,送到杨春光的灵位前,以慰苦难诗人那一颗破碎的心。
    
    (首发于《自由圣火》http://www.fireofliberty.org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英年早逝的杨春光/老戚
  • 杨银波(广东):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 杨春光遗著:关于如何确立第三代诗人和第四代诗人的若干问题
  • 紧急:杨春光礼丧事宜急需两万元/杨银波
  • 致杨春光先生的一封信/川歌
  • 扬我诗威,争我诗光---为当代中国大诗人杨春光鼓掌欢呼
  • 赵达功:杨春光,你一路走好!
  • 郭国汀: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 挽杨春光/黄河清
  • 杨春光:新成语(组诗)
  • 杨春光:洗脑时代的后现代解构之刃——序郑贻春诗集《洗脑时代》
  • 杨春光:诗歌时代的蘑菇云现象——序郑贻春诗集《诗歌时代》
  • 杨春光:拨开黑太阳的雷鸣电闪──序郑贻春诗集《黑太阳时代》
  • 傅正明(瑞典)一个真正的诗人-痛悼杨春光病逝
  • 高洁:杨春光葬礼的悲歌
  • 悼念诗人杨春光
  • 维权通讯(再悼诗人杨春光)2005.9.20
  • 《北京之春》向诗人杨春光亲属致哀并捐款500美元
  • 槟郎:悼杨春光
  • 自由写作诗人、诗学理论家杨春光去世(图)
  • 东海一枭:沉痛哀悼杨春光!!!
  • 诗人、诗学理论家杨春光先生不幸突然逝世。(图)
  • 诗人杨春光面临当局构陷情况危急
  • 辽宁诗人杨春光访谈录
  • 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
  • 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
  • 杨春光访谈录/杨银波采访(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