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蒙古独立之梦(1)/达希东日布
(博讯2006年9月11日)
    
    1. 星光引路
     (博讯 boxun.com)

    1907年8月,经过日俄战争硝烟洗礼之后的满洲大地,刚刚度过短短两年的和平间歇,慢慢走出疲惫,迎接着又一个燥热而明媚的夏季。在这个被称为远东斗鸡场的是非之地,列强们翻云覆雨,争先恐后地以各自毫不掩饰的贪欲色彩,重笔涂写着近代世界史的东亚篇章。沙皇俄国的凶狂东进与南下,日本新帝国的崛起和北上,英法美德的幕后牵制与周旋,满清的无奈妥协和退让,以及来自四亿汉人潮水般汹涌的移民,各种世界级力量,都倾泻在这片广蹂的原野上,合奏出一幕幕雄壮而刺耳的交响乐,回荡在整个东北亚的上空,似乎将会永远轰鸣不止。
    
    在这几乎可以淹没其他所有声息的隆隆交响乐中,在哈尔滨郊外的万里晴空下,一望无际的野草滩,被几天前一场及时的夏雨抚弄得绿波延绵,一直延续到天边,并在那遥远的世界与蓝天靠得很近很近。
    
    绿草碧连天----这寂寥豁达的景观,曾经暅古不变。她承载过柔然的铁骑,目睹过契丹的雄风,注视过鲜卑的马群,看到过蒙古人与通古斯人之间的征战,媾和,兴衰,荣辱。如今,她依然在惊叹着时事的巨变,望着这些最近登场的新种族----俄罗斯,大和,日耳曼,法兰西,还有盎格鲁萨克森,以及浩如烟海的汉人移民。工业文明向世界的全面推进,顷刻间把昔日的主人赶向舞台的小小角落,主角已经被这些新兴的热兵器民族取而代之。似乎再也听不到昔日蒙古人的隆隆马队与通古斯人的震天呐喊。其实,满洲人已经被汉化殆尽,蒙古人已经失去了昔日可以靠战马与强弓编织出的千年雄风。仅仅一百万人口的数量劣势,给这个失去军事优势的民族雪上加霜,变成了名付其实的弱小民族,似乎将会永远被世界遗忘。旷野还是昔日的暅古旷野,只是主宰旷野的人已经今非昔比了。
    
    在哈尔滨郊外这片绿色旷野上,走过来一个高个子男人,脚踩着雨后松软舒适的草地,弯腰摘起一朵小花。花瓣的颜色如哈尔滨郊外的天空一样清澈湛蓝,静静地点缀在他健壮而拗黑的手中。男人把小花移近自己的鼻子,轻轻地闻了一下,自言自语地用蒙古语低声说了一句:“tsahildag”然后慢慢抬起头,遥望着北方的天空,看到一些白色的淡云,悄然无声地在天边缓慢地流动着。
    
    tsahildag是一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植物,它的花朵颜色湛蓝,犹如它仰望的苍天。无论是狂风的摧残,还是干旱的烘烤,甚至积雪的冷冻与压迫,都无法将它扼杀。每年夏天,在一场细雨挥洒在旷野上之后,人们还会在绿色的草滩上看到这些花朵的身影。在阳光下,它执著地把脸朝向天空,无声地向世界呼喊并释放着它那与天空同样湛蓝的颜色。
    
    也许,大自然是残酷的,但却也是公平的。它没有忘记赐予这朵蓝色的小花以顽强的生命力,纯净的颜色,以及不可剥夺的求生欲望。
    
    手里拿着这朵可爱的小花,海森在草滩上默默地站了一会儿。明天就要起程,离开哈尔滨,向北,向着库伦,他要去那里游说外蒙古喀尔喀的贵族和志士们,在各国列强和四亿汉人的夹缝中寻求蒙古民族的出路。海森刚刚四十出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正值成熟冷静的智慧与热情梦想的心灵互相交汇的年龄。他的意志曾经在镇压金丹道的战火中得到磨炼,他的智慧曾经在参与李鸿章的外交事务中得到熏陶。他通晓多国语言,对国际局势了如指掌。他是内门古喀喇沁最后一位骑士,尽管他的故乡已经被汉人移民的海洋所淹没。
    
    清廷背叛了持续二百多年的满蒙联盟,开始转向满汉联合统治,或者说就是汉人统治,因为满人已经不是满人了,在失去自己延续几千年的文化之后,他们和汉人已经无法区分。于是,海森镇压金丹道的行为成了他的罪过,被迫背井离乡,躲避到哈尔滨。在哈尔滨的这些年,他与其他一些蒙古人共同创办了近代史上第一家蒙古文报纸----Mongolin Sonin Bichig(蒙古新闻)。而且,多年以后,他将成为“蒙古独立宣言”的起草者。
    
    海森转过身,开始缓步向哈尔滨城里走去,手里依然握着那朵蓝色小花,旷野上的微风轻轻吹拂着他那高大健壮的背影。
    
    “蒙古人必须建立自己的独立国家。”海森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仅仅一百万人口的民族,在列强错综复杂的利益夹缝中,在四亿中国人的极力反对下,要建立一个国家,人们听了也许会笑掉大牙。一个被清廷通缉而到处躲藏的人,居然有这种痴心妄想。然而,海森却有不同想法。任何巨大的困难与阻碍都无法压碎他那坚如钢铁的意志,任何骄狂的嘲笑和蔑视都无法摧毁他那灿若繁星的智慧。这将是一次创造奇迹的智力较量,这将是一场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外交拼搏。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弱小民族,要在东亚这震耳欲聋的国际交响乐的夹缝中,弹奏出自己的乐章。在各种巨大暴力和争斗的浓密色彩的空隙里,描绘出自己的历史画卷。就像旷野上的蓝色小花----tsahildag,在参天大树旁,在遍地野草中,默默地绽放在一个小小角落,抬头挺胸,迎着蓝天。
    
    “必须设法获得列强的支持,尤其是俄罗斯。”海森走进自己的房间,把那朵蓝色小花夹在一本书里,合上书,放在桌子上。那本书的封面上印着一行字----Mongolin nuuts tobchoon(蒙古秘史)。从郊外徒步走回到城里,花了近两个小时。海森看到窗外的太阳已经开始偏西,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今晚一些朋友要为他设宴饯行。
    
    晚饭之后,海森带着微微的醉意,避开朋友们践行酒席的喧嚣,独自走到院子里透透空气。他抬头望着满天繁星,目光不经意又转向了北方。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北斗七星,倒挂在墨黑而遥远的夜空,显得格外清晰,格外明亮。房间里的喧闹和歌声还在继续,海森站在院子里,目光继续在万里夜空里寻找着北极星。
    
    秘史的传说,讲述了蒙古民族的来历。在大地和天空刚刚分开,在世界刚刚形成的远古时代,一匹蓝色绒毛的狼,承天之命降临到这个星球。他冲出山谷,奔跑着越过草原,穿过湖水,向着西北方。一路上披着风霜,一路上淋着雨雪,顽强而坚韧地追寻着那片天赐的梦幻家园,执著地寻觅着那只纯洁美丽的白鹿,她是他天赐的生命伴侣。也许,一路上,他也曾经翘首遥望过星空,看到过晶莹的北斗倒挂在头顶,看到过闪耀的北极星照亮自己的眼神。
    
    海森终于找到了北极星,并似乎感觉到,那星光从高出飞奔而下,穿过自己的双眼,直射到自己的心底。
    
    “库伦,,,,”海森轻声脱口而出。此行路途遥远,充满艰险,清廷还在派出密探不停地追捕他。然而,他已经义无反顾,决心已定。海森把目光从北极星的方向移开,转向西北方,闭上双眼,似乎在想象着通向库伦的遥远路途。然后,睁开眼,并轻声说:“但愿这一程,有星光引路。”
    
    不知道北极星是否能够看到,随着这句话轻轻飘落在满洲大地的瞬间,从这个高个子男人的眼神里,闪烁出难以察觉的坚韧与顽强。不知道北极星是否会被这种坚韧与顽强所打动。不知道它会不会-----为他引路。就像在远古曾经为那匹苍狼引路一样。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