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愤青与第四个觉醒
(博讯2006年9月08日)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这里说觉醒不是觉悟,而是一觉醒来。当然,现在的中国仍然在睡大觉,这个睡狮沉睡千年,共产党是最后一梦,而胡锦涛是最后一梦的梦话。当然,这究竟是个好梦还是恶梦,这梦话是好听还是难听,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地而异,我认为可以置而不论,但既然是梦,就总归要醒来。我认为这个“醒”应该是四个觉醒。 (博讯 boxun.com)

    
    第一个觉醒是知识分子的觉醒。应该说,它发生得最早,这就是大梦游者毛泽东的伟大功劳。如果他老人家不搞文化大梦游,十年斗争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那么中国的知识分子还可能在趴着说话呢,现在知识分子终于可以做到“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这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大觉醒。读书人只说读书人的话,不再为当权者的“苦衷”着想了,叫做“思不出其位”。孔子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从整体上看,知识分子似乎不跟共产党“谋”了,有的是论而不谋,有的是勇而不谋,有的是躲而不谋,究其原因,道不同也。因之,替当权者说话的只剩下当权者自己了,帮凶文人所剩无几,中宣部的工作日益繁重了。现在,党政分家还没有做到,党知已经分家了。
    
    第二个觉醒是有产者的觉醒。在中国,毛泽东先把有产者变成无产者,弄得神州赤地千里,百姓家徒四壁,穷则思变,但中国真正是穷疯了,所以疯狂的变。邓小平与时俱进,变疯狂为动力,让一部分无产者变成有产者,叫做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有产者一旦有产了,就不喜欢共产党,过河拆桥几乎不可避免,无论这些有产者当年是如何巴结共产党的,也无论当初他们从共产党的专制制度那里如何捞到好处与特权的,因为有产者骨子里就是反党的,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早晚要发生。实在说来,共产党与有产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这就好像火柴不能沾水一样。现在这些沾了水的共产党统统都是假货,有鉴于此,无论胡锦涛怎样煽左风、点左火,还是打不出半点火星来。有什么办法呢?总书记自己就是个没有燃烧能量的假货。
    
    第三个觉醒是无产者的觉醒,我认为这个变化最根本。毛主席创建的无知无能者的大联盟终于破产了,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大骗局终于戳穿了,现在看起来,那个“大救星”原本是个大灾星,治国无能,殃民有术,而那个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共产党,到头来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腐败党。中国老百姓可怜啊,但中国老百姓活该。因为他们贪便宜、图省事,希望靠别人施舍来保护自己的权益,希望靠人多势众、嫉贤妒能来争取平等。天下毕竟没有这样的便宜事,古今毕竟没有这样的道理。现在中国的老百姓终于一梦醒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被捧起来的、精心伺候起来的“英明领袖”,相反,领袖的“英明”必须靠踩在脚下,因之,邓小平的“英明”是因为当年曾经被“踏上了一只脚”,而胡锦涛的愚蠢是因为这个人一帆风顺,身上没有脚印。另一个结论是,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老百姓要想活命,就要自己救自己,要保护自己的权益,就必须自己站出来。
    
    但是,有了知识分子、有产者与无产者这三个觉醒,是不是中国的睡狮就醒过来了呢?我认为还不够,还必须有第四个觉醒,这就是“愤青”的觉醒。因为,前三个觉醒都缺乏爆发力,不足以振聋发聩,而这第四个觉醒恰恰就是爆发力所在,摧枯拉朽,成就所谓“建设性的破坏”。有鉴于此,我希望胡锦涛能带着广大愤青闹一把,把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刻燃烧起来,把虚伪的爱国主义统统淋漓尽致,把小肚鸡肠以及种种偏狭一口气都释放出来,叫做利空出尽,回马转枪,这样最痛快。当然,不痛快也可以,愤青们不也正在分批分期的苏醒吗?虽然还有那么点朦朦胧胧的,但大势所趋:一是以崔健为代表的愤青,从音乐中觉醒,二是以独生子女为主体的愤青,从美好童年的消逝、冷酷现实的降临中觉醒,三是找不到工作的几百万大学生,他们从无所事事、厌烦失望中觉醒,等等。
    
    当然,很多人善良人希望中国的当权者自己能够醒过来,不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是不要再做梦了,不过我看很难。权力的诅咒是对当权者的催眠,真正是“权”令智昏,因之,他们是那种特殊的动物,如同在地下蛰伏的蝉,十几年都在睡眠的状态中度过,一朝醒来,死期也就到了。人们都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却往往忽略另一个真理: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愚蠢。君不见胡锦涛先生的梦游表现吗?比之毛泽东,他是个小梦游者,天天在那里说梦话,愚而好自用,梦而好自清。不过,秋意渐深,秋风乍起,胡锦涛先生的蝉鸣再响亮,能抵挡变天的风吗?(原载《动向》2006年8月号 http://www.liuxiaozhu.com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龙虾吃尸体——反日愤青又一次无耻造谣!/草根
  • “愤青”其实反映了中国的危机
  • 致仇日愤青:强奸樱花也有快感?
  • 愤青4大派,你是哪一派?
  • 中国愤青 一个病态群体
  • 愤青又意淫了:中国鹰派宣言:制造强硬的中国 !!
  • 愤青走过去的2005
  • 评点中国大陆愤青十大癫狂呓语
  • 终结愤青:中国愤青批判
  • 中外历史上的十大愤青
  • 论民运中的“小资”情调和“愤青”心态/武振荣
  • 如何培养一个愤青儿子
  • 三论愤青/武振荣
  • 民运与“愤青”(续)/武振荣
  • 民运与“愤青”(1)/武振荣
  • 如果没有愤青,论坛将会怎样
  • 《南方周末》是怎样由愤青变成小资的?(图)
  • 《南方周末》是怎样由愤青变成小资的
  • 愤青的二十六个特征
  • 给大陆“愤青”泼两桶冷水(图)
  • 中国愤青们的真实生活
  • 愤青十大癫狂呓语之批判
  • 浙大第一愤青教授的质疑——教育究竟为谁服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