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攻战计》
(博讯2006年9月21日)
    
    (13)阿衍:震慑胡鬼《打草惊蛇》的用谋之道
     (博讯 boxun.com)

    现在挟持共产党的邓家帮的代理——胡帮办这群吸血魔鬼,到了不给予其颜色看看就不可能使其收敛自己的邪恶行为又是非常关键的时期了,也是能够从各个角度上使胡帮办逢事觉得十分后怕已是我们的用计论谋之大道。是的,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改变胡帮办的邪恶,只有徐徐渐进地侵扰与绞杀,才能使邪恶的人越来越少。以我拙见:从震慑与清除角度考虑,再也没有比适时的掀起暴力风暴是最好的办法——我认为,仅仅依靠退党这个有效的风潮并不能迅速地打败挟持共产党的黑帮势力,反尔给挟持共产党的人苟延残喘的时间。而能使胡帮办从魔鬼行为上有所收敛、使中国政府由黑漂白确实是我们首选的运作课题,因为我们举步维艰与文质彬彬的路数仍然使胡帮办忘乎所以地嚣张、狂妄又不可一世,也只有对其多加惩戒与一个一个的摘除才能使它们不再为虎作伥地放胆害人。
     由此看来,没有我们的适宜的动作促使邓家帮这个妖怪被装入魔瓶的确不行,而能够导使胡帮办逐渐进入自然法则的隧道也是我们今后工作的重点。当然,我们是该从另个角度上强迫胡帮办做出利于我们民族事业的决策,是他们不如此决策就无法生存地定计用谋,方能够在中国的发展大势中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从新获取公平的竞争权益奉献我们的大智慧。
     也可以说,胡帮办的凶残已经走到了尽头,作恶多端的行径已给我们民族的戕害太多太大,我们实在是不能再这样使他们这样继续维持下去,你别看温家宝能穿着十年前的棉衣作秀,他自己已经是“合法的”违法者也已成了铁的定案,不信等到人民的法庭取代了邓家帮的法庭以后再看看被告席上有没有温喽罗的身影?最起码,他在怂恿着自己的下属喽罗在做非法的事情上已很不作为。就拿今年春节来说吧,他的一位司长——这个喽罗的喽罗一家四口人到海南去旅游,住着夫妻每夜近六千元一夜的五星级宾馆,吃饭购物游览的门票都是海南省政府花着纳税人的钱,每天也不下一万块,十四天下来,大家算一下,应该是多少?更可恶的是:这个司长和他的亲属各请了尊观音佛像,也是海南省的公款,大家说说,温的直接的喽罗,仅仅用了十四天,花掉了二十多万,难道这不够他购买几千件棉衣的吗?
     在中国大陆上,官僚腐败并不是不很明显,挟持共产党的人已经形成了立体的、肮脏的腐败体系,做起事情来也就从下到上地言不由衷着,还有什么清廉一说呢?也是说,胡帮办继续挂着羊头卖狗肉的事例枚不胜举,一个司局级干部就能让海南省的省长这个邓家小喽罗如供神仙似的必恭必敬地谄笑着,侍侯着,何况温家宝乎?更让人倒胃口的是:就连温家宝在荷泽接见的农民也都是假的时,你不觉得这是对中华民族的人格侮辱吗?这样的蒙蔽长官的事情,胡帮办的小喽罗都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所以,从什么角度上来说,我们对胡帮办不再抱有什么好的希望是对的,应该让它们一步步的走向灭亡的深渊才对得起我们的民众。何况,我们的老辈,选择了共产党作为自己的代理人当时好象很聪明,现在看来由于没有监督或约束功能到了邓家帮时就被完全利用了,我们才觉得我们的前人已经是大错而特错。我们的前辈确实被毛家帮利用了后又被邓家帮无情地抛弃。虽然当时的国民党一时也堕落到了不是人民的代言人,可人家今天却走上了进步,它已经足够拥有了让我们信赖的纲领,虽说还在完善时期,但能做我们绞杀邓家帮强力的后盾,以等待我们赎回我们前人的过错。可是,由于邓家帮的凶残邪恶,我们的民主进程还不能顺利进行,并且,我们所蒙受的耻辱越来越多,就连我们的民族英雄高智晟等等都要抓捕,我们再不及时地采取一些有效的措施真的不行。所以,我想到了的全面地对胡帮办的震慑势在必应能展开我们的手段来。
     在研究《三十六计》时,看到了“打草惊蛇”这一段,我所看到不是敌人的情况不明所需要采取一些小的动作使敌人的势力完全暴露出来,而是想到开初就能使使胡帮办的更小的喽罗们因为我们的具体运作使它们害怕我们的作为,并能接受我们的警告,还能够使具体的民主运动活动家受到的伤害的机会越来越少,这样才能更利于我们的事业的蓬勃发展。
     为之,我们确实需要一些新的举措来给胡帮办掺杂一些“沙子”,使他们不再没有忌讳地就这么轻易就可以吞食我们的民族精英,要不然,我们的人民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我们的国家,也就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国人更没有安宁的日子。
    还有的是:我们不要急于求成,不要过早地在大陆暴露我们的势力,使我们的人不再做强大的示威而惊动了胡帮办在我们的初始阶段就决策对我们行使正规的镇压手段。不急于求成不是不想成功,而是更有保障地成功又使我们必须不要打草惊蛇,一旦有充分的把握能抓住挟持共产党的人的七寸时,我们再果断地行动并不迟。这也是我们在现实运作中不得不如此的应时计策;是抓紧时间先组织起来民族精英的关键时刻了。
    
    
    
    (14)阿衍:我观《借尸还魂》之政略
    
    
    
    
    说起在中国大陆铲除中共(实际是邓帮挟持中共,因为他们连中共的身份也没有被中共合法化)邪恶统治,大家对于中国大陆政治攻势的见解都有所各自的不同看法。是的,敌人有敌人的计谋,我们有我们的政略,但都是为了一个目标:把对手击倒,自己壮大起来,然后占领这块土地,拥有民众和具有这块土地的经营权。击倒对手的方法不是很多,自己壮大起来的方法也不是不少,关键是要有政治技巧,和须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有利时机;不是只能按部就班地站在坛台上化装演戏般地这么轻松还能拿着剧本表演,需要不停地探索与实践,与综合,与发现新的时机。
     谈到这里,是说:如何切合大陆实际,得到大多数国民的广泛支持,才是最理性的抉择。而要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与理解的至上法宝就是真为大多数人着想,能放弃自己的狭隘观念,又能理性的把为自己牟利转变成为民众谋利。
     眼下,在大陆,我们看到了中共被邓时代的代理者胡帮办挟持着更加妖魔化了,这样的邪恶政府,岂有不出卖民众切身利益的觉悟呢?因为邓家帮完全失去了民心、就如同当年国民党逐渐背离国民而被民众疏远而给共产党闪开了一个很大的空挡一样,邓帮邪恶势力也给我们闪开了很大的一个值得利用的空裆。换句话说,在今天,确实到了谁能与民众站在一起谁就能迎得天下的最关键时刻。
     《借尸还魂》的译文是这样说的:“有作为的,不求助于人;无所作为的,求助于人。利用无所作为的并顺势控制它,不是我受别人支配,而是我支配别人。”
     也是说,《借尸还魂》是一条很有学问的计谋,它所指的是已经衰落或死亡的事物能借另一种形式地重新复活。从引申的意义来看,处于被动或面临失败的局面时,善于利用一切有利条件,扭转败势,争取主动,实现原先的意图。我也认为:大凡失败不愿意认输者,都能利用现有的时机从新寻找时机地东山再起。该计的妙处就是利用更多的别人的大名积极参与地从新找回自己的利益,当然要有先决条件地才能有“魂”可“还”。而躲在台湾的国民党就已经具备了这种条件。当然,这不是说,台湾必须接受北京的领导才行,相反,不仅不接受其的邪恶统治,还要能够调动北京的方向,使其被台北所用。可爱的陈水扁,就不知道这一技巧,所以,一头扎进独立事业里走不出来,还帮助胡帮办解脱窘迫,让美日少数欲败我中国的人得意着,企想着。
     秦末时期,楚国名将的儿子项梁利用国人对楚怀王怀念又从新找到了楚王的不过13岁的孙子拥立为楚怀王,当时是为了得到人民的广泛支持。其结果,确实使大多数人积极响应,与其它的起义队伍一道启动了推倒秦王朝邪恶统治的机器,使后继者成就了基业。这也说明,人民是需要有个称心又有点名堂的归宿,而对没有名气的人或团体是不信任和热心进入的,《借尸还魂》就是教导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的计谋。
     鄙人在看《人民报》网站时,就不很舒服,因为鄙人是生长在大陆,对大陆的政治信仰有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尽管在美国留学、工作多年,但对毛爷爷时代还是有许多的留恋。所以,看到对毛泽东时代的诽谤从内心里恶心,何况那些仅仅依靠直觉反应的民众?尽管也看了《九评共产党》,对许多的认识也能认同却对其中的许多部分仍不以为然,虽说郑贻春的被抓,更使《九评》响誉天下,可是,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取代不了。
    当然,我也知道今日邓家帮的代理胡帮办愚蠢着欲盖弥彰已经掩盖不住了它们的邪恶本性,特别是出了些江泽民、罗干、曾庆红、贾庆林、黄菊类的喽罗,更使邓家帮丑态百出,被世人而更不齿。但是,这不能说明中华民族都能容认它们。毕竟,已经是邓家帮的敌人的我们,看到:台北政府至今并没有信心改头换面地赢得大陆广大民众的广泛支持又切合于实际的具体运作方法,虽有了陈水扁的“对内政治协商 对外两岸和谈”和马英九大陆不民主开放不给89学潮平反决不与中共和谈的声明,可它们骨子里仍然是花费大气力地欲扭转大陆民众的信仰和封闭自己,这未免是不识中国时务与感悟大陆民众的意愿有点背道而驰。
     我认为,信仰这东西,不外是人的偏执的正确体现,也就是一种习惯的形成。聪明的人会放弃自己的偏执而顺其自然地达到自己的目的,愚昧的人欲用回天之力地采用自己的原始的手段来打败敌人,壮大自己。而我们现在的想法做法,很需要这在今日仍然强大的胡帮办面前体现出更正确,方能打破胡强势的格局,才能改变我们的力不从心的颓势。
     其实,大家都知道,胡帮办的强大是因为我们没有能把大陆民众与其剥离开来,使其没有能与共产党剥离开来,一旦分离好,那么几个跳梁小丑的小喽罗还是我们的对手吗?我们这些欲民主运动成功的人士,难道就不可以利用一切手段来擒杀胡帮办这群邪恶帮徒了吗?可是,我们除了利用网络发发狠、骂臭共产党人以外,还能做好什么呢?引导国人吧,具备计算机的人大多数都是有点势力的人,或则是些终饱天日的人,象我们这些有正义感的人又能有多少呢?而许多想有一番作为的人,因为时世不济,连计算机都买不起,又得不到有意义的组织起来,给他们指出明确的道路,使他们为国出力职能是一句空话。所以,邓家帮的末日还是不很明朗。如果我们能与大陆广大民众同心同德,并能按照大陆民众的意愿行驶,那么,我们的局面怎能不是另个层色呢?因为上苍已经把台湾推到民主坛台的境地,我认为,它是中国实现民政、消除党政的一个驿站。是共产党走向败亡的一个先天的条件。
     现在,胡北京依然利用封杀的手段来对付我们与国民的接触与亲近,使国人很难知道他们所处的条件依然能在我们的带领下获取现实无法获取的实际利益,而真正在利用计算机的人,又有多少是我们的同盟军呢?也可以说,我们的队伍不能迅速地壮大,上天不是没给我们机会,而是我们没有利用好这一机会,因为有了条件享受的人,也不可能挖空心思去思考如何打掉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或则说虽有此想由于不具备超人的悟性,也不能更有效的领导国人去拼搏,只能是自以为是地奋斗,不顾及民情,甚至是意欲把大陆民众的情感彻底改变,或是依然是采用王者作风,不是民者作风,把自己与邓家帮正面地较量没有弄一点安全屏障,更没有能使国人随着我们的动作也协调起来。
     人嘛,就是有个迷混本能,做事偏偏喜欢用自己的形式,而不能用大家的形式,好象就是不能把国民的情绪放在首位,而是忘记不了自己的形式地欲改变世界。别说你的能力有限,即使有这个能力,只要这个世界并没有不可存在的道理,为什么要非为你而改变呢?到不如软着陆更好一些,更切合实际一些。而话说回来,使我们的主张或思想能与绝大多数人柔和在一起岂不更美哉?
     如今台北政府虽然在台湾还不能到大陆上来一展宏图,这不仅是胡帮办不答应就不能上岸的缘故,乃是台北政府还没有把自己的政治理念与大陆民众的政治理念完全地综合起来。所以,我们看到了的胡帮办的喽罗的喽罗在大陆继续作恶而没有被制止的现象不能被台北的介入而能更改。而邓家帮这个邪恶势力被江胡时期捣鼓的离灭亡的路数也差不多了,可等待胡帮办自己的裂变与衰败,我们却不积极地去推动,去运作,岂不耽搁中国完全民主的进程?我们都知道,大陆的独裁统治一日不锄,一日的不实现全面民主政体,广大民众与我们就都要继续承受更多的痛苦和压力。倘若台北政府的路数与我们等其它党派充分地结合起来,然后与大陆民众的思想理念虔诚地结合起来,那么,邓家帮的劫数走到胡帮办的阶段也就基本上大白于天下了。
     可是,我们自己不仅还没有进攻胡帮办的更实际的政略,并且连自己的阵营也没有组织好,更不要说与大陆民众同呼吸共患难了。不能与民众同呼吸共患难地在这样下去的话,还谈什么理性地发展未免都是空话。别忘了,我们的目标就是铲除邓家帮邪恶的独裁统治,建立起中国人民的全面民主政治开放体系,而不是仅可为自己发发几句牢骚地在网络上摇来晃去的只能赚点好名声,或得些额外的恩惠。那为什么就不能利用好各种条件地与大陆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呢?
     如能想到这些,《借尸还魂》的谋略也就不难给你一些启迪。因为,大陆民众与台湾的势力结合起来,就是一种灵巧的嫁接,和互相借力!
    
    
    
    (15)阿衍:从《调虎离山》看调虎心态
    
     至从有了我们的人类历史,就不难看到,要说最没有诚信,最缺乏德性,又最不要脸的并不是平民百姓,而是那些选择了建功立业道路的名人政客。如果你有异议,便不妨仔细分析一下,鄙人所说的这一点有没有道理?虽然我们都对成就了名望的名人们有着不敢小觑的习性,甚至是:不管他们采用了什么手段,只要得到了他们能得到的实际利益,占有了什么地域,或则什么空间,我们还是会高看他们一眼。但是,我不因为高看,就不认为最不要脸的已不是那些衣冠楚楚、实际上最不是东西的、从来就没有信誉而言的角逐者。因为,他们虽能人五人六地招摇过市,并能够吸爆很多的眼球,可他们所做的肮脏事儿真的是使我们为之也太难不罄竹难书。然而,回过头来,到了我们的现在了,又使我感悟到:在中国大陆,为了实现我们中原逐鹿的宏伟目标,就不能不有些思想准备地做一些可能有损自己声誉的事,那就是需要与有名气的人首先养成一样的不是东西的习性、并能做一些也难免有损我们的人格又很易折寿的思想准备。
     不过,对于正人君子和平民百姓,我们却没有权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做那些只有邓家帮的邪恶之徒才能做得出来的、十分卑鄙的事情,可对没有诚信、没有道德、没有人性、只有血腥的邓家帮匪徒,你再用仁义道德来应局,从智慧上讲,这未免是你不对。毕竟,这些缺乏伦常的人,是不需要什么仁义道德的恩惠,如果你偏偏不讲实际地与他们来这些,不是自找没趣才是怪事!
     三国时,吴国的孙策能够平定江东,成为一时的英豪,还记入了历史史册。大家都知道吗?他并不是有什么智慧高招,而且这样的先生也是我们心目中的谦谦君子呢!可他在平定江东时所采用的欺骗手段让我们分析起来真有点倒胃口。不信那就拿庐江郡太守刘勋个例来说吧,他不是被孙策用欺骗的手段抢走了地盘、落了个不得不寄人篱下的结局吗?
     《调虎离山》是把藏在窝里的对手引离老巢,然后用自己的力量消灭掉。看了这个计谋,我感觉人的正直在争斗中的确是一文不值,更不要说是什么光明磊落了。
    回过头来,我们分析一下,经营邓帮营盘的胡帮办,在今天,还是昨天,它们正直过吗?就连它们今天的法律是正直人设立的吗?而且这不地道的法律它们自己都是为了自己的实际利益而能践踏地不去遵守啊?你说,我们这些受害者,对它们讲仁义道德有什么意义呢?与其和它们讲仁义道德,到不如老老实实地趴在砧板上任由它们宰割算了。否则,能有什么好结果呢?
     我认为,面对没有诚信的敌人,我们只会用胸膛去抵挡敌人的子弹,这未免太不划算。最起码,我们该知道的是让敌人的子弹钻我们的肉身是很不难,到不如醒醒,让敌人也亮出胸膛来,我们再用子弹地钻其试试,也显得我们有点智慧。也是说,我们的敌人,穿着厚重的盔甲,手里拿着能发射子弹的凶器,让我们赤膊上阵,一试锋芒,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们的敌人赤膊上阵我们用子弹来与之比划呢?这个问题我们是应该好好地思考一下了。
     是的,在今天,之所以不能使杀人狂们被降伏,就是因为我们只会用胸膛去对付他们的子弹而我们却不习惯用子弹去射击凶手的胸膛,何况,每当我们面对了装悲的敌人,慈悲心又出来了,这样地长期地下去,怎能使他们接受我们的合理的要求呢?或者是我们身边不平的事太多太多,仅仅希望邓家帮的喽罗们也和我们一样抗膀子,邓家帮的喽罗会理睬我们吗?对于这样的问题的处理,我看到不如甘肃有一个60岁的老者,能用炸药消灭5个,而且都是有“厚重盔甲保护的”贪官污吏,当然他自己也需牺牲,可这样的战绩,我们谁能获取呢?甚至我们连一个小小的喽罗嘎子也降伏不了,为什么就不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惭愧呢?难道还不是我们用胸膛来对付敌人的子弹而不能用子弹对付敌人的胸膛的缘故?我们竟连一个60岁老者的这么简单的谋略都不去具备,却只能隔岸对敌人骂娘又不能采取必要的手段来,这是什么高招呢?以我看,我们除了理性地去武装自己外,还有的就是知道邓家帮已经失去了天道,而我们自己只要知道自己是在为天行道,在选择具体的手段时,也就不会再有什么遗憾了!
     我看《调虎离山》的前景不是简单的让敌人离开他们的阵地,而是应及时形成较复杂的竞技坛台,结束我们纸上谈兵的尴尬,拥有真正降伏敌人的手段,能够使敌人的胸膛早日地暴露出来,或迫使他们在乌龟壳里早日被我们揪出来,才能更好地打杀之。也是说,我们不能再任由他们缩在乌龟壳里发射子弹了,并且,我们也要学会精确射击的一流技巧,并能使胡帮办不得不露出他们的怯意来,或者是露出他们肮脏的躯体来,任由我们来用子弹讲道义,讲公理,这不很好吗?当然,到那一煞间时,我们绝不能再心慈手软,因为,它们从来就不给国人讲什么仁慈,到是嚼起人骨头来还沾沾自喜呢!这不都是没有给他们换个位置的缘故啊?那就让我们来做吧!
    
    
    16)阿衍:《欲擒故纵》小女人
    
     有人说胡帮办是吃人肉的猛犸象,我说它是没有高远心魄的小女人。说其是猛犸象的有是猛犸象的道理,我说其是小女人也有小女人的理由。由今看来,胡帮办不是很高大吗?很厉害吗?很会吃人又不用吐骨头吗?到了这个份上,让世人不看成其是庞然大物也不现实,而我认为它是小女人是因为它本身确实是十分地脆弱,对于主子又会撒娇又会流鼻涕,而遇到真的与它们玩命的也自然会被吓得喊转了腔,尿湿了裤子,虽说他们得势时凶狠恶毒。大家再想想,多少年来,邓家帮自诩自己美丽能盖过世间美女——光荣正确伟大。若是参加今天的国内选美会啊,准还能得个金牌,因为它们一上场,别人就只有靠边。你且别看它腐朽透了、已经是顶风臭千里,鄙人不是替其吹牛、说大话,要是真的让其站在选美台上,它便没有了竞争对手,原本的竞争者只能有捂住鼻子逃之夭夭的份,否则,不被熏死,也被恶心死!
     当然,大家本来用的是仪表素质,胡帮办用的是刺刀血腥,也就是兵见了秀才,无理也说的清。在这一点,常人没有的能耐,比不得,谁让你没有枪炮来?
     说到这里,我们想锄掉胡帮办来给大社会恢复原本的秩序就没有错了吧?而胡帮办表面上却是如猛犸象般地在中国大陆耀武扬威地横冲直撞,确实吓住了不少人,可我却看到了它们骨子里的一股子小女人气,你们仔细看看你们周围的官吏,哪个有能独立的思考国家大事的能耐?还不都是奴性女人般地匍匐在老公的脚前乞求恩宠吗?而这些小女人性格组成的帮吏队伍,试想,它能具备猛犸象的气度吗?还不是纸糊的高大不堪我们一戳?
     但我们知道,它们的小人心性并没有改变,就如同明朝时期的太监魏忠贤把政的锦衣卫,凶狠残暴对正人君子的嫉妒憎恶超过正常人的思维已有百倍,所以,这年月,正人君子受气受害已经是十分正常的事了。那么,小人趾高气扬的气派也就不足怪的喔。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欲擒故纵》的政治策略,所以,前面未免的有点啰嗦,不过,为了迎合大家的口味,我想还是这样无聊地说说,好使大家能够耐心地接受鄙人的一点见解。
     是的,在打击对手时,没有比放敌人一码再从新收拢过来最有趣又最费脑子。说回来,让对手活动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我对那种不敢让对手在历史的舞台上表演他们剧种的政治家深表怀疑,因为大度的人才能具备政治家的胸怀,而目光短浅的人,怎么能说他是政治家呢?到不如说他是个政客比较准确。
     在台湾,现在阿扁总统已经悄没声响地搞寻求台湾独立的公投,可能他与胡的叫板能迫使黑色恐怖的北京朝民主开放的道路上大走一步,要不然,就现在的中国大陆的乱象,胡恐怕还没有攻打台湾而大陆的后院就要燃起熊熊大火,这也是邓家帮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所给自己留下的恶果所致。再就是因为人本身的天性就是享乐,不管谁扭曲它,只要有了机会,人们还是要摈弃这种武断而千方百计地寻找新的快乐。
     同时,若是我们只看别人怎么地不好,而自己又不去努力,去取代那种你认为的不好,是不是自己也不好了呢?邓家帮的匪徒们堕落到了如此程度,台湾政府应该在对付邓家帮时开初是应该采取一些放任的态度,让他们与大陆民众的距离越拉越远,更不利于邓家帮的生存。而能做好这些,才是台北当局的最英明之举,若依赖与其不合作又不能迫使邓家帮成为输家,就不是最高明的政略,因为胡帮办现在已经不是怕台湾独立,而是内外已经十分交困、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规范,所以才最害怕的是台北与大陆民众连手与其叫劲,哪里还有心思再获取新成绩的功夫?特别是:我们原以为胡帮办比江帮办有些进步,或会有点出息,通过它们用更黑的技法对付民众的利益维护者来看,它们今天的手段也不过是黔驴技穷的伎俩,怎能保证它们自己不败亡呢?通观全局,我看邓家帮的徒子徒孙们,只有绝种而无二法门。
     在这,我还是那个例证来说明问题。我们都知道,明朝的锦衣卫最黑,杀人的手段也非常阴毒,可它们由于是太监的心态,对正常人的残害也就不足怪了,因为它们首先是自己觉得自己嘴上没有了胡须、裤裆里没有了睾丸就低了常人一头,而弥补缺憾的办法不是很好地治疗与杜绝,而是把怨恨发在正常人的头上。它们认为,这样也就可以平衡掉自己的身不如人的缺陷。
     同时,你别看它们没有睾丸与胡子,一旦执掌了权力,杀起人来,从来就没有心慈手软过,所以,死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有人说,小人与女人的心态基本相似,我说确实大多数是,虽我在这里并没有小瞧女性的意思,但我所接触的女人中,大多数就是没有主心骨,却又会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大发雌威的又是太多,就象胡帮办的帮吏们,真正的大事它们做不了,也没有多少性格,到是对国民的点点利益的诉求却能枪炮坦克地都用上,最不要脸的在这和平年代,有些地方大街上巡逻,抱着微冲虎视眈眈,当人家炸了我们的大使馆,撞了我们的战斗机,侵占了我们的领土,领海,却能忍俊不发,说是韬光养晦,可对国民正当的诉求也就不再韬光养晦地亮出了獠牙,更露出了低智商的小女人的雌威,并五音不全地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而且更卑鄙的是把“是”说成“不”,把“不”说成“是”;再就是闷声大发财,从不管民众的死活。
     是的,这年月真是奇了怪了,越是卑鄙的事情越能被胡帮办当成美味佳肴地大嚼,而人们特恶心的它们说是臭豆腐,别看闻起来臭,吃起来可香。不是吗,在广州为政的张德江,已经是臭不可闻,凶恶到了极点,偏偏胡帮办说他多么多么香,多么多么地有能力。他除了在汕尾动用武装到牙齿的军警特务为虎作伥外,还耀武扬威地起用了坦克车,这个公然与国民为敌的坏蛋,胡帮办却要拉他进胡常委,可见,胡常委里的人也不是存放什么好东西的地方,胡锦涛也就越来越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我们光生气没有用啊?我们应该拥有应时的政略从根本上铲除邪恶才能把邪恶的转变成正善的啊?但《欲擒故纵》这样说:“逼得敌人走投无路,他就会拼个鱼死网破,让他逃跑则使敌人失去决一死战的决心,而抱一线生路,不战而求生的思想就会减弱敌人的气势而造成更有利于我的战机。追击敌人时不要过于逼迫他,以消耗他的体力,瓦解他的斗志,使敌人溃不成军,再捕捉它就可以避免流血。使敌人心理上完全失败而信服我,就能够赢得光明的战争结局。”
     别看胡帮办现在站在强势的角度上,其实它正衰败得十分地快,我们现在要懂得放纵它并不是怕它或则是迁就它,而是为了将来更好地捕捉它。凡是懂得中国当前政治前景的人都知道,邓家帮的倒掉已不足怪,只不过我们为了民族的利益,就是想加速这种进程罢了。而陈大总统在政治策略上,应该能为中国不只是台湾把好关,适度地作为,才能有利于我们共同的利益。因为,对待胡帮办这个小女人心性,没有点政治技巧真的不行。轻者,它会撒泼耍赖,重者它会咬人踢人。若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在与其斗争时还是谨慎点好。
    
    
    
    (17)阿衍:《抛砖引玉》论《三国》兴衰所给的一点启示
    
     说起《三国》的兴衰,大家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而且很多政略家难免都会有自己的不同见解。但在这里,我所要谈的不是三国里谁最英雄,谁最有智慧。而看过《三国演义》的都知道吕布最是英雄,诸葛亮最有智慧。这也是《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高人告诉我们的。殊不知,《三国演义》不过是部章回小说,它的故事和英雄和智慧,都具有作者的喜好与局限性,并不可能正确,也不值得推崇。可是,在我们的历史中,《三国演义》的确又起到了误人视听的艺术效果。
     在这里,鄙人并没有责怪罗贯中老先生的意思,而是想谈谈我们应该知道的一些道理,好给我们的未竟事业些补益,增长一些新的见解。当然,也有一个《抛砖引玉》的企想。
     要我看:刘备、孙权、曹操三个国主要数曹操更精明一些,尽管如此,但与汉刘邦比较起来,好象也有些逊色,因为他没有前人汉刘邦的大气,不能够统一中国。而智囊人物的诸葛亮、周瑜、徐庶、杨修等等,比起张良、萧何、韩信、陈平,好象也有很多缺陷。最起码,他们也没有使自己的事业达到最顶峰。
     三国时期,人才辈出,也是罗贯中先生的小说《三国演义》妇孺皆知的结果,其实,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智囊人物,只不过没有多少人写出《三国演义》这样的大作才显现不出来。
     对于打天下的人来说,没有一批可用的人才,仅凭一个诸葛亮似的人物,在今天,一样的什么也干不好。可好多历史人物就是不注重这一点,才增加了许多的遗憾。时代总是这样地与我们人类开着玩笑,由于自己的力争和自己的能力实在太有限,心胸狭窄的人,却不愿意别人走在他的前边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例如三国时,蜀国的魏延,不仅不被重用,诸葛亮一死,他也反被自己人杀害,这样的蜀国能长久吗?现实中人的我们,是否也有这种不理性的心态?
     展开《三国演义》的细节,我们都能知道孙皓、阿斗是昏君,还有个孙皓豪言壮语与扶不起来的阿斗乐不思蜀的历史典故。其实,说这话不太公平,人家曹操却没有把汉天子当成一回事,可人家的后人怎么就把蜀国、吴国吞并了呢?当然,从现代的眼光来看,曹操的能耐因为奸诈而使好多的正人君子亦不屑,才使他的事业有了可乘之机。
     我认为,吴蜀的灭亡不是没有了陆逊、诸葛亮等的因由,也更不是有了阿斗、孙皓的缘故。是因为它们刚刚建立国家时就是山上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最起码,理性又有气度的政治家,他即使死了,也会人才辈出地有人继承他的遗志,替他去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业,曹操不是这样的人吗?可多少站在曹操位置上的并不能做到,这也是我们许多古代人的视野局限性所然。例如孙权与刘备,用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既然成了亲戚,就应该形成一个国家,若形成了一套一家朝廷那么还能有曹操的魏国吗?还有司马家族的晋国吗?既然孙权的妹妹成了刘备的老婆以后,两家却不能合为一家,那么,曹操的人马最后消灭他们,还有什么奇怪呢?问题的关键是:由于他们自己的自私、心胸狭隘,又太狂妄不羁,怎配双赢天下呢?
     过去,我们的祖先总是以自己的私天下为天意,却不知道公天下也是天意,要不人家美利坚合众国怎么就能100多年前就成了公国了又发展得很好、没有得比呢?而我们到了现在还是私国、党国,难道这不是我们的民族中的官吏鼠目寸光的根本所在?假如我们也和美国一样的成为公国、民国,那么中国大陆能有这么多的贪污腐败和陆台分裂的格局吗?能有这么多的杀戮吗?能使大陆民众人声鼎沸又有欲消灭胡帮办的意向吗?
     也可以这样说,在今天的大中国,我们只要不是为自己打天下,而是真正的为民众打天下,没有个不胜的道理。关键是我们还是没有用好我们应该用好的政治策略和所需要发展的民众群体,更不是不能,再就是我们还没有接受历史的教训,把国家的事务由国家的民众来做;不是仅仅利用自己或自己的几个人来做。思想一旦这样转化,那么,少数人的胡帮办就今天的水平没有品位真的就能保证邓家帮不灭亡?说穿了,它怎么能是广大人民的对手?
     说三国的兴衰,不如说我们现在的兴衰与何去何从更有实益,因为我们很是需要从前人中得到经验教训,能够把问题看的更分明透彻,使中国的政治局面更明朗,并能使我们的可用之才都得到用武之地,那么,我们面前的敌人——胡帮办还能继续邪恶得了吗?不可战胜吗?我们的敌人还能轻松地杀害民众抓捕我们的斗士而不受到惩罚吗?它们在行使国家权力时还能不投鼠忌器?也是说,只要我们能从高处着眼,让我们的对手逐渐失去民助,使更多的乐毅、邹衍、剧辛、苏秦、张仪来到我们的阵营中,形成我们绞杀邓家帮的代理胡帮办的有效指导者,那么,一个胡帮办体系能算得了什么呢?当然,这还需要有我们的郭隗先生先坐在宫邸里为我们吸引更多的壮士来做好仅靠我们几个人想做好又做不好的工作才行。
     在网络上,鄙人看到了台湾副总统吕秀莲的座右铭使我感觉很有意义:“在最需要你的时候,到最需要你的地方,做最需要你做的事情,说最需要你说的话。”记得我在上小学时,也有过刻在桌子上的座右铭:用最正确的自己,走好最正确的路,开拓最正确的通途。并且是,每换一张课桌,都会从新刻上,那个时候的幼稚使我做了很多自己根本就做不了的傻事,结果也就只能蒙受耻辱。老师看了不但不加赞赏,反而反唇相讥。还记得学校成立腰鼓队,在选拔舞者时我是多么渴望被选拔上啊,可是,我的文科老师就是最讨厌我,使我成为老师最不欢迎的人,那时我的语文成绩相当不错,作文也就更好了,从来就是“甲”,最起码,也是个副甲。因为在邻人的影响下,知道人活一世,应该有自己的一番事业。可是,更恶心的是,我因为写了些政论文,在89学潮之后被人举报投进了监狱,因为我在当地也是一个并不活跃的带头人。其实,我们的诉求并没有错,不是吗?我们的个个对手、邓家帮的喽罗们,哪个不是腐败分子?就是穿着十年前的棉袄四处作秀的温家宝,他照样若按照共产党的章程要求去衡量也是个腐化分子,在毛泽东时代不枪毙也得重刑侍侯。
     讲这些,似乎与三国没有什么关联,我是想说,一个人的成功不是一日之功,你在早期就没有过这样的心态,你到了中年还没有想到如何大气魄,恐怕这在大局里做事没有多少让众人都能接受的主张供大家使用。吕秀莲能作为一个新潮女性做了中华民国的副总统,也是与她的自然心态的拥有起码的崇高素质区分不开。我认为,没有高瞻远瞩的胸阔真的不能主导大局,但没有心胸宽广的人聚集在他的周围一样地是杯水车薪。而能够与流氓集团较量的是更有势力的群体,而不是一盘散沙的、没有远见的民众。
     同时,环境造就人,在今天的大陆上,英才只有被害,在台湾,英才可能成为一代英杰。因为值得大家欣慰的是:台湾实行了民主开放的社会制度。并且,它的这种制度将要给我们大陆带来新的生机。当然了,还有个陈水扁在做与民运人士不甚合作的蠢事,如果台湾总统知道了里云大陆民众来实现他们的理想,比他们跳独角舞要有意义得多。
     说了这些,希望它真的是一块“砖头”,还望有“玉石”的诸君与鄙人一道商讨祖国兴盛的、正统的大计。
    
    
    (18)阿衍:《擒贼擒王》的奇妙功略
    
     在大陆,我们将会形成推动全面民主运动队伍已经不再是值得质疑的事情,而目前的战略目标就是推动胡帮办尽快地缴械投降,已不是任由它们继续胡作非为、或为非作歹。可是,面对胡帮办流氓邪恶的反人民势力,我们不能再这样地掉以轻心地去做我们不能做得好或做得了的事情。而真正的邪恶根源又是胡帮办的北京首脑,不再是“经是好经,反被和尚念坏了的”年代,现在已经转化到“经无好经,和尚无好和尚”的时期。我们只有面对这种劣势,安排好我们的反击阵营,及时产生强尽的政治风暴,才能从原则上动摇邓家帮的独裁与腐败统治。
     是的,邪恶势力是凶残的、霸道的、血腥的、不讲人理的、缺乏仁义道德的、野蛮的反自然的流氓帮派组成,我们的进攻仅仅依靠温和慈善讲道理摆事实、已经没有实际意义,因为我们的敌人已经没有接受这种理念的质量和耐心。我们只有暂时撇开这个最好的想法与做法,采用刀枪在看不到的战线上兵戎相见方最合适。可是,为了获取胜利,我们必须上点手段才好,才能在打杀残害民众的凶手时不被轻易伤害掉,因为仅凭我们的自然之力而不用我们的智慧的确不行。再者,我们已知常规的手段奈何不了敌人时,我们就应该采取非常的手段,让对手无法找到我们的勇士。只要能做好这一点,那么,动摇胡帮办代理着的邓家帮才能胜券在手、指日可待了。
     在政治领域里,不需要对顽固凶狠的敌人诚信善良,特别是对胡帮办这个大流氓队伍讲诚信良善,那才真是自讨没趣呢,更甚者它们会认为你不是怜悯它们,而是侮辱它们,到不如直来直去的给些消除行为,因为只有它们脑后生风了它们才知道大刀是真的而不是儿童玩具,更不要像宋襄公与敌人讲仁慈那样没有一点原则性。若不,到头来,这样的讲公德若不败下阵来,鬼都会笑的。我认为,只要能使胡帮办逐渐失去势力,不能继续害人,至于采用什么手段,只要能顺利进行,我们就OK。特别是要想自己不受害,就应该引导对手更走入误区,或使其盲头瞎马地不知所措了后、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能使敌人不能明了我们的一切,更使它们没有对付我们的准确率,我们就应该使其没有正常的视觉和听力。
     过去,鄙人认为对《擒贼擒王》运用就是把敌人的统帅消灭或活捉,就万事大吉。今天,我却感觉到: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即使捉住了胡锦涛也没有多大意义,最多多个国际事件,并不能够真正地打垮胡帮办代理着的邓家帮的流氓统治。 特别是,一旦暴力革命能够全面地铺开,我们所面对的就是各地的各个“王”需要我们的人给予无情的销毁,才能从根本上震慑敌人。而这些“王”一方面是各个邪恶的小头目,上了民众和国际法庭的黑名单的、又是极坏的、并不屑人民警告的恶徒,另一方面是那些积极残害合法民众的流氓分子。开初,只要对他们能够及时地摘除,也就足以震慑胡帮办体系中的小喽罗们,最后为动摇邓家帮的根基打造好我们更加理性的民众基础。
     我认为,对上用“斩首”我们暂时没有条件,因为我们的武器至今还停顿在大刀长矛的时期,胡帮办却是先进的武器,并披着厚重的盔甲,而我们还需要调整与整训人员,购置、制造、隐藏一些实用的武器,还要从各个管道获取一些敌人已拥有的常规武器。但我们最主要的还是要有灵活的斗争形式,能够及时的绞杀最凶恶的敌人,瓦解敌人的阵营,使敌人的营垒逐渐散乱,没有多少人再为之卖命,也就会使胡帮办的喽罗越来越少,最后从根本上动摇邪恶的营垒。
     我们的长处一是能得到广大民众的广泛支持,因为我们是为全面民主而战不再是为一己私利而战,不再是夺取国家权力的同时却巩固自己的势力而不由着国民来决定国家的运数;再就是我们在暗敌人在明。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不要要求阔大战果地去搞什么“死猪不怕烫”的战术,应能与胡帮办消停地玩,就是玩阴的不玩明的,直到胡帮办跪下膝盖叩头认输见到民众不再是蔑视而是趋步而行时,我们才能亮明身份。而那种为了扬名天下的姿态最不可取,很容易被胡帮办斩获,也很容易靠不近敌人就被敌人杀死。
     别忘了,胡帮办就连手无寸铁的平民都用坦克机枪,何况对欲致它们死地的人、它们能不更加凶狠?关键是我们的斩首行动一定是绝对生效,不能嫌弃对方的影响不大,但起码能使一部分人受益。所以,我对《擒贼擒王》的理解不再是非要仅仅的获取胡锦涛的项上狗头,对于所有的攻击勇士来讲,摘取小一些的头目的鬼头一样都会助于我们的事业的顺利进行,又能打杀敌人的嚣张气焰。当然,我们还要记住,敌人的反扑是残暴的,没有适宜的匿藏功法还是不行,只有让对方首先没有捕捉目标,看不到我们的勇士,才能达到我们的主要目的,才能利于我们民族事业的迅猛发展。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施明德先生需要自焚吗?
  • 阿衍:陈水扁下台与否的利弊
  • 阿衍: 《敵戰計》
  • 阿衍:中国共产党存在着五大灭亡的基因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浅论中国新时期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阿衍:毛泽东为什么就不能利用他的性功能?
  • 阿衍:高智晟们怕抓吗?
  • 阿衍:台湾越乱北京越开心
  • 阿衍:我看倒扁运动以及民运出路
  • 阿衍:陆台和平统一的路就走不通了吗?
  • 阿衍:最優秀的指導者才能具有最優越的方略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 阿衍《三十六計》對中共的攻略 (续)
  • 阿衍《三十六计》对中共的攻略
  • 阿衍:也看官屠刀钝与累死刽子手的惩腐倡廉
  • 阿衍:台北对北京的反击力度太很不够
  • 阿衍:谁说民众的本能不能调动起来?
  • 阿衍:大多的为什么看不到未来?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