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三垂岗”到“大凤歌”--毛氏王朝胎死腹中/李大立
(博讯2006年9月10日)
    (為毛澤東去世三十周年而作)(紐約)李大立
    
     早前在紐約一個朋友家裏遇見一位大陸來的「訪問學者」,他對曠世獨裁者毛澤東數十年來帶給中華民族的深重苦難有深刻的認識,唯獨說起毛到底沒有像蔣介石、金日成那樣父傳子位,建立「毛氏王朝」而感到些許安慰,說是他老人家「壞事還沒有做絕」,到底還為國家民族留下了一點好處。 (博讯 boxun.com)

     我對他說,此言差矣!非不為也,莫能為也!不是老毛不想父傳子位,建立「毛氏王朝」,衹是天意難違,天理不容,他想做而做不到而已。
     究毛澤東其人,出生於晚清時期,小時在鄉村私塾受封建傳統教育,最高學歷中等師範,從未接觸過西方現代文明,對民主政治一無所知;相反,熱衷於閱讀「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等古典小說,崇拜草莽英雄,信奉成王敗寇,鑽研帝皇禦術、熱衷宮廷爭鬥。早在鄉間務農時,每天挑糞下田夠了父親規定的指標,就躲進樹林子裏看他的三國水滸,做他的山寨皇帝夢;延安時期中共偏安一隅,毛澤東就和丁玲等玩起了封妃子的遊戲,將妃子的名號一一封給延安僅有的幾十個青年女性。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毛澤東竟要求放56響禮炮,紀念他56歲登基,世界史上聞所未聞。1951年五一勞動節天安門大遊行,毛澤東親筆加上「毛主席萬歲!」的口號,在在可見他滿腦子極其根深柢固的封建帝王思想。
    
    一,從毛澤民到毛岸英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北伐戰爭時期,毛澤東秋收起義事敗逃上井岡山,上山僅短短數月,就無情地拋妻棄子,另結新歡。元配夫人楊開慧被殺後,是毛的大弟毛澤民將毛澤東的三個兒子送去上海,進入中共祕密開設的「大同」幼稚園。後上海中共機關被破獲,三兄弟流落街頭,1936年才被共產黨營救將毛岸英、毛岸青送去蘇聯,毛岸龍下落不明。
    毛澤民比毛澤東小三歲,是毛澤東最信賴的人之一。中共「一大」後不久,毛澤民便被毛澤東發展成為黨員,當時毛澤東已經離家出走,毛澤民在韶山老家管家,是毛澤東把他帶出來的。當年軍閥混戰,外敵入侵,毛澤東趁亂實行軍事割據,在江西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自任主席,封其弟毛澤民為「財經人民委員」兼「中央蘇區銀行行長」,讓他管錢,早期的毛氏兄弟王朝已初見端倪。
    據張戎女仕「鮮為人知的毛」一書透露,毛澤民任職「銀行行長」時,曾經幫毛澤東隱藏了一大筆私財,這是毛澤東1932年打下漳州時搶掠斂聚的金銀珠寶和銀元。紅軍長征前夕,為了要求博古不要丟下自己,毛澤東要毛澤民將這些錢財全部交給博古和李德,當時中共非常缺錢,一再向莫斯科求援,毛澤東雪裏送炭,解決了燃眉之急,博古李德才沒有將他丟下不管。
    延安時期,毛澤東為了打倒主要政敵王明,派遣毛澤民以「治病」為名,於1939年6月去蘇聯。到了蘇聯後卻一次都沒有去醫院看過病,只是不停地向莫斯科報告,攻擊王明和其他留蘇派,說他們不了解中國國情,沒有「革命鬥爭經驗」,不能當黨的領導層,直到把王明拉下台。此時毛氏兄弟王朝有了進一步發展,如果不是毛澤民1943年9月在新疆被殺,其後毛氏王朝肯定會成為現實。
    毛澤東最信賴的弟弟毛澤民死了,三個兒子中第二個瘋了,第三個生死不明,剩下大兒子毛岸英,毛澤東將毛氏王朝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他身上。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毛澤東周密地計劃和安排毛岸英的接班前途。延安時期,毛澤東喜新厭舊的老毛病又發作了,搭上了上海灘三流影星藍蘋,把壓寨夫人賀子珍和女兒李敏丟在蘇聯瘋人院,把兒子毛岸英從蘇聯接回來。根據張戎女仕「鮮為人知的毛」一書所述,狂傲的毛岸英穿著蘇軍的呢大衣和馬靴,在窮山溝裏招搖過市,狂跳交誼舞,大擺太子爺架子,不拘小節,惹得眾人議論紛紛。毛澤東不得不將他送到農村去參加「土改」,「拜農民為師」,要他「夾起尾巴做人」。可是,毛岸英以特殊人物自居,不恰當地參與政治,經常在毛澤東面前議論中共的高層領導。毛澤東也偏聽於他,他說誰不好,毛澤東就疏遠誰,因而,當時許多人為免遭難,紛紛拍他馬屁,把他哄得找不著北。
    毛澤東東北一到手,就把毛岸英安插到東北最大的機器總廠裏當黨委副書記,讓他學習如何管理工業建設。1950年3月,毛澤東與其湖南老鄉周世釗談話時說:「岸英是個年青人,它從蘇聯留學回來後,去農村鍛練過,在工廠也幹過,但還很不夠,在戰爭中成長比任何其他環境都更嚴更快」。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按照毛澤東一貫的輕視知識分子,重視「工農兵」的思想,他要讓毛岸英嚐遍工農兵的味道,好讓他將來子承父位,順利接班,於是就安排毛岸英跟隨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入朝。但是彭德懷不敢接這個太子包袱,1950年10月7日,毛澤東在中南海菊香書屋設家宴為彭德懷餞行,舉杯對彭說:「我替岸英求個情,你收下他吧」!很顯然父子倆早已商量好,並共同作出決定。(見毛新宇「我的伯父毛岸英」)。
    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49天之後,同年11月25日,毛澤東的「毛氏王朝」夢想便告徹底破產,毛岸英被美國飛機炸死在朝鮮大榆洞,其時他剛過完28歲生日後一個月。  
       原中共志願軍作戰處副處長成普先生在回憶文章中說,彭德懷司令及先頭部隊其實早已祕密入朝,為躲避敵機轟炸,彭德懷將司令部從屋舍搬入山洞。在司令部會議上,一個俄文翻譯經常敢於當面頂撞彭德懷,令與會人仕對這個人的來頭都有了好奇和疑問,可是出於保密原則,誰也不知道這個人的真實身份。1950年10月25日,中共正式宣布派遣志願軍入朝參戰。一個月後的11月25日,上午9點多鐘,彭德懷和副司令員洪學智在司令部山洞裏下棋,毛岸英帶著兩個參謀離開彭德懷所在的山洞,回去附近的司令部屋舍炒雞蛋飯。當時志願軍的日常生活極其艱苦,據說這一小籃雞蛋還是金日成送給彭德懷的禮物,毛岸英就私自取用了。卻不想因煙囪冒煙暴露了目標,引至美軍用燃燒彈猛炸,成普及時爬出窗口,毛岸英和高瑞欣參謀躲在床底下被燒死。有人報告彭德懷後,彭德懷立即趕赴現場,面色蒼白連連自言自語:「叫我怎樣向主席交代?叫我怎樣向主席交代」?旁人才知道這個翻譯原來是當朝皇太子。
    毛澤東原意是讓他鍍上一層戰爭的光環,以便將來接班,卻不想弄巧反拙死於傲慢和特權。中共建政是1949年10月1日,一年後毛太子就嗚呼哀哉了,暗中策劃多年的「毛氏王朝」胎死腹中,這實在是給毛澤東帶來最沉重的打擊。毛澤東畢竟也是人,也是個父親,其失子之痛,雖然深埋心底,但在他的事業遭到挫折的時候,曾經以其特有的形成流露過。其後毛澤東的許多思維和決策都與此大有關係,毛岸英一人之死,間接地導致了億萬同胞深重的苦難和死亡。
    
    二,「風雲帳下奇兒在,鼓角燈前老淚多」
    
    1958年毛澤東的三面紅旗失敗,全國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在黨內外受到極大的批評和壓力,1959年8月不得不召開「廬山會議」,讓大家發表意見,糾正「左傾」錯誤路線。沒想到半途殺出一個程咬金,彭德懷遞交「意見書」,暗諷毛澤東的「小資產階級狂熱性」。毛澤東惱羞成怒,突然改變會議方向和議程,改反「左」為反右,和他一起出生入死打江山的彭德懷被打翻在地,幾年後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鬥折磨而死。這一件驚天大案,表面看導火線是彭德懷不識時務犯了天顏,內中原因人莫能知,毛澤東是否突然想起愛子毛岸英之死,借機大興問罪之師,絕非沒有可能。
    「廬山會議」期間,毛澤東曾經在中央委員大會上痛切地哭訴:「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是始作俑者,我無後乎?……」,說彭德懷絕了他的後,一眾共黨高官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1964年12月29日,毛澤東71歲生日後三天,毛澤東突然寫條子給祕書田家英,索要「三垂崗」詩,便條全文如下:
    
    田家英同導:
    近讀「五代史.後唐庄宗傳」三垂崗戰役,記起了年輕時曾讀過一首詠史詩,忘記了是何代何人所作。請你查一查,告我為盼!
      
       毛澤東
     十二月二十九日
     田家英為他找出了這首「三垂崗」詩:
    
    英雄立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隻手難扶唐社稷,連城猶擁晉山河。
    風雲帳下奇兒在,鼓角燈前老淚多。
    蕭瑟三垂崗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這首詩為清代嚴遂成所作,是歌頌後唐李克用父子的戰爭詠史詩。三垂崗,位於山西省長治市,據歐陽修所撰「新五代史.唐庄宗本紀」載:「初,(李)克用破孟方立於邢州(今河北邢台),還軍上黨(今長治市),置酒三垂崗,伶人奏「百年歌」(西晉詩人陸機寫的組詩,共十首,每十句為一首,歌唱人的一生從幼到老的悲歡變幻),至於(唱到)衰老之際,聲甚悲,座上皆淒愴。時(李)存勗在側,方五歲,克用慨然捋須,指而笑曰:“吾行老矣,此奇兒也,後二十年,其能代我戰於此乎!”」。
     二十年後,公元908年,李存勗果然帶孝出戰,在山西潞州境內三垂崗大敗朱溫父子,其後滅掉後梁,在洛陽重建後唐,完成了父親的遺願,奠定了霸業,三垂崗亦由是載入史冊。
     中國古代詩歌浩如煙海,其中詠史詩所佔比例不大,而描述戰爭的詠史詩更少;嚴遂成在清代詩人中不算出名,其「三垂崗」一詩被收集傳誦不多。但是,為什麼毛澤東在他71歲生日後突然想到這首詩,其後並恭恭正正地抄寫下來?原因有二:
     其一,這首詩不但描寫戰爭,而且寫出了父子兩代英雄。唐末天下大亂,群雄逐鹿,李克用從代北沙陀少數民族中崛起,一生徵戰,創立了「連城猶擁晉山河」的基業。他死後,兒子李存勗父死子繼,又是南徵北戰,消滅後梁政權,統一中原,建立後唐,被歷代史家視為父子英雄。「風雲帳下奇兒在」,毛澤東顯然從這首詩中引起了強烈的共鳴,想起了毛岸英。
    其二,為什麼會在這個特定的時候想起毛岸英?因為這時候毛澤東心情極為煩惱,在黨內的地位受到嚴重的挑戰,他親手選定的接班人劉少奇背叛了他,令他十分生氣。專制國家特有的「接班人」問題和激烈的黨內鬥爭令他寢食不安,一時感觸,竟寫條子給祕書查找古詩「三垂崗」,並且居然罕見地稱晚輩田為「同導」,可見他當時心情十分紊亂。「鼓角燈前老淚多」,正是他當時心境的真實寫照。
    
    
    三,「接班人」的背叛
    
    其時,1964年12月20日至1965年1月4日,全國三屆人大第一次會議在北京召開,與此同時,1964年12月15日至1965年1月14日,毛澤東建議同時召開中央工作會議,研究「社教運動」二十三條。會議開得比人大還長,是因為毛澤東和劉少奇發生了激烈的爭論,令他對自己親手選定的接班人從根本上發生懷疑和動搖,他為此感到憂慮、煩惱、生氣甚至痛切。
    劉少奇是毛澤東在延安時期親手提拔和培養的接班人,中共「七大」後一直擔任黨中央副主席;中共建政後,1959年毛澤東還將「國家主席」的寶座讓給了他,同時對外宣稱劉少奇就是他的接班人。可是,事與願違,1958年大躍進失敗後,兩人之間出現裂痕,隨著毛澤東將「階級鬥爭」不斷推向高峰,兩人的分歧越來越大,鬥爭越來越激烈和公開化。
    1962年1月召開的「七千人大會上」,毛澤東受到黨內外極大的壓力和非議,不得不作出檢討,領導地位發生動搖。劉少奇在大會上作報告說大躍進失敗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公開和毛澤東文過飾非的「七分天災,三分人禍」唱對台戲,從此引發毛澤東的不滿。1963年毛澤東為「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親自制定「前十條」,估計「基層單位有1/3的領導權不在我們手裏」;同年9月,劉少奇主持制定「後十條」,比毛澤東的估計更嚴重,認為階級敵人拉攏腐蝕幹部,「建立反革命兩面政權」。開始時,毛澤東對此表示同意,兩個「十條」也是毛澤東批准下發的。後來,作為「四清運動」總指揮的劉少奇派夫人王光美下鄉蹲點,搞出一個祕密紮根串聯的「桃園經驗」,在人民大會堂作報告,劉少奇親自出席鼓掌支持,並且人手一冊在全國各地推廣。劉少奇要求幹部通通下去蹲點,還說「毛主席的調查研究方法已過時了」,傷害了毛澤東的自尊心,進一步引發了他的不滿。毛說:「只有三個月,有那麼多經驗」?說那是「搞人海戰術,繁瑣哲學」。就在1964年12月毛過生日那天,他發了一通脾氣,話中有話地說:「我沒有蹲點,沒有發言權也要說,錯了,大家批評……」。第二天,12月27日,毛澤東在會上提出:「黨內有兩派,一個社會主義派,一個資本主義派」,四清運動就是要「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四清和四不清是階級鬥爭」;劉少奇反對說:「多種矛盾交織在一起,要從實際出發,有甚麼矛盾解決什麼矛盾,不能統統上升為階級鬥爭」,於是,在會上爆發了激烈的爭論。
    其實,毛澤東對劉少奇的不滿早已逐漸有所流露,1964年11月,在一次工業匯報會上,毛澤東說:「還是少奇掛帥,四清、五反……通通由你管。我是主席,你是副主席,天有不測風雲,不然一旦我死了你接不上,現在就交班,你就做主席,做秦始皇。我有我的弱點,我罵娘沒有用,不靈了,你厲害,你就掛個罵娘的帥……」。這段粗卑不堪的農民語言,來勢洶洶,可惜劉少奇沒有聽懂。
    更嚴重的是,就在這次中央工作會議開始時,負責組織工作的鄧小平,以為這祇是一般的工作會議,出於好意,曾對毛澤東說,主席身體不好,可以不必參加了。劉少奇在會上插話太多,喧賓奪主,令毛澤東極為不快。事後幾個黨國元老批評劉少奇對主席不夠尊重,勸劉少奇向毛澤東認錯。第二天,毛澤東手持兩本書參加會議,怒氣沖沖地說:「不是有兩本書嗎?一本叫黨章;一本叫憲法。我有參加會議和發言的權利嘛,可是,現在一個不叫我開會;一個不叫我講話……」。怒形於色,驚震全黨。正在此時,那邊的「人大」選舉照常進行,劉少奇再度當選為國家主席。當天,毛澤東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批評他「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死開會……」。會後,毛澤東和大區書記談話中說,中央出了修正主義,地方怎麼辦?接見外國共產黨的時候,也直通通地問人家,中國變成修正主義,你們怎麼辦?弄得人家無言以對。
    1970年斯諾訪問中國時問毛澤東:「你什麼時候明顯地感到必須把劉少奇這個人從政治上搞掉」?毛澤東很乾脆地回答:「那就早了,1965年1月二十三條發表,第一條就說四清運動是要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劉少奇當場就反對」。(見彭明道「接班人的憂思和痛切」)
    由此看出,1964年毛澤東71歲生日前後,剛過古稀之年,毛澤東為自己權位受到威脅寢食不安,同時也為接班人問題憂心重重,因而痛切之時,不由得想起了毛岸英,想起自己早已破碎的「毛氏王朝」之夢。
    
    四,「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中共的黨史,其實就是一本自相殘殺的歷史。建政前黨內尚有一些民主之時,凡是遭到重大失敗挫折,黨魁都會被人轟下台,如陳獨秀、瞿秋白、王明博古和張國燾都是如此。雖然毛澤東挾得天下之勢,居開國皇帝之功,黨內外對他的頌楊崇拜一時無兩;但是隨著大躍進失敗,全國大饑荒,黨內許多高中級幹部都對毛澤東的治國才能產生懷疑。「廬山會議」後大批幹部為彭德懷鳴不平,毛不得不對「反右傾」進行甄別;劉少奇接手領導經濟工作後,扭轉困難局面,使他在黨內的聲譽地位迅速上升。毛澤東從彭德懷到劉少奇身上開始感覺出對其地位的挑戰,也從他們的反叛深刻地感覺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只有老婆兒子最可靠。於是,毛澤東就密謀策動「文化大革命」搞掉劉少奇,同時,開始著手安排親屬傳位接班,延續「毛氏王朝」之夢。
    毛澤民、毛岸英死後,他最親近的健全的親屬就剩下了江青和毛澤民遺孤毛遠新兩人了。可是江毛二人資歷尚淺,毛澤東一方面放江青出來干預政治,另一方面更極力栽培毛遠新。文革開始以前,1964年大專院校裏廣為傳達「毛主席和毛遠新的談話」。毛澤東沒有讓毛遠新上清華北大,而讓他去「哈軍工」,是因為毛澤東深明「槍桿子裏出政權」的道理,為了讓他效法金正日,在專門培養軍隊高級幹部的基地認識同學,建立自己的軍隊班底。可是毛遠新無心向學,自命不凡,與一眾高幹軍幹子弟合不來。文革開始後,為毛遠新返哈軍工領導文革,毛澤東御準全國65屆畢業生可以回校「鬧革命」,以至文革初期「八八」派頭目敢於叫出:「毛遠新算老幾」!毛遠新到北京告禦狀,由「中央文革」出面宣布該派為保守組織,勒令解散。毛澤東隨即任命他為「中央文革聯絡員」,讓他在遼寧充當欽差大臣。當時遼寧分三大派別,其中最大的「八三一」不聽他的指揮,毛遠新選擇軍區支持的「遼革站」,將其他兩派鎮壓下去,並將「八三一」頭頭逮捕。1968年毛澤東破格任命年僅27歲的毛遠新為瀋陽軍區第一政委,統領東北三省軍管會,官至大兵團級;並且委任陳錫聯為司令,牽制林彪四野勢力,輔佐幼主。毛澤東的計畫是將東北作為建立「毛氏王朝」的大後方,進可攻退可守。可惜毛遠新是個典型的紈絝弟子,只懂得吃喝玩樂,身為東北最高長官只會玩女人、看外國電影、拍照片……。其間將一個來瀋陽軍區總醫院探姐姐的上海女工全秀鳳搞大了肚子,在上海幫的極力拉攏和江青的熱心勸說下結了婚。婚後又因為習慣性流產長期住院,攀上枝頭變鳳凰,出身寒微卻又硬充高貴,對全是軍幹高幹子女出身的醫護人員頤指氣使,在東北軍幹高幹圈子裏暗地裏傳為笑話。有一次專機送兩人去大連看球賽,他未到不敢開場,他一到,主席台全體老軍頭起立鼓掌,他竟然理都不理,在中央坐下來,老軍頭一直站到完場。毛遠新在東北六七年,除了安插了謝富治女兒女婿在鞍山外,不但沒有建立自己的團隊,反而得罪了許多高級將領。(見方丈「毛澤東的最後安排」)
    深瘖宮廷幃術的毛澤東知道,要傳位給皇太子,如果能在生前親自扶值上台最好,比如蔣經國和金正日,可是,毛遠新實在是不爭氣,扶不上壁;江青又素質低下,樹敵太多。黨內外反對的力量很大,朱德、周恩來都實行親屬避嫌,毛澤東一時難以辦到。如果不能趕在生前親手扶上台,唯有先將權力交給后黨,由皇后輔佐幼主;同時物色扶助太子上位的「顧命大臣」,與后黨勢力互相牽制。毛澤東熟讀史冊,知道如果幼主無能,后黨必然坐大,像呂后、武則天、慈禧太后一樣垂簾聽政,加上毛遠新非江青所出,日後必然反目成仇。因而必須同時物色像諸葛亮一樣的,你讓他當皇帝他都不肯當,鞠躬盡瘁扶助太子可靠的「顧命大臣」。環顧四周,一將難求。一來為了借力打倒劉少奇,當時需要一個資歷深、有實力的人取代劉少奇;二來也為了觀察顧命大臣,考驗他的忠心,毛澤東選中了林彪。可是林彪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以為老毛真的要傳位給他了,不去覲見真命天子毛遠新,樹立他的權威,反而大樹特樹自己的兒子林立果。加上爭當國家主席,令毛澤東看清楚了自己死後,「毛氏王朝」就會變成「林氏王朝」。於是先下手為強,出巡遊說各路諸侯必要時勤王京師,逼得林彪倉惶出逃,折戟沉沙。毛澤東親手挑選,並且公然寫入黨章的接班人背後向他下毒手,大大出乎他的意外。經此一役,共產黨顏面盡失,老毛也元氣大傷,從此一蹶不振。更重要的是留給他打著共產主義旗號,暗中籌劃封建傳位的時間不多了。
    於是,毛澤東雙管齊下,一方面重用后黨江青四人幫、另一方面加緊栽培皇侄毛遠新,將其調來北京做共產王儲,任命他為「主席聯絡員」,他成了全中國最特殊的人物,頒佈當今皇上聖旨的皇太子,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中共最高權力機構政治局開會,他坐在中央主席位子上,一眾黨國重臣兩邊正襟危坐。毛同時將在東北輔佐幼主的陳錫聯調來北京,主持中央軍委工作。為防諸候作亂,又仿效古代帝王將七大軍區司令對調。此時,后黨四人幫與前朝舊臣周恩來鄧小平葉劍英等明爭暗鬥,毛澤東一時難冒天下之大不諱公然捧后黨四人幫上台,唯有暫時採取平衡策略,由后黨四人幫與前朝舊臣聯合組閣,採取放長線釣大魚靜觀其變的策略,以靜制動。由於江青四人幫太不得人心,老毛偶爾也不痛不癢地批評幾句,一來可以緩和雙方的矛盾;二來萬一江青四人幫實在扶不上壁,也可寵絡舊臣們支持毛遠新,自己還落下英名。儘管毛澤東老謀深算,費盡心機,可惜為時已晚,周恩來一死,億萬群眾中長期積聚對毛澤東四人幫的不滿和憤怒藉機爆發,1976年4月5日發生天安門事件,群眾矛頭直指「當代秦始皇」毛澤東。淺薄無知的四人幫還為武力鎮壓了四五運動沾沾自喜,老謀深算的毛澤東卻不得不嘆息說:「我死後,可能不出一年,長不出三四年,會有翻天變化,我看軍心、民心不在我們這邊,你們不信,反正我信」,最後,不得不在病榻上哀嘆「在血雨腥風中交班」(見張玉鳳回憶錄)。
    
    五,「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守四方」
    
    此時「毛氏王朝」的成敗已經到了最後關頭,老天爺留給暴君毛澤東的時間已經屈指可數,老毛慌不擇路,一手再次貶謫中興重臣鄧小平;一手破格提拔「顧命大臣」華國鋒。看中他的忠心耿耿和知恩圖報,同時也考慮到華任公安部長,親手鎮壓了天安門廣場四五運動,手上有血,不敢謀反。另外還選擇葉劍英、陳錫聯、汪東興等輔佐華國鋒,向他們托孤,寄望他們將來扶助幼主上台。此時,黨國元老周恩來朱德已經先後去世,去除了傳位親屬的最大障礙,毛澤東最後能做的事是公然留下一份政治局名單,其中赫然居於首位的就是皇侄毛遠新,江青居其後,托孤大臣華國鋒、葉劍英、陳錫聯、汪東興等榜上有名。最後,老毛還沒有忘記黃昏妃子張玉鳳,也赫然名列其中(見汪東興、張玉鳳相關回憶錄)。宮廷內寵一無赫赫戰功、二無治國之材,單憑皇上恩寵便可以擠身安邦定國重任之列,實在比封建王朝還不如。
    劉少奇、林彪的背叛,周恩來、鄧小平的陽奉陰違,朱德的冷眼旁觀,加上四五群眾運動群情洶湧,令到毛澤東眾叛親離,深感大勢已去。回首自己一生,數十年來戎馬生涯,南徵北戰,好不容易打下一朝江山。本想效法歷代開國皇帝,傳之萬代,不料後輩死的死,瘋的瘋,剩下的杇木不可雕,爛泥扶不上壁,令他幾許無奈,幾許嘆息。此時,他想起了和他一樣出身自貧窮農家,崛起於行伍之間,在亂世中,勇取強敵項羽,掠得大好河山的漢高祖劉邦。
    秦朝末年,天下大亂,群雄並起,西楚霸王項羽滅掉大秦,劉邦起於阡陌之間,形成楚漢之爭,垓下一戰擊敗強敵項羽,得掌天下。猶如清朝末年,孫中山推翻滿清,軍閥混戰,國民黨北伐一統江山,毛澤東共產黨螳臂捕蟬黃雀在後,趁日本入侵之機會,乘勢坐大,抗戰勝利後羽翼已豐,悍然發動內戰,三大戰役打倒強敵蔣介石,江山社稷盡收囊下。中國本來就是封建傳統根深柢固,袁世凱當了大總統還想到皇帝呢!眼見宿敵蔣介石在台灣成功地傳位兒子,滿腦子封建思想的毛澤東怎會無動於衷?於是,漢高祖劉邦成了他的好榜樣,也成了他最崇拜的人。但是想到劉邦成功地誅滅了各路諸侯,倚靠呂后成功地傳位兒子,而他礙於冠冕堂皇的共產主義言詞,不敢明目張膽;老婆、子孫後輩又不爭氣,眾叛親離,使到他日薄西山仍然未能傳位毛氏後人,確立毛氏王朝,再次傷感一時,召王儲毛遠新入宮,老淚縱橫,傷心地吟頌劉邦的「大風歌」:
    
    大風起兮雲飛揚,
    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安得猛士守四方!
    
    公元前202年劉邦正式登位,建立大漢皇朝。開國之初,不得不大封有功之臣,讓他們各據一方,其中以楚王韓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勢力最大。劉邦放心不下,其後花了六年時間,藉詞誅殺各路諸侯,特別是公元前196年御駕親徵,雖然陣前中箭負傷,仍然最後平定了英布的叛亂。在班師回朝的途中,路過故鄉江蘇沛縣,在那裏住了十幾天,邀請父老鄉親擺酒慶功。席間,劉邦高歌一曲,慷慨起舞,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大風歌」。史載劉邦想起兩雄相爭,勇克強敵,其後又為江山社稷傳之萬代,連年徵戰,削平各方山頭,如今垂垂老矣,子孫後輩能否守住江山,又能否則安邦定國?一時感觸,於是「慷慨傷懷,泣數行下」(漢書.高帝紀)。史學家紛紛評說「大風歌」透析著英雄遲暮的蒼涼感,表露了劉邦內心深刻的憂慮和恐懼。如果說「垓下歌」表現了失敗者項羽的悲哀,「大風歌」則流露出勝利者劉邦的悲哀,翌年,劉邦在不安中去世。毛澤東不是不想效法劉邦傳位後世,衹是很多事情他來不及做。毛澤東此時對毛遠新吟頌大風歌,不難看出,其心情和當年的劉邦一樣不安無奈。
    
    六,有賊心,無賊膽
    
     毛澤東和劉邦一樣,看不起知識分子,無容人之量;心胸狹窄,猜忌多疑,天下為私,不惜勞民傷財,興師動眾,誅殺功臣,消滅異己。可惜他有賊心,無賊膽;有賊膽,也沒有賊能(力)。有心想建立毛氏王朝,卻無劉邦的本事;生前自吹自擂如何聰明偉大,其實草包一個。在湖南師範學校讀書時數學英文等自然科目全部不合格,甚至得O分,最大的學問就是寫幾篇狗屁不通的作文。不過以他對古典文學的興趣,如果安分守己在鄉下做一個小學教師,或者在北大圖書館做管理員的時候,發憤讀書,潛心學問,像梁漱溟先生一樣自學成才,也許可以成為一個出色的中文教授。可是他卻更喜歡當一個造反起義的農民領袖,歷史的陰差陽錯,把他推到了一個武裝反對黨主席的位置上,更讓他在亂世中取了天下。
    其實,他的所謂軍事天才衹是自吹自擂,長征途中他接手指揮軍隊後的第一仗,就在貴州土城大敗而回。他不顧將士疲勞,不斷兜圈子和國民黨追兵捉迷藏,自己躺在擔架上,官兵們卻苦不堪言,當年彭德懷林彪都曾經上書要求取消他的指揮權。他一路流竄到達陝北保安縣,只剩下幾千殘兵敗將,實際上,如果不是日本入侵,全國人民聯合抗日呼聲高漲,張學良陣前反戈,毛澤東早就像張國燾的西路軍一樣全軍覆沒了。國共內戰之初,毛澤東仗仰蘇聯支持,搶先派兵接收東北,國民黨軍秦皇島登陸,他一日數電令林彪死守山海關、四平、瀋陽、長春,「將其變成馬德里」,結果一個都守不住,被蔣介石一直趕到北滿。若不是馬歇爾強令蔣介石停止追擊,實行休戰恢復和談;若不是斯大林將二十萬偽滿軍隊和大量日本軍械交給毛澤東,共產黨在東北早已垮台了,他之所以能得天下,其實是時勢造英雄而已。可是他卻貪天之功為己有,以為得天下是他一己之功,他有權私相授受。
    毛澤東最獻醜的是得天下後,自不量力地試圖領導一個大國的建設,可是卻因為先天不足,出身在窮鄉僻壤,受教育少,知識貧乏;後天的經歷也很狹窄,戎馬倥偬,大半生在馬背上度過,從未接觸過現代文明,根本就不是治國之材,連最基本的科學常識都不懂,更不用說國際視野。結果建國短短十年八年,大躍進人民公社已經搞到民不聊生,餓死幾千萬人。毛澤東最致命的的缺陷在於自以為是剛腹自用,最明顯的弱點是不善識人。別的不說,光拿擇偶一事就已經在全世界面前出醜了。在延安被賀子珍持刀(一說駁殼槍)追得滿窰洞跑、採訪他的美國記者斯諾德萊還被賀子珍吃醋扯頭髮;和江青吵架要經常勞煩手下周恩來夫婦勸架、文革期間江青將家事抖到大庭廣眾面前,像潑婦一樣罵街、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在外國人面前不顧禮儀口不擇言;在那個不小心沾污了他的畫像就要處死的年代,竟被他黃昏妃子張玉鳳罵「小狗」……。說到底毛不過是一個好色之徒,專愛搞那些沒有文化的女人,世界上有哪一個國家元首會如此丟臉?在這一點上說,他還遠比不上劉少奇、朱德、周恩來,更比不上他的老對手蔣介石。他親手挑選的接班人劉少奇、林彪、王洪文不是背叛他就是扶不上壁的阿斗,沒有一個看得準。最後屍骨未寒,受命托孤的顧命大臣葉劍英、華國鋒、汪東興也背叛了他,把他老婆侄子一掃而光,讓毛氏王朝徹底破滅。
    毛澤東希望臨死前受命托孤的葉劍英、華國鋒、汪東興、陳錫聯像諸葛亮一樣,原諒他的一切錯失,全心全意扶持江青毛遠新。自己卻從來不檢討一下,你能不能像劉備一樣禮賢下士,用人不疑。劉備也犯過大錯誤,為報關羽之仇,起全蜀之兵攻打東吳,諸葛亮帶領群臣攔路苦諫,劉備不聽,把諸葛亮放回蜀中,親自帶兵東進,結果被陸遜火燒連營,大敗而回,帶殘兵敗將逃往白帝城,無顏見江東父老,在白帝城住了一年就死了。劉備犯了這麼大的錯誤,諸葛亮仍然鞠躬盡瘁輔佐幼主,是因為報答劉備的知遇之恩。毛澤東一意孤行,大搞政治運動,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搞到幾乎國破家亡,但卻毫無悔悟,反而文過飾非,強詞奪理,諉過與人,把有功之臣、有識之士趕盡殺絕,誰會替你賣命?毛澤東希望共產黨裏也出一個嚴家淦,老老實實做一個過渡人物,扶值太子上台,將大權移交蔣經國。可是他也不想一想,就算共產黨內真有嚴家淦式的人物在他身邊,他也沒有伯樂的眼力,沒有容人的器量,更沒有服人的威望。所以說,不怨天不怨地,衹怨你毛澤東沒有這個本事,有賊心,無賊能。
    正如方丈先生所說的:文化大革命什麼路線鬥爭、思想鬥爭、階級鬥爭全是鬼話,文化大革命就是一場爭權奪利和企圖傳位親屬的宮廷鬥爭。毛氏王朝的徹底破滅,對中華民族來說,是不幸中的大幸,避免了一場封建大倒退,但是要在中國實現民主化,仍需要我們大家共同不屈不撓的努力,願我們的國家民族大難過後,幸福來臨。
    
    (寫於4/8/06紐約)
    
    附毛澤東手書「三垂崗」詩
    
    
    (「觀察」雜誌全文首發,部分內容刊於「開放」雜誌06年9月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