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莫将人民当敌人
(博讯2006年9月17日)
    在胡锦涛提出以民为本的“新三民主义”与“和谐社会以来,我们看到中共处理社会问题,不是越来越温和,而是越来越暴烈,一些有关民生的,如农民的土地征用,城市的民房拆迁,教会的聚会,甚至市民的家庭纠纷所引起的不满,中共都采用全副武装的军警,以镇压的形式来解决问题。
    浙江端安女教师跳楼,家属不满警方简单地定为自杀,这样的一件民事问题,本来只要有关部门多和家属接触,多作分析即可解决的事,结果导致数千人上街,政府出动军警进行武力镇压,造成流血事件。山东菏泽香格里拉工程拆迁,因四户老弱病残特困户未搬,政府就出动军警采取强制行动,一老人被逼上吊,一病患者被打得昏死过去险些丧命。广东新会沙堆镇村民,由于怀疑政府官员在镇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中作弊,而举行抗议,镇政府即派军警到场镇压。在政府以暴力来解决社会的“人民内部矛盾“的同时,政府对那些以法维权的律师,和针贬时政的作家,也采取了同样的镇压手法,加一点莫须有的罪名就将他们拘捕起来判刑。从陈光诚开始高智晟、胡佳、郭飞熊到力虹统统都被抓了进去。从种种事实来看,当前的中共政权,胡已一改江时代,对社会问题和异见人士一手软,一手硬的政策,而是二手都来硬的,所有社会问题都以暴力的方式来解决,所有异见人士,都当作敌人来处理。
     从以上例举的几件事来看,其性质都是普通的民事案,当事者想要的只是维护自己的权力不受损害,或对某件事,某个干部表示不满而已,完全没有政治上的诉求,事件扩大的原因,也均是政府部门处理不当蛮横不讲道理造成的,只要有关部门调解,对违纪乱法的干部作些处理就可以解决。而政府却动辄就不分清红皂白地动用军警进行镇压。现在小到一个乡长,一个城市的拆迁公司都可以动用军警了,也就是事无巨细,只要政府部门或某个干部,想用军警解决问题,就可以派遣军警了。动用军警的结果是使经济纠纷,民事案件,成为了政治问题。同样的道理,中国国内的异见份子,虽然他们批评政府,抨击时政,但是从性质上来讲,他们都不是政治上的反对派,他们既无纲领,也无组织,只能算是一批良心知识份子,是社会道义的承担者,社会腐败和不公正的批评者。但是当政府把他们关进监狱后,性质就变了,他们成了政治犯,成了政府的敌对份子。那么在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的同时,为什么中共又将人民内部矛盾当敌我矛盾处理呢?把民事案件激化为政治事件,将良心知识份子推到政权的对立面去。 (博讯 boxun.com)

    中共,是号称为穷人打天下而起家的政党,是靠枪杆子和欺骗得来的政权,在推翻国民政府打倒地主资本家夺得政权后,穷人不但没有成为新社会的主人,反而从自由的穷人沦为不自由的奴隶,改革开放以后又从不自由的奴隶重回自由的穷人,在这个过程中受尽中共百般欺凌。而中共则在夺得政权同时便把权力转为财富,成了中国的权贵阶层。而这个权贵阶层从毛时代的政治运动阵痛中体会到,由权力换财富才是夺取政权的本质。因此,运用手中的权力,不惜一切尽快劫得财富,是当今中共干部的普遍心态。由于新暴至富,整个社会还处在抢劫和保护抢劫阶段,对于他们所抢劫的对象自然不可能心存一丝怜悯,如果他们还存一丝怜悯之心的话,财富就到不了他们手中。对于那些维护民众权利,宣扬民主理念的维权人士和异见作家,自然成了阻止他们抢劫的拦路人,不关他们,抢劫就不会顺利。因此,在中共看来,只有关押这些维权人士,抢劫才能名正言顺地进行。中共强调和谐社会的根本意义是要中国民众在被抢劫过程中,保持顺从,并让那些为被抢劫者抱不平者禁言,中共对于这些公共知识份子采取的手段,要么让他们成为抢劫合法化的理论制造者和宣传者,要么让他们入狱坐牢。
    
    中共政权是靠流血得来的政权,这样的政权自然不可能有服务于民的善念和心境,夺取政权的方式决定了政权的本质。中共政权虽以人民两字冠之,政府称之“人民政府”,军队称“人民解放军”,警察称“人民警察”,法院称“人民法院”,连大学和报纸都有“人民大学”,“人民日报”。但是所有对人民的罪恶都均是在人民的名义下进行的。
    
    纵观事实,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已成了抢劫和被抢劫的关系,而抢劫总是通过武力来得到的。因此,用军警解决民众和政府之间的问题也成为必然,而这一解决问题的方式,也逐渐衍生到其它诸如民事、环保、宗教问题等等领域。暴力已成为中国政府解决一切问题的常规方式。但是,一个将人民当作抢劫对象的政府它能维持多久?中共如还想多活几年,劫财掠产也要有一个度,总要留一口饭,留一间屋给老百姓,不要逼人太甚,相煎太急,莫把人民当敌人。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