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军宁:和乌托邦唱“对台戏”--什么是保守主义(五之二)
(博讯2006年9月08日)
    刘军宁更多文章请看刘军宁专栏
    
     在近代,“意识形态”的兴起与激进主义有着密切的关系,激进主义构想了一套观念系统和改造世界的方案,这就是激进主义的意识形态。这套东西来自意识形态制造者们的大脑,高于现实,一旦现实与他们所构想的意识形态发生冲突时,他们便大声疾呼地捍卫意识形态的纯洁性。这套思维方式与保守主义的现实主义态度是根本对立的。由于对激进主义意识形态的厌恶,多数保守主义者反对把保守主义称作一种意识形态。另一方面,学者们多把保守主义看作是一种意识形态。不过,保守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确与它的意识形态对手有着极大的不同。保守主义不是一个系统而严密的思想体系。不仅如此,保守主义根本就反对任何系统严密的宏大意识形态和社会政治理论。因此,不应拿系统、严密、恢弘等标准来衡量保守主义。 (博讯 boxun.com)

    
    在日常用语中,“保守”有许多的歧义,但通常指的是极其谨慎地对待任何变革的心理倾向、气质、行为模式和生活方式。直到19世纪,保守主义才正式成为一种意识形态。的确,未成为“主义”的“保守”,与其说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不如说是一种政治心理倾、心态和品格。保守的对象,几乎可以是任何既有的或已经失去的东西,诸如:财产、地位、权力、生活方式、过去的好时光等等。所以,保守派往往是那些有权、有位、有钱、有势的守旧派。生活在偏远农村的人,尤其是长者和未受教育者由于担心变革所产生的不确定性也常常表现出一种保守的心态。
    
    “保守”作为一种主义与通常意义上的“守旧”有着根本的区别。保守主义者不是鲁迅先生所说的“九斤老太”,不以为过去有一个“黄金时代”,也从未向往把现实拉回到历史上的某个“黄金时代”。守旧派认为,黄金时代在过去。他们在文化和政治传统上是一种“凡是派”:凡是传统的、旧的都是合理的、可取的。激进派认为,黄金时代在未来。他们常常忽视了社会政治传统对社会的深刻影响,以及这种传统中所积累的人类智慧,而只是一味地向未来去追求绝对理想的、尽善尽美的秩序。而真正的保守主义者则认为,人类从来没有黄金时代,过去不曾有,未来也不会有。
    
    如本书所要说明的,保守主义不是一种简单的守旧的心态,而是一套完整的价值系统。保守主义对世界和人类事务有系统的看法和主张,正是这种系统的看法和主张把保守主义与其它意识形态区分开来。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说,保守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
    
    由于有太多的嫌疑,意识形态这个说法越来越不受欢迎,贬义的用法越来越多。所以,有许多人为了否定保守主义的正当性而指责保守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对意识形态的厌恶通常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把意识形态等同于塑造乌托邦,因为以一些意识形态为指导的近现代激进主义政治运动在追求乌托邦的过程中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当这种运动所描绘的乌托邦幻灭之后,人们也试图把意识形态与激进主义一道送入历史垃圾箱。因此,有人认为任何意识形态都是不可取的,因为其使命都是致力于提供一个被过分美化了的乌托邦。还有一个导致保守主义者拒绝承认保守主义是意识形态的重要原因,是意识形态倾向于用抽象的理念代替活生生的现实,力图用脑子里幻想出来的一揽子方案来解决一切真实的和虚构的社会问题。本书将说明:保守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矛头针对的正是上述的激进主义意识形态,针对任何乌托邦的冲动,是与任何激进主义意识形态根本对立的意识形态。
    
    二是把意识形态当作伪科学。自高举科学与理性旗帜的启蒙运动以来,人们越来越倾向于用科学来衡量人世间的万物,包括人们的价值观。指责意识形态是伪科学,其实陷入了科学主义的谬误。这并不是说意识形态是科学,不是伪科学,而是说意识形态与科学无关,科学没有理由成为检验意识形态的尺度。就像指责某种意识形态为伪科学的做法毫无道理一样,把某种意识形态打扮成科学的意识形态的做法也是张冠李戴。科学不是万能的,因而没有理由成为衡量万物的尺度。在涉及价值观的意识形态领域,没有科学的意识形态与伪科学的意识形态之分。衡量一种意识形态优越与否,不是看其中科学的含量,而是看它是否合乎人性,合乎人类有史以来的经验、现实和传统,看它是否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灾难。科学只能在有限的领域发挥作用,其使命不是要解决世界观和人生观的问题。
    
    所以,说保守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不暗含这种意识形态是科学的,还是伪科学的,或是反科学的。意识形态就是意识形态,科学就是科学,两者不相干。既然“主义”与科学是两回完全不同的事情,也就不存在用“科学”的态度和尺度来对待和衡量“主义”的问题。主义之间的比较不能用“科学”作为比较的尺度,指陈一种主义比另一种主义更“科学”的说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主义是信念,价值取向,及对价值取向的合理性论证。主义与科学完全是两回事情,前者要解决的是价值问题,后者要解决的是事实问题。在这两者之间不应作随意的比附,不能说某种意识形态是科学的,甚至不能把意识形态当作科学来研究,除非是要考察某个意识形态中的某个史实。任何主义都不是科学,也谈不上把主义当作科学来研究。
    
    在对待意识形态的态度问题上,不是要不要意识形态的问题,也不是只能要科学的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一个信仰自由的问题。按照保守主义的看法,尽管保守主义有特定的主张,但是它尊重每个人选择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权选择某种价值系统、信仰体系,或者说意识形态。保守主义强调意识形态的“自由市场”。这就是说,最合理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不是来自自上而下的强行灌输,而是来自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自由的、充分的竞争,就像在商业活动中充分的竞争带来优质产品、优质服务一样。
    
    从20世纪以前英国政治中的保守党与自由党的轮流坐庄,到20世纪初的保守主义、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三分天下,到今天左翼的社会主义工党与保守党二分天下,只有保守主义历久不衰。在保守主义政党、政治家与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关系方面,前者为了竞选的胜利可能对正统的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作策略性的偏离。这种偏离几乎发生在一切政党与其所拥护的意识形态之间。保守主义不等于保守党,保守党所实行的未必都是本书所阐发的保守主义。这种主义与政党之间的、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在任何主义及其政治载体的政党之间都存在。本书探讨的重点是一般意义上的保守主义,而不是各个保守党的主义。
    
    
    摘自:《保守主义》一书序言,标题为编者所加。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军宁:建立道德而渐进的社会——什么是保守主义(五之一)
  • 刘军宁:自由主义与中国问题的两个层面
  • 刘军宁:改革已经走入死胡同
  •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刘军宁
  • 刘军宁的文章“没有民主就没有安定”和跟帖
  • 刘军宁:没有民主就没有安定(新华网论坛上的惊人文章)
  • 刘军宁:文明即驯化——用宪政驯服统治者
  • 刘军宁:宪政乃是咫尺天涯
  • 刘军宁:联邦主义:自由主义的大国方案
  • 刘军宁:当民主妨碍自由的时候
  • 刘军宁: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