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民党给共产党做了个榜样--比较“二二八”和“六四”/李大立
(博讯2006年9月19日)
(紀念「六四」十七周年)

    
     作者:李大立(紐約) (博讯 boxun.com)

    
     在二十世紀中國政治大舞台上,國共兩黨無疑是主角,從世紀上半葉的合作,中葉的內戰到下半葉的和平競爭,兩黨都使出渾身解數,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人們大至可以給他們下結論了。無獨有偶,在上世紀兩黨都曾經主導過大屠殺,那就是國民黨的1947年台灣「二二八」和共產黨的1989年北京「六四」。
    
    本文試比較這兩個事件,期望大家能夠從中得出啟發和結論。
    
    發生在1989年6月4日凌晨的北京大屠殺,大家都很清楚了,筆者不贅。事發十七年後,近日四川成都沙河辦事處對六四死難者周國聰家屬作出首例賠償,分兩年支付七萬元人民幣,但訂明是「困難補助」,並且要求受難者家屬「立據保證息訴」。「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仕代表目前她已經聯絡到的六四死難者和傷殘者發表聲明,堅持三項要求,要求成立各界人士組成的「六四事件調查委員會」、要求人大審議「六四賠償特別法案」、要求依法嚴懲兇手,追究法律責任。可惜十七年過去了,中共獨裁專制政府對此毫無反應,自己閉口不提,也不准別人談論,彷彿死傷千人的血案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樣,連一個正式的「說法」(交代)都沒有,更遑論公開道歉和作出賠償了。罪魁禍首鄧小平、李鵬等毫髮無損,沒有任何人需要為千人的生命負責,這種自欺欺人和缺乏道義承擔的怯懦行為,為全世界進步人類所不齒。
    
     反觀1947年2月28日台灣「二二八」事件的責任人,台灣國民政府和國民黨在事件發生後的表現,以及最終的處理方法,無疑給共產黨和北京政府上了一課,作出了一個榜樣。
    
     當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的3月國民黨六届三中全會上,劉文島等55位委員提出動議,要求將陳儀撤職查辦,陳隨即引咎辭職。3月17日國防部長白崇禧急赴台灣善後,改組台灣行政長官公署為省政府,開放各縣市長定期民選,各級政府優先任用台籍人士。4月22日,蔣介石主持行政院784次會議,任命新台灣省主席,台籍人士擔任省政府四分之一的高職。隨著台灣民主化,1988年開始啟動平反程序,成立「二二八事件調查委員會」,1992年2月22日,發表「二二八事件調查研究報告」,1995年李登輝總統代表政府向所有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公開道歉,同年10月21日,成立「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公告天下:凡有親屬在二二八事件中傷亡的遺屬,均可向該基金會報案和申請賠償,法定申請期兩年,後經四次修訂,延至九年,直至2004年10月6日才屆滿。截至該日為止共受理申請2756宗,核准2241宗,其中死亡681、失蹤177、其他1383。最高賠償金額600萬新台幣,賠償總額達71.6億元。2003年和2005年國民黨前後兩任主席連戰和馬英九代表國民黨向全體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公開道歉。還不止此,台灣政府擴大平反範圍到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期間所有7000多宗冤假錯案,向他們賠禮道歉,為其中819名死難者和其他冤獄者共賠償達178億元之多。並且在台灣多地樹碑紀念,銘刻碑文,讓後輩永誌不忘。
    
    
     再看看「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代背景和事件經過與「六四」有多大的不同:1945年10月台灣重歸祖國,國民政府任命「台灣通」陳儀為「台灣行政長官」,派遣3萬軍隊及2萬公教人員赴台接收。陳為「保持行政不中斷」,除將原日偽總督府改為行政長官公署外,其他基本沿襲舊制,維持台幣及金融系統運作,免受大陸法幣泛濫成災的影響;沒收日敵資產,設專賣局控制出入口,避免奸商哄抬物價;為使工業生產不至停頓,在遣返30萬日籍居民時,留下8000工程技術人員;為了減輕台灣民眾的負擔,陳將70軍和62軍調回大陸,僅留下21師一團一營5000人分散在台北、基隆、高雄和台中等地。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國共內戰正酣,共產左傾思想彌漫全國。此外,台灣光復時,日軍釋放了全部共黨分子,二十年代在蘇俄受訓的謝雪紅等潛回台灣,早在1945年10月便已在台中組織「人民協會」,蠢蠢欲動。加上戰後從大陸和東南亞遣返的台籍日軍達20萬人之多,他們中的很多人已經完全日化,自認是大日本國民,以講日語為榮,無法接受戰敗的現實,不願意回鄉務農,瀏漣城市變成無業游民。另有許多舊公務員,未能通過新政府的續聘中文考試而被替換,心懷不滿。當時除大陸公教人員外還有不少大陸商人來台灣經商,其中有少數接收人員貪污腐敗,市面物價波動,引發群眾不滿,省籍矛盾開始浮現。而日軍留下的槍械足可以武裝20個師,大量槍械散落民間,形勢混亂,危機重重。
    
     「二二八」事件的起因表面上是專賣局緝私人員毆傷販賣私煙的婦人,引起群眾不滿以至圍攻政府部門,演變成流血事件,實際上是上述各種矛盾的總爆發。事件初起時以台藉日軍退伍軍人為主的當地人濫殺大陸籍公務員商人和他們的家屬,手持日本軍刀的「日本浪人」高唱日本軍歌,叫喊「皇軍回來了」!在街上隨意截查行人,不會說日語和台語的紛紛遭到侮辱和殺害,包括許多婦女兒童。現今調查結果顯示,事件初起的幾天之內,200多人被殺,800多人受傷,很多大陸籍人仕需要躲進台灣人家中才得以倖免。有鑑於此,蔣介石派出2萬軍隊3月9日登陸台灣,援軍到達時還有暴民開槍反抗,軍隊不得不實行戰地措施,通傳口令,口令不符者拘捕,拒不繳槍者授權還擊,這樣才將暴亂平息下去。其間3月2日謝雪紅等號召武裝起義,攻佔台中警察局及專賣局,成立「人民政府」搶劫軍營彈藥庫,3月6日和嘉義、虎尾等「起義隊伍」編成「二七部隊」同政府軍作戰,失敗後仍然退入埔里山區繼續「武裝鬥爭」,負隅頑抗。雖然當年國民黨面對的是武裝叛亂和戰爭,但是無論如何沒有發生過像北京「六四」一樣的動用坦克機槍掃射手無寸鐵民眾的大屠殺慘案。台灣「二二八」事件中的死難者,其實包括兩個部分:其一是事件初起時被「日本浪人」和不明真相的當地人殺害的大陸籍人士;其二是被國民黨軍隊擊斃的武裝反抗分子,和抓獲的嫌疑犯中被錯殺的人。而今次的賠償對象包括上述所有的兩種人,也就說不屬於國民黨責任的被害大陸籍人士,也獲得了政府同樣的賠償及國民黨的公開道歉。
    
     相比之下,北京「六四」事件發生在和平時期,北京政府面對的不過是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完全沒有受到任何武裝威脅,真正令他們害怕的衹是民心背向。當年幼稚的學生們根本連民主自由的口號都沒有提出,不過是要求查處貪污腐敗和官倒,要求允許講真話,承認他們是愛國運動,不要秋後算帳而已。甚至是打著擁護共產黨的旗號提出這些可憐兮兮的要求,學生領袖柴玲直至最後關頭仍然高呼:「共和國萬歲」!但卻已經不容於嗜權如命的獨裁黨,鄧小平將這些學生看作是二十年前讓他吃盡苦頭的紅衛兵,決心「不惜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和平」,軍頭王震叫嚷「共產黨的江山是用二千萬人的性命換來的,誰想要,就拿二千萬條命來換」!一來是共產黨立黨為私,絕對容不下半點不同的聲音,二來是神經過敏,誇大了學生運動對其政權的威脅,於是發生了動用軍隊,坦克車和機槍掃射平民的大屠殺,釀成了千人血案。
    
     事後,鄧小平、李鵬一面大事張揚為解放軍「平暴英雄」頒獎授勛,一面嚴令通緝五十幾名學生和工人領袖,雖然處在紅色恐怖之下,大部分被通緝的學生工人在素不相識的群眾幫助下仍能逃出生天,足見人心的背向,而厚顏無恥的政府對此居然毫無悔悟。十七年來,六四受難者家屬、國內有良知的知識階層、工農大眾以及海外僑胞從未停止過要求平反六四、全世界愛好和平的民主進步人仕和西方民主國家領袖也從未停止過對六四大屠殺的譴責,但是獨裁專制的北京政府一概置予罔聞,不但對自己的黨自己的政府曾經在自己國家和平的土地上,動用軍隊坦克車機關槍殺死過千的學生市民毫無悔意,對受難者家屬毫無同情心,而且還不斷地迫害為失去的親人討公道的天安門母親,這樣野蠻滿頇的政府,還有何面目奢談「建設和諧社會」以及「與世界接軌」?
    
    
     台灣「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兩蔣時代幾十年間對此諱莫如深,但是民間從來就沒有一天忘記過這件大血案,民間及學術界對傷亡人數一直揣測不已,從幾百人到十萬人的估計都有。就像現在大陸人民對「六四」事件傷亡人數從未停止過推測一樣,越是不想讓人民群眾知道的真相,人民群眾就越是想知道。1988年台灣開始啟動平反二二八事件程序後,各界對傷亡人數的估計逐漸趨向一致,從開始的萬餘人到後來的4000人,但仍始終沒有定論。自從台灣成立「二二八事件調查委員會」,並且發表調查報告,特別是「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公告天下受理所有二二八事件傷亡案,最後延期九年,經受理、調查、取証、核准等程序,最後確實各受難者準確數目,並給予公開道歉和經濟賠償,各方人仕心服口服,何樂而不為呢?
    
     究其實,中共和北京政府實在是太愚蠢了,自古以來有哪個朝代可以靠自欺欺人洗脫血腥暴行?靠武力鎮壓可以讓秉持正義的人民永久噤聲?靠威脅恐嚇可以平復失去兒子的母親們永久的傷痛?只要這個世界上還存在公義一天,就永遠都辦不到!「六四」事件發生後,北京政府發言人袁木公然對全世界撒謊,信誓旦旦說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一個人,整個事件只有數人死亡,可是,迄今為止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仕已經聯絡到186名六四死難者和70多名六四傷殘者,相信全國未能聯絡到的死傷者不在少數。一個愛向人民撒謊的政府,必然會失去人民的信任,要怪只能怪自己。北京政府對「六四」的定性,從「反革命暴亂」到「政治動亂」到「一場風波」,現在索性閉口不提,企圖讓人民遺忘這段流血的歷史,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想想看台灣「二二八事件」過去五六十年了,還深深地銘記在幾代台灣人民的心中,短短的十七年,大陸人民怎麼可能忘記「六四」?何不向同是中國人的國民黨和台灣政府學習一下如何處理這種事件的方法呢?你們不是奉毛澤東的話為聖旨嗎?他不是說過:「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都沒有好下場」嗎?他不是教導過你們說:「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如果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不管是什麼人,誰向我們指出都行。只要你說得對,我們就改正,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嗎?殺了過千人,犯了這麼大的錯誤,卻沒有勇氣去面對,去檢討自己,去承認錯誤,去改正錯誤,請求人民的原諒,胡錦濤還有什麼必要去西柏坡、延安參拜毛澤東呢?這樣喪盡民心的專制政權又有什麼理由不垮台呢?
    
     如果胡溫還有一點頭腦,就應該學學馬英九,不要再為你們黨的前輩背黑鍋了,動手殺人的不是你們,是時候和那些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劃清界線了,即使再過幾十年,對人民犯了罪的罪犯都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寿西斯古、米洛舍維奇等等不就是不遠之鑒嗎?筆者衷心期望胡溫能藉周國聰一案,擴大缺口平反六四,爭取人民的原諒,改弦更張,實現民主,還政於民,放棄武力,和平競爭,共產黨或許還有一條生路,否則就像鄧小平說的「只有死路一條」了。如果你們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真正「為人民服務」,就應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但平反六四,而且學習台灣,平反道歉賠償紅色恐怖下所有的冤假錯案,從土改的地主富農、「工商業改造」的資本家、所有「五類分子」及他們的子女,反右運動的右派分子到文化大革命中所有死難者,統統都應該得到平反道歉和賠償。現在連越南都走到你們前面去了,何必捨近求遠,不去學學台灣甚至越南,卻要走蘇聯東歐共產黨垮台的路,或者抱著朝鮮古巴一起滅亡?是做蔣經國、戈巴卓夫還是做金正日、卡斯楚,何去何從,留給你們選擇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寫於8/05/06,紐約)
    
    (原載7月6日「觀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把土地换给农民--解决“三农问题”的唯一出路/李大立
  • 从“三垂岗”到“大凤歌”--毛氏王朝胎死腹中/李大立
  • 李大立:黑龙江洪水-牺牲103条学生性命的「决定性胜利」
  • 李大立:弃台独,争民主?
  • 邱实:恭答李大立先生
  • 李大立:从点滴不同看社会巨大差异
  • 李大立:新时代的“五子登科”
  • 李大立:弄虚作假,虚构「高速增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