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数字游戏与政治问题--也看绿色GDP/章非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6年9月10日)
    章非/近日,中国国环保总局与统计局联合发布了2004年绿色GDP核算结果,这个据说还不全面的数字,就给当年的GDP扣减了3。05%。网络上有人说,如果全算上,可能就会变成负增长。更有人赞赏潘岳和邱晓华公布此结果的大胆之举,认为这是新一代官员力挺胡温科学发展观的表现。
    
       笔者以为,如果绿色GDP统计解决了技术问题,能全面反映中国经济增长中的环境资源耗费情况,反映中国经济发展的本相,也基本上不会造成经济的负增长。但中国经济的畸形却是能反映出来的。因为按照绿色GDP的统计思路,框算经济增长中的环境资源耗费状况,就算最终出现了负数,那也不能说明是经济增长本身就是负的。因为就增长而论,消耗本身也是增长,只不过统计角度不同。绿色GDP是把这种消耗算在成本里,而GDP不反映这种成本不说,还可能把它包括在产值中算进去。绿色GDP反映的是经济增长的代价,和经济增长的本质是靠什么获得的。从这个角度看,绿色GDP反映的是经济质量,及经济发展中经济总量的增殖能力。绿色GDP越高,说明增殖能力越强,说明该经济体的资本及技术创新程度越高。绿色GDP越低,说明该经济体内的拼自然资源的初级制造业和拼劳动力资源的程度越高。 (博讯 boxun.com)

    
      所以,绿色GDP最终可能反映的是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序列中的位置,也就是中共领导的这场民族复兴大业的质量。你的GDP第四,但你的经济质量并不一定是第四,可能是第十四,第二十四,第三十四。经济质量与经济总量的差距越大,说明资源环境的浪费越严重,经济发展就越不可持续。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在为官一位造福一方的传统观念下,短期行为其实是从中央到地方的政治正确,没有上行,就无下效。这是GDP成为英雄标准的关键。虽然高层一个劲地强调科学发展,强调宏观调控,但下面就是不为所动,最多口头上呼应一下而已,实际上仍然是以短期的GDP增长为主。为什么全国各地的房地产热经久不退,虽三令五申而高烧不减,就因为GDP,为了这个GDP,什么都可以开路。原因何在?
    
      一个是经济利益。短期的增长至少会使地方官员手中有钱。这倒不完全是腐败,因为没钱什么也干不了,有了钱,社会不稳定可以花钱卖稳定,农民收入低可以拿钱来补贴。没钱就没有稳定。这是个硬道理。
      另一个,就是上层仍然以GDP来考核官员,执行双重标准。高层虽然强调可持续发展,但那是虚的,既无政策支持,又无制度支撑;而GDP考核,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条,官员执政能力如何,其实全看GDP。他怎么可能会用绿色GDP来给自己断路。傻子都不会这样做,更何况是千军成马列中杀出的地方官吏。
    
      所以根子还是在上面。
    
      但这样说,好象有点歪曲了胡温。但胡温只是两个人,制度也好,政策也罢,不能光指望他们两个出。他们能提出科学发展观,想到转变经济境长方式,已真的是属高瞻了。重要是那些智囊部门,政策机构,他们不出主意,不拿制度。绿色GDP,也是国家环保总局越俎代疱搞出来的东西。就连邱晓华最近也说,应当允许地方负增长。但从中共的体制而论,这些话其实都不该潘岳和邱晓华说。
    
      那么为什么那些智囊部门、政策机构,不出主意呢?有三点原因。
    
      一是现在的专家学者以及官员,都在为全国各地的GDP增长服务,他们没那个时间。连学术界都快烂了,更何况政府的研究机构?别人该捞的都捞了,人都要想个将来,精英们能弄外国护照的弄,能移民的移,谁都认为这个船有问题,政策机构的人赶紧挣点钱,为将来做点打算,也是可以理解的。
      二是绿色GDP这类新东西,有很多基础工作要干。被各地或企业迎来送往的政府政策机构,哪里还有人愿意去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北京的学者,能到地方市一级走一走,就算是难得的下基层了,谁还愿意受这个累。
      三是谁又都不想公开出主意。为什么?因为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出不好反招一身臭。只要看看为什么只有潘岳、邱晓华这些人着急,就明白这个道理了:出主意的,都其实是这辈子怎么也与中共脱不了干系,又有点理想主义的高官。他们维护中共其实就是维护自己。而一般的学者、专家,甚至是普通官员们,就不能不多个心眼儿了,何必把自己跟中共绑得那么紧呢。
    
      所以GDP与绿色GDP,表面上是数字游戏,本质上是政治问题。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