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析张英(摘自路易编著《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理论和实践》)/安娜
(博讯2006年9月20日)
    
    解析张英
     (节录,原文三万字) (博讯 boxun.com)

    
    一、不甘平淡 命途多舛
    
    张英,字寄石,笔名伍作人。祖籍江苏海门。1942年3月21日生于沪上。父,张公沛,出身望门,张骞族人,年青时在上海从事电影文化工作,后在家乡办义学,历任中、小学校长;抗战时,以开明绅士身份出任如东县参议员、区长。抗战胜利后,回上海经商。1958年被戴上“右派”、“历史反革命”、“富农”三顶帽子,遣送原籍劳改。1979年获平反改正,1980年卒于如东。
    
    少年时张英只身寄居上海,虽家庭出身不好,但自身重在表现。14岁时进上海市少年宫文学创作班,15岁当选为少先队上海市大队长联席会议主席,16岁被评为共青团优秀干部,担任过上海团市委联络员,17岁主编《教育改革经验汇编》并作序,18岁加入上海哲学学会,参与撰写三十万字的《毛泽东发现概论》,19岁进人民银行工作,任信贷员,兼任团总支副书记。
    
    文革初期,张英因1963年曾评林彪的“四个第一”,提出应为“五个第一”,加了一条“人的积极因素第一”,而被翻老帐,扣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故而揭秆而起,于1966年6月30日贴出上海市第一张上街的大字报《三封公开信》,主张尊重人的尊严,反对打倒一切和“造反有理”继而在上海银行系统夺权。银行系统、文汇报、解放日报,同时成为全国最早夺权的要害部门之一。张英被选为银行革命委员会主任。起草反对经济主义的《紧急通告》,成为上海“一月革命”炙手可热的人物。张英参与了两次“炮打张春桥”,组织和主持了上海市六局一行批判张春桥的大会,1968年3月25日,以“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中央文革、反对张春桥同志”的罪名下狱,两年后“教育释放”。此后,又五次因政治问题入狱,均因“抗拒从宽”而屡获平反。然而“本性难移”,理所当然的投入了八九运动,从此走上了不归路。1990年因逃避抓捕,亡命澳门,经联合国难民救济总署援助,获准到荷兰王国政治庇护。
    
    张英到荷兰后先后担任“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理事”、“民联阵线总部理事”、{注:1982年11月,中国之春杂志 China Spring Magzine 在美国纽约创刊,由王炳章等创办,是1978-1980北京,上海等地发生的中国之春民主运动在海外的衍生和发展,当代中国的第一份海外民主运动刊物,被称为民运的旗帜。1983年12月,以中国之春杂志名义发起并筹措,在纽约举行中国之春民主运动第一次世界代表大会,海外成立第一个中国民主运动的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 The Chinese Alliance for Democracy,简称民联CAD,中国之春月刊由民联主办,宗旨是反对一党专政,弘扬人权、民主、自由、法制。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遭受镇压之后,流亡在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当年7月在法国巴黎集会,成立民主中国阵线 The 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简称“民阵” FDC, 宗旨也是反对一党专政,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1993年1月于美国华盛顿,民联,民阵两大中国民运组织,举行联合世界代表大会,合并为新组织——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Alliance for a Democratic China,简称”民联阵” ADC,通过《章程》,《中国民主运动纲领》,中国之春杂志相应归民联阵主办(民联阵英文注册名就是“为了一个民主的中国”。)民联阵欧亚联席主席、(注:1997年8月,民联阵与中国自由民主党在美国纽约召开合并大会,台湾来的竞选人演说:“有两封李登辉总统的亲笔信,台湾人当选民联阵,自民党主席就有资源。”最后,王策当选为合并后的民联阵——自民党主席。1998年一月底,张英召开中国民主联合阵线巴黎大会反弹纽约大会,直到当年8月,中国之春民主运动第九次世界代表大会,一致同意民联阵与自民党分家,和而不同;重申《中国民主联合阵线章程》总纲第五条,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主办《中国之春》。从实际出发,实行改革,不设理事会,一权半架构。张英当选民联阵总部副主席,兼欧亚联盟主席)中国之春(欧洲)社长等职务。
    
    1999年2月23日,张英和胡安宁等组建中国民主党CDP临时中央委员会(临委会),被推荐为执行主席;2000年1月3日,在荷兰,德国召开第一届中国民主党欧洲代表大会暨临时世界代表大会,张英正式当选为民主党欧洲委员会主席,临时中央执行主席。
    
    2003年,张英创办《欧洲导报》,任社长兼主编。张英先后在荷兰登记注册了“欧洲联合学院”,“欧华文化交流总会”等机构,均为法人代表。
    
    张英曾经被聘为荷兰莱顿大学客席教授,研究中国现代史。
    
    张英现居离Amsterdam不远的Almere市,张英有一女张X,一子张X,均已大学毕业并就业,子女对张英极为孝顺,但对其“事业”不以为然。妻顾XX因丈夫之坎坷经历,不堪精神压力,患病多年,经常不能料理家务。张英随遇而安,时常蓬头垢足,断食少眠。
    
    他崇尚“孟尝君食客三千”,母张俞氏到荷兰“家庭团聚”,政府分予两房一厅、有前后花园之独立住处。直到张俞氏世,许多年中,该住处成为“国际民运客栈”,从著名民运人士至偷渡客,不论身份均可入住,短则几日,长则多年。张英经济拮据,“客栈”无法常年管饭,有不良入住者日后忆苦思甜说:最苦的时候,要算住在张英家,饿坏人。岂知,拿荷兰救济金的张英,至今还待每月偿还当年欠下的水电费,过着“面包有了,牛奶也会有的”日子。
    
    二、坐而论道 不绝滔滔
    
    海外民运人士皆自视甚高。魏京生对“民运之父”的桂冠泰然受之;王希哲甫出国门,就要求加入国民党,认为自己是代表国民党与共产党谈判的最佳人选。张英与胡安宁等策划成立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后,胡安宁甘居幕后,张英做执行主席,都不当这个主席,虚位以待。他们认为自己是“萌芽未动,形状未现,昭然独见存亡之机,得先之要,豫禁乎未然之前,使主超然立于显荣之地”之人,如《素书》里所写到的伊尹,姜尚,张良这些人,属三公之流,坐而论道之事。
    
    海外十多年,张英奔走鼓吹于欧、美、亚各地,召开和参加各类研究会,论坛二十余次,处处洞烛机先,滔滔不绝。他的理论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种:
    
    积极因素论。(略)
    文革纵横论。(略)
    马英九时代论。(略)
    
    1996年7月25日,法務部長馬英九(右)與中國之春雜誌社歐洲社長張英(左)重逢於意大利米蘭。在歐洲中山學會第十一屆年會兩岸關係研討會上,馬英九作了台灣反黑、肅貪、緝毒的主題演講,張英則以《兩岸應以“小三通”促成“大三通”》的新思維命題講演。
    
    三 全面转型 回归冲禁
    
    从1999年初,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成立到2000年初中国民主党第一届欧洲代表大会召开(注:《中国之春》杂志报道,中国民主党委员会,拟在千禧年元月初分别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和德国前首都波恩召开第一届欧洲预备会议及第一届欧洲代表大会。筹委会计有欧十二国支部负责人骨干五十多人,含国内十三省市区代表十名,张英为召集人,特邀代表有八十八人,王希哲,严家祺,胡安宁,高寒,徐水良等均致电祝贺。欧代表附设秘书,会务,代表资格审查三功能组别,大会宗旨为研判形式,确认任务和行动策略,加强组织建设,讨论民主党《迎接新世纪宣言》并通过相应决议。主要议程为:工作交流,制定章程,表决议案,选举机构。)近一年的时间,张英完成了他所领导的民联阵欧亚联监各国分部的转型,各国民联阵分部的基本成员,大部分参加了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的各国基层组织,并通过选举,选出了各国委员会的领导班子。(注:中国民主党临委会德国委员会主席陆卫星,法国主席董志飞,荷兰代主席李源,比利时主席黄永森,西班牙主席朱光,意大利主席梁成,英国主席王中伟,香港主席杨小炎,澳门主席王连天,韩国主席陆更生等。)
    
    从一个民运组织主体转型为一个政党,这是张英思想转型的基础,他认为,只有成为政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反对党,才能最后合法的进入体制,实施其持有的民主观念。
    1、 从“海外反共运动”转变成真正的民主运动(略)
    2、从旧民主运动转变为新民主运动(略)
      3、应中共的转变而转变(略)
      4、建党思想的转变(略)
      
    全面转型是为了合法的进入体制,要进入体制,必须要回归本土,张英是民运人士中的回归派,他不同于那些唱着“我们要笑着回国”的年青人,他认为要实际的做些什么。在连续召开了巴黎,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等地的中国海外民运回归本土的大战略研讨会后,他亲手创办了海外第一份回归本土的报纸《欧洲导报》。根据他的思路,要合法,先修宪。他在报纸上开辟“思源智库”,连载曹思源的修宪文章,几乎期期呼唤马英九时代的到来,介绍马英九沿民主道路“一路走来”的历程,并连续刊登海外民运人士严家琪,王希哲,胡安宁,茉莉,朱光等人的文章,报纸由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送入中国,并作为机舱内的赠阅报纸,逐步扩大影响。
    
    四、坚定信念 勇往直前
    (略)
    
    目前,张英帮助胡安宁经营“国风”网站,本文就以张英为这个网站开张发出的急件为结束语:
    
    張英急件
    國風網是目前唯一能進入中國大陸的歐美綜合新網,
    這是經各方審時度勢而努力的嘗試。政治不是“你死我活”,政治也是一門藝術,彼此應有必要的妥協,要建構“和諧社會”,當然要與海外也“和諧”,朝野因應之道。
    國風網內有歐洲導報專壇,週末即將正式對大陸一併開放,故請各位海內外作家友好,趕快搶灘註冊登錄,文章、創作、轉貼直接上網,理性至上,當仁不讓,多多益善!
    但觀點過於激烈的,請進國風網《春來茶館》專壇,那裡五彩繽紛,不在乎左中右,不大可能封網,至於小說詩歌,在貼歐洲導報專壇同時,也上國風網《藝苑掇英》專壇。
    切切,至盼!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